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玩什麼把戲?」黑熊思索著。

就在這個時候,地上的苗老怪忽然吼叫一聲,一把抓住嚴如意,死死抓著她,不肯放手,黑熊本想幫忙,身邊老毒物突然出現,不知道用了什麼招數,黑熊一下子覺得身子一僵,動彈不得,連說話也說不出來了。

「我讓你看一場好戲,然後再死,你可願意?」老毒物陰笑著說完,再次消失不見,只留下黑熊虛幻的身影模糊在空氣中。

老毒物以為嚴如意和黑熊是相好的兩個人,他最是喜歡折磨人,此刻更是想要讓黑熊看著「心愛」的人被活活折磨死去。

另一邊,嚴如意努力想要掙脫苗老怪,苗老怪卻瘋了一般抓住了她,撕扯她的衣服!

「你、你——」嚴如意漸漸知道苗老怪心智已經失守,不能再留情了。

而且看苗老怪現在的模樣也已經無法再被救好,嚴如意閉著眼,一隻手死死卡在苗老怪的脖子上,焦急道:「醒醒,求求你快醒醒啊……」

苗老怪哪裡聽得進她的勸說,瘋了一般想要殺了她,嚴如意含著淚,手中的力道更大了。

苗老怪本身受傷不輕,才使得綠幽鬼火攻入了心智,令其喪失了自制力,嚴如意現在想要殺了他易如反掌。

八零小甜妻 ,她又如何輕易下了死手?

苗老怪一隻手胡亂抓著,忽然一把抓住了嚴如意的青紗,嚴如意心中大驚,她此前已經感覺到了古晨的氣息正慢慢靠近,甚至,她感覺到古晨好像就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她萬萬不可讓古晨認出妖女就是她,她就是妖女,而且現在她面目早已滿是瘡痍,她要在古晨心中留下最美的那個自己。

所以,嚴如意在幾番猶豫之後,終於在苗老怪要撕下她遮掩真面目青紗的時候,毅然決然,下了死手。

也就在嚴如意狠心下手的同時,背後果真一股寒意襲來,帶著無邊的滅殺之氣,朝她重重壓下!

「妖女,又是你!」古晨的聲音淡漠而絕然。

一股強大的壓力將嚴如意埋沒,熟悉的聲音在她心間悄然流淌而過。

然而,那聲音所帶的溫暖尚未遍及她的肌膚,一股冷氣從後背穿過,一把木劍的劍尖在她的胸前露出一寸多長,上邊有幾滴血在打著轉兒,最後,滑到劍尖,轟然落下,化作萬千紅點。

「去死!」古晨手一翻,木劍從嚴如意身體迅速抽離,似乎也將嚴如意所有的精氣神全部抽離乾淨了。


嘭!

古晨一腳將嚴如意踢翻在地,上前一步抱住已經即將死去的苗老怪,苗老怪嗚嗚呀呀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師傅!」

古晨心中一陣陣心痛!

苗老怪先是失去了孫女苗若嫣,現在連他自己都要死去,古晨悔恨不已。若是當初不去趕那個廟會,不去救那個天天上吊的老頭,現在他們祖孫女是不是正在快樂地活著?

「是我害了你們!」古晨低頭,深深自責。

「妖女,你殺了如意,現在又殺了我師傅,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古晨憤怒地看向一旁倒地的嚴如意,眼中殺機漸濃。

他一步步走到嚴如意身前,發現這個妖女此刻也好不到哪裡去,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妖女這次會如此不堪一擊,但他更多的是憤怒,而不是懷疑。

… 嚴如意仰躺在地上,心如止水,一切突然好安靜。她看向頭頂處無邊無際的上空,那裡,似乎有幾片雲,在追逐,在嬉戲著。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古晨高高舉起手中的木劍,木劍上雷絲電網不斷閃爍,嗤嗤地響著,帶著無盡的憤怒,像是在宣示著什麼。

另一旁,被古晨忽視的遠處,黑熊虛幻的身影不斷扭動,但憤怒的古晨又哪裡還有心思察覺到他的存在?

黑熊竭盡全力的無聲抗拒,根本沒能引起古晨的注意。

這一劍下去,或許就真的解脫了。

嚴如意心中一陣莫名的凄然。

木劍,那一把帶著無比怨恨的木劍,在嚴如意瞳孔中慢慢放大,最後完全佔據了她所有的視線。

噗噗噗!

