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這樣,外部的龍氣進入其身體的同時,能夠和內部的輸出的龍氣進行銜接,進而不至於使得整個治療過程中斷。一定要使得龍氣循序漸進的流動,切不可惶急莽撞。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

「這什麼這,我說得都這麼清楚明了,你還是不懂嗎?」

秋水隨即徹底閉著眼睛,併發起脾氣來。

就這一句話,就將鸞峰給弄蔫了。

鸞峰心想,還邪火呢!?有你在,什麼邪火都被你澆得冰冰涼。

「懂,懂……我懂」

鸞峰立馬回復,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於秋水發在自己身上的火氣,竟然感覺爽爽的。不能說鸞峰是個賤人,只能說他就這個德行。

之後,按照秋水所教,並在他不斷地詢問之下,終於是,鸞峰將秋水所教授的那溫脈養骨的溫養療法全部學會了。

鸞峰的龍氣在陳鳳玉的全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間,循環流動。

隨著龍氣在陳鳳玉的身體之中流動,那中體丹在溫脈養骨之法下也開始慢慢地融化成一滴滴液體,並在骨骼和經脈間擴散。

可以看到,在那陳鳳玉不久前還死寂一般的臉面上,竟然緩緩地顯現出了生機。

「有效果?!」

鸞峰猛地睜開眼睛,之後,伺機在陳鳳玉那飽滿的胸脯之上又偷瞄了一眼。

但是,就是這細微的動作,卻是被猛然間睜開眼的秋水給捕捉到了。

秋水厲聲喝責,道,「鳥山,閉上你的眼睛,我教你的溫養療傷之法你已學會,現在,你就不用睜眼了,一直閉著就可以了。

至於,這療傷之法還有那中體丹的效果是否有效,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心裏面,是有數的。」

聽到這話,鸞峰心中低估,道,「什麼和什麼啊,你還不也是個女人,裝什麼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啊,老子看了又怎麼了,我還摸了呢!?」

當然,這只是鸞峰的臆想,事實上,他的手掌距離陳鳳玉的身體現在是有著一掌之隔的。

通過手掌間的龍氣,鸞峰也是能夠感知到陳鳳玉身體之中的生機。


鸞峰自怨自艾,心中暗想,「這救人的滋味也絕不好受啊。」

其實,鸞峰可能不知道秋水這樣緊緊地盯著他的原因,就是促使他不產生邪念。

而邪念一生,必然是,會破壞鸞峰與陳鳳玉之間的龍氣均衡,說不好就會雙雙爆體而亡。而像一般的御龍師要是相互療傷,都是需要找一處隱僻的地方才可以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秋水和鸞峰、陳鳳玉身體都開始一點一點的安穩下來。

秋水不再緊盯鸞峰,而鸞峰也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因為身體中的腹丹還在不間斷地運行,所以,儘管鸞峰睡去,但是,要是陳鳳玉身體裡面有什麼大的變化,他還是可以第一時間通過龍氣感知到的。

陳鳳玉此時端坐在鸞峰的面前,飽滿的胸脯之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烏黑濃密的秀髮上面也同樣有著大滴的汗水,使得不少柔順的髮絲都粘連其上。挺巧的鼻子,緩緩且均勻地呼吸著空氣,其體內的龍氣也是在平穩地流動著。

而在陳鳳玉周身,不斷有龍氣進入散出,之後,她胸口處的那層死皮也是在一點一點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吹彈可破的白嫩肌膚。

在幾人修行與療傷的其間,小小出去了一趟,不知道從身地方抓回了一隻大肥鵝。之後,竟然在三人的跟前烤了起來。

鱗木的干枝被火焰點燃,燒得劈啪作響,因為火焰旁邊圍著幾個石頭的緣故,所以才不至於濺到外面去。

火光螢亮,暈黃的色彩就像是黑夜間的一盞明燈,仿似將四周的密林籠罩在一層暈黃的面紗之中。

星辰閃爍,流雲浮動,一切在安寧中歆享著美好。


琴魔大帝

而旁邊的那個手抓著香料和木板刷的小獸,也就是小小,正在精益求精在大肥鵝的身上刷著香料和汁液。


木板刷是鸞峰在赤火峰的時候,自己製作的,和地球上常見的刷子很像,十分的寬大好用。

火候正旺,香味撲鼻。

烤肉的香氣從那隻被烤得已差不多全熟的大肥鵝身上散發出來,已經軟化的鵝肉上面是薄薄的一層黃色鵝皮。

全神貫注的小小一邊控制著火候,一邊旋轉著架子上用木棍插著的大肥鵝。

「嗯嗯嗯,好香,這味道,好熟悉啊……嗯嗯嗯,咕咕」

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了,鸞峰的身體終於是動了一下,肚子裡面也是「咕嚕、咕嚕」地叫個不休。

猛地睜開眼睛,鸞峰卻是再度看到了陳鳳玉那飽滿的胸脯。但是,就在此時卻是眼睛一花,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將陳鳳玉給奪走了。

「誰?」鸞峰的手掌一縮,喝聲問道,身體隨即從地面上躍起。

「是我。」

「她已經好了,我先帶去她處理點事情,一會兒過來,你在這裡等我。」

說話之人正是秋水,她也是在剛剛的大肥鵝的香氣之中醒來的。

而她的背後,背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先前受了重創的陳鳳玉。

此時的陳鳳玉還沒有醒來,但是,眉宇間已是安寧不少,看樣子已經恢復了,可能是身體裡面尚未有很多龍氣的緣故,所以還在昏迷。

「好。」

鸞峰答應了一聲后,任秋水帶著陳鳳玉離開,而自己則是亟不可待地沖向小小的那隻大肥鵝。

「嗷嗷嗷……你沒事了嗎?」

小小冷不丁地又冒出這樣一句話,顯得有些生疏。

鸞峰先是被小小弄得一愣,而後也是笑了,並親昵地在小小的腦袋上拍了拍,道,「好了,好了……沒事了,你不用記掛的。」

說實話,自從抵達龍星,就是小小與自己朝夕相處,最為親密了。

在別人眼中小小是自己的寵物,是一隻魔獸,但是,在鸞峰的眼中小小卻是再親密不過的朋友。

「嗷嗷。」

小小又叫了一聲,示意鸞峰嘗嘗自己的手藝。

鸞峰笑了笑,之後,一把抓起大肥鵝的一隻翅膀就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而那吃飯的氣勢,也是將小小嚇了一跳,要知道,魔獸才那麼狼吞虎咽的吃東西呢?!

