• 嗨起來吧
  • 0

“雪兒,夭桃,小師妹!”葉知秋心情激動,收回神思,向前衝去。

果然,前方出現了一大片白茫茫的霧氣。

霧氣在勻速旋轉,彷彿是雲海上的氣旋。

又好像這片荒涼的大陸,中間存在着一個巨大的空洞!

當然了,葉知秋還看不到這片雲海的全貌,只是能猜測出一個巨大氣旋的模樣。

葉知秋站在雲海邊緣,不敢冒進,穩住身形觀察。

砰!

數十里之外,遙遙傳來聲響,雲海氣流,似乎也有微弱的震盪。

這裏還有別人?

葉知秋驚疑,略一猶豫,隱了自己的身形,遁向聲響傳來的方向。

果然,在二十里外的雲海邊緣處,一個峨冠玉帶、滿面紅光的陌生老道,正在對着雲霧施法。

老道的手裏,只有一柄拂塵。

但是拂塵每次揮出,都有強大的靈氣迸發,射向雲海深處。

葉知秋剛纔聽見的聲音,就是這老者弄出來的。

老傢伙這是對着雲海施法,如果對着人間道這般施法,葉知秋覺得,恐怕可以摧毀整個人間道。

“誰!?”

老道修爲極深,居然查知了葉知秋的到來,猛地一回頭,向着葉知秋隱身的地方凝視。

其實葉知秋隱身的地點,還在百丈之外,但是也躲不過老傢伙的感知。

葉知秋有意試探老者的根底,繼續隱身不出,也不說話。

“哪位道友藏在這裏,莫非想暗算我?是朋友,就現身吧!”老道猛地一揮拂塵,催動一道無形氣浪,向着葉知秋衝來。

狂風頓起,飛沙走石。

葉知秋藏不住了,哈哈大笑,忽然現出身形,揮掌震散撲來的氣流,叫道:“老道不要動手,有話好說!”

葉知秋的掌風和氣浪相遇,砰地一聲巨響,地動山搖,無數碎石被震成了粉末!

掌力相交之處,更是被氣流衝擊出一個方圓數十丈的大坑!

“好本事!”老道也吃了一驚,眯起眼睛,打量着葉知秋。

塵埃落定之後,葉知秋這才緩步上前,抱拳道:“在下葉知秋,打擾了前輩的雅興,還請恕罪!”

老者愣了片刻,問道:“葉知秋?你是什麼人,怎麼來到這裏的?”

“我是……修道之人,來這裏有點事。”葉知秋含糊其辭,隨即問道:“還沒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老傢伙也很狡猾,揮手道:“你就別管我的姓名了。我看你的修爲很高,究竟是誰的弟子?”

葉知秋隨口說道:“我是鐵冠道長的弟子,敢問前輩,認識我師父嗎?”

“鐵冠道長?不認識!”老道更是皺眉。

葉知秋一笑:“我師父淡泊名利,也不大拋頭露面,前輩不認識他,也很正常。”

老道擺手:“不說你的師父,我問你,你說你是修道之人,敢問你修的是什麼道?”

“我……修的是玄清大道!”葉知秋說道。

道門中故老相傳,四大高靈的修煉,路子都不一樣。

據說鴻鈞老祖修“玄清氣”,混鯤祖師修“玄靈氣”,女媧娘娘修“玄空氣”,陸壓道君修“玄明氣”,合之則爲“清靈空明”。

道家三清,都是鴻鈞老祖的弟子,葉知秋從這裏上溯,也算是鴻鈞老祖的徒子徒孫。

所以,葉知秋就胡咧咧,說自己修的是‘玄清大道’。

其實玄清是什麼意思,葉知秋都不知道!

別說鴻鈞老祖了,葉知秋連道家三清都沒見過,怎麼會知道玄清大道的真諦?

老道被葉知秋忽悠得兩眼發直,問道:“玄清大道,乃是鴻鈞道人的道,莫非你是鴻鈞道人的弟子?不對啊,鴻鈞道人的弟子,只有太清上清和玉清。難道你是鴻鈞老道後來收的?”

葉知秋訕笑:“也不是親傳弟子,但是……鴻鈞道人傳道之時,我師父偷聽了一些,然後又傳給了我,所以……”

“一派胡言!以鴻鈞道人的修爲,傳道之時,豈可容他人偷聽!?”老道一瞪眼,喝道:“你莫非是三清的弟子,來誆騙我?”

葉知秋也來氣了,瞪眼道:“我騙你幹什麼?我師父就是這麼說的!”

老道抓抓腦袋,忽然一拍大腿:“我明白了,一定是三清之一,偷偷幻化了模樣,取名什麼鐵冠道長來傳法佈道!你也是被騙了,信以爲真!”「9.14日,第二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的更新在晚上,後天會把時間調整過來,大家見諒。

「本章完」

c 葉知秋心裏賊笑,順着老道的話往下滾,也一拍大腿說道:“哎呀,原來我師父竟然是三清的化身,真沒想到,他這麼深藏不露!”