一連數劍下去,嚴如意忽然扭頭傻笑起來,笑得一臉的淚水。

「這妖女是瘋了嗎?」古晨的手禁不住一個顫抖。他從來沒有怨恨一個人到連刺數下的程度。

要不是為了嚴如意,要不是為了苗老怪,他很可能不會對面前這個妖女下次狠手,可是,這妖女不知是因為疼得神經出了問題還是什麼原因,只是看著她嘿嘿傻笑,青紗在她呼吸間變得潮濕,粘在了她的臉上。

血也在她一陣陣笑聲中,汩汩而出,染紅了她大半個身體。


古晨殺過很多人,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他停下手中的木劍,有些奇怪地看向妖女。

「你殺了我心愛的如意,如今又殘害我師傅,這幾劍夠輕的了。」古晨怒喝道。


地上的白衣女子忽而停止了笑,晶瑩的淚珠從眼眶中慢慢蓄滿,一點點溢出,濕透了青紗。

古晨並不為所動,這個妖女害死了他的如意,她不值得他憐憫。

片刻后,嚴如意終於無聲無息,一雙美眸睜著,似乎永遠去了。

「哼,修鍊腐身大-法把自己想臉修鍊的不敢見人了,還知道戴著青紗遮面,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樣一個醜八怪!」古晨手腕一翻,木劍挑住嚴如意臉上的青紗,就要挑開。

「慢著!」突然一個聲音將古晨嚇了一跳。

古晨扭頭看去,就看見虛空中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影似乎正在努力掙扎想要擺脫什麼。

「快來幫我,快。」黑熊利用這一段時間終於沖開了老毒物的禁制,立即叫了起來。

古晨聽出了是黑熊的聲音,仔細一看,果然是黑熊。

「黑熊,你、你怎麼在這裡?」古晨頗為意外。上次跟黑熊告別之後,黑熊就說留在嬰兒島幹什麼去,古晨也沒太在意,想不到他真的一直留在了地下海這裡。

「我是聽見這裡有打鬥過來看看。」黑熊在古晨的幫助下,終於破開了老毒物的禁制,重獲了自由。

「這嬰兒島的妖女已經被我殺死,你還在嬰兒島上嗎?」古晨問道。

黑熊極力剋制自己,長吸一口氣,平息了一下內心無法言語的情感,道:「嗯,我覺得這裡很安靜,適合我修鍊。」

「能不能?」黑熊看了一眼古晨,「能不能讓我把她帶回去葬了?我在嬰兒島上住的時候被她救過兩次,我想為她做點什麼。」

古晨有些驚訝,道:「這個妖女沒有傷害你,反而會救你?」

黑熊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本身是好是壞,我不便評說,但她救過我,我應該知恩圖報,請答應我的請求。」

古晨其實見已經殺死妖女,知道就算把妖女碎屍萬段,他的嚴如意和師傅也不可能再活過來了。

「你帶她走吧。」古晨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白衣女子。朝著苗老怪所在的地方走去,他也需要找個地方安葬了苗老怪。

這時候,苗老怪體內無數綠幽鬼火飛出,苗老怪瞬間消失不見。

古晨一見,疼得「啊呀」一聲,恨不得立即找到老毒物將之滅殺。

黑熊抱起地上的白衣女子,跟古晨告別一聲,慢慢走遠。

老毒物的聲音忽然在古晨頭頂響起:「古晨,現在苗老怪的功力也已經被我吸收完畢,這老傢伙功力太深厚,才耽誤我這麼長時間,不過我有個問題一直沒明白,我給那小子禁制的時間不長,就是想讓他自行突破後為他的女人報仇,可他為什麼沒對你動手?」

「你說什麼?那個妖、女是那傢伙的女人?」古晨震驚萬分!

老毒物想當然道:「那是自然,難道你就沒看出來?」

仔細想想剛剛發生的事情,古晨覺得極有可能,不然黑熊為什麼一心要去安葬那個妖女?

可他為什麼沒有跟我動手?古晨還是有些想不明白。

老毒物冷冷道:「那小子估計見不是你的對手,只好先去把愛人葬了再來跟你拚命。」

「他?跟我拚命?」古晨覺得有些不可能,但若那妖女真是他的女人呢?

