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江北便到了這山頂,一片巨大的建築,豁然出現在眼前,那巨大的拱門,上面掛着一個醒目的牌匾。

“刑律堂!”

門口,還有兩個守門的,弄得這刑律堂像是個什麼軍事重地一樣,讓江北這小心臟都慌慌的。

那可是這麼大堂口的護法長老誒,會不會有點唐突?

有點小糾結。

算了,那老前輩畢竟對自己還挺客氣的,還給了一個長老的身份,去給他請個安什麼的,以後早晚有一天干翻他。

想着,邁出步子朝着大門走去。

“來者何人。”那兩個侍衛聲色俱厲,只是眼中還有一絲絲的尊敬,沒有被江北放過。

看起來,多了個長老的身份,幹什麼都比較方便了。

“外門長老法海,特來拜訪刑律堂護法長老。”江北抱拳,亦很恭敬。

“所爲何事?”

這下,江北不太知道該怎麼說了,難道說多要個山頭?這話說出去不太好聽。

“私事,請進去幫我通報一下。”

看到這堂堂的一位長老竟然也如此有禮貌,那其中一個守門執事也並未多嗶嗶,留下一句稍等片刻,便趕忙進去通報了。

而留下的,便剩下江北和另一位守門執事在那大眼瞪小眼了……

“兄臺,不知在哪高就啊?”江北走過去,扶着牆,一臉笑意的問道。

“在哪高就?”那執事也有點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江北也是一拍額頭,擦,問的有點問題。

看着那有些懵逼的小執事,江北也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臉深意的說道:“那個……要是兄弟有時間去外門那邊,記得多去南北峯溜達溜達,據說那裏開了個不小的娛樂場所,最近發放打折券,進去報我名,直接打骨折。”

“報你名字?直接打骨折?”那弟子明顯的一愣,我特麼不去還不行嗎!

“呃……錯了錯了,打五折,五折,不是骨折。”江北趕緊擺了擺手,忙活了一道了,這舌頭都直打結。

“何爲五折?”弟子不太信。

“嗯……比如你想快樂一下,結果需要花石塊靈石,打完五折就是五塊了。”江北一臉深意的說道,這裏面的道道,你懂得。

果然!聽聞此話,那執事明顯的一喜。

“還未請教法海長老,那南北峯,裏面都是些什麼娛樂場所?”

“這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江北擺了擺手,“記得沒事了去轉轉哈,也幫我宣傳一下。”

因爲另一個執事已經回來了,這速度,還是夠快的。

“法海長老,我刑律堂護法長老有請。”那執事過來,很是恭敬的說道。

“麻煩了。”江北也抱了抱拳,這年頭,大家都有點禮貌,豈不是少了很多紛爭?

留給了那還有些懵逼的執事一個眼神,隨後直接擡腳而入! 這一路上,雖然也有不少人朝着江北這邊看過來。

畢竟不是刑律堂常規執事的穿着,只是當他們看到江北腰間的那個長老令牌的時候,還是不約而同的閉嘴了。

外門長老親自過來,應該是有事。

“前輩,您便是法海長老吧?請跟我來。”一個執事站在樓梯口等着,看到江北,急忙迎了上來。

江北微微一笑,很是和藹的點了點頭。

特麼的,這纔是大佬的待遇啊!

上了樓,便看到了兩個五大三粗的大漢,而那兩個大漢看到江北,也是讓開了身後的門。


“石護法就在裏面,小人先退下了。”那執事淡然說道。

只是心中還有些疑惑,什麼時候有人來找石護法,竟然還輪得到他親自下樓接了?

而且來的也不過是一個外門的小長老而已?不太清楚,但這也不是他該清楚的東西。

與此同時。

江北面前的房門也已經打開了,石老一臉和藹的坐在那太師椅上,朝着江北來了個請坐的手勢。

而江北,也不是什麼沒見過大世面的人,就這老頭,也就是闢海四階的貨色,老爹過來一巴掌就能拍死。

“不知法海小友今日來找老夫所爲何事?”那石老摸着鬍子,還抿了口茶水,不緊不慢的說道。

“說來慚愧……”江北摸了摸大光頭,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哦?法海小友,但說無妨,既已經是萬魔宗的長老,能爲你們爭取的,老夫自當盡全力。”石老淡笑着說道。


來自石傲的怒氣值+66

得,這老頭子,八成以爲是本尊跟他討要靈石來了?

還笑呢?

