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聖-凱恩一世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吾受諸神任命,撒播諸神的光輝於人世間。吾為諸神的唯一在世代表,在人間,吾即神祇,神祇即我!」

是的,他已經一隻腳踏入神的領域了。

這樣的人世界上只出現過一個,但是在他手中,神聖教廷從大陸的頂端勢力走上了最強勢力,可以說是憑藉著一己之力,推動了整個教廷的發展。他活著的時代,甚至被人稱之為聖-凱恩時代!一個時代,冠以一人之名,這是何等的至高榮耀!?

這幾年的紅衣大主教之爭愈演愈烈,民間都有了許多很有趣的傳聞,不管傳聞是真是假,但大家都很清楚,再過幾年,如今的教皇就要回歸諸神的懷抱了。而下一任教皇的人選,居然至今都還沒有決定!

不管紅衣大主教們如何暗鬥,但表面上都是風平浪靜的,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他叫庫亞塔斯,一個……書獃子。

十多年前,他已經是六級高階牧師,但是他只是教廷的一個白衣祭祀。職位並不高,在白衣祭祀上還有白衣主教,督主教,接下來才是紅衣大主教。他只是喜歡看書,整個神聖教廷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最喜歡研究神學,喜歡把自己沉浸在書的海洋裡面。

可惜這樣的人,也沒有寫出過什麼有名的神學著作,也沒有發表過什麼知名的言論。或許,他應該一輩子默默無聞。


直到兩年前,一位紅衣大主教去世了,十二個紅衣大主教只剩下十一,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個被提拔上來的人會是誰。甚至於有膽大的人猜測,在教皇臨終前被提拔上來的人,很可能將是他的親信,亦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的教皇!

沒錯,教皇不一定在紅衣大主教中產生。如今的聖-凱文三世之前也只是督主教,然後在上任教皇臨終前被提拔為紅衣大主教,最後穿上了象徵著無上權力與信仰的榮耀之衣!那可是光明神曾經穿過的袍子呢。

或許相同的戲碼還將上演呢?人們從來不會限制自己的想象力。

到底是馬斯督主教還是瑞克督主教?

沒人想到的是,這個人,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白衣祭祀。

一夜之間,連升三級,成為教皇之下的權力最大者之一!

他叫庫亞塔斯,一個看書看了十多年的愚笨之人。

……

……

安陵城,是安陵教區的主城,包括安陵城在內的周邊十一座大城和數量駁雜的小城小鎮,都屬於安陵教區的範圍。而現在安陵教區在兩年後,終於迎來了新的至高信仰!

兩天前,一道空間扭動后,一個老者走進了這一座屬於他的城市。

世界,瘋狂了!

當他披上了象徵紅衣大主教的紅衣教袍的時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這個年僅五十四歲的大人,成了至高的存在!

是的,他很年輕,但畢竟資歷尚淺,這一點或許會引來非議。

可是最致命的是,這個老人展現出了九級的實力!

五十四歲的九級強者,和聖-凱文一世教皇陛下出奇的相似,不是嗎?

誰敢說在教皇離世之前,他無法到達聖級的領域!?

沒人敢下定論!

而在加冕前成為聖級強者,那將會是什麼概念?

更何況他是一個虔誠的信徒。看書十多年無所作為後,聽聞他開始著書了,那是一部巨作。如果是之前,不會有人對這麼一本無名氏所寫的書抱有期待。但是如今就不同了!

因為他的地位!

這等人物,讀書十幾年,讀出了一個九級強者的實力!他所寫的書,誰敢說不是一本著作?那麼他將會得到多少信徒的擁戴?一本神學著作的力量看起來簡單,可實際上又是相當的可怕!甚至於,萬一…..沒錯,萬一他的書,成就了經典呢?萬一被教廷列為經典之中呢?

那麼他將被譽為聆聽神音的人!

一夜之間,沒有人可以掩蓋住這個老者的光芒了。他就如同頭頂的太陽,經過了漫長的黑夜之後,從東邊緩緩升起,他的光芒是那麼的溫暖,又是如此的閃耀而又至高!

很多人內心中冒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可怕念頭:

——這個創造了奇迹的大人,是否會有機會在幾年內再升一級?

紅衣大主教之上,那就將戴上諸神賜予的皇冠,君臨眾生的信仰!

…….

…….

