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士兵們的話林夕聽的清清楚楚,此時她正低着頭罵了一聲,林沐楓看後一陣無語,然後輕聲道:“男人都是這樣,習慣了就好了。”

林夕擡頭看了林沐楓一眼,然後問道:“那你呢?你也是這樣?”

林沐楓摸了摸鼻尖:“額,我當然不是了……”

林夕眼裏閃過狡詐的笑意: “你剛剛不是說男人都這樣的嗎?難道你不是男人?”

“男人分兩種,一是好男人,一是壞男人,他們是壞男人,我是好男人……得,怎麼和你討論起這個了,別作聲了……”


林沐楓說着說着然後一臉鬱悶的在林夕頭上敲了一下,不知不覺中,他居然和這丫頭談起好男人和壞男人來了。

林夕不滿的捂着腦袋,搖着頭:“別敲我頭。”

“林斐,你和我來,我有辦法了,你們就在這等着。”

林沐楓突然眼睛一亮,然後拉起林斐就往外偷偷走去,只留下了一臉疑惑的林夕,至於林一他們五人都一直保持着面無表情的死人面孔,林沐楓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看的林夕一陣無趣。

“家主,我們穿這衣服幹什麼?”

林斐鬱悶的看着被扔到一邊的兩俱屍體,心裏都開始同情他們了,人死了連衣服還要被扒掉,可憐啊。

“等下你看我眼色行事就行了。”

林沐楓神祕的笑了笑,然後兩人回到遠處。

林夕先看到兩個穿着盔甲的兵士還一陣恐慌,可是卻發現這兩傢伙的臉龐是那麼的熟悉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等下你和我們一起出去,別多說話,一切看我的。”

林沐楓嚴肅的看了眼林夕,認真的說道。

林夕也立刻認真起來:“嗯,知道了,家主。”

林沐楓點點頭,然**着林夕的胳膊就往外走去,林斐連忙跟上。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我怎麼沒見過你們?”

看到兩男一女的出現,小頭領立刻警惕的問道。

林沐楓裝作一臉驚慌的樣子走上前去:“呵呵,我們都是新來的,知道兄弟們在裏面辛苦了,這次特地帶個來給你們嚐嚐鮮,頭兒,你看看這妞怎麼樣?”

聽完林沐楓的話,站在身後的林夕算是明白林沐楓要幹什麼了,立刻瞪大了眼,這時哪怕林沐楓是族長,哪怕家主光環的存在,她也死死的瞪着林沐楓,恨不得把後者活吃了。

聽到林沐楓的解釋,小頭領的目光也放在了林夕身上,吱吱道:“不錯不錯,你小子挺上心的啊,新來的可是很少有你這樣識趣的,不錯,不過這小妞長得還真不錯啊,居然去做青樓女子了,可惜啊……”

聽到青樓女子幾個字,林夕頓時就要發作,可是卻被林沐楓暗中狠狠的瞪了一眼,只好無奈的低下了頭。

幾人的到來自然也引起了柳雲修的注意,看到那所謂的青樓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寶貝孫女,他差點沒吐出一口血來,可是他也不敢隨意發作,免得他們拿自己孫女要挾自己,只是心裏一肚子疑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是讓她逃走了嗎?怎麼跑去青樓了?

“好了,小妞,來,陪陪爺。”

小頭領一臉淫笑的朝林夕伸出那賊手。

看到越來越近的魔掌,林夕一臉懇求的望着林沐楓,就差淚水成災了。

林沐楓心裏一陣好笑,不過也知道是時候了,因爲他和林斐兩人的站位剛好將那紅線擋在了身後,而且還保護好了柳雲修的安全,這樣到時候他們要是想砍斷紅線或者擊殺柳雲修的話都必須要經過自己兩人的攻擊。

“你還是去下面找妞吧。”

林沐楓低沉的聲音在小頭領腦後響起,後者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林沐楓已經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背部上。

“噗嗤————”

大成鋼拳的威力直接將小頭領的內臟擊個粉碎。 頭死了!

