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諸位,你們看到那黃色耳朵形狀的海鮮嗎?那就是珍珠海耳,這海耳是生長在深海下五千米處的海樹上,味道極其鮮美,順爽滑口,保證吃了還想吃!」

卧島主話音剛落,眾人立即搶著吃,江帆和黃富早就下手了,「哇,太好吃了!這味道太鮮美了!」江帆驚呼道。

接下來卧島主又逐一介紹桌上的海鮮,等他介紹完了,桌上所有的海鮮也被吃完了,只留下空盤子。

「諸位,老夫地主之誼已經完畢,你們來的九州島的目的是為了去金甲洞降服金甲蠻蟲的,從現在開始你們隨時可以去金甲洞!」卧島主喊道。

「請問島主,金甲洞在什麼地方?」問虛派徐掌門道。

「金甲洞就在九州島上的金甲山上,距離此地不遠,我讓人領你們去。」卧島主道。

眾人出了海螺宮殿,在九州島長老引領下,朝著金甲山走去,「帆哥,我們趕緊去吧!」黃富見江帆還坐在座位上沒動彈。

「呃,剛吃完飯就要去金甲洞降服金甲蠻蟲,這樣太急了吧,我們還是找客房睡上一覺,明天再去!」江帆對黃富道。

「呃,不是吧,大家都去金甲山降服金甲蠻蟲,我們卻躲在客房裡睡覺,恐怕不妥吧!」黃富擺手道。

「呵呵,小富,你以為金甲蠻蟲那麼容易降服啊,那早就被降服了!所以不再這一時,我們就讓他們去碰釘子,等他們碰了釘子就自然回來了!」江帆笑道。

黃富頓時明白了江帆意思,「哦,帆哥,我明白了,等我們吃好睡好了,明天我們再去金甲山,看看如何對付那個金甲蠻蟲。」黃富道。

「呵呵,這就對嘍!」江帆站了起來,慢騰騰地走出海螺宮殿。

卧島主驚訝地望著江帆和黃富,「小兄弟,你們怎麼不去金甲山呢?難道你們不想降服金甲蠻蟲嗎?」卧島主不解道。

「呵呵,卧老兄,降服金甲蠻蟲哪能這麼容易!我們還是到客房好好地睡一覺,明天再去!」 亂世逍遙皇

「哈哈,小兄弟果然與眾不同!我讓人領你們去客房!」卧島主大笑道。

江帆和黃富隨著島上僕人到了客房,他們一直睡到黃昏的時候,立即被嘈雜聲吵醒了,「哦,他們回來了!」黃富道。

打開房門,剛好看到垂頭喪氣的紫霞派掌門翁雪雁,「哦,翁掌門,金甲蠻蟲降服了嗎?」江帆笑道。

翁雪雁望了江帆一眼,「江掌門,你怎麼沒去呢?那金甲蠻蟲太厲害了,我們幾個掌門聯手都無法破掉它的防禦,盛掌門和徐掌門還受了傷呢!」翁雪雁道。

聽到盛掌門和徐掌門受了上,江帆十分高興,「呵呵,太好了,那兩個姦猾傢伙受傷了!我今天累了,明天去看看金甲蠻蟲是什麼樣子的。」

「你在客房裡睡了一下午覺?」翁雪雁吃驚道。

「是呀,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呢!只有精神飽滿才能降服金甲蠻蟲!」江帆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切,你這分明是偷懶!」 超級冒險大師

「帆哥,你的鳳姐來了!」黃富笑道。

絕情師太、梁艷、李寒煙三人正走了過來,「嗨,你們還好吧?」江帆招呼道。

「哼,我們好得很,用不著你假惺惺!」絕情師太冷冷道。

江帆立即對著梁艷和李寒煙眨了一下眼,傳音道:「你們要小點心,金甲蠻蟲可不是好對付的。

梁艷和李寒煙沒有說話,她們對著江帆眨眼,那意識我們知道了,你放心吧,隨即跟著絕情師太進客房了。

此時雲霄派盛掌門和問虛派徐掌門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江帆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盛掌門、徐掌門,你們這是怎麼了?被金甲蠻蟲咬了?」江帆嘲笑道。

