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原來一直以來負責獄界管理大權的就只有希彌斯和三個審判官,平素裏對獄界的管理都是由審判官們來執行,可是這幾天希彌斯發現他們不見了蹤影,就十分擔憂的過來獄界尋找。沒有想到的是連她也被獄界中這些膽大包天的囚徒給劫持了。

“這麼說的話,現在獄界沒有人管理了?”李海冬大喜過望。

羅剎點頭道:“她應該不會騙我。”

“太好了,運氣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李海冬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傳了出去,只要東方天界和西方天界溝通上依舊存在着阻礙,那他們就可以在悄無聲息之中將所有的準備工作完成而不用擔心橫生枝節了。

此前申公豹已經將如何攻破獄界結界的辦法和衆多獄霸談過了,他那驚天動地的大想法使得之前對越獄一事還或多或少抱有懷疑的獄霸們的心思也都飛揚起來。畢竟能夠脫離出獄界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夢想,雖然被嚴酷的現實埋葬多年,可逃離生天的機會出現在眼前,重新燃起了希望,便不需要任何的鼓動就全力以赴的忙碌起來。

隨着李海冬將好消息散佈出去,衆人的熱情再度被點燃到高點。按照申公豹的要求,囚徒們在獄界的崇山峻嶺之中取下大塊的岩石和充滿能量的晶石搬運到虛無之路的山巔之上,在這距離獄界天頂最近的地方搭建起一座宏偉的祭壇。祭壇的巨石空隙都用上好晶石磨碎之後混合龍涎水所製成的晶石泥來澆灌粘合。如果站在獄界的遠處望向高聳的山巔,就會看到一副美麗的彩色圖畫在閃閃發光。那正是晶石泥混合着晶石折射出來的璀璨光芒。

“照這個進度下去的話,再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切就都能準備就緒了。”申公豹非常滿意的道。

“還需要我做什麼嗎?”李海冬想到之前破九天十地烈陽陣的時候收集那麼多的材料,這一次申公豹卻沒有派下這種任務。

“你只要勤加修煉混沌真始決就好了,只是你要換一個吸收力量的地方了。”申公豹狡猾的一笑。

“你是說……”李海冬想到了一個最適合施展混沌真始決的地方。

“就是那裏。”申公豹笑道,“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裏不但能成就你驚世駭俗的力量,也可以用來打探消息。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啊。”

“看來只好走一趟了,用他們的靈氣來對付他們,倒是個很有趣的主意。”李海冬倒是不懼怕將要進行的冒險,“這一回就算再碰上李靖我也不怕了。”

聚元子一旁狐疑的道:“小子,你要去什麼地方啊?”

“天界。”李海冬詭祕的一笑。

再次出現在虛無之路的中轉石室之中,看着聚元子一副要大鬧天宮的模樣,李海冬就覺得腦仁疼。這老頑童要真的鬧起來,天皇老子也拉不住啊。

正琢磨着如何能讓聚元子在天界規規矩矩的當個“合格”的間諜時,一種無比磅礴的靈力反應忽然在石室之中激盪起來。

靈力來自於遙遠的人間,竟然穿透了無盡的距離傳遞進了虛無之路之中,可想而知有多麼強烈。

本來要跨進天界通路里的李海冬和聚元子感受到了這靈力之中熟悉的氣息,聚元子大叫一聲:“大姐出關了!”

女媧鼎在這個關鍵時刻出關,意味着什麼? 女媧鼎出世,天界之行只好暫時放下。李海冬和聚元子用最快的速度從虛無之路出來,直奔東海而去。

女媧鼎那強大的氣息就在東海上空瀰漫着,估計這世間只要稍微有點修行的人都能感受到那磅礴無邊的力量。


李海冬離東海越近就越是驚訝於女媧鼎的力量,身爲女媧手中神州九鼎之首的女媧鼎的強悍他是知道的。可是強到這種境地,也讓李海冬對未來對抗那些至尊天神充滿了一絲的憂慮。

“只希望我的刻苦修煉可以不用被他們動動手指就捏死吧。”李海冬內心裏這麼想着。

很快來到東海上空,距離還有數百里時就能感到到一陣陣的熱風襲來,空氣之中的熱氣蒸騰着,讓李海冬感覺好似進入了一個蒸籠般。

向遠方看過去,除了那天空頂端的太陽之外,還有個紅彤彤的存在,正是女媧鼎。

“大姐!”聚元子遠遠的加快速度,飛了過去。李海冬跟在後面,一路上看到腳下的海面被女媧鼎這個巨大的熱源燒的滾燙開來,無數的魚蝦浮在海面上,只怕都被煮熟了。

“你來了。”女媧鼎微微的笑起來,搖身一變,從方纔那紅彤彤的巨鼎恢復了和藹可親的中年婦人的美麗裝扮。

雖然化爲了人形,可是身上散發出來的熱氣還是使得周遭的空氣滾燙逼人。李海冬湊到近前,就覺得巨大的靈力從四面八方壓迫過來,連喘氣都有些微的困難。可見女媧鼎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

