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左右護山長老,都是地月之境的高手。他們兩個還不是護山長老中最厲害的,最厲害的還有兩位,都是會飛的那種武聖之境。但已經是一般不出場的存在了。

一場很大的較量即將展開,何許心裏其實也沒底兒,不敢肯定同門幫手會不會來。敢這麼做,指望的是小白,還有他的爆破技能。

何雷的製作方法,他不光告訴了水依依,還有樑子。水依依財力有限做不了多少,樑子卻是能做出扔着玩炸兔子的數量,這是何許委託她做的。 朦朧的青春期 。而且做的還不只有何雷。

對何許來說,這東西造價太貴。但對樑子來說,這是最便宜的一次性玄器。 何許一路上東拉西扯,走的一點都不着急。弄得何中明都是疑惑不解。等終於忍不住了,問他難道不想快點得到萬鈞劍嗎?

何許說想,非常之想。但這事情急不來,就算有安全的道路下山,那什麼天外飛來的石頭,他挪得開嗎?挪不開同樣得不到萬鈞劍,所以這事情還不能着急,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能去。

何中明聽得眼睛一亮,心道他們難道還有辦法取得萬鈞劍?

樑子也是疑惑何許在搞什麼,不趕緊動手殺完人就跑,等着到了山裏,恐怕想跑都跑不了了。

龍小福倒是不怕被幹掉,因爲她最清楚,何許背後有秦長老跟兩位護山長老跟着,只是這事兒沒跟大家提起。那是門內的決定,還真不能隨便說出來。但就算沒有危險,真中了敵人埋伏也挺丟人吧。

何中明問何許,打算如何取劍?他想做什麼準備?

何許取出一塊石頭:“這是我上次進山隨手撿着玩的,這是塊天然的磁石,這山裏磁石不少。按照聽來的說法,那塊天外飛來的石頭,緊緊跟底下的石頭吸附在一起,恐怕就是兩塊磁力極強又很結實的石頭,而不是有多重。只要將磁力消除,就能把劍取出來。”

這說法讓一羣人聽得都是稀奇,何中明說對,那天外飛石的確是磁石,能吸取鐵器。而且不光是鐵器,甚至金銅什麼的都行,一種特別的磁石。但磁力真的可以消除嗎?

何許說當然,高溫震動都能讓磁力減弱。但那些都是笨方法,自己肯定不會用。而是請了高手,以專用的器具達到瞬間消磁的目的。

何中明問什麼人,帶了什麼東西?

何許回答,一位叫坎拉的男性同志,用他的金鳴法杖就可以消磁。

“法杖?”何中明聽得詫異:“只有飛龍島的法師才用法杖。”


何許說是,飛龍島的法師,自己老家離飛龍島很近,跟飛龍島的法師很熟悉。而飛龍島的法師在這大陸上也有。這次就是請來了飛龍島的一位金行法師,絕對可以成功得到寶劍。人大概也快來了,約好了在山中見面的。


何許對飛龍島很有興趣,所以沒少研究相關資料。雖然資料也沒什麼資料,沒多少人見過飛龍島的法師。但在僅有的資料中,何許知道法師都是按照五行來分的。

一通胡說八道結束,何許告訴何中明,他先帶其他人去那條安全通道,下山探探路,自己去跟法師朋友見面,然後再匯合。當然,人也許還沒有到,那就得等等了。

說話間,何許看一眼肖胖。

肖胖立刻懂了,這是又到了該配合的時候,當即就是接話:“何師弟啊,你天天說離家遠,說你老家比星武大陸神奇,原來那麼遠啊,竟然都到了飛龍島了。不過話說回來,那位叫坎拉的法師就沒跟你聯繫嗎?啥時候到都不知道。”

肖胖反應真的很快,立刻就知道怎麼跟何許搭戲,雖然不知道何許爲什麼這麼幹,但配合說話一定沒錯的。

何許聽肖胖問起坎拉,當即撇嘴,做出一臉不樂意:“那傢伙就那樣,脾氣古怪的很,比冷師姐還古怪。幹啥事兒都不說明白,我請他來的時候,他也只給我回了一個字‘行’,就連到來的時間,都是我按照路程算出來的。”

聊得非常自然,說的跟真的一樣。樑子更是從戒指中取出一根法杖:“師兄啊,你送我這法杖,就是飛龍島法師用的吧,怪不得你有這東西呢。”

這跟法杖,正是樑子在地下城中平安國的寶庫裏買來那根兒,現在用上了。樑子買來的東西都自己收着。

何許心中對樑子大讚,樑子這下是徹底坐實了自己跟法師有聯繫,恐怕何中明是真的沒法再有任何懷疑了。

何許告訴樑子,這確實是飛龍島的法杖,在她手裏沒什麼用,就是上面的各種寶石比較值錢而已。

樑子把法杖收起來:“師兄啊,我覺得我們還是跟你一起去見過那位坎拉大師吧。否則他不知道啥時候來,谷中又不是絕對沒有危險。這位朋友只是能指給我們一條安全下谷的路而已,下去以後就說不定有啥了。這樣我們下去等啊等,等你跟坎拉大師到了,也許我們已經完蛋。所以還是一起去等大師吧,你們約好在哪裏見面啊?”

