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昨天苟嘯一想到獨狼和黑熊能給自己報仇雪恨,就止不住的興奮,平時只能夠一分鐘就繳械的,由於高興竟然提升了一分鐘!

這一高興就沒節制了,最終來了五次才作罷,當然這也是他的極限了。常年的獵·豔已經掏空了他的身體。

苟嘯見都過了一夜了,獨狼還沒給自己回電話,有些納悶。照理說每次獨狼執行任務,都是速度快,夠麻利,下手也是快、準、狠。

可昨晚只是要他去廢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臭小子難道會有這麼難?以至於到現在還沒消息?

很快,苟嘯想到兩種結果,一、是獨狼和黑熊被殺;二、是任務失敗。

但第二種結果苟嘯排除了,他知道以獨狼的脾氣,就算是失敗也不會示弱,這可是個狠角色,苟嘯可是深刻記得獨狼的‘光榮’事蹟。

罷了罷了,苟嘯暗罵一聲,拿起電話打給獨狼,準備親自問一問,這件事可是他心中的石頭,石頭不落地,他可睡不安穩。

只聽見一陣忙音,沒有人接聽。頓時,苟嘯臉色劇變,一抹急躁之色浮現,便不再猶豫,給總部打電話,詢問獨狼和黑熊的行動,可總部卻說昨天獨狼和黑熊兩大護法出去後就再沒回來…

頓時,苟嘯的心沉到谷底,暗道,他媽的,難道獨狼和黑熊被那臭小子殺了?不可能啊?不然怎麼失去了聯繫?此刻獨狼眼中的戾氣更甚了,一手捏着旁邊女人胸前的碩大,暗道,葉無雙,你給我等着,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說過,我苟嘯的敵人至今沒有一個是活着的!

……

當然這個時候已經快到家的葉無雙不會知道已經又有人惦記着他了。

葉無雙哼着一首小曲推開別墅門,見兩姑娘已經起了牀,兩姑娘都穿着卡通睡衣,非常青春活潑、雖然少了一些魅惑,但多了一些可愛。

葉無雙微笑着打着招呼:“兩位姑娘早上好啊。”

“啊!你怎麼從外面回來的?”凌洛楓正背對着葉無雙喝水,突兀的聽見葉無雙這有些輕挑的聲音嚇了一跳。

“呃,我早就起牀了,剛纔去晨練了,多運動身體好嘛。”葉無雙說完還擺了擺手臂。

“哦。”凌洛楓轉過頭來,眼睛死死地盯着葉無雙的脖子,突然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葉無雙被看的冷汗直冒,突然又聽見這一莫名其妙的笑聲,搞得一下子摸不着頭腦。

隨即,葉無雙看見凌洛楓格正用脣語給自己傳遞信息,很快便知道傳遞的信息是:“你慘了,你又闖禍了!”說完還指了指葉無雙脖子上的毛巾。

葉無雙一哆嗦,冷汗直冒,盯着毛巾研究了半天,不覺得毛巾有古怪,只是覺得這毛巾上繡着一可愛的兔子,而且還有股淡淡的香味…

葉無雙暗道,好熟悉的香味,唐姑娘身上就是這種香味,難道是唐姑娘的?不過這有什麼闖禍的呢,顯然葉大狀元還沒意思到問題的嚴重性,不以爲然。

“楓兒,你看見我的毛巾沒,我怎麼找不到了。”唐魚雁一邊詢問着一邊在大廳裏來回轉悠尋找。她清楚的記得昨晚,擦了臉之後就丟在了大廳沙發上。

看見葉無雙回來,不鹹不淡地說道:“葉無雙,早啊。”


隨即唐魚雁一愣,“啊!”地一聲叫了出來,咬牙切齒地喊道:“葉!無!雙!你…你…你,我的毛巾!”

葉無雙剛準備進自己房去衝個澡的,突然聽見唐魚雁那咆哮聲,不由得心裏一顫,便轉過身,笑眯眯的問道:“唐姑娘,請問有何事啊?”

“你手裏拿的是我的毛巾!”唐魚雁可徹底的發飆了,忍着怒火說道。

“你說這個嗎?”葉無雙不以爲意的指了指自己手裏的毛巾。

“給,還給你。”葉無雙說完便準備遞給唐魚雁。

“拿走拿走,不要了,我要扣你工資!下次再犯錯,辭退!”唐魚雁一臉嫌棄的說道,便氣沖沖地朝衛生間走去。

唐魚雁很委屈,這都是什麼事嘛,這葉無雙一來到這裏,先是自己用了他的筷子,吃了他的口水,然後他又用了自己的毛巾…

這不是和他有了肌膚之親?唐魚雁都不敢再想下去,咬咬牙,葉無雙,我恨死你了!我恨你!

