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流雲的神色微變,但卻沒有強求,說道:「這是前朝皇室的墓,不過不是主墓室,能不能找到那件東西,還要妹妹多費心了。」

「姐姐此話怎講?」夕月眉頭微皺,沉聲問道。


她與這墓主人又沒關係,她能怎樣?

流雲轉身看向她,四目相對,夕月的眼底只有疑惑,而流雲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好心情的說道:「總之,妹妹儘力就好,不然可是會讓師傅失望的哦!」

說完,她便轉身離開了。

「對了,在外人面前,還是叫我流雲吧!姐姐就吃點虧好了!」臨去前,她又留下這麼一句話。

夕月也向回走去。

一路卻在想流雲的話,尤其是最後一句,這個墓裡面到底有什麼讓師傅那麼鄭重其事,而且竟然還不放心自己,又派流雲前來,這就算了,要找的那件東西,流云為何說自己要多費心,那她呢?

還有,那是件什麼東西?

姬青玄會不會知道?

如果知道,他們此行的目標是不是一樣的,如果是,那她該如何才能得到,就憑她和流雲、夜雨嗎?

她的事,從來都不願將錦瑟拉進來,他幫她,已經夠多了。

回到房間時,夕月便發現屋子裡多了一人。

墨無塵正無聊的坐在那裡看書,見夕月進來,便起身迎了過去。

反應最快的是小白,它嗖的一聲,便撲到了墨無塵的懷中。

吱吱,吱吱!

「小白眼狼!」夕月暗自生氣,剛才還要她保護呢,這會一見墨無塵便拋棄她了。

喵,喵!

「你看,它在討好你。」墨無塵聽出了夕月的不快,當下說道。

夕月先是一笑,隨即一愣,問道:「你能聽懂它說什麼?」

「當然。」墨無塵隨意回道。


夕月整個身子綳得緊緊的,看著墨無塵,輕聲問道:「那它現在說什麼?」

「它呀,說,月兒是個小笨蛋。」說完,墨無塵徑自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夕月見此,白了他一眼,神色一松,坐到一邊,問道:「這麼晚了,你來找我有何事?」

夕月想打發了他,好去看錦瑟呢,從到這裡,錦瑟就一直不言不語,她知道他不想見流雲,若他不願,便先勸他離開吧!

反正這件事也與錦瑟沒什麼關係。

「想什麼呢?」夕月抬頭,見墨無塵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

夕月一驚,一腳踢了過去,卻踢了個空。

「你幹嘛?」墨無塵抱著小白跳著躲到一邊,一驚問道。

夕月站起身來,一腳踩在椅子上,一手叉腰,道:「誰讓你離本姑娘那麼近,哼!」她做出一幅不講理的模樣,雖然想裝出傲氣的小丫頭,可在墨無塵的眼裡,卻很可愛。

他突然走近她,望著她,笑了。

夕月有些不知所措,還沒弄清楚眼前的是什麼情況,便被墨無塵敲了一記。

瞪時痛呼。「啊!」

墨無塵在她額頭上輕敲了一記,轉身離去。將小白往空中一拋,說道:「我就是來看一下你回來了沒?」

夕月趕緊接住笨笨的小白,撫著它的毛,好怕嚇到這小傢伙,誰知,小白竟然理都沒理她,扭了個小屁股,看上了她的頭髮。


這不,小爪子不停的抓她的頭髮,不知道在玩什麼,看起來很開心。

我就是來看一下,你回來了沒?

夕月暗道:他是在擔心我嗎?

甩開腦海里的雜亂想法,夕月抱著小白去找錦瑟了。

末世護斗隊 ,她又在外面轉了一圈,仍然沒找到他,只好自己回來了。

反正以錦的武功,這世間想無聲無息傷害他的人還真沒有。

同一時間,姬青玄所住的地方,白面書生、魏仲奇、還有一個女子,姬青玄喚她做『九娘』。

「少莊主,你的消息準確嗎?」被叫做九娘的女子,眉頭微皺,問道。

她年約二十五、六的模樣,看起來很普通,並沒有什麼出眾的相貌,唯一能讓人多看一眼的恐怕就是那張嘴了。

紅艷酌人,卻不突兀。

平凡的面容上,那張嘴像畫龍點睛般,讓九娘整個人都不同了。

姬青玄似乎很看重她,以往清越的聲音帶上了些許柔意。

他輕聲道:「放心,我是祖上留下的信息不會有錯的。」

「我不管其它,師傅要的那樣東西只要交給我,其它的,我聽你吩咐。」白面書生冷著臉說道。

他早已沒了笑容,在燭光下,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陰森森的,再加上那張死人臉,更是鬼氣沖室。

魏仲奇那時沒在,但也聽姬青玄說過了,當下拍了拍白面書生的肩膀,笑道:「我說白面,你沒事去惹那姑娘幹嘛?連小爺我都認栽了。」

白面書生的臉依然很難看,顯然對夕月很有心結。

姬青玄也看出來了,當下勸道:「我們此次是合作,墨無塵和錦瑟兩人的武功非比尋常,他們又都護著夕月姑娘,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去惹她。」

「武功好,就很厲害嗎?」白面書生冷笑。

姬青玄的聲音變得輕了起來,他悠悠的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你與夕月姑娘交手的時候,定然用了毒,但是,結果呢?」

說到這裡,白面書生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結果是,夕月並沒有中毒!