肖胖也說是,還是一起去等吧,就算出於禮貌也該如此。

何許問冷劍跟龍小福呢?她們倆怎麼想?

龍小福回答:“我是很想快點到達萬鈞劍所藏之處,但少數服從多數,還是跟你們一起走吧。而且我也很好奇法師什麼樣。”

龍小福做出決定,而冷劍的回答就比較簡單了:“隨便。”

就這樣,一行人決定改道,何許問何中明沒有問題吧?

何中明說沒有,完全沒有問題,就是不知道約定的地點在哪裏?

何中明想抓到那個坎拉大師,這樣就不用費力殺人鑄血龍了。他們殺人也不是殺的一帆風順,金門宗也死了好幾個。

何許說地點比較偏,要到山頭峯去呢。問他有沒有時間去等等,如果沒時間,就把下萬鈞谷的安全道路告訴一下,然後他就先走吧,不用帶路,反正錢也已經給他了。

何中明說沒關係,自己沒什麼事情,就去一起等吧。說完告訴他們有些內急,他們此處稍等一些,解決一下馬上就回。

何許做請,何中明往小樹林裏鑽去。他自然是要發出消息,把這新情況告訴同黨們。

看何中明鑽進樹林子,樑子對何許挑起大拇指:“師兄你可以,胡說八道張口就來,連法師都扯上了。不過能不能透露一下爲何這麼說。確切的說是爲何要去山頭峯?”

何許想了想:“我能搞得神祕些嗎?”

樑子讓他隨意吧,別把大家帶溝裏去就行。這次大家出來是爲了立功的,可不是爲了丟人來的。

何許點上煙:“丟人也沒什麼關係吧,我就不怕丟人。而且被人揍也不丟人啊,誰沒被揍過。迎風吐痰才真會丟人呢。”

何許就是能瞎扯,他也不敢保證,援軍一定會到。如果來不了,就只能養兵千日了,那樣可能真的蠻尷尬的。 萬鈞谷旁,在此等待埋伏何許他們的有整整一大羣,正是那何建功帶隊。因爲何中欣被殺,何建功發誓一定要親手抓住樑子跟龍小福,所以不會不來。

在他的身邊,是一位老大.爺,一看就是高手,否則不能趴在領導旁邊。而在後面的草叢中,還有一大票人埋伏,該是金門宗普通弟子。

一隻短途專用的訊雀飛來,落到何建功手中。打開訊雀帶來的消息,忍不住眉頭皺起。

旁邊老者問他怎麼樣了,敵人來了嗎?

何建功搖搖頭,把訊條遞給他:“三長老請看,這是中明發來的消息。情況有變,那個何許乃是遠鄉之人,家鄉離飛龍島很近。他說在星武大陸,有飛龍島的法師。可以通過消磁的方法,將天外飛石磁力消除,便可輕易取出萬鈞劍。現在他們要去見那位法師。”

三長老問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從來沒聽過星武大陸有法師啊。

何建功回答:“他們的確有法杖,中明親眼見到了,所以這何許與飛龍島有所聯繫該是不假。”

三長老把消息也看一遍,說山頭峯離萬鈞谷很遠。從山外往那邊走都比從這萬鈞谷過去要快,這樣來不來得及?

不得不說何許挺會選地方,從抵山鎮那邊到達山頭峯都比從萬鈞谷到達更快,可以保證聖光門的人有足夠時間趕在金門宗人之前到達。聖光門的人肯定不在萬鈞谷,跑那裏去會被人說閒話。畢竟江湖好漢們都約定了月圓之夜。聖光門第一大門派,不用遵守約定,但也不能在人家約定到期之前跑去搶,顯得沒品。那就是在山外駐紮,不在鎮上,也離鎮子不遠,這樣補給方便。到達山頭峯比敵人可以快一些。

何建功說來得及,會給何中明傳消息去拖延時間。一定在他們到達之前趕到埋伏。


這也是有意思了,之前是何許在拖時間,讓聖光門之人往那邊趕。現在拖延時間的重任落到何中明肩頭了。

訊雀忽閃着小翅膀,又飛回何中明手中。何許問他什麼消息啊?這下山的安全通道之事,可是已經開始交易了,錢他都已經拿走,不能再去告訴別人。

何許一副懷疑是有人要問路的樣子,滿臉不高興。

何中明趕緊賠笑解釋,這條安全的山路絕對不會再告訴別人,這書信只是家中傳訊而已,並不是江湖中人要來詢問道路。

何許鬆口氣:“那就好。”

而這時候,何中明突然捂上肚子一陣痛呼。

何許關心他怎麼了這是?碰瓷兒不成,這裏絕對沒人碰他啊,別瞎鬧。

何中明擺着手:“不是,我好像吃壞東西了,我得…….”

