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柳千方開口道,他不管趙家勢力有多龐大,想傷害夏凡,他是第一個不答應。

趙家管家目光一凜,“爲了區區毛頭小子,柳校長是要跟趙家作對了?”

“趙家就能一手遮天嗎?”

音調雖然不高,但從柳千方嘴裏吐出來咄咄逼人。 趙家人萬萬沒想到堂堂華夏神醫院院長,會爲一個學生,不惜跟名震京城的趙家鬧翻,倒是出乎意料。

這時,從人羣中走出一人,在黑色西裝襯托下,顯得高大威猛,此人正是趙家小姐身邊那位叫阿勇的保鏢。

分人羣往前一步,冷哼道:“華夏神醫院徒有虛名,什麼樣的菜鳥都進得去!柳院長,就是你身邊的傢伙,我已經查清楚,他叫夏凡,在首都機場見到俺家小姐,像神棍一般胡說八道,竟然妄斷狂言說小姐活不過三天,結果,到醫院一檢查,身健康得很!你說說,這種江湖騙子,把俺家小姐嚇得半死,惶恐一整天,落下抑鬱了都!身爲校長,你說該怎麼辦?”

得知來龍去脈後,柳千方不但沒質疑夏凡,反而扼腕嘆息,“趙家小姐着實可惜,你們不忙着到醫院篩查病因,跑到這兒找夏醫生幹嗎?”

“柳院長!你是沒聽明白呢?還是故作糊塗?我家小姐根本都沒病!查什麼查?趕緊把人交出來,過往不究,否則,你自認爲保護得了他嗎?”

趙管家一手握住另一隻手腕,言辭犀利,滿眼不屑的藐視着柳千方。

柳千方氣勢陡然一變,“僅你一個趙家小小管事的,竟在我柳千方面前吆五喝六,平素裏,想來趙家囂張跋扈到什麼樣!你沒資格跟我談,叫趙家家主跟我交涉。”

“你,不就破校長,很了不起嗎?”

趙管家憤然道。

“你說呢?”


柳千方頓時散發出強大威勢,壓得趙管家硬生生喘不過氣。

“就算綁也要把人綁走!”

趙管家一聲招呼,手下們如狼似虎撲上來。

歐陽雲朵看不慣氣勢凌人的趙家人,如今欲強行搶奪夏凡,不禁怒打心頭起,就要施毒,被夏凡阻止住。

面對第一個衝上來的高阿勇,在機場沒教訓他,夏凡已是法外開恩,如今又急不可耐的找抽,若不成全,顯得夏凡太小氣,欺身上前,輕飄飄一腳送出,身爲趙小姐身邊的保鏢,竟然來不及躲閃,胸口重重捱了下,像足球似的飛出,連續撞倒幾個同伴後,一股腦兒倒在水泥地上。

一招而矣,不僅柳千方衆人,還是趙家人,都被夏凡不起眼的一腳給震到,尤其趙管家,阿勇的實力他最清楚不過,是趙小姐身邊最得力保鏢之一,身手何等了得,卻破天荒給撂倒,簡直驚駭欲絕。

“弟弟,不要惹事,看樣子他們大有來頭。”

不是說夏茉莉膽小怕事,而是擔心夏凡安危,畢竟人家人多勢衆。

“姐,不用擔心,我自有應對之策。”

安慰姐姐後,夏凡掃過那些呆若木雞的傢伙,“皮癢的話,儘管放馬過來!”

趙管家既驚異,又猶豫不決。

“小子,剛纔是我一時疏忽,才被你佔到便宜。”

阿勇揉着胸口,揮動雙臂再閃飛身上前。

夏凡漫不經心的手指彈動,兩道亮光閃過,奔跑中阿勇雙臂立時垂下,身子也就失去平衡,急忙來了個急剎車,搖擺着穩住身形,怒視着夏凡,“你,你竟使用暗器?”

“暗器?你哪隻眼睛看到暗器了?”

夏凡壞笑着迎上目光。

阿勇低頭瞅去,見是還在發出嗡嗡震顫的銀針,眼珠子差點驚掉下來,據他所知,在這世上,能夠彈指飛針者,自然不乏其人,但用以傷人,恐怕寥寥無幾,畢竟長這麼大,從未見過或聽說過,一時之間,看不透夏凡實力。

誰都沒注意到,目睹飛針神技,柳千方身軀微震,眼睛裏精芒四射。

其他一些人根本沒察覺到夏凡出手,還以爲那傢伙突然犯病了。

阿勇試圖起掉銀針,可是,無論多麼努力,手臂擡不起分毫, 扭頭求助趙管家,“有勞趙管事幫下忙。”

“阿勇,怎麼回事?”

趙管家來到阿勇身邊。

“我被暗算!手臂使不上勁,幫我把銀針起掉。”

阿勇羞愧道。

趙管家不禁愕然,目光輕掃間,即刻起了銀針。

原以爲起了銀針,便可安然無恙,手臂恢復靈活,只是試了幾下,依然支配不了,阿勇驚聲道:”怎會這樣?”

趙管家也是眉頭微皺,隨即霍然失色,“御針點穴術!”

“喂,算你有點眼光,帶人趕緊回去吧。”

什麼彈指飛針,御針點穴術,這些響亮的名字,夏凡聞所未聞,只不過以氣運針擊中對方穴道罷了。

“哼,傷了我們的人,就想這麼不了了之嗎?”

