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好了,你先回去我,剩下再拐個彎就到了,我自己走。”

說完,譚香雪親了一下林天的臉頰,三步並作兩步離開了。

這裏燈火通明,譚香雪的眼睛雖然不好,但是也不至於看不到,所以林天自然安心。

摸了摸剛纔被譚香雪親過的臉,林天喃喃道,“要是在偏離個幾公分多好啊,這樣就可以…”

“唉。”林天拍拍自己的腦袋,阻止了他小犢子的想法再次出現,男人雖然很色,但是也要懂得心滿意足。


當林天回到燒烤店的時候,衆人正在收拾殘局。

林天也加入了進去,收拾了一會兒,就結伴而行了。



今天的任小魚很奇怪,這一點歐陽時雨能感覺的出來。

女生宿舍並不是建在校內,而是校外,所以他們和男生已經兵分兩路,她,任小魚,還有傾玖兒三個人已經在回女生宿舍的路上了。

歐陽時雨一路上總是感覺任小魚怪怪的,她和任小魚從小就是閨蜜,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魂不守舍的任小魚。

以往在回去的路上,任小魚總是會感嘆明天要去那裏吃東西,那裏玩,然後一定要託着歐陽時雨一起去逛街,這樣的場景今晚卻沒有出現。

“小魚…你沒事吧?”歐陽時雨問道。

“啊?…沒…沒事啊,你怎麼了?”任小魚答道。

“是嗎?那我們去吃章魚小丸子吧?”歐陽時雨突然看到路邊攤,是久違的章魚小丸子,以前她和任小魚最喜歡吃了。

傾玖兒也是兩眼冒光,連忙應允,畢竟她也是個**裸的吃貨,而且還是很高級的那種!

“不了…你們去吃吧,我想回宿舍去洗澡,今晚難受死了。”任小魚魂不守舍的說道。

“什麼?你要回宿舍洗澡?小魚,你看清楚啊,那可是章魚小丸子!!!”歐陽時雨提高了音調。

任小魚嗅了嗅,似乎能聞到不遠處那飄出來的沙拉奶油香,要是平常她或許會嚥下一口口水,然後一路狂奔過去,但是今晚卻沒有,她依舊搖搖頭,說道,“要吃你們去吃吧,我先回宿舍了。”

既然任小魚不吃,歐陽時雨也沒有再堅持,她和傾玖兒兩人獨自去了。

強勢攻婚,億萬老公別硬來!

一路上,任小魚忍不住撓撓她的頭髮,嘴角微微一抿,有些委屈的樣子,她都不知道今晚這是咋了…說實在話,她也慌了,難道就因爲喝了兩天的營養果汁就淪陷了?拜託,她是誰,混世魔王任小魚!平日裏只有她調戲別人的份,裝作一副什麼都懂的樣子…看起來樂觀開朗,積極向上,樂天,沒有絲毫壓力的任小魚在這一夜鬱悶了。

“不就是一個小白臉處男嗎?羞澀的要是,怎麼能喜歡上他呢?不就是調果汁的樣子帥了點嗎?又不能像是調酒的那樣甩甩甩…不就是笑起來靦腆一點嗎…哎呀!我到底在想什麼啦!”


任小魚今晚心很亂,說不出的亂,心口像是堵住了一樣。

“難道真的是喜歡他的果汁?”

“難道小魚姐姐我真的淪陷了?”

“不是吧?要肌肉沒肌肉,要顏值……也沒有爆表啊,那爲啥老孃還想着他?”

“快忘掉!!快忘掉!!”