看着唐魚雁那瀟灑的背影,葉無雙一陣愕然,難道自己又做錯事了?這不還被扣了工錢,不禁葉無雙感嘆工作不易,無奈的嘆了口氣。

“凌姑娘,保溫箱裏有早餐,你們去吃吧。”說完便走進了房間。

葉無雙衝完澡出來,見兩姑娘都把早餐吃完了,心裏很是滿意,畢竟這是對他廚藝的認可。

“葉無雙,不要以爲做這點吃得就可以討好我,這事可沒完。”唐魚雁哼哼唧唧地說道。

葉無雙尷尬地笑着說道:“明白,明白。”

“好了,今天是週一了,去學校吧。”凌洛楓趕緊出來解圍。

說完,三人便朝外面走去,由於葉無雙不會開車,那司機的任務則榮幸的交給凌洛楓。

葉無雙和唐魚雁則坐在車的後面一排,唐魚雁氣鼓鼓地看着外面,根本不想理葉無雙,頓時間車內一片壓抑。

“葉無雙,你要快點把車學會,你可是我們的司機耶。”凌洛楓帶着不滿說道。

“嗯,我會的。”葉無雙很爽快地答到。

葉無雙心裏暗道,是要把車學會了,不然在遇到昨晚那樣,那不得坑死,想想都是一陣無語,那晚要不是遇到那個酷女孩,自己可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了。

葉無雙按下決心已定要把車學好,還要有一輛自己的車,以後也方便一些,隨即葉無雙便苦澀地笑了笑,買車要花很多錢啊,昨晚葉無雙可是專門查了一下關於車的一切知識,所以也瞭解了很多,如今自己在兩姑娘工資不多不說,今天還莫名其妙被扣了工資。

看樣子得自己另外去賺點錢了,有了自己的小金庫,那做其他事也方便多了。葉無雙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不錯,於是很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一舉動當然落在了唐魚雁的眼裏,又是惹的一陣鄙夷。

車在道路上平穩的行駛着,葉無雙對這個時代也逐漸有了更多的瞭解,也不再像之前那麼驚訝,只是好奇的打量着車窗外的建築。

很快車便停在了離學校門口不遠處。

“葉無雙,你先下車,我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住在一起。”凌洛楓說道。


“哦,好。”葉無雙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走下了車。向學校走去,很快便到了學校門口。

葉無雙頓時一陣感嘆,這就是現代的學堂啊,富有現代化氣息的建築宏偉漂亮,這可比我們那時候的學堂漂亮多了!

只見帝豪中學牌匾上的四個字龍飛鳳舞,字體流暢,清新飄逸,一看便知道是某個名家所題,葉無雙也比較滿意,但仍舊達不到欣賞的地步。

葉無雙覺得和自己朝代那個年代的書法相比,那可是小巫見大巫了,葉無雙覺得這帝豪中學四個字的書法功底在自己朝代只能屬於普通水平吧,葉無雙很不以爲意的點評道。

當然要是他這句話要是被校長知道了,那真得會氣的罵娘!這牌匾可是中國書法協會的副會長所題的!

……. 雖然唐魚雁和凌洛楓都在帝豪中學上學,但不在一個班級,所以走到校門口就分道揚鑣了。

凌洛楓走進校園,見葉無雙還站在校門口愣神,發呆,不知道在看什麼,也沒過去問,便咳嗽了一下,算是提醒葉無雙該去上課了。

這一聲咳嗽將葉無雙的神識給拉了回來,見凌洛楓已經朝教學樓走去了,便莞爾一笑,暗道,這姑娘除了時常語出驚人,刁蠻霸道了一點,其實人還是不錯的。

早在前兩天凌洛楓就提醒過葉無雙,葉無雙和她都在高三四班上課。

葉無雙心想,既然讓本狀元穿越重生到了這裏,那不妨感受感受這裏的學校生活,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精彩,葉無雙對自己未來的學校生活充滿了期待。

“鈴鈴鈴”

上課鈴聲已經響起了,葉無雙暗道,不好了,遲到了!

便飛快地奔向高三四班的教室,那速度真叫一個快,惹得同樣向教室奔去的學生紛紛側目,都在嘀咕這人是誰啊,跑的怎麼比兔子還快。

當然葉無雙根本不知道,今天剛來學校就惹了這麼大的動靜。

此刻的葉無雙已經到了高三四班的教室門口,便直接走了進去。


葉無雙剛踏進教室便引起一陣譁然。

“咦,這不是葉無雙嗎?”

“對,就是葉無雙,他怎麼來了?”

“就是他,怎麼感覺經歷了這事後人都變的有精神了?”