趙管家竟有出手之意。

“那你想怎樣?”

隱約間,夏凡從對方身上感到一股戾氣,立刻全身戒備。

“醫好阿勇的手臂,陪我走一趟!交給小姐處置。”

趙管家陰森森道。

“我要說不呢?”

彼此互不退讓,眼看一場打鬥不可避免,一道鈴聲及時阻止住事態發展。

趙管家從夏凡身上收回目光,落在手機上,見是家主的電話,馬上恭敬的摁下接聽鍵,之後,神色突變,視線不眨的落在夏凡身上,連續應了幾聲外,收好手機。

“想動手,抓緊點,我還得上課。”

夏凡極不耐煩,若不是趙管家接聽電話,他都衝上去了。

趙管家一言不發,神情肅然,蹬蹬蹬幾步走到夏凡面前。

夏凡揮拳就要動手,卻見趙管家突地一抱拳,“夏醫生,我爲之前的唐突向你道歉,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紛紛流露出驚愕眼神,都認爲趙管家是不是被夏凡的身手嚇怕了,才表現這副低聲下氣。

夏凡心裏清楚,定是趙家小姐病發,不然,怎會對他畢恭畢敬,態度一下子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切,懶得理你們。”

夏凡轉身就要回校。

趙管家老臉變化一陣後,突然喊道:“夏醫生,請留步!”

“還有事嗎?”

夏凡一副不理解的樣子。

一旁的阿勇,不明所以的問道:“趙管家,何時變得如此怯懦!”

趙家管根本不理會阿勇的質疑,再度恭聲說道:“正如你所言,我家小姐咯血過後,臥牀不起,神智不清,正在中醫大學附屬醫院搶救,還望夏醫生移尊大駕,不勝感激。”

“什麼?小姐發病了?”

特別是阿勇聽後,喃喃自語,近乎不相信自己耳朵。

趙管家冷冷掃了眼,覺得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捅了多大簍子,自不量力跟夏醫生較量,現在可倒好,把人徹底得罪,還有自己,若不是下令搶人,也不會鬧得不可開交,可惜世上沒後悔藥。

“笑話,你們家小姐病不病跟我有何關係,診療費分文未取,反倒找來興師問罪,不識好人心!”

夏凡不爲所動,起步便走。

“夏醫生,求求你了!”

令在場之人意想不到的是,衆目睽睽之下,趙管家衝夏凡的方向跪了下去。


聞聲,夏凡驀地回身,發現趙管家雙膝跪地,眉頭不由得一挑,沒想到這老傢伙竟然做出石破天驚之舉,不悅道:“你這是幹什麼?”

“求夏醫生救我家小姐,專家說了毒藥成分不明,無藥可救,小姐還年輕,不能這麼不明不白死了!”

“求夏醫生救救小姐!”

呼啦一聲,趙家的下人跪倒一片,阿勇遲疑片刻,也跟着跪下。


“弟弟,雖然姐贊同你救人,但專家都醫治不了,你可要三思!”


夏茉莉同情心氾濫,竟同情起素未謀面的趙大小姐,同時,也替夏凡感到憂心。


歐陽雲朵說道:“趙家的所做所爲,確實可惡,不過,人命大於天。”

柳千方也被夏凡的醫術折服到骨子裏,從驚駭中回過神,拍着夏凡肩膀,“治不不治全在一念之間,這種決定由你來做!”

“是啊,趙家如此待你,無論你做出怎樣決定,沒有人會怪你。”

易安之也表明了立場。

在夏凡準備應允時,一道不和諧聲音響起。

“趙家也太不要臉了,剛纔還水火不相容,拼得要死要活,這一會,有求於人家,馬上改變態度,真是恬不知恥!”

月天華撇着嘴,鄙夷的輕視着趙家人。

“你?”

趙管家本想出言反擊,又覺得此言有道理,隱忍着未發。

見趙家自知理虧,一聲不吭,月天華越發得意,“趙靈兒,趙家掌上明珠,著名影視明星,身價不菲,哪怕請我師兄救治,也不能一毛不拔不是?不需要多,一把手五千萬,咱們成交,你覺得怎麼樣趙管家?”

“只要救活我家小姐,別說五千萬,哪怕一個億,趙家也能拿出來,只是我一下人,做不了主,這事得與家主商討。”

趙管家是大實話,以趙靈兒現在的身份,僅每年廣告代言收入,不會低於九位數,更不用談片酬。

“師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又有錢賺,何樂而不爲!”

月天華諂笑道。

“俗氣,懸壺濟世,救死扶傷,乃醫生天職,掉錢眼裏了吧你?”

夏凡瞪了眼月天華,衝歐陽雲朵道:“照顧好我姐。”

“我跟你一塊去,人多力量大,說不定能幫上忙呢。”

歐陽雲朵急聲應道。

柳千方也建議夏凡帶上歐陽雲朵。

夏凡只好默許。

“謝謝夏醫生!”

趙管家見夏凡答應,感激涕零,急忙招呼下手,一輛奔馳緩緩駛來,而他親自爲夏凡拉開車門。 去中醫大學附屬醫院爲趙家千金趙靈兒醫治,歐陽雲朵跟着去,夏茉莉自然也不例外,就算把她留下,夏凡也不放心。

兩輛車前方開道,夏凡所乘坐的車子緊隨其後,即使這樣,在擁堵車流下,僅半小時路程,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中醫大學附屬醫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