一想到黑熊在嬰兒島呆了那麼久,而且還口口聲聲說妖女曾救過他幾次,莫非真的日久生情了?

古晨忽然想起他跟嚴如意在這地下海也一起住過一段時間,雖然當時兩個人沒說什麼,但那種感覺卻是溫暖的。

「一定是了。」古晨忽然覺得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黑熊了。他在黑熊面前捅了那妖女好幾下,是不是每一下都捅在了黑熊的心上?

而黑熊之所以沒有早早出來制止,是不是因為妖女殺了苗老怪,他沒好意思。只等待事情結束便收屍而去?

「黑熊。你好糊塗啊!」古晨覺得他對黑熊實在是太殘忍了。

一開始,古晨就知道黑熊喜歡雲香瑤,無奈雲香瑤並不喜歡他,雲香瑤最終成為了他古晨的人,但黑熊還是在幾個緊急關頭捨命前去救雲香瑤。一直到現在,黑熊終於又找到自己心愛的人了,而古晨卻將之擊殺,而且還殺的那麼慘烈!

古晨有些不安起來,連跟老毒物打鬥的心情都沒了。整個人有些魂不守舍,他要去嬰兒島找到黑熊,他要去請罪!

「我、我都做了些什麼啊!」古晨吼叫起來。

老毒物看得真真切切,冷笑道:「怎麼?內疚了?我要是你,我就自殺!」

… 古晨滿腦子都是對不住黑熊,他知道黑熊這一生過的很苦,為了雲香瑤甚至還被化成黑熊,甚至還失去了肉身,但即便這樣,黑熊還是堅強地活下來了。好不容易等到了他自己的幸福,而古晨卻,親手毀了它!


老毒物一探手,一道光芒如同飛箭打入古晨體內,古晨好像就沒有感覺到疼痛,只是獃獃站在那裡。

「果然我神機妙算,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想殺你就輕鬆的多了。」老毒物再次攻向古晨。

古晨就跟沒有看見他的前來,還是一動不動。


啪!

老毒物一掌打在古晨胸前,古晨連手都沒抬,只是愣愣站在那裡。

老毒物心中卻是一驚:「我一掌居然打不動你?」

老毒物這一本著要古晨命的掌,卻發現打在古晨身上,根本沒起什麼作用。

古晨有些茫然的眼神看向老毒物疑惑的雙眼:「我不能被你殺,我要留著命去找黑熊請罪。」

說話間,古晨胸口處一鼓,一股真氣使其胸腔膨脹起來,直接將老毒物振回了幾步。老毒物極度震驚看向古晨:「你、你已經晉級幻日境界了?」

古晨收回精神,道:「不錯,我先殺了你,再去請罪!」

老毒物冷冷一笑:「現在我集合蒼雲道觀四大高人還有苗老怪的真氣,難道還殺不了你?」

老毒物周身突然放出濃濃的殺氣,古晨就覺得四周的路都被堵死了。

「綠幽鬼火!」老毒物大喝一聲。

無數綠幽鬼火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突然湧出,飛奔古晨而去,古晨用木劍阻擋,無奈太多,根本無暇迎接。

「燃燒!」古晨想起迷迷糊糊中,他周身紅色火焰燒毀那些綠幽鬼火的時刻。

一團鮮紅的火焰騰然而起,將古晨包圍在其中,老毒物眼見一些綠幽鬼火畏畏縮縮不敢近前,喝道:「爆日球!」

在老毒物的手掌心一個雞蛋大小的白色小球慢慢形成,光彩奪目,讓人不敢直視。

老毒物將真氣輸入到那爆日球中,催持爆日球飛進了古晨生出的紅色火焰之中。

轟然一聲巨響,古晨蹤跡不見。

老毒物驚道:「不可能就這麼被我爆日球直接轟碎了吧?不可能,這小子鬼點子太多,是不是又在耍什麼把戲。」

老毒物開始尋找古晨的身影,卻根本找不到了。

古晨在爆日球進入紅色火焰之中的時候,感受到危機的他便立即動用了飛天遁地功,瞬間趁爆亂消失不見。

寵物小精靈之全球線上 ,他要去找到黑熊,要去請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