老道篤定地點頭:“一定是這樣,而且我看你的路子,像是太清一脈。三寸人間 所以你師父,是太老君的化身。”

葉知秋抱拳:“多謝前輩指點,我師父只教我修道,對自己的身份和往事,絕口不提,故而我也不知道師父的真實身份。對了,不提我師父,敢問前輩高姓大名,爲什麼在這裏,對着前方的雲氣施法?”

老道是敵是友,目前還難以判斷,所以葉知秋要進一步試探。

“這個,我的身份不能對你說,因爲我也是化身……你以後,便叫我不淨老道好了。不淨不淨,不得清淨的意思。”老道笑了笑,說道:

“但是我的目的可以告訴你,前方是聚靈池,其有絕大的造化,如果可以進得去,嘿嘿……便是一場大功德。我在這裏施法,是在試探聚靈池的深淺,打算闖一闖。”

“聚靈池?我倒是聽師父說起過,但是沒聽說裏面有什麼造化。前輩可以跟我仔細說說嗎?”葉知秋問道。

聚靈池裏有造化,葉知秋也是第一次聽說。

根據次的情況來看,裏面只有兇險!

老道想了想,說道:

“聚靈池是六道輪迴之心,誰能掌控聚靈池,便可以掌控六道。原先的時候,這是混鯤師祖的地盤,別人不得靠近。最近斗轉星移重歸無極,天道坍塌,我才得以過來。想必你也和我一樣,是爲了這場造化,對吧?”

葉知秋搖搖頭:“我不是爲了什麼造化,只是來找朋友的。”

“我不信!”老道皺眉。

“我可以發誓,如果虛假,天打雷劈。”葉知秋舉手向天。

“得得得,你的修爲,什麼雷也劈不死你,這樣發誓不管用。”老道搖頭。

葉知秋沒撤,重新發誓:“我來這裏,只爲尋找朋友,並非貪圖什麼造化,如有虛假,讓我死於不淨老道的拂塵之下!這樣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不淨老道哈哈大笑,問道:“你的朋友是誰,難道在這聚靈池裏?”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做憂傷的模樣:

“這裏以前有個無崖山界和無崖神宮,那個無崖宮主和大耳護法,都是我的朋友。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了,我離開一段時間,再來此地,發現一切都變了……無崖山界和無崖神宮都沒有了,我的朋友也不見了。我懷疑,他們藏在這個什麼聚靈池裏。”

這番話半真半假,隱去了柳雪等人。

不淨老道微微皺眉:“原來你和無崖宮主是朋友……”

“是啊是啊,很好的朋友,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是死是活,非常擔心。前輩如果進入聚靈池,還希望幫我打聽打聽。”葉知秋說道。

不淨老道搖搖頭:“我看你的修爲,不弱於我。我如果可以進去,你也能。”

“前輩過獎了,我修爲很差的,而且對這個聚靈池一無所知。”葉知秋故意說道。

不淨老道一笑:“不如這樣吧小道友,你我二人合力,衝擊一下聚靈池,如何?”

“好啊好啊,該如何行動,還請前輩吩咐。”葉知秋急忙點頭,一臉的誠懇。

當然了,葉知秋的誠懇是裝出來的。眼前的不淨老道,是敵是友還不清楚,葉知秋自然心存戒備。

不淨老道手指雲海,說道:“我盡力施爲,將聚靈池撕開一道裂口,你衝進去看看。”

媽蛋,拿我來投石問路?

葉知秋知道不淨老道沒安好心,卻立刻點頭:“好,我一定配合前輩,衝進去看一看!”

不淨老道點點頭,凝神靜氣,面對聚靈池,忽地揮動拂塵!

嗖嗖嗖!

電光雷火如潮,從不淨老道的拂塵裏奔瀉而出,衝向聚靈池!

葉知秋在一邊看着,暗自點頭。

不淨老道的修爲,應該也是內外金丹的境地,甚至自己還要圓滿一些,功法威力巨大,隨手而發,舉重若輕。

只可惜,不淨老道發出的攻擊,衝進聚靈池以後,也是泥牛入海,一去無蹤!

“裂口在前方,小道友,快衝進去!”不淨老道大叫。

葉知秋伸頭張眼的瞅着,叫道:“前輩,我沒看見裂口在哪裏啊!”

“你跟着我的力道去向,向前衝是了!”不淨老道叫道。

“不行不行,這樣一來,你的攻擊豈不是全部打在了我的身?”葉知秋連連搖頭。

不淨老道沒撤,停止了施法,說道:“我在攻擊的瞬間,有裂口產生,你要緊跟其後才行,如此畏畏縮縮,怎能抓住機會?”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我自己試一試吧,強衝聚靈池,看看會遇什麼情況。”

“呵呵,不是我小看你,小道友,你恐怕衝不進去。我在這裏,已經試探好幾天了,根本無法進入,這個聚靈池,有很大的排斥力。”不淨老道冷笑。

“那我也得試一試,才能死心。”葉知秋說道。

“好吧,你試試再說。”不淨老道翻了個白眼。

葉知秋點點頭,換了個方向,忽然化作一道縱地金光,射向聚靈池。

啵地一聲輕響,葉知秋居然衝了進去!