「光明神行走在人間,揮灑著他的光亮。我從神光中汲取一絲,賦予到你的身上。賜福你,神的孩子。」庫亞塔斯慈祥的面容上帶著一絲微笑。一點奧妙的光芒從他的指間閃現出來,點入了眼前一個少年的眉心。

相同的話語,相同的動作,他在方林那裡也做過一遍。

不過不同於方林的籍籍無名,此刻恭敬的跪拜在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面前的,是雷蒙大公爵的嫡長子,也是唯一的兒子。

如果說庫亞塔斯大人已經是安陵教區信仰的至高,那麼雷蒙大公爵就是這一個區域內權力的至高。

他是帝國任命的大公爵,僅次於親王的大公爵!

雷蒙家族,已經有著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呢,是真真正正的老牌貴族。

「讚美你,我的第二位教子。」庫亞塔斯慈愛地摸了摸亞瑟-雷蒙的腦袋。

亞瑟抬起頭來,聽著庫亞塔斯的話語,面露震驚之色。

「教父,我不是您的第一位教子嗎?」亞瑟表示難以置信,他從未聽聞過教父還有過其他的教子,而正如之前所說的,不管在任何世界,「第一個」三個字,總是代表著更多的含義。

庫亞塔斯微笑的點了點頭,輕聲對著亞瑟道:「孩子,你可以放心,你終將得到我所擁有的一切。」

不管亞瑟有沒有聽懂,庫亞塔斯只是抬頭對著外面的太陽微微一笑。


他摸了摸自己手中捧著的書籍,道:「我的第一位教子叫做方林,跟你差不多的年紀,是一個很有趣的孩子,你們將成為終生的信仰夥伴。答應教父,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不要背棄他好么?我的孩子。」

亞瑟點了點頭,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他知道庫亞塔斯在做什麼,他也明白自己的價值。自己的存在,或許會成為這個老者成為教皇的幾張底牌之一。這代表著雷蒙大公爵的鼎力支持,而依附於大公爵的帝國貴族又有多少呢?這是一股讓教廷都不得不重視的強大力量。

至於方林這個名字,他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呢。(小說《信仰法則》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信仰法則》更多支持!

這是方林這個名字第一次被大陸上的一些勢力注意到。雖然知曉這個名字的僅僅只是亞瑟和他的父親雷蒙大公爵等極少數的人。

「亞瑟,庫亞塔斯大人已經說過了,你終將得到了他的一切,所以這一位教子,你需要成為他的朋友。這不只是大主教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大公爵在那天晚上對亞瑟道。

亞瑟點了點頭,他是一個很聰明的年輕貴族,他知曉自己該怎麼做。至於為什麼?需要問這麼多為什麼嗎?

庫亞塔斯大人或許之前默默無聞,但他能夠作為一夜成名天下知,那麼必然是一個智慧的人。亞瑟很清楚,在這種人面前與其做一個上蹦下竄好似小丑一樣的「聰明人」,還不如安安心心的做一個「傻子」。如果這樣做的話,或許在下一刻,他想要的東西就會接踵而來!

……

……

落日山脈,洞穴內。

這已經是方林等人來到這裡的第三天了。

很幸運的是,他們並沒有碰到高階的魔獸,一些低階魔獸無法給方林等人造成什麼威脅,反而會成為他們的盤中餐。

「爸爸,我吃飽了!」小奧蘭多乖巧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然後就蹲下來玩起了自己的玩具。

所謂的玩具是一隻低階長耳兔,奧蘭多很喜歡逗弄這隻小東西。

一級魔獸實際上也是有著些微的攻擊力的。這隻小兔子雖然看起來乖巧可愛,但發動攻擊的時候它的門牙會變得細長,至少一口咬斷奧蘭多的脖子是再輕鬆不過的。

不過長耳兔顫抖的瞥了一眼正在遠處搖晃尾巴的諾諾,很小心的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魔獸之中也是「論資排輩」的,它在這隻老鼠的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氣息,這一股氣息讓它無法抗拒。所以它覺得自己還是乖乖的做一個小玩具比較好。

這不,小奧蘭多又無聊了,一把揪住長耳兔的尾巴將它倒提起來,然後取出一根長條狀的植物道:「兔兔,你餓不餓?我們試著邊倒立邊吃東西怎麼樣?」

說著她就開始強迫這隻可憐的兔子倒著吃東西,對於這隻低智商的長耳兔來說,這或許是一生之中最屈辱最可悲的一段時光了。

「方林,諾諾好像想……想小白了。」梅林摸了摸小老鼠身上柔順的短毛道。

聽到小白兩字,諾諾立馬回頭,露出了想念的神色。不過它很快反應過來它跟小白為了一顆青藤果產生的冷戰並沒有結束,所以它再次很高冷的哼哼唧唧了一聲,就撇過頭去不斷的搖晃著自己的閃電尾巴。