「嘿嘿,確實是餓了。」

鸞峰尷尬的對著小小笑了笑,之後,又開始魔獸進食般的過程了。

正所謂,食飽睡暖才能思淫慾。看來,現在對於此時此刻的鸞峰,就算陳鳳玉安然自若地光著身子站在鸞峰的面前,恐怕也抵不上眼前這隻油光可鑒的大肥鵝了。 「呼」

均勻地呼出一口濁氣之後,陳鳳玉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而在睜開眼的剎那,她已是意識到自己光著身子了,而與此同時她也注意到了那端坐在自己面前正在為自己療傷的竟然是名男子。

之後,陳鳳玉臉面粉紅,焦急地環顧四周后,差點就大叫出來。


「住嘴,聽我說。」

眼前的那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喬裝打扮的秋水。她剛剛也不是在給陳鳳玉療傷,傷早都被鸞峰治好了,她不過是裝模作樣罷了。目的自然是不想讓陳鳳玉知道是個鸞峰這個大男人給她療得傷。

看到陳鳳玉馬上要喊出聲,秋水的手掌一揮,直接是按在了陳鳳玉的嘴巴上。其手掌按下時,沒有運用絲毫的龍氣,卻也是將陳鳳玉的聲音給按了回去。

「你不要出聲,你看。」

說著,秋水將自己頭髮上的金色發叉慢慢地拔了下來,之後,在陳鳳玉震驚的眼光之中,一團如瀑布般光潔的秀髮就慢慢地滑落了下來。

而後,秋水的手掌才是從那陳鳳玉的嘴巴之上輕移,而且嘴巴上的鬍鬚在其撕扯下,也是掉了下來。

出現在陳鳳玉眼前的赫然是一名出塵絕艷的女子。

那白凈的臉龐,和先前判若兩人,眉目間少了幾分冷厲,多出了幾份柔情。

陳鳳玉此時目瞪口呆,她看著眼前的女子,吃驚地道,「你竟然是一個女子?」

「沒錯。」秋水嫣然一笑,爛若星辰的笑容給人以平和之感。

「這麼說,在那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是你救了我?」

「沒錯。」

「也是你為我療傷的?」

「沒錯。」

秋水一連說了三個沒錯,心覺眼前的這個陳鳳玉還真是有意思,先前在那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陳鳳玉的表現是冷似寒潭,可眼前的她,眼波流轉,溫潤如水。

「你還想知道什麼,你就問吧!?我會全部都告知於你,但是,現在,請你先把你的衣服穿好。」

「衣服嗎?」

秋水說到這裡的時候,陳鳳玉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無禮,儘管對方救了自己,也同樣是女人,但是,即便是在女人面前也是不能隨隨便便光著身子的。

這不但是對自己的顏面的不加顧及,更是對眼前人的不尊重。

手忙腳亂地穿好白色衣衫,陳鳳玉才算是長吁出一口氣,慌張道,「那個……姑娘,對不起,剛才實在是失禮了?一時間,只想著追問事情的緣由了,竟然忘了分寸,實在是失禮。」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女人,我理解你,從你的角度看,是對我的無禮,但是,從我的角度看,我卻覺得你並無不妥。

畢竟,剛剛脫離險情,難免昏頭昏腦。」

秋水說這些話可是發自本心,沒有一點埋怨陳鳳玉的意思。

看到秋水救了自己,反倒還是一點架子,陳鳳玉對其的好感也是倍增,心想,此人絕不簡單,竟能夠從那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逃脫而且還能救自己的性命,定然有些手段。

「敢問姑娘高姓大名?」陳鳳玉眼觀秋水,張口問道。

「叫我秋水就行。」秋水沉聲,轉而又道,「你還想知道什麼,你可以問。當然,你比我知道該問些什麼,不該問些什麼。」

聽到秋水聲音變深,陳鳳玉也是知道,這種時候還是要小心地提問為好。

而且她估摸著眼前的這叫秋水的姑娘的修為很可能已是在自己之上,要不然,也不能從那鳳仙道人的手中將自己救出。

「那個……不知道,鳳仙道人死了嗎?」陳鳳玉笑著問道。

但是,卻是見到秋水眼神向她這邊輕輕地一瞟,原本淡然的眸子之中,此刻正放著凶光,秋水道,「陳姑娘,你想知道什麼可以直接問,何必這麼拐彎抹角。你不就是想問,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

「這。」陳鳳玉心中一緊,沒想到自己的話,竟被看穿,臉上不由得難看起來。

「不用緊張,我可以告訴你。」秋水緩緩地說道,「不是我。」

「不是你?」

陳鳳玉很是驚訝,原本她以為既然眼前的這位秋水姑娘能夠從那鳳仙道人的手掌之中逃脫而出,自然是本領非凡。

可是,聽之所答,那鳳仙道人的寶藏並不是她所取得,這可就有點奇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