盛掌門和徐掌門臉色鐵青,「你小子怎麼不去打金甲蠻蟲,躲在這裡偷懶!」

「呵呵,我可沒有偷懶,我是在這裡想辦法呢!金甲蠻蟲哪有那麼好對付!你們太衝動了!」江帆笑道。

「哼,油嘴滑舌,明天看你如何對付金甲蠻蟲!」盛掌門冷哼道,他扭頭看到客房旁邊一隻老海龜正朝著他笑,頓時火沒地方出呢。

「你這畜生,叫你笑!」盛掌門一抬腳踩住那隻烏龜,他還帶有指桑罵槐的意思,因為江帆在嘲笑他。

那隻海龜本來就是島上豢養的妖獸,平日就在島上,盛掌門腳踩在海龜背上,那隻海龜頭立即縮進去,接著又伸出頭沖著盛掌門呲牙咧嘴。

本來盛掌門窩著一肚子氣沒地方出呢,這隻海龜竟然敢嘲弄自己,不禁破口大罵道:「我靠你這隻老烏龜!我踩死你這隻臭烏龜!」

「住手!」一道人影一閃,只聽到啪地方一聲,盛掌門身體飛了出去,他是被人一巴掌打飛的,滿嘴牙齒都打飛了三分之一。


盛掌門翻身爬了起來,手捂著嘴巴剛想發作,看到打自己的人竟然是卧島主,吃驚道:「卧島主,您怎麼打我?」「混賬東西,你敢打我的小寶貝!」卧島主怒吼道。

盛掌門頓時一頭霧水,「卧島主,什麼小寶貝?」盛掌門驚訝道。

就連一旁江帆、黃富、問虛派徐掌門也是一頭霧水,剛才盛掌門不就踩了地上一隻海龜嗎?值得卧島上這麼生氣?

卧島主指著地上海龜道:「這就是我的小寶貝!你為何欺負他!」

盛掌門差點沒暈倒,地上海龜竟然是島主小寶貝,「卧,卧島主,這隻烏龜仔是您寶貝?」盛掌門吃驚道。

「龜你媽的頭!這不是烏龜,這是小寶貝!」卧島主又給了盛掌門一個嘴巴,打得盛掌門飛了出去,跌倒地上,牙齒又掉落出幾顆來。

這下可把盛掌門打暈了,地上明明是烏龜仔,硬要說是小寶貝,這島主是不是瘋了!但是自己實力比別人差遠了,只能自認倒霉。

江帆心裡樂開了花,他急忙走上前撿起地上海龜,摸著海龜道:「哦,小寶貝,你沒事吧!這個盛掌門太可惡了,竟然用腳踩你,你疼不疼啊?我幫你揉揉!」

江帆伸手摸著海龜的背,轉身對著卧島主道:「卧老兄,人家可欺負了你小寶貝,你看小寶貝都流眼淚了!」

卧島主看江帆手裡的海龜,果然是眼裡汪汪的,臉色鐵青,「島主,我看要讓盛掌門給小寶貝賠禮道歉!否則你太沒面子了!」江帆趁熱打鐵道。

「嗯,有理,你說他應該如何賠禮道歉?」卧島主點頭道。

「我看盛掌門應該給小寶貝跪下磕頭道歉,才能顯得誠意!」江帆壞笑道。

「嗯,這方法不錯!」卧島主轉身對著盛掌門道:「盛掌門,必須給小寶貝跪下道歉,否則我要你命!」

盛掌門心中那個罵呀,這個江帆凈出餿主意,還有那個混蛋的卧島主,竟然把烏龜當寶貝,一群瘋子!但是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盛掌門立即跪下地上,對著海龜磕頭道:「小寶貝,對不起,我錯了!」

一旁江帆和黃富忍不住捂著嘴偷笑,還有其他修仙門派的也捂著嘴巴偷笑,盛掌門老臉羞紅,他心裡暗自把卧島主和江帆罵了上百遍。

江帆摸著海龜道:「小寶貝,雲霄派盛掌門向你道歉了,你原諒他嗎?」

「什麼,你不肯原諒他!為什麼呢?」江帆故意大聲道。

接著江帆又點頭道:「哦,他心不夠誠,還暗自罵島主是吧!」

盛掌門頓時大驚,自己心裡想的事情怎麼被知道了,他急忙磕頭道:「小寶貝,我可是真心道歉的,請您原諒我吧!」

海龜伸出頭對著盛掌門眨巴幾下眼睛,咧開嘴笑了,「呵呵,小寶貝笑了,看來是原諒盛掌門了!」江帆笑道。

卧島主揮手道:「滾遠點,下次再看到你欺負島上的小寶貝,我就要你命!」

盛掌門如獲大赦,急忙爬起了,灰溜溜地跑走了。江帆望著盛掌門狼狽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了。

「諸位,我醜話說在前面,島上有不少小白貝,如果誰要是敢虐待或者欺負小寶貝,那就是我過不去,那我就不客氣了!剛才盛掌門就是你們下場!」卧島上冷厲道,他說我立即甩手走了。