屬於小女生的煩惱,這一夜也降臨在了任小魚身上了,是的,她失眠了,徹徹底底的失眠了。

再說說男生宿舍的情況。

今晚宿舍的幾人又少有的爬上了天台,是陸陸續續上去的,今晚和尚也沒有進行毛片交流,陳超也沒有再與傾玖兒纏綿,或者說早就纏綿完了,東陽是在和尚的催促下才上來了的。

宿舍的五人都上了天台,景色依舊是那麼美。

老規矩,一人一根菸,黃劍華給了每人一根紅雙喜,然後 圍攏起來,一起點上。

他深吸了一口,舒服的吐出一陣煙霧,道“這尼瑪景色真美!有啥不舒服的來這裏看上一看,瞬間就舒服了!” “哈哈哈,是啊!老子是世界主宰!”陳超在天台上瘋狂奔跑,嗷嗷亂叫着,林天真爲下面樓層的仁兄感到悲哀。

“東陽,你也喊兩聲?”

林天問道。

“我?”東陽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點頭。

走到前面一點,雙手伏在欄杆上,大喊道,“老子遲早變成世界首富!老子要做有錢人!”

這一句話似乎是用盡了全力一般,喊完東陽喘着粗氣。

“和尚,你也來一句!”黃劍華說道。

“恩…和尚也沒有含糊,站了上去,喊道,“俺要去很多媳婦!!不,我要娶漂亮媳婦!!很漂亮的那種!!”

“哈哈哈哈,瞧你那點慫樣,這是什麼志向?有沒有一點理想啊?”陳超笑得肚子都疼了。

“你!”和尚突然漲紅了臉,撒腿就追,“這就是俺的理想,咋了。”

“哎呦誒,還有火氣了?”陳小胖一臉厚顏無恥,跑起來卻極爲敏捷,和尚繞着整個屋頂追了半天,愣是沒有追到,兩人直接癱在地上,氣喘如牛。

“天兒,你呢?”黃劍華問道,

“我?我能有什麼…就希望父母都健健康康的,就行了。”

“就沒想想你自己?”

“我自己?”林天想了想,正色道,“不用想,我肯定是長命百歲的!”

“我去!不要臉,你以爲你天天喝藥就能養生啊?”黃劍華鄙視道。

“恩。”林天點點頭,“要不要一起?”

“我還是算了,我不想成爲藥罐子!說說我吧。”

黃劍華站上高臺,憋了半天,看了一眼東陽,還有宿舍的幾人,才怒吼道。

“我是要成爲海賊王的男人!”



響聲透徹,遠遠的都能聽見這句話的迴音…

宿舍的衆人對視了一眼。

“臥槽!裝逼,揍他!”

宿舍衆人速度極快,一擁而上!完全沒有給黃劍華躲閃的機會。

頓時,天台之上響起了一陣陣的慘叫聲,完全出自同一個人!

十分鐘下來。

黃劍華鼻青臉腫的。

那是真的有在用力氣啊,那麼多人,拳腳難免控制不住,不小心踹了一腳什麼的。

黃劍華哭喪着個臉,“臥槽,我不管,我醜死了,你們要娶我!不然我就跳樓!”



這一頓暴打之後,宿舍裏面的幾人都露出了開心的笑臉,其中就數東陽笑得最沒心沒肺。

“東陽,你丫的笑得那麼開心幹什麼!被打的又不是你!”黃劍華一臉不爽的說道。

“好啦,好啦。”東陽擺擺手,從兜裏掏出煙來,遞給黃劍華一根,“抽菸,堵住你的嘴!”

“這還差不多!”黃劍華點起了煙,臉上露出幾分愜意的表情。

東陽也笑了笑,臉上的笑容是真心的,林天這才舒了一口氣,看來東陽已經沒事了。

第二天中午,老規矩,林天依舊去了燒烤店幫忙,在還沒有找到生產商之前,他只能一直幫下去,畢竟醬汁賺的越多,他也賺的越多,有好處的東西誰都想幹,更何況東陽還是他的兄弟,幫助兄弟是應該的,就算這些醬汁調料是免費銷售,林天也會樂意幫忙的。

又是忙碌了一天,林天有了前車之鑑以後,多調了一大鍋,這樣子他的時間也能比較充裕,畢竟一直呆在熱火朝天的廚房中,也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

一大鍋調料下來,林天溼了後背,頭髮,雖然他忍得住,但是譚香雪卻忍不住了,拉着他往廚房外面走。

“香雪,還有一點,你等我調完啊!”林天說道。

“等你調完你都沒命了!”譚香雪板着個臉,說道,“你調製的醬汁也差不多了,休息休息,廚房裏的油煙吸多了也不好啊!”