“如此高溫,這焚山煮海之力也只有神鼎才能做到吧。”李海冬讚歎不已道。

女媧鼎笑道:“我身上的力量乃是當年鑄煉五彩石留下的餘熱,雖然還有百多年的功夫才能散盡,如今也管不了許多了。”

“大姐,你怎麼提前出關了?”聚元子半是歡喜半是疑惑的問道。

女媧鼎眉頭一鎖,嘆口氣道:“還不是因爲你惹出來的禍?”

“我?”聚元子一驚,他對這個大姐最是敬畏,忙一把將李海冬拉過來道:“大姐,你說的是這小子做的那些事情吧,我可是不知情啊。”

看他一副無辜的樣子,李海冬哭笑不得,卻見女媧鼎臉上並無特別出離的惱怒,這才小心翼翼的道:“難道出了什麼事情嗎?”

女媧望着腳下翻滾的海面道:“你們隨我走一趟就知道了。只是可惜我身上的熱力沒有完全散去,害了無數無辜的生靈……”

李海冬可沒有女媧鼎那麼悲天憫人,他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女媧鼎提前破關出來。不過看到女媧鼎那一貫平淡的面容,他的內心也安靜了不少。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總之先跟她走一趟吧。

只是女媧鼎還需要將身上的熱力從空氣中散去,李海冬和聚元子又等候了一天一夜的時間,才讓她將身上帶着的火氣全數散去。女媧鼎也不告訴他們目的地,帶着他們往東方而去。

女媧鼎在前面飛着,李海冬忐忑不安的跟在後面輕聲問聚元子道:“這是去哪裏你可知道?”

“不清楚。”聚元子自從見到女媧鼎之後就一直老老實實的,他不亂說不亂動的模樣倒是讓李海冬覺得十分的不自在。不過看他那副裝出來的乖乖樣子,也的確好笑。

一路向東,也不知飛了多久,反正四周總是茫茫的海面,連一塊陸地也見不到。

“就要到了。”女媧鼎忽然在前面發話道。

李海冬極目遠眺,就見海和天的交界處一塊陸地緩慢的現出真容。那片陸地之上被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籠罩着,顯得神祕而又高貴。


聚元子的臉色有點蒼白,李海冬看在眼裏忙問:“怎麼了?前面是什麼地方?”

“女媧娘娘的所在……”聚元子小聲的嘀咕道。

李海冬吃了一驚,這才知道即將見到傳說中創造人類的至尊天神。雖然女媧沒有參與到獄界一事之中,可是她和元始天尊等至尊天神的關係應該很好吧。難道她要將自己的計劃扼殺在萌芽之中嗎?李海冬可沒有任何從女媧手下逃脫的僥倖,這反而讓他堅定了起來。

漸漸的來到了陸地的邊緣,李海冬這纔看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島嶼。島嶼的正中有一座氣派恢弘的宮殿,而宮殿外已經有七個人在了。其中一個正是上一次將聚元子從李海冬身邊帶走的老君爐。

“難道這就是?”李海冬心裏隱隱有了個念頭。果然就見女媧鼎一落下去,那七個人就一起上前道:“大姐!”

神州九鼎,正是當年女媧用來造人的神州九鼎。聚元子是其中最小的一個,此刻一一見過各位哥哥姐姐們,真如同一個乖乖的小弟弟般。

老君爐認識李海冬,一瞥見他,臉上就露出凝重的神色來。其他幾個神鼎大概也知道李海冬的事蹟,看到他的時候都有或多或少的詫異之情。

“大姐,娘娘已經在宮中等候多時了。”說話的是神州九鼎之中僅此於女媧鼎的軒轅鼎。當年補天造人之後他跟隨在軒轅黃帝身邊,也是赫赫有名的鼎靈。

“咱們進去吧。”女媧鼎微微一點頭,回身衝李海冬一笑,“走吧,跟我進去見見娘娘。娘娘很想看看你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夥子長的一副什麼樣子。”

