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是達到天階才可以擁有的『種子』。」一群人羨慕道。

達到天階,自身就會孕育出一顆『種子』,『種子』的類型與自身修鍊的功法或者體質有關。

王朝陽所孕育出的『種子』便是火種,開始的時候只是如燭火般強弱,但如今已經被王朝陽滋養成一片火海。

「去死吧!」攜帶著滔滔火浪,王朝陽向著獨孤逍遙便是衝去。

「喝!」一聲輕喝,獨孤逍遙連忙以元力護守全身,不敢讓火焰沾身。

滋滋……


即便相隔如此之遠的距離,眾人也能感受到那炙熱的烘烤,兩人交戰下方的大地霎時變得乾裂,可想而知身在火海之中的人所承受的痛苦。

啊~~~

獨孤逍遙發出一聲痛苦的**,肌膚都有些皸裂,流下的汗珠瞬間化為蒸汽。

茲茲……

只見獨孤逍遙周身的元力飛速的消耗著,咬緊牙關,獨孤逍遙不讓自己失去意志。

「哈哈……」看著獨孤逍遙痛苦掙扎的模樣王朝陽一陣大笑,大手一揮,一團團烈火向著獨孤逍遙砸去。

轟!

獨孤逍遙一拳回了過去,即便如此境地也沒有絲毫的退讓。

「哼!垂死掙扎。」王朝陽回以冷哼,但卻不敢輕易靠近獨孤逍遙,因為他怕獨孤逍遙最後來個魚死網破,現在只是一點一點的進行消耗。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獨孤逍遙顯得越加狼狽,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唰!

然而這時,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孤獨逍遙竟然撤掉了體外的元力,以肉體抵抗著火海。

「那這是要放棄了嗎……」很多人露出疑惑之色。

「可惜了一代人傑,未能成長起來便被扼殺。」

然而對於外人的議論獨孤逍遙卻是聽不到,不過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自己決不會輕易放棄。

唰唰唰!

只見獨孤逍遙雙手快速的結印,手指捏成一個怪異的模樣向著自己的周身點去。

砰!

砰!

砰!

手指每落一次,便會點在身體的一個穴位之上,而身體也會發出一陣轟鳴。

砰砰砰……

整整點擊了一百零八下。

「天妖練體。」獨孤逍遙聲音顫抖的喊道,似是忍受著無邊的痛楚。

人的身體是最神秘的寶藏,需要我們不斷地去開採。

轟!

身體被火海包裹,但是獨孤逍遙卻在裡面做著各種怪異的動作,然而每做一個動作,他的身體就會吸收一團火焰。

漸漸地,獨孤逍遙的動作越來越快,無邊的紫火源源不斷的湧進獨孤逍遙的體內。

而隨著天火入體,一絲絲混沌的力量從獨孤逍遙的肉體中釋放而出,將那炙熱的火焰包裹起來,化為一點一滴精粹的火之本源沒入了獨孤逍遙的肉體當中,淬鍊著他的身體。

「這是……」所有人都長大了嘴巴,沒想到獨孤逍遙這麼大膽,竟然在天火之中淬鍊身體,真是一個瘋狂的行為。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獨孤逍遙竟然不再受天火的侵蝕,自身好似化為天火的一員。

『天妖練體訣』乃是妖界的無上練體大法,獨孤逍遙在此之前已經陷入了一個屏蔽,如今正好藉此機會突破滯堀,這是一個相當瘋狂的舉動,弄不好就會隕落當場;可幸的是,他成功了。

「蕭白,你是逼我的。」看著連火種都拿獨孤逍遙沒辦法,而且還為他淬鍊了體魄,王朝陽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

聽著王朝陽的話,章洪眼睛微縮。「難道……」

「蕭白,快走。」

「呵呵,晚了。」王朝陽哈哈大笑。

「十方困陣!」

轟!

