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這人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在騙你嗎?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不單單是你們村裏的人,我們自己村裏也有好多人死了!你想要找煤窯?那你自己去找吧!沿着村口的這條路,一直往南走!走上二三十里就能到煤窯的位置,這麼晚了,就算你到了那裏,能不能找到煤窯也還是個問題,而且外面到處都是餓狼,我勸你還是回去吧!”

顧藏鋒一臉無所謂的笑了笑:“謝謝兩位大叔了!不過我這摩托車好像沒有什麼油了,你們能幫我看着一下嗎?我就停在村口,不開進去!”

“這……”其中一個大漢看着顧藏鋒的摩托車,眼神之中露出一陣貪婪,“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們很快就要回家了,萬一這摩托車不見了,我們可不負責!”

“當然!我就停在你們村口就可以了!我相信你們王家村的人都很善良淳樸的!”

顧藏鋒說完,推着摩托車朝兩個大漢走了過去。

兩個大漢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都是浮現出一絲笑容。

在兩人看來,顧藏鋒這輛摩托車註定要屬於兩人了,兩人轉手賣掉,一人能夠分到不少的錢!

顧藏鋒推着摩托車走到了兩個大漢身邊後,忽然咧嘴一笑,臉上浮現出一道戾色。

顧藏鋒毫不猶豫的一腳踹在了左邊大漢的腹部,隨後閃電般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掐住右邊大漢的脖子。

顧藏鋒拎着被自己掐住脖子的大漢快步走到了被自己一腳踹倒的大漢身邊,擡起自己的右腳踩在了這個大漢的胸口,同時右手發力稍稍將被掐住脖子的大漢往上提了一點。

顧藏鋒說話的語氣極其冰冷:“我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要是答非所問,或者答案不能夠讓我滿意,我就把他往上提兩公分!直到他被我活活掐死!他死了之後,就輪到你了!你明白嗎?”

被顧藏鋒掐住脖子的大漢無論雙手如何拍打顧藏鋒的右臂,都感覺顧藏鋒的右手如同一個鉗子,絲毫沒有鬆動,聯想起顧藏鋒剛剛那一刻所爆發出來的能量,大漢知道顧藏鋒遠不是自己兩人所能夠對付的了!

被掐住脖子的大漢不由得憋紅了臉,狼狽的輕聲吼了起來:“老王!一定要配合這位大爺啊!不然我就死定了!”

被踩住的大漢趕緊點着頭,示意自己會配合顧藏鋒。

顧藏鋒右腳稍稍卸去一部分力道,冷冷的看着被自己踩住的大漢:“你叫老王是吧?記住我剛剛和你說的話!現在開始問你第一個問題!那個煤窯在哪裏?”

“我……我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嗎?”

“看來你不老實啊!”顧藏鋒說完右手往上提了兩公分的高度。

“啊!”被顧藏鋒掐住的大漢不由得鬼哭狼嚎起來,“老王!沃日你大爺!你想害死我啊!”


“沒關係,你繼續!我反正時間多得很,你想跟我玩,我就陪你們玩到底!我現在再問一遍!那個煤窯在哪裏!”

“就在村裏!一個月前我們村裏的人打井發現的!”

“很好!”顧藏鋒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現在開始第二個問題!煤窯裏的那些人呢?”

“前不久兩個狼羣……”

還沒等老王的話說完,顧藏鋒又將自己的右手往上提了兩公分的高度。

被顧藏鋒掐住脖子的大漢頓時感覺到了一陣窒息:“咳咳……老王……咳……你麻痹的……”

“我再問你一遍!煤窯裏的人呢!”顧藏鋒踩在老王胸口的右腳開始發力。

“我說!煤窯裏的人其實沒有被狼羣吃了,壓根就沒有什麼狼羣!全是王老闆的主意!王老闆想開採那個煤窯裏的煤,但是技術落後,設備不齊全,挖煤有很大的風險,本村的人不願意幹!於是王老闆就用高薪誘騙其他村裏的人來挖煤,這些人來了後,全部被扣住了,王老闆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一夥惡人,每個人手裏都有槍,在這夥人的威脅下,煤窯裏的每個人都成爲免費的採煤工!”

“果然如此……”顧藏鋒的眉頭皺了起來,“那夥人有多少人?”

“人不多,就十二個,但是手裏頭都有槍,因爲擔心王老闆的報復,我們村裏的人也不敢對外說,所以……”

“煤窯具體在村裏哪個位置?”

“沿着這條大路往村裏走,大概三四里後就能看到一顆很大的樹,路口往右直走就到了!”

“這位老大……咳咳……我們都照你的問題如實回答了,你可以放過我們了吧?”

“當然可以!”

顧藏鋒笑了笑,掐住手裏的大漢往牆壁上撞了一下,被掐住的大漢甚至來不及悶哼一聲就暈了過去。

看着一臉驚恐的老王,顧藏鋒笑着解釋道:“你放心!我只是把他打暈了,很快你也會和他一樣,你們只會昏迷一兩小時,不會有什麼後遺症的,打人這一塊,我是專業的,相信我,我很有經驗的!我保證你感覺不到疼就會暈過去!”