李海冬隨着九鼎走進了宮中,雖然宮殿很是宏偉,其實其中的陳設擺放非常的樸素。女媧補天造人都是造福百姓的偉大舉動,李海冬早就敬佩不已,此刻見到她身爲至尊天神也不張揚奢侈,更是心中充滿了崇敬。

很快隨着九鼎們來到了正殿之中,剛一踏入殿中,李海冬立刻感覺到一股十分柔和的靈力。這靈力使得人感覺非常的舒服,就好像還是嬰兒的時候處於母親的腹中一般,感覺安詳和寧靜。

李海冬沐浴在這祥和的靈力之中,擡頭一看,就見大殿的對面正立着一個綽約的女子。

“這是女媧娘娘?”李海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女子看起來比女媧鼎幻化出來的人形還要年輕,樣貌絕非美女,卻自有一股讓人恬淡的氣質。李海冬一望見她,就什麼暴戾的心緒都沒了,整個人如同在空山新雨後聽到暮鼓晨鐘一般的充滿了寧靜。

女媧鼎帶領着九鼎一起上前向那年輕女子施禮道:“拜見娘娘。”

“果然是女媧娘娘。”李海冬直到此刻纔敢確定面前的女子就是女媧,他連忙上前行禮,一彎腰幾乎要觸到地面:“拜見娘娘。”

女媧臉上露出一個沁人心脾的笑容來:“你就是李海冬吧,好年輕啊。”

“娘娘也很年輕啊。”李海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心中還是保持着對至尊天神們的一些敬意。

女媧一笑:“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副樣子很彆扭啊?”


李海冬微微一怔,忽然笑起來:“哪裏彆扭?所謂容貌,不過都是眼中的光影而已,一掠而過,年輕蒼老又有什麼區別?若只憑外貌來判斷一個人,那跟豬又有什麼分別?”

女媧哈哈笑起來:“你果然是個有趣的人。你說的這些話,我是很喜歡的。”她頓了頓,話鋒忽然一轉,“只是你做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太過於兒戲了呢?”

李海冬此刻已經完全沒有了最初的緊張,女媧那溫柔如水的靈力讓他的思路完全打開。似乎眼前不再是那個神話裏悲天憫人的女媧,而是一個朋友般,讓李海冬打開了話匣子。

“娘娘說這話,想必是還不瞭解我這個人。我方纔說的那些話和我做的事情其實是一脈相承的。”

“哦?怎麼個一脈相承呢,我倒想聽聽。”女媧說着揮揮手,九鼎忙引着李海冬走進後殿。

和女媧並肩而坐,李海冬不禁有點受寵若驚。看到聚元子衝自己露出羨慕的表情,李海冬還真有點洋洋得意。

女媧鼎送上兩杯香茶,李海冬一揭開茶杯蓋,就聞到一股清香來。那香氣鑽進鼻孔,直讓人渾身通泰。他知道這一定是絕頂的好茶,忙抿了一口。茶水一進肚子裏,立刻化作一團暖流散在四肢百骸之間,似乎讓體內的靈力更加的結實穩固。李海冬知道這茶一定對自己的修行大有裨益,忙向女媧道謝。


女媧輕抿一口茶道:“繼續方纔的話吧,我很想知道你爲什麼一定要和元始天尊他們對抗。”

李海冬早已經準備好了說辭,聽到女媧這麼問,便道:“我方纔已經說了,一個人的相貌與否並不重要。因爲相貌是天生的,有些人醜些,有些人美些,生的如何人生並不能控制。比起相貌來,最重要的是那些自己所能控制的生活。”

“哦?”女媧冰雪聰明,很快了解了李海冬的意思。

李海冬繼續道:“那些獄界之中的神仙妖魔若說全都是封神陰謀的犧牲品只怕也不見得,其中當然有修煉成功之後就爲非作歹之輩。但更多的人則是因爲這個大陰謀而因爲一點點小小的過失便失去了所有的希望。難道他們在獄界之中一關就是幾千幾萬年公平嗎?”