劉府的士兵們頓時傻眼了,一時間就這樣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幹什麼。

“他們殺了頭,抓住他們!”

一個士兵回過神來,然後大吼道。

因爲對柳雲修很重視,劉長水特地派了五十多名精銳士兵看守他,雖然頭死了,可是士兵第一印象並不是逃跑,而是抓住擊殺頭的人,這就是精兵和普通士兵的區別。

“幹活了。”

看着把自己圍起來的五十多名士兵,林沐楓一點也不慌張,只是站在人羣中間淡淡的說道。

林家五兄弟早就得到林沐楓的示意,如今也到了他們出場的時候了,他們對着這些士兵背後發動了突擊,士兵們根本就沒料到後面還有人,一時間直接死傷慘重。

林家五兄弟聯合在一起就像一道利箭,深深的插入敵人的心臟,一路上,他們相互配合,大成鋼拳被他們發揮到極致,手上無一合之敵。

“乖孫女,這是?”

柳雲修見識了這麼多年的世面,自然看出了不同,於是疑惑的望向了林夕。

林夕微微一笑,然後把經過,包括自己已經加入林家的事全部說了出來,聽的柳雲修一陣點頭,然後嘆道:“那劉長水身爲藍月鎮鎮長卻一己私利讓我爲他賣命,哼,可笑。”


柳雲修發完牢騷後又對林沐楓說道:“林公子,多謝你收留了小女,老頭子我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拿來感謝你的,唯一就這點醫術還說的過去,以後你要是遇到了問題儘管來找我。”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林沐楓雙眼一亮,然後把蘇傾魚的事說了出來,說完後還擔心的望了眼柳雲修,生怕後者說救不了。

柳雲修笑着看了林沐楓一眼:“沒想到公子也是癡情之人,沒錯,只要你找齊了那些東西,我確實可以讓她甦醒過來,不過,這些東西公子真的就有信心可以找到?”

想到那些東西,林沐楓苦笑着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但是我知道要是我都不去尋找的話那肯定是找不到的,這已經是撐着我唯一活下去的信念了。”

柳雲修平淡的點了點頭:“好吧,那祝公子好運,以後公子要是真的找到了這些,老頭子我一定傾盡一生所學讓她甦醒過來。”

“家主,都解決了。”

這時,林斐滿身是血的走了過來,他身上的血都是敵人的血,雖然這些士兵都是精銳,可是和武者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好,那我們快點回去,柳神醫,請。”

除了柳雲修,林沐楓等人再次換上了夜行衣,畢竟還是小心爲上。

……

“啊!死人啦,死人啦!”

就在衆人往密室外走去的時候,突然一聲吼叫讓衆人一驚,林沐楓立刻明白是有人來密室了,而且剛好看到了先前巡邏死去的那兩俱屍體。

“怎麼回事?怎麼晚上還有人來?”


林斐在一旁鄒起了眉頭,其他人也不明白,都是緊鄒着眉頭。

“咳咳、、、這個,先前我故意刁難劉長水,就故意把我飲食的時間和習慣改了一下,剛好我上次就說我晚上這個時辰……估計是來給送飯的。”

柳雲修突然老臉一紅,咳嗽了幾聲,然後有些尷尬的說道。

柳雲修雖然說的吞吞吐吐,可是衆人也明白了過來。

這紅線沒斷,可是卻還是讓人知道了,難道這就是天命?

林沐楓心裏一陣苦笑,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怪誰的時候了,立刻說道:“加快速度,爭取趕在劉府的人來之前離開這裏,不然就成甕中之鱉了。”

……

劉府。

劉長水鄒着得意洋洋的靠在太師椅上,手裏握着兩個鐵膽,不停的在手心來回轉動着,他很得意,這是他鬱悶了這麼多天來第一次這麼得意,第一次這麼高興。

因爲,他將一顆棋子打進了林家,這一切,他都是爲了對付一個人,林沐楓。這個讓他極爲痛恨的人,因爲自己的老婆就是死在了他手裏,大庭廣衆之下死在了他手裏,可是自己卻毫無辦法。