顧藏鋒說完就將地上的老王拎起來往牆壁上撞了一下,老王脖子一歪,十分乾脆的昏了過去。

顧藏鋒將昏迷的兩人塞進了一個角落裏,隨後在夜色的掩護下朝村子裏摸了進去。

十來分鐘後,顧藏鋒就看到了之前老王說的大樹,看來老王並沒有騙自己,自己只需要往大樹右邊的這條路走進去就能看到那個傳說中的黑煤窯了。

顧藏鋒順手撿起了路邊的一塊小鐵片,這個王老闆,要是真的弄出人命了,就別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就在顧藏鋒打算沿着大樹右邊的路走進去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三個打扮的流裏流氣的青年男子從顧藏鋒對面走了過來,憑藉自己變態的夜視能力,顧藏鋒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個男子褲兜裏的一把手槍。

顧藏鋒知道,這幾個人應該就是老王嘴裏所說的惡人了! 這邊,鄒小北和鄒爸兩人順利的回到了家中。

今天和顧城的見面,可謂是相當順利。

鄒小北認爲,也許用不了幾天,顧城就能夠被他入手囊中。

但是這還不夠,他還有許多準備的東西要做。

別的不說,人家好歹也是當了多年超市經理的人物。

也許剛剛談話的時候被鄒小北的語言所感染。

但是等他回家冷靜過後,顧城一定會立馬又變得現實起來。

紙上談兵不可取,所以鄒小北確定趁着這個機會,好好的寫一些乾貨和有關便利店的企劃書。

到時候在交給顧城看的話,鄒小北相信,得到他將會是一件十拿九穩的事情!

而鄒林那邊,也需要好好學習才行。

若是不再學點管理手段和超市運作方面的知識的話,鄒林被淘汰那將是早晚的事情。

不過,鄒爸和鄒媽二人學習只是次要的。

更要的,其實是將希望放在下一代的身上。

不由得,鄒小北就目光看向了一旁正樂呵呵看着動畫片的鄒小楠身上。

此刻,正在看着動畫片的鄒小楠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怎麼感覺她好像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呢?


………………………………

就在鄒小北一杯吃着晚飯的時候。


另一邊的Z大校園內。

雖然已經到了放假的時候。


但是學校內依然留下了不少的學生。

有考研的,有不想回家的,有談戀愛的。

總之,大家都有着各式各樣的理由不能回家。

而陳子睿,就是其中一位。

如今他正和一大幫子的同學們搞着創業。

作爲這個團隊的領袖,陳子睿自然不能夠隨意的離開。

如今已經到了放點,陳子睿從樓上下來,在樓梯口下意識朝着旁邊的空教室瞄了一眼。

這間教室,剛好在院辦樓梯口,其實除了採光還行,沒啥優勢。

但它有個不容忽視的好處就是,位置顯眼。

院辦樓裏都是學院的各個領導、教授、老師,平時大家都從這裏經過,一擡眼就能瞧見裏面的人在做些什麼。

如果創業公司地址放在這裏,那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領導眼皮子底下的企業,就算看久了,都能看出來感情。

更別說小團隊在這裏努力創業,積極工作的勁頭兒,哪個領導不喜歡。

可這間辦公室的鑰匙目前在陶圓手裏,陳子睿要了幾次,都沒要過來。

他計劃着,等學校的大學生創業扶持名額下來以後,爭取通過院裏幫忙,拿到這個名額,然後申請搬進這間空教室。

然而這次,陳子睿就這麼隨意一撇,發現教室裏竟然亮着燈。

他徵愣片刻,趕緊朝着那教室走了過去,從後窗戶一看,瞧見裏面擺放了一些辦公桌椅,有個戴眼鏡的學生正在裏面敲代碼。

陳子睿的臉當場就沉了下來。

這教室竟然不吭不響的就這麼被人佔了?

他想了想,沒第一時間貿然進教室,而是轉身走出院辦,同時打通了陶圓的電話,語氣有些衝。

“陶圓,院辦一層那空教室怎麼回事,誰用了?”

陶圓那邊說道:“和你無關。”

“和我無關?你別忘了,這教室你可沒有使用權,鬧大了對誰都沒好處。”

陳子睿嗤笑道。

“你要不說,我去查也一樣能查得出來。”

這話倒是真的。

怎麼說陳子睿也是學生會副主席,查個人還真不難。

“行吧,我把這教室借給鄒小北了,但是陳子睿,這事兒我勸你最好別折騰。

鄭老師先前已經偷偷給你了一間空機房做辦公室,你知足吧。”

陶圓語氣也不怎麼好。

“鄒小北現在就是學生會的錢袋子,4S店的黃經理只認他,所以我不認爲我給他點便利有什麼不對。

真看上這間教室,你去找院裏申請,申請手續批下來,我隨時讓鄒小北搬出去。

沒手續的話,你最好老實點,畢竟鄒小北也不是好惹的。”

嘟嘟嘟~

說完以後,陶圓直接掛了電話。

陳子睿想了想自己團隊待着的那間小破機房,再想想剛纔那寬敞明亮的教室,還是不甘心。

說到底,這教室現在誰都沒正當試用手續,鬧大了也確實都沒好處。

鄒小北再不好惹,那他也不敢把這事兒擺明面上爭。

想到這裏,陳子睿腦子裏有了主意。


既然誰都沒手續,那簡單,我把自己的團隊也搬進那個教室,大家擠一擠,各自佔一半不就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