女媧淡淡的道:“那可是有法可循的啊?” 新書已經續簽17K,近日即將推出。

×××××××××××××××××××××××××××××××

“什麼是法?難道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他們隨意訂下的規矩就是法?那只是強權而已。如果不是因爲他們是至尊天神,動動手指就可以將旁人灰飛煙滅,誰又會理他們那些完全不佔理的規矩?”李海冬義憤填膺的道。

女媧不置可否,眼光落向遠處,不知在想什麼。李海冬見她並沒有反駁,繼續道:“我所做的的確是所謂的逆天行爲,可是元始天尊他們接二連三的用封神榜和獄界的手段來獨霸天界的靈力資源,又是什麼呢?所謂的天意,不過是他們爲了私慾而採取的遮羞布罷了。”

女媧仔細的打量着李海冬,失笑道:“你倒的確是個有趣的人……我還從來沒聽過你這樣的話,看來我的確是老了啊。”


李海冬一口氣把自己想要說的話都說出來,心中輕鬆了很多。他咕嚕一口把面前的茶都吞進肚子裏道:“我的話都說完了,是把我交給那些天神們處置還是怎麼,我一點怨言都沒有。”

女媧道:“你和那些囚徒沒有關係,本來可以不去管這件事情,偏偏要爲了他們出頭,所爲的又是什麼?”

李海冬慷慨激昂的道:“爲的是三件事情。”

“哪三件?”

“愛情,友情,公道。”

女媧點點頭:“好,就衝你爲的這三件事情,我就許給你三個幫助。”

李海冬吃了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看到女媧的微笑,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做夢。

女媧娘娘許下的三個幫助,天啊,有了這個,還愁攻不破獄界的結界嗎?

“怎麼呆住了?”女媧看到李海冬那副傻呆呆的表情,笑了起來。

“若是因爲這件事情讓娘娘和其他的天神們產生嫌隙,那就不妥了吧……”李海冬字斟句酌的道。

女媧雖然還是面帶微笑,可是語氣卻嚴肅起來:“獄界這件事情上,我和你的看法是一樣的。那些囚徒雖然或多或少都有錯,但是罪不至此。我看他們是老糊塗了啊……”

李海冬聽到這裏如何還不明白女媧的意思,果然是女媧和其他至尊天神有了嚴重的分歧,這纔會幫助自己。

每個天神能走到神的位置都有着絕對不凡的經歷,他們的思維恐怕也和自己不同。這一點李海冬是深深感受到的。雖然女媧一直給人一種親近祥和的感覺,可是她提出幫助的背後到底藏着什麼樣的打算,李海冬也無法立刻就明白過來。

不過就算女媧有什麼其他的打算,她的支持都絕對是必須要爭取的,不然一切的計劃恐怕都要胎死腹中了。李海冬深切的明白利害關係,立刻道:“小子替獄界中所有的囚徒多謝您了。”

女媧微微頷首道:“亡羊補牢猶未爲晚,只希望你們日後能循規蹈矩與人爲善,不要再生事端就好了。”

李海冬此刻已經略微理解了女媧的想法,看來她是不忿於獄界一事被矇在鼓裏而和元始天尊等人作對的。不過在李海冬看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有了女媧這個靠山,就算面對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他們師兄弟三個也不用害怕了。

“想好你要的三個幫助了嗎?”女媧問道。

李海冬一愣:“一定要現在說嗎,我想回去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當然沒問題,聚元子就跟隨在你的身邊吧。有什麼需要你就告訴他,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不會吝嗇。”女媧許諾道。

和女媧長談完畢出了宮殿,李海冬只覺得世界都變了樣子。頭頂的天空湛藍無比,恢弘萬千的在天際和海平面交接着。無邊無際的海水平靜安寧,在即將西落的陽光照耀下盪漾起層層疊疊的波光。

“小子這回得意了吧?”聚元子跟出來,不無嫉妒的道,“娘娘怎麼會對你這小子這麼看重?”

李海冬當然不會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他早已經明白神仙世界裏的規則其實是和人間一模一樣的。爾虞我詐爭權奪利,所爲的不過也就是名和利而已。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情如果沒有必要何必去做呢。只要搞懂了這個道理,那麼面對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們的匪夷所思的舉動也就不會驚訝了。

“娘娘說的三個幫助,你打算要點什麼。我可告訴你小子不要太過分啊。”聚元子再瞭解李海冬那貪婪的性格不過了,一旁不住的叮囑他道。

李海冬瞧瞧在宮殿外的其他神州八鼎,忽然道:“你曾經跟我說過的九鼎連珠大陣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聚元子得意洋洋的道:“那是當然了,當年天漏的時候可就是靠着我們的九鼎連珠大陣維持着天幕不墜下來,又煉成了五彩石將天補上……”他說到這裏警覺的閉上嘴,望着李海冬道:“難道你小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