那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她本身是一個用毒高手,第二,她身邊有人是用毒高手。

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那最有可能的人也只有墨無塵和錦瑟兩個人了,那兩人武功奇高,又有人會用毒,這樣的情況,對白面書生來說很不利。

姬青玄說得很明白,他若就此收手,當他們得到想要的東西,那時再下手,說不定還會幫他。

可若壞了他的好事,他是不會管他的。

想到這裡,白面書生臉上的寒氣稍散了些,拱手道:「謝少莊主提醒。」

「無妨。」姬青玄擺手,讓他無需介意,他剛才的話說得有些重了。

有一種人,他的厲害之處就在於,他說了你,你還要感激他。很明顯,姬青玄就是這樣的人,而白面書生就吃這一套。


「它到底是什麼東西呢?」九娘知道這不該問,他們只是姬青玄請來幫忙的人,但每個人都有好奇心,她也不例外。 豎日天未亮,一道輕微的腳步聲驚醒了正在熟睡的夕月。

她豎起耳朵,側著身子,卻沒有起來,因為感覺到這人已來到屋子,彷彿就在她的身後,有一道淡淡的目光落到她身上。

正是黎明前昔,無論屋裡屋外都是一片漆黑,沒有一絲光線,來人輕手輕腳的,似乎在找什麼東西,夕月沒有輕舉妄動,靜靜的躺著。

她的傷雖然好得差不多,但是此人能避開眾人才到她的屋子,顯然有一定的本事,她不想冒然動手。

過了片刻,那人應該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彷彿在生氣,呼吸有些不穩。

夕月有些緊張,右手微動,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在她準備一拼的時候,那人卻……退走了。

雖然不知道那人為何退走,夕月還是鬆了口氣。

可還未等她轉身,卻傳來了敲門聲。

「誰?」夕月猛然回頭,緊緊的盯著門口。

「咚、咚、咚……」富有節奏的敲門聲不緊不慢的響起,卻沒有人應答。

夕月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緊緊的盯著那扇門,她再沒有開口,心裡卻有些奇怪,墨無塵就住她隔壁,不可能聽不到她的聲音,更何況這敲門聲這麼特別。

雖然心裡有些發毛,但她畢竟身懷武藝,也不會被這點情況嚇倒,便起身繞過屏風向門外走去。

四周黑漆漆的,夕月先點上燈,然而門上卻沒有半點影子,看不到有人站在外面,但敲門聲卻沒有停止。

這裡稍顯偏僻,只有她和墨無塵被分了過來,其他人和他們隔了一個院子,在這個靜謚的黑暗時刻,這種聲音實在讓人心生不安。

「咚、咚、咚……」

聲音再次傳來,卻顯得有些急切,夕月心一橫,快步走到門邊,依然沒有看到人影,她深吸了一口氣,猛然將門打開。

一陣冷風襲來,入眼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屋裡的燭火映出一絲光亮,卻讓夕月的心更冷了。

她環視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東西,心中一凜,準備去找墨無塵。

誰知剛一抬腳,便感覺腳邊有東西。

「吱吱!」

「吱吱!」

一團小小的東西正咬著她的褲腿,由於體積太小,夕月又穿著白色的底衣,一時沒注意,倒沒看到它。

原來是小白,見此,夕月這才放下心來,將它抱起,一邊抱怨道:「你這小傢伙,嚇死我了,還以為遇到鬼了呢!」

說著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哎喲……」一聲痛呼從門外傳來,夕月還未來得及進去,便又問道:「誰在外面?」

「是我。」門被一股大力推開,墨無塵黑著一張臉,捂著鼻子瞪她。

夕月見他話都未說,便向里走去,抱著小白便小跑了過去,「喂喂喂,你幹嘛?」

墨無塵沒有理會她,徑自坐了下來,小心的揉著鼻子,在燭光的映照下,顯得有些調皮。

夕月卻沒有心思看這些,氣呼呼的跑來,道:「我跟你說話呢,半晚上的你來我房間幹嘛?」

「沒良心的丫頭,小白,我們走。」墨無塵抬頭看她,嘴角一扁,站了起來。

嗖的一聲,夕月懷中的小不點便來到了墨無塵的懷裡,還『哼哼唧唧』的叫著,似乎也對夕月不滿。

「喂喂,別這麼小氣嘛!」夕月見此,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讓墨無塵坐下。


她去將門關好,這才坐了回來。

雙手撐著下巴,笑嘻嘻的問道:「剛才那人是你驚走的?」

墨無塵還未說話,小白便吱吱吱的叫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