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頭領看着陰使者,好像只有一言不合,就馬上出手的。

陰使者當然也知道,只要他說目標就是妖刀,可能不用機關陷阱,他們自己就能玩死自己。不過好在。

“放心,我們的目標不是一把刀。”

陰使者的話讓忍者頭領徹底地鬆了一口氣。

只要不是爲了妖刀,一切都好說。

對於教庭的信用,頭領還是挺相信的。畢竟怎麼說也是主要人物了。要是信用不行,他們的信徒又怎麼想。

所以頭領選擇相信陰使者的話。

“這樣最好,這樣最好。那麼陰使者,我們現在是不是該談談合作的事情了呢?”

“非常樂意。”

……

右邊。

克里斯看着黃先生小心翼翼的樣子,有些不解地問道,“黃先生,剛剛你不是說這裏不是死門的麼,怎麼現在還那麼小心?”

煞筆。

黃先生翻了一個白眼。

“克里斯先生,雖然現在已經確定這裏不是死門,但也不能保證是生門啊,還有個隨意呢,小心駛得萬年船。”

黃先生後面這句古話克里斯是肯定不明白的了。

“隨意也有危險?”

克里斯的話氣的黃先生暴走,老子剛剛解釋你們不是聽到了嗎,現在還問個毛啊。

“唉,總之小心點就沒錯。隨意的機關,陷阱雖然比不上死門,但也是很麻煩的一個存在。”

克里斯點了點頭,也小心翼翼起來。

對於黃先生的理論,樸春哥是認爲他膽子小。對此樸春哥非常的不屑。他很想鄙視一下,但想到前兩次克里斯的態度,樸春哥不得不忍耐下來。

要不是現在需要你,你早就死了。

樸春哥看着黃先生的背影,狠狠地想道。

……

陳天生看了一眼後面,並沒有發現清朝男子,心裏微微放下。

“羅塞主,你還有力氣麼?”

看着羅之明慢慢放下速度,陳天生就知道,這應該就是羅之明的極限了。

“陳…陳…陳局長,我要休息一下了。”

剛剛說完,羅之明立即一屁股坐了下來。老洪也停了下來。

“休息一下吧。”

見到羅之明氣喘吁吁的樣子,老洪把李浩也放在了地上。

“陳局,現在距離出口還有多久?”老洪問道。

全場也就羅之明和陳天生有手錶的,看羅之明的樣子是肯定說不了話了,所以老洪問向了陳天生。

陳天生低頭看了看手錶,心裏推算了一下。

“大概還有五分鐘。”

“五分鐘,頂頂就過了。”李浩不在意的說道。

三人看了看,都笑了。

羅之明依然躺在地上喘着氣。

“陳局,現在看樣子是沒有人走我們這門了,不然剛剛戰鬥時早就現身了。”老洪笑着說道。

剛剛無論戰鬥結果怎麼樣,應該都會有人出現的。畢竟是敵人,剛剛可是下手的好機會。

當然,也不排除人家是借清朝男子的手殺人。可是,即使清朝男子殺死了四人,他們就一定可以打敗清朝男子了麼。 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連李浩這個S級的高手都過不了十招,何況是其他人。除非是SS級,或許有可能打敗男子。

四人休息了一會兒,就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十分鐘後,終於出來通道。

“呼,終於出來了。”

老洪鬆了一口氣。全場就他一個人是安然無恙的,自然保護工作就是他做的。

想到清朝男子的變態,老洪就感到一股壓力。現在好了,出來了,一切應該也沒事了。

“老洪,雖然出了通道,但那只是第一關而已。我們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陳天生也好了許多。上次經過文明希的藥劑調理,他的恢復能力就強了一倍。所以現在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了。

“陳局,你沒事了?”羅之明有些驚訝地看着陳天生。

“嗯。”陳天生點了點頭。

“嘖嘖,真是厲害。”羅之明由哀地說道。

陳天生沒有理會這個傢伙,而是看着眼前的景色。

這裏是一個空曠的廣場,前面有着個巨大的棺材,身後是剛剛通道出來的門,門的兩邊還有兩扇門。

“羅塞主,那棺材是……”

陳天生看着那巨大的棺材,心裏震驚。

“沒錯,那應該就是第一代塞主的安息地了。”羅之明有些激動地說道。

相反,老洪卻比較冷靜得多了。他有些不放心地問,“這就一關?這也太容易了吧。”

“也是哦。”羅之明也冷靜下來。


按照苗塞的古籍記載,塞主墓的第一關選擇,應該是最容易的,看語句的意思應該是說後面還有關卡纔對,怎麼現在……

羅之明的臉色有些驚疑不定。

這時候,誰也沒有留意到,右邊那扇門有腳步聲傳來。

“看來我們走的是生門了。”

擔驚受怕地走了好一段路,黃先生確定,自己是白擔心了,一路上根本就沒有絲毫機關,陷阱的。

克里斯有些不悅的看着黃先生,語氣不滿的說道。

“黃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不知道長期提心吊膽地行動,會影響心態的麼。”

“克里斯先生,安全點難道不好麼,要是碰上了隨意,你我就是怎麼死也不知道。”黃先生不客氣的說道。

樸春哥正準備大罵,克里斯立馬阻止。

“不好意思黃先生,剛剛是在下魯莽了。還請你儘快帶路吧。”克里斯低聲下氣地說道。

綻放那些年的那些事 哼,跟我來。”

說完黃先生就率先走去。


“老大,怎麼可以這樣容忍他呢。”

樸春哥有些不甘的說道。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我們現在還需要他帶路。”克里斯緩緩的說道。

“可……”

樸春哥還想說什麼,克里斯再次開口

“不過嘛,待會只要帶到目的地了。那麼他也沒有利用價值了。”

克里斯這話樸春哥聽明白了,雙眼高興的眯起。

“老大,待會由我動手。”

“隨便你。”

……


李浩耳朵動了動,看向了右邊的石門。

“喂,好像有人要出來了。”李浩朝陳天生幾人喊道。

“什麼?”羅之明有些愣住了,除了他們,還有誰呢。

“仔細想想你請我們來的原因吧。”

陳天生經過羅之明的時候,發現這個傢伙竟然還不清楚情況的樣子,不得不提醒一下。

“那些外國人!”

羅之明也想了起來。

“能這麼快出來的,大概是走生門的人。嗯,這是右邊的聲音,那就是說右邊是生門。”老洪把耳朵貼在地面,緩緩地說道。

“老洪,知道生門有什麼用?”

陳天生已經把****拿了出來,換好**。

“廢話,做什麼事都得留一條後路。知道了生門的位置,待會即使發生點什麼事,我們也能快速的離開了。”老洪解釋道。

陳天生點了點頭,看向李浩。

李浩從懷裏拿出了一支銀色的毛筆,慢慢走到了暗處隱匿起來。

而羅之明也打算躲起來,卻悲哀的發現根本沒有地方躲。無奈之下只好走到了老洪的後面。

“老洪,你是我們的生力軍,待會除非我和李浩有生命危險,不然你一定不能出手。”陳天生冷靜的吩咐道。

“可以。”

老洪點了點頭。

腳步聲越來越近,看樣子是三個人。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石門突然被打開。陳天生的子彈已經射出。

碰!

子彈打在了門上, 重生校園︰帝少,很會撩 ,陳天生的子彈慢了一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