“恩…好吧。”林天撓撓頭,心裏甜蜜蜜的,被關心的感覺真好。

在譚香雪的同意下,林天在店外面抽了一根菸,算是獎勵自己的,連火都是譚香雪幫他點的,那感覺簡直爽爆了!

陳超一個人貼在玻璃上,羨慕的看着林天,嘴裏不知道說些什麼。

傾玖兒原本正在收拾桌子,看見陳超在發呆還以爲怎麼,又看了過去,才發現林天在外面抽菸…還有譚香雪在幫他點菸,相處及其融洽。

“我是不是管得太嚴了?”傾玖兒看着陳小胖那臉都快要貼到玻璃上了。

“小胖…”傾玖兒走了過去。

“啊?…啊?”陳超反應過來,立馬收起了眼光,說道,“啥?啥事?”

“那個,你要是想抽的話也可以去抽一根啦,不過不要將煙味帶到店裏就好了。”傾玖兒說道。

“真的?哎呦誒,我的好玖兒!你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陳超狂喜之下,完全不管不顧,抱起傾玖兒就啵了一口。

傾玖兒紅着臉,感受着那些吃着燒烤的客人的目光。


甚至有男的露出了不解的目光,難道這個年代美女都是喜歡這種胖胖類型的?比較吃香?實在是看不出哪裏帥了…

陳超一臉高傲的走了出去,囂張的說道,“天兒,快給我一根菸!”

“咋了?不怕你女朋友了?”林天笑着問道。

“啥?怕什麼?我老婆多開明,看見我累得滿頭大汗的,就批准我出來抽一根!”陳超傲然的結果林天手中的煙。



“好吧。”

也不知道怎麼說,林天感覺生活變得充實了不少,以前就是上課睡覺,然後鍛鍊,上天台抽菸,欣賞夜景,一天就這樣過去了…現在卻充實了不少,有了女朋友,還幫兄弟置辦了事業,看着事業一天天發展,林天真真開心!

抽完一根菸,林天神色也恢復了不少,舒坦了不少,但是譚香雪還是沒有讓他進去廚房,非要讓他在外面休息一會兒。

他只好遵從命令,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門口,玩着手機,今天是個大晴天,陽光也還不錯,是不是還有一陣陣熱風吹來,這是男人最喜歡的季節,無視美女都會露出她們該露的地方,在街上吸引着小處男們,感受着那種**的目光,彷彿有着一種成就感一樣。

林天看了一會兒,發現有些索然無味,嘆了一口氣,走過這條街的形形**美女是不少,身材好的也很多,但是他卻絲毫不上心, 陸家大少霸道寵 ,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想到這裏,林天又忍不住看向店裏,譚香雪忙碌的身影,心中想到這個傻瓜,就知道叫我休息,自己難道不用休息嗎?

正當他想進去繼續工作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熟人,或許說只有一面之緣的人,那天晚上看到的大叔蔡江懷。 當然,林天自然不知道他叫蔡江懷。

蔡江懷正帶着幾個孩子準備去上次吃的那個燒烤店,自從上次吃完那些醬汁以後,孩子們都吵着還要再吃,蔡江懷也有想過再去討一點,但是最後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決定奢侈一回,帶上這羣孩子們開心一下,所以就來到了燒烤店。

彷彿是老遠就聞到了醬汁的味道,其中一個孩子按耐不住,撒腿快步跑了過來,絲毫沒有注意自己身旁的轎車,他臉上依舊還是笑臉,完全不知道死神一般的鳴笛聲瞬間降臨了!

“小杰!!!”帶出來孩子實在是太多,蔡江懷也沒有都估計到,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這個距離太遠了,他無能爲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