何中明一副說不下去的樣子,何許讓他趕緊去解決,在這裏等他,不着急。別拉褲子裏,那等會兒午飯都沒胃口吃了。

“好,你們在這裏等等。”何中明趕緊下馬跑進樹林子裏。

樑子問何許這貨幹啥呢?

何許好笑:“還能幹啥,我可以輕鬆一下了,之前是我拖着時間讓我們的人趕路,現在輪到他了。不過說起來,這還真是不怎麼高明,拉肚子這樣的理由也用。你們說噁心不?”

一幫人紛紛說噁心。

何許把煙點上:“他啊,估計得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繼續拖延。他需要的時間比我需要的多,不是路上溜達溜達扯扯淡就行的。”

何許此時其實還有些鬱悶,人家跟同黨接上頭了,至少還有個消息送過來,他這邊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確定。

把小白抓出來:“小白啊,你應該沒感覺錯了吧,之前我們身後有人跟着對不對?”

小白對着龍小福汪汪叫兩聲。

何許讓它別鬧,對龍小福瞎叫喚什麼?難道它不但知道有人跟着,還能知道什麼人?跟龍小福有關係的人不成?

小白眨巴眨巴大眼睛。

龍小福望一眼樹林子那邊:“別猜了,是我師傅,我就實話實說了吧,反正到了山頭峯估計你也會知道。這次是我師傅跟兩位護山長老親自下山了。要不我也不會喊樑子趕緊行動,他們下山,必有大事。”

龍小福沒說那仨人是跟來保護何許的。說了何許就會知道,聖光門已經知道了他武皇傳人的身份。

何許誇讚小白可以啊,真的連是誰都能分辨出來。而且還知道秦長老是龍小福的師傅,這狗梳理的挺清楚嘛。貌似人說話它都能聽懂。

何中明也沒想出什麼更好的理由,一路上就是肚子疼。肚子疼還不耽誤吃飯,吃飯的時候一個勁兒的讓何許跟肖胖多喝。這時候也看不出他肚子疼來了。

而在他們吃午飯的時候,秦長老三人就已經到達山頭峯。

山頭峯頂一塊巨大的石頭光禿禿的,三人就在這石頭上站着。在他們對面,是一個滿頭白髮的男子。

這男子一頭白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像陽光下的雪。臉蛋更是漂亮的像個女人。這正是那位白髮書生。

按理說如此高手,年齡該是很大了,但此人雖然滿頭白髮,卻看不出絲毫老態,比秦長老保養的還好。

秦長老施禮:“久聞白髮書生大名,沒想到能在此處見到。前輩武技高明,此次現世人前,也是要爭萬鈞劍嗎?”

白髮書生說不是,自己無心爭奪寶劍,只是來看那些奪劍之人。


秦長老問這又怎講,看奪劍之人?有什麼好看的?

“或許是沒什麼好看的吧,但還是要看。三位來此,想來也不是爲了奪劍而來。”

秦長老回答或許是如此,但不一定。寶劍誰都有興趣,說不定也會出**奪。

白髮書生問他們能確定的是什麼?

秦長老表示不能說。

“你不說我也知曉,你們能確定的是,保護一個叫何許的聖光門弟子安全。”白髮書生直接說出了他們的目的。

秦長老有些戒備:“前輩跟蹤我們三人了?”

“不,跟蹤你們談何容易,你們隱了氣息,又隱了身形,如何跟蹤你們。你們也都不是普通的武者,兩位護山長老不比我差多少,我還沒厲害到可以無聲無息的跟蹤你們三人。”

“那你如何知曉我們目的?”

“同樣不能說。”

秦長老問他又爲何出現在這裏,要做什麼?

白髮書生讓他們放心,自己無心與他們爲敵,更不會與谷中那些惡人爲伍。就是來看看,看奪寶之人,這之前說過了。

“看何許?”秦長老不確定的問道。

白髮書生說正是,看何許,那是目前最想看的人。所以他們請不要有所顧慮,不會妨礙他們在此處的行動,只是看客而已。

三人放下心來,這白髮書生好強之人,還不至於跟他們說謊。 總裁情深入骨

畢竟好幾十口子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普通的星級武者,不可能藏得起來。當然他們認爲也用不着藏,在他們的消息中,何許幾人還沒到,藏什麼。

白髮書生跟三人還在一起等着,看着下面來的一幫人,白髮書生問他們是不是可以動手了?那應該就是他們等的敵人吧?

左右長老取出武器,秦長老卻是伸手阻止他們:“兩位長老不急,書生前輩不是想看何許嘛,恰好我們也想看,那就一起看看吧。不到危急時刻,不出來。”

秦長老不打算動手,因爲她的任務就是弄明白何許的本事,尤其是他那條狗的本事,這是掌門交待的。

秦長老對白髮書生施禮:“前輩,我們需要先躲起來。前輩要留在此處,與下面那些人交流一番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