“是這樣的,石護法大人,小僧今日前來,想要一座山。”江北有些尷尬。

畢竟山頭這玩意……

“就只是爲了一座山?”這下,輪到石傲懵了,不太理解,一座山?有什麼可要的?

“正是如此。”江北趕緊站起來,抱拳答應。

“小事一樁!”石傲擺了擺手,隨後問道:“不知法海小友可是相中了這內門的哪座山?現在內門山峯可是不好找咯。”

前面還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後面就說什麼不好辦?

江北心中冷笑,果然這種貨色都是這樣,無利不起早,現在要是給他拍個十萬靈石,他指定樂樂呵呵的!

“並非如此,小僧只是想要個山頭而已,在哪都可以。”江北趕緊答道。

“哦?既然如此,那老夫便做主了,你們的那座山峯,鄰近的隨便找一座便好!”石老頭說罷,又轉而問道,“不知法海小友要一座山,所謂何事?”

這話怎麼回答?告訴他建點別墅?搞點商場啥的?

可能不太行。

“這……石護法……”江北有點沒底氣。

“無妨,無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老夫也不是不通情達理之人。”這石老摸着鬍子,爽朗的大笑。

來自石傲的怒氣值+166

賊尼瑪,又來。

這老頭子不當人啊!說的好聽點,叫笑面虎,說的不好聽的,這老頭子當面一套背地一套!

不過好在結局是好的,這老頭算是答應了下來,如同是批一塊地皮。

要是放在以前,江北絕對得給這老頭留個小戒指,裏面裝個五萬十萬的靈石,但是現在……留一塊都是我江北不開眼!

“那個,石護法,我就先不打擾了。”江北談笑間,直接告退。

跟這種老傢伙多說話,感覺自己隨時都能被吃了。

出門。

剛走到這大門口,便被那兩個執事給攔下了。

未等江北來得及懵逼,只見那兩個執事一臉深意的圍了過來,低聲問道:“法海前輩,不知您說的可是真的,真能讓我們快樂快樂?”

江北嘴角不由得狠狠抽了兩下,“自然,自然。”

“出家人不打誑語,說讓你們快樂,你們一定能快樂。”

“法海前輩,不知那南北峯在何地?”兩個執事喜上眉梢,再次問道。

“心中有南北峯,便能見到這南北峯,一切,皆是緣分。”江北一臉高深莫測的說道。

又看了一眼這兩個執事一臉懵逼的樣子。

“擦,就在外門呢,我也說不清楚,你們去溜達一圈就看着了!”

說罷,直接如一陣風一般,離開了。

留下兩個在那面面相覷的小執事在風中凌亂,半晌,終於回過神來,看了看這大院內,暗歎了口氣。

算了,今天肯定是不太行了,得上班,明天再去快樂吧。

與此同時,江北也來到了山腳下。

把之前跟那兩個執事說的話,又給守在此地的張歡慶說了一遍,隨後便朝着外門飛去。

事已至此,前期的宣傳工作已經展開了,不過江北也並不着急,先回去建設一波。

外門,南北峯。

江北落在了山腳下,看了看周圍的山峯,唯一讓他比較滿意的是,左邊的那座倒是不錯,佔地面積也不錯,比較小,又沒人住,很是合適。

最爲重要的是,這座山並不大……


“鐵憨憨,把這山給我吸了。”江北直接吼了一嗓子!

“好嘞!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隨後,只覺得一陣颶風呼嘯而過,而後那座山,直接從中央頓時炸開!隨後那想要紛飛而出的巨石,則是被一種莫名的空間瞬間吸走!

片刻之餘,當結束了這些之後,江北很滿意的一撩劉海。

但是剛摸上去……算了,都是淚。

與此同時,剛剛趕來的一個刑律堂的執事也趕來了,如果現在江北看到他,絕對會認出來,正是之前接待江北區見石傲的那個,石傲的心腹之一。

來的時候……便看到了這一幕。

江北擡了擡手,那山便消失了。

嚇得這執事頭皮一陣陣發麻,調個頭又朝着刑律堂跑,太嚇人了,這特麼實在是太嚇人了。

怪不得石護法說着法海和尚有問題,這特麼能沒問題嗎!一座山說沒就沒了!

江北一門心思都沉浸在眼前的這個空地上,哪有閒心去考慮別的?

“這麼大一塊空地,不大不小,弄個廣場正好!”江北心裏那個激動啊。

神識一掃,山頂上,老哥還在那睡着,那叫一個香,看來昨晚是沒少受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