後來,林沐楓成爲了藍月鎮第一高手,更是爲楚國立下汗馬功勞,劉長水以爲自己在也沒有機會報仇了,可是出乎意料,林沐楓居然沒有走,居然還留在了藍月鎮,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還是有機會的?只是他一直不敢動,因爲他缺少一個契機。

但是很快,契機來了,那個死老頭,也就是那所謂的狗屁神醫,自己親自去請他居然都敢不給自己面子,實在可惡。

本來劉長水心裏是打着小算盤的,神醫柳雲修一直喜歡遊走整個大陸,住無定所,要是自己把他留住了,以後什麼人生病看病都來找自己,那會欠下自己多大的人情?說不定到時候當今皇上都要來找自己,都要賣自己人情。

可惜,劉長水的豬腦子根本就不知道柳雲修的脾氣,他要是不願意救人,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

柳雲修有個漂亮的孫女,本來劉長水是打算把她納爲小妾的,可是想到藍月鎮沒有什麼絕色美女,爲了勾引林沐楓,他只好忍痛把這美人打進了林家,幸好一切都很成功,他成功的用柳雲修那老頭子的命威脅了小美人去林家,去做內奸。

本來一切都很美好,可惜……

一個護衛慌慌張張的衝了進來,大喊道:“鎮長,大事不好,有人殺進了密室,剛纔拉動了紅線也沒有反映,估計裏面的兄弟們都死了,有人救走了柳雲修。”

劉長水一直轉動鐵膽的手隨着護衛的話停了下來,然後一把站起身:“什麼?都是一羣廢物,現在密室有什麼動靜?人跑了沒有?”

護衛小心翼翼的看了劉長水一眼,然後輕聲道:“沒有,現在兄弟們都在趕去。”

聽到人沒有跑掉,劉長水鬆了口氣,如果柳雲修跑了,那他計劃就會全部告破,首先,柳雲修被人救走了,那留在林家的小美人肯定也會走,小美人一走,他自己就沒有辦法去加害林沐楓了,那一切都完了,自己永遠都報不了仇了。

安穩了下自己激動的心情,劉長水吼道:“給我加派人手,要是放跑了一個,我拿你們試問!”

“是是。”

護衛連忙拼命的點着頭,然後搶着往外跑去,他也要趕去,絕對不能讓人跑了,不然鎮長的怒火他可承受不起。

“哼,我絕對不會讓你們跑掉的……”

劉長水冷哼一聲,然後往外走去。

……

密室內,林沐楓等人靜靜的站在門口,只要打開大門他們就可以出去了。

可是,他們不知道打開密室大門會是什麼樣的場景在等着他們,是空空如也,還是一排排兵刃?

“你們退後,我去開門,要是有危險你們就後退。”

林沐楓吸了口氣,然後慢慢的將大門打開。

“嘩啦————”

密室大門帶着嗡嗡聲慢悠悠的打開,在徹底打開的那一刻,密密麻麻的箭雨從天而降!

“小心!”

林夕突然一聲嬌喝,然後整個人撲到林沐楓身前,然後用力抱着他轉過身,把自己的背部留給了那襲來的箭雨。

這一幕,好熟悉……

林沐楓想到了天地之都城下,蘇傾魚抱着自己轉過身想要替他接住那一掌。



“你和她還真像……”

林沐楓自言自語的說道,可是手裏反應卻不慢,單手摟住林夕轉過身,然後左手爆發出一股猛烈的拳風將箭雨全部擊散開來!

看到林沐楓這一手,外面的士兵們都嚇了一跳,齊齊後退一步,他們知道自己這些普通人根本就不是這些武者的對手,對付武者只能有武者來對付。

“你剛纔爲什麼要那樣做?”

林沐楓緊緊的盯着林夕。

林夕被林沐楓看的心裏一顫,然後臉色微微一紅,最後輕聲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感覺你不能死,然後我就衝了上去。”

八成是家主光環的原因。林沐楓心裏給了自己答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