方林苦笑了一聲,看來還真是一對好基-友啊。

「方林,他怎……怎麼還沒…..沒醒?」梅林拉了拉方林的袖子,就好像害羞的姑娘扯著暗戀對象的衣角一樣,很小心翼翼。

「哦,估計是之前跟神降術硬拼給他造成了精神上的巨大壓力吧。他的命是保住了,但還處於昏迷之中。」方林這下子才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看起來四先生硬碰庫亞塔斯閣下的九級神術是付出了慘烈代價的。如果說一個七級巔峰的殺手都可以憑藉黑光抵抗九級神術了,那麼九級也就沒想象中那麼強大了。

四先生的性別依舊成謎,哪怕奧蘭多醒了,方林也還是沒有下-流到讓自己的小女兒去分辨四先生的性別。如果他真的這麼做的話,可能奧蘭多長大懂事後會恨不得殺了他吧。

「吼——」

「嗚——」

「哇——」

「哞——」

一陣陣吵鬧到了極致的聲音傳進了洞穴。聲音很響,甚至於不亞於天上的雷鳴聲。可以分辨出聲音源距離方林等人的位置還是比較遠的,但是哪怕這麼遠的距離,聲音依舊傳到了這裡,可想而知這聲音到底是有多麼響亮了。

響亮也就罷了,最重要的是,這稀奇古怪的聲音…….很吵!

烏鴉叫很鬧心,那麼想象一下烏鴉的叫聲被話筒放大了一百倍,那會是什麼聲音?聽著聽著或許會讓人想要跳樓吧!

書生能用筆殺人,這句話很好理解,但是方林第一次覺得聲音居然也能殺人!

這聲音就好似在唱歌一樣,但是這麼難聽的歌,方林真的是這輩子第一聽到。

噪音污染!

他現在倒是明白了,這他媽的污染的是心靈啊!

奧蘭多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是她的小手很明顯無法隔絕這些聲音,最後她用一種很可憐巴巴的目光望向了方林,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一臉的哀求模樣。

方林一眼就看出來奧蘭多的請求,她想讓方林伸手捂住她的耳朵,這樣加上她自己的手,她就有了雙重保護了,但是方林很無情的拒絕了她。因為他怕自己保護了奧蘭多,自己就被這個噪音弄得想死了!

噪音一直在持續著,方林在心中怒吼道:「凱文特!」

凱文特優哉游哉的從洞口飄蕩了回來,他的臉色並不好,他明顯一開始也聽到了聲音,但他畢竟是一隻鬼。於是他收住了自己的靈魂之力,不去感知外界的情況,於是他就聽不到了。


對於方林的慘烈情況,他表示洋洋得意,第一次發現做鬼還有這種優勢。

「你告訴我,這他媽的是什麼!」方林在內心嘶吼道。他跟凱文特的心靈交流不會受到外界聲音的影響。


梅林的臉色都有些煞白了。而方林沒有注意到的是,如此吵鬧而且動靜極大的聲音,導致四先生一直沒有變化的表情都有了些微的波瀾。看樣子……他很痛苦。

「呃,好像…..是在唱歌?」凱文特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他的這個回答立刻迎來了方林的憤怒。

「這他媽叫唱歌?!」方林在內心中嘶吼的歇斯底里。

他真的不明白到底是什麼生物敢在落日山脈這種魔獸密布的地方發出這種聲響。看看地上倒地暈死的長毛兔的樣子,這聲音對於魔獸也絕對具有巨大的侵略性!那些高階魔獸莫非能忍?

彷彿是為了印證方林的猜想一樣,一聲巨大的吼叫聲從另外一端傳達了出來,接下來他就聽到了一句怒吼聲,話語他聽得懂,那居然是大陸通用語!

「你這頭笨牛!誰允許你唱歌的!吼——我要撕了你!」怒吼聲居然不亞於那一股噪音,能夠發出這麼大的嗓門,可想而知,這個生物的塊頭也絕對不小。

而就在方林疑惑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他發現靠在角落裡的四先生……睜開了眼睛!

(ps: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薦票~另外,有人提議說分辨四先生性別可以看喉結,謝謝提醒,不過我仔細想了想,喉結真的沒法分,很多瘦的女孩也會給人有喉結的錯覺,至於一些娘娘腔,你懂得~)(小說《信仰法則》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信仰法則》更多支持!


這是一雙黑色的眼睛。嗯,這個在之前就說過了。

在沒有碰到過四先生之前,方林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個人的眼眸可以這麼的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