隨著王朝陽一聲大喝,只見空間一陣扭曲,突然出現一張紫黑色的屏障將獨孤逍遙與王朝陽罩在當中,讓人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禁法~~~域。」王朝陽爆喝,只見那原本烏黑的頭髮漸漸的變得有些慘白,身體也有些苟簍,樣子瞬間蒼老了幾分。

「這是朝陽聖地的禁法,犧牲百年壽源催發潛能,激發達到聖階才能擁有的域。」

聖階,在那遠古時期也是巔峰的存在,更何況聖階的域,先前出現聖階始魂,如今又出現了域,所有人都已經痴了。

「蕭白這回真的完了。」不少人都在惋惜,這回真的沒有人再對他抱有希望。

屏蔽內,只見一團團紫氣充滿了整個空間,當中還夾雜著道道黑絲。

「轟!」

在外的章洪對著屏障一陣轟打,十方困陣,困為主,防禦次之,但要想將之擊碎還是需要時間的。

身在困陣當中,獨孤逍遙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王朝陽的掌控之中,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朝陽聖地紫神訣乃是純陽剛正之法,你的路已經走歪了。」看著王朝陽,獨孤逍遙惋惜道,對自己的處境絲毫沒有在意。

「哼!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殺!」

王朝陽大喝,只見紫氣化為一把把奪命飛刀向著獨孤逍遙爆射而去,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

獨孤逍遙連忙閃避,但是動作卻是微微有些遲緩,好像深入泥潭之中。

噗噗噗!

身體被劃出道道傷痕,一絲絲黑絲腐蝕著獨孤逍遙的元力。

「哈哈,在我的域中,我就是主宰,一切都由我來掌控。」王朝陽哈哈大笑。

「蕭白,你別想躲。」

噗噗噗!

隨著時間的推移:獨孤逍遙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一團團黑絲不斷的腐蝕著獨孤逍遙的肉體。


此時,獨孤逍遙就像是巨浪中的一葉翩舟,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但是獨孤逍遙卻還是十分冷靜,思考破解的方法。

鏘鏘鏘……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危機,獨孤逍遙識海內的六扇門面自主的出現在獨孤逍遙的四周,將獨孤逍遙護在其內阻擋王朝陽的攻勢,但也只能阻擋片刻。

轟!

王朝陽加大了力度,好像這種狀態也不能堅持太多時間,虛空一抓,一張巨大的手印向著獨孤逍遙啪去。

噗!

終究是境界還沒到,獨孤逍遙被狠狠地掀飛,撞在了屏蔽之上。

咳……

「雖然不想用那種狀態,但是現在看來別無選擇了。」獨孤逍遙喃喃自語。

對於那種狀態,獨孤逍遙一直保持敬畏的態度,似乎在那種狀態下自己做了許多自己不願做的事。

「開!」獨孤逍遙一聲大喝。

轟!

困陣一陣搖晃,不光是困陣裡面,連外面也是風雲變換。

「發生了什麼?」所有人心裡都感覺一陣悸動,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眾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就像蒼天俯瞰著螻蟻。

「什麼東西……」外面與李燦纏鬥的吳天感覺身體莫名一震,一種不好的感覺傳來;將目光看向那黑紫色的屏障,但是卻望不穿。

「該死!」暗罵一聲,吳天掙脫李燦便向遠放奔走,沒有一絲留戀。

看著吳天離開的背影,李燦終於也鬆了一口氣,如果在打下去自己肯定堅持不了多久。

將目光移向紫黑色屏障,李燦的雙眼泛出擔憂之色。

??????

屏障內,只見獨孤逍遙慢慢直起身體,雙眼冷酷的看著王朝陽,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看著這雙眼睛,王朝陽身體一震,那是一雙銀色的雙眸,沒有絲毫的感情,有的只是絕對的理智與判斷。

王朝陽突然想起在聖地密典中記錄的一段秘史,一種心悸的感覺傳遍了王朝陽的整個全身,再看向獨孤逍遙時已經充滿了震驚。

灰瞳被譽為時代的大危者,而銀瞳卻是他們的剋星,而且每一代銀瞳的崛起勢不可擋,這是一個永恆的定律。

此時王朝陽已經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一股恐懼的心理襲遍全身。

「不過是偽域。」 「不過是偽域。」沒有理會震驚的人,獨孤逍遙無比沉靜的說道,似乎現在的獨孤逍遙根本沒有任何情緒,對待一切都用平等的角度去看待。

只見獨孤逍遙雙眼不斷的掃視著自己所處的空間。

片刻,雙眼精光一閃。

「這裡!」

雙手持掌戮仙,向著自己身體的右方劈去。

轟!

咔嚓!


一聲破碎的聲音,只見王朝陽所設的困陣被獨孤逍遙一擊而破。


嗖!

又是一道劍芒射向王朝陽,似是還在震驚中沒有回過神來,又或者是根本躲不來,王朝陽雙眼盯著劍芒卻沒有躲閃。

噗!

一股血浪從王朝陽的左臂湧出,只見一條手臂慢慢的掉在了地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