然而,葉知秋還沒來得及高興,卻感覺到身不由己,又被旋轉的氣流扔了出來!

嗖!

像炮彈發射一樣,葉知秋被射出了老遠。

不淨老道看着葉知秋飛遠的身影,哈哈大笑:“這叫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葉知秋急忙定住身形,遁回聚靈池邊緣,驚駭地說道:“沒想到聚靈池這麼厲害,根本是無門可入啊!”

讓葉知秋驚駭的,不僅僅是聚靈池強大的離心力,還有聚靈池的變化。

次的聚靈池爆發,是吞噬萬物的,現在卻性質大變,開始排斥萬物了!

爲什麼會有如此變化?葉知秋不明白。

不淨老道嘻嘻一笑,問道:“如果不死心,小道友可以再試一試。”

葉知秋注視着聚靈池,故作傻模樣,問道:“聚靈池的排斥力如此強大,是不是裏面藏着什麼高人?”(9.15日,第一更。) 不淨老道一愣,隨後大笑:“小道友真是傻話!看來你對這個聚靈池,果然是一無所知!”

葉知秋急忙點頭:“前輩說的是,我的確對聚靈池一無所知。三寸人間 ”

放低姿態,才能從不淨老道的口,套出更多的真相。

不淨老道得意洋洋,說道:

“聚靈池裏,並沒有什麼狗屁高人。天地之生成,如從無極開始。無極生太極,纔有萬物陰陽。如今斗轉星移,重歸無極,聚靈池,便是混沌之初的模樣。”

葉知秋覺得有道理,但是終究不太明白,順勢請教道:“混沌之初,又是個什麼模樣?”

不淨老道很意外,瞪眼道:“這也要問我?”

葉知秋撓撓頭皮:“晚輩愚鈍,不懂問……”

不淨老道氣得一跺腳,罵道:

“真不知道,你的師父都教了你什麼!混沌混沌,那是……那是無你無我無天無地無萬物的一個混沌空間,與斗轉星移相結合,乃生成天地萬物,陰陽男女……簡而言之,什麼都沒有,但是長久以後,又可以生成萬物!”

葉知秋皺眉:“啥都沒有……又可以生成萬物?我還是聽不懂。”

混沌,便是天地未開之前的狀態,葉知秋自然明白。

但是在不淨老道的面前,葉知秋是裝作不明白。

……

不淨老道嘆氣,揮手道:“算了算了,小道友,你現在發功,將這聚靈池撕開一道裂口,我試着衝進去!”

“好啊好啊,我來發功,怕我功力不夠……”葉知秋急忙點頭。

“你全力而爲是。”不淨老道說道。

兜了一圈,不淨老道和葉知秋換了個位置。

葉知秋抽出赤元劍,向着聚靈池一指:“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劍氣隨即射出,沒入聚靈池。

不淨老道追着劍氣,嗖地一聲向前衝去,瞬間消失在茫茫雲海。

葉知秋收回赤元劍,凝神關注。

不淨老道一去不回,似乎真的衝進去了。

闖進聚靈池,這麼簡單?葉知秋微微皺眉。

然而半柱香之後,葉知秋身後風聲一動,不淨老道又回來了。

“前輩,你怎麼從我後面出現了?”葉知秋故作疑問。

其實葉知秋已經明白了,不淨老道也被聚靈池的氣流丟了出去,而且丟得更遠,這時候才轉回來!

果然,不淨老道沮喪地搖頭:“還是不行,我衝進去之後,又被甩了出來……”

葉知秋也沒轍了,皺眉道:“看來,我們終究還是進不去聚靈池。”

進不了聚靈池,見不到雪兒,葉知秋的心情也鬱悶到了極點。

原以爲自己內外丹成,可以接回雪兒了,沒想到,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

不淨老道也嘆氣,揮手道:“罷了罷了,我再想想別的辦法……小道友,你也別喪氣,仙途漫漫,總有機會的,再修煉個幾千年,說不定可以進去了。”

“啊?還要修煉幾千年?”葉知秋一呆。

思念成疾,葉知秋的每一天都活得很煎熬,再等幾千年,豈不是要了老命?

不淨老道自然不知道葉知秋的心思,揮手說道:“老道先走一步,小道友,他日有緣再見!”

葉知秋也拱手:“前輩自便,我還要逗留一下,再試試看。”

聚靈池廣袤無垠,葉知秋既然來了,總要在四周看看,繼續尋找機會。

“好吧,老道去也,希望小道友造化齊天!”不淨老道哈哈大笑,騰空而去。

葉知秋苦笑,造化齊天?只能借你吉言了!

不淨老道走後,葉知秋繼續沿着聚靈池邊緣行走,一路試探。

可是葉知秋想盡了辦法,藉助陣法助力,也無法踏進聚靈池。

試着和雪兒通靈,也毫無收穫,甚至一夢難求,連夢裏也見不到柳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