“誰家遇到那種事,不得一下子成熟不少啊。”

頓時教室裏變得熱鬧起來,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

此刻講臺上的一個禿頂,戴着一副金絲邊眼鏡的中年老師正準備講課,突然聽見學生們的議論聲,便停了下來,這人正是高三四班的班主任,高昌武。

看見站在外面的葉無雙,頓時心裏“咯噔”了一下,之前葉無雙可是這校園裏的四大垃圾公子之一,這四個人整日不學無術,吊兒郎當,老師也拿他們沒辦法。

後來聽說葉家的宏發大廈倒閉被收購了,葉無雙可能不會來上學,很多科任老師都暗自慶幸。畢竟,像這種學生老師希望越少越好。

所以當高昌武看見葉無雙並沒有退學,而是出現在了自己眼前,不禁一陣惡寒,恨不得立即就轟走葉無雙。


但爲人師表,不能有損形象,便故意裝作很熱情的說道:“原來是葉同學回到我們集體中來了啊,大家歡迎!”

教室傳來稀稀拉拉的掌聲,很顯然葉無雙是不受歡迎的。

葉無雙嘴角一陣抽搐,這是得多拉仇恨?才能讓師生所不容?不禁又爲以前的葉無雙感到悲哀。

“喲?原來是葉大廢人回來了啊,如果換做是我肯定沒臉再回來!你還有臉回來?”一個長相有些英俊,油頭粉面的,穿着一身阿瑪尼休閒裝的學生帶着嘲笑與譏諷說道,這人正是帝豪四公子之一的吳浩。

在以前葉無雙還是宏發集團公子的時候,他吳浩還會給幾分面子,鞍前馬後。

但如今葉無雙一無所有,要錢沒錢要勢沒勢,那他也不用再看葉無雙的臉色行事了,所以出口譏諷與嘲笑。

葉無雙冷冷的盯着吳浩,心想自己與這人並不認識,可這人卻如此口無遮攔,出言不遜,自己如果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還真以爲本狀元真是好惹的!

“哎,雙哥,這裏,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啦!”坐最後一排的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的小胖子叫道,這小胖子正是何志偉,之前因受過葉無雙的幫助,所以一直跟着葉無雙。

葉無雙打量了這個小胖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挺忠厚老實的,但那小眼神時不時閃現一抹精光,一看就是很機靈的樣子,見他叫自己,便不顧其他人的詫異目光,對着這個小胖子微微一笑。

吳浩見自己的嘲諷,葉無雙並沒有當回事,有些惱怒。

“等會這小子要是過來了,你就絆倒他,讓他來一個狗吃屎!”吳浩對着自己身邊的小弟林小雨命令道。

林小雨嘿嘿一笑,做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沒問題。

葉無雙神識是何等的強大,早就看見吳浩那不懷好意的笑容,而且通過脣語得知他要人絆倒自己,不由得暗自冷哼一聲。

“葉同學回座位上去吧。”高昌武笑着說道,但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葉無雙點了點頭,朝後面走去,當葉無雙經過林小雨身邊時,林小雨猛地伸出自己的右腳,想要將葉無雙絆個跟頭,葉無雙不屑地一笑,伸腿就想踢過去,不過考慮到這一腳下去,林小雨非骨折了不可,葉無雙來到現代是第一天上學,也不想惹太多麻煩,於是適當用力,一腳踢在了林小雨小腿的一個穴位上。

林小雨吃痛“嗷”了一聲,引的全班同學紛紛側目。

“啊!這是什麼?”葉無雙毫不知情地看了林小雨一眼,然後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不小心踢到你的腳了。”

“林小雨同學,你有什麼問題麼?”班主任高老師也知道林小雨平時什麼德行,不過這小子家裏有些背景,平時又和吳浩混在一起,高老師也沒法多說什麼。

隨即,林小雨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哈哈哈”手舞足蹈。

“林小雨!”

“林小雨!說了課堂之上不許喧譁,你笑什麼!”高昌武徹底被激怒了,上他的課,竟然有學生敢不聽他的話,雖然這小子有些背景,但這讓他感到顏面無存。

“給我出去!站着!”高昌武咆哮道。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林小雨一邊狂笑不止,一邊朝外面走去,那笑聲根本停不下來,惹得同學們又是疑惑,又是好笑,不知道的還以爲精神病犯了。

吳浩也覺得這件事非常詭異,明明是叫他去絆倒葉無雙,可沒想到非但沒有絆倒葉無雙,還導致林小雨像發了瘋一樣狂笑不止。

他可不認爲事情是這麼簡單,他認定肯定是葉無雙做了什麼手腳,便朝着葉無雙看過去,見葉無雙也正看着自己,嘴角還有一絲冷笑,吳浩則更加確定了林小雨出現這一情況肯定是他做的手腳,便暗哼一聲,“這事沒完!”

站在教室外面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的林小雨惹得各個鄰班的學生都探出頭來,好奇的看着林小雨,此時的林小雨像一個滑稽的小丑。

林小雨此刻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太丟人了,他他媽丟人了,可是偏偏又停不下來!

隨即林小雨想到剛纔正是葉無雙那詭異的一腳踢到自己後,自己就變成這樣,笑個不停,心中的戾氣更甚。心道,既然你讓我丟這麼大的臉,那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