眾人散去,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等人回到客房,「帆哥,我怎麼想不明白,那個卧島主,怎麼稱海龜小寶貝呢?還有那個盛掌門只是踩了海龜幾腳,被島主差點打死了!這是怎麼回事呢?」黃富不解道。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難道海龜是他親戚?」

「不可能吧,海龜怎麼會是島主親戚呢!那島主不成大海龜!」翁曉偉搖頭道。

「主人,小的問道島主身上有股魚腥味道呢!」納甲土屍道。

「哦,傻蛋問道島主身上有魚腥味道,難道島主也是龍族的?」江帆詫異道。

「嗯,有可能呢,要不然島主喊海龜小寶貝呢!」黃富道。

「不對呀!如果島主是龍族,怎麼可能喊海龜小寶貝呢!這不合情理!」翁曉偉搖頭道。

「難道島主是海龜?」黃富驚訝道。


「噓,聲音小點,要是被島主聽到就麻煩了!」翁曉偉做了一個手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嗯,島主十有八九是海龜,要不然就是和海龜有關的東西!否則他看到盛掌門踩海龜也不會生這麼大的氣!」江帆道。


「呵呵,還別說今天盛掌門可是被打慘了,還給海龜下跪了,真是丟盡了顏面!」黃富笑道。

「江師兄,你可要小心點,你在一旁煽風點火,盛掌門肯定恨死了你!」翁曉偉道。

「呵呵,盛掌門這傢伙陰險狡詐,就算不得罪他,他也會害我們的!對他這種人只能痛打落水狗!」江帆滿不在乎笑道。

「帆哥,我還要一件事不明白,那隻海龜怎麼流淚了呢?」黃富不解道。

「是呀,海龜龜殼那麼厚,盛掌門那幾腳根本傷不到它的,它怎麼哭了呢?」翁曉偉道。

江帆嘿嘿笑道:「嘿嘿,海龜肯定不會流淚的,當然是我讓它流眼淚的!」

「你讓它流眼淚的?那是怎麼回事?」黃富驚訝道。

「嘿嘿,因為我手掌上摸了辣椒粉,然後再摸海龜的眼睛,你說它怎麼不會流淚呢!」江帆壞笑道。

「哦,難怪海龜流眼淚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呀!」黃富恍然大悟道。

「江師兄,明天你準備如何對付金甲蠻蟲呢?」翁曉偉道。

江帆搖頭道:「我連金甲蠻蟲都沒有見過,哪知道如何對付它呢!也只有看到金甲蠻蟲后再辦法對付吧!」

「偉哥,你見過金甲蠻蟲嗎?」黃富道。

翁曉偉搖頭道:「我也沒見過,只是聽說金甲蠻蟲渾身金色,如同披著金色鎧甲,渾身上下防禦極為強悍,刀槍不入,力大無窮,至於如何對付是一概不知。」

「不管金甲蠻蟲如何難對付,我們必須拿到它身上的仙寶島鑰匙!要不然萬妖谷的萬妖王出來了,那九州大地就生靈塗炭了!」江帆道。

「帆哥,有一點我不明白!媉島主法力高強,為何他不去降服金甲蠻蟲,取得仙寶島鑰匙呢?」黃富道。

江帆搖頭道:「我知道,也許他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畢竟他們不是仙器的有緣人,他們這樣做也許是為了有緣人吧!」

「帆哥,那個有緣人會是誰呢?」黃富道。

江帆搖頭道:「也許是我們中的一個,也許是其他人,這個誰知道呢!」


第二天早上,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等人很早就起來了,江帆立即跑到絕情師太房門口敲門。

「誰呀?」裡面傳來梁艷聲音。

「艷艷,是我!」江帆道。

「這麼早敲門做什麼?」梁艷驚訝道。

「我們一起去降服金甲蠻蟲!」江帆道。

「我們不和你去,你自己去吧!」絕情師太道。

「鳳嬌,你不是說好我們還有紫霞派三派聯盟的嗎?現在要去降服金甲蠻蟲,怎麼不去了呢?」江帆道。

「掌門,我們還是去吧,也許江帆有辦法對付金甲蠻蟲呢!」梁艷道。

門開了,絕情師太、梁艷、李寒煙走出來,「鳳嬌,你去喊翁掌門一起去吧。」江帆道。

「嗯,梁艷,你去約翁掌門吧!」絕情師太道。

「呵呵,不用喊了,我已經來了!」翁雪雁和她的長老、門主走了過來。

「哦,雪雁姐,我們正要約你一起去降服金甲蠻蟲呢!」絕情師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