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屋裡面兩人一獸。龍貓佇立在地板上,滿目憤怒地看著張靜晨和鸞峰。而張靜晨手裡提著皮包,尷尬地搓著皮包的背帶。至於鸞峰則是躺在木板床上,看著天花板上面垂下的白色燈泡,神情恍惚。

燈光很晃眼,那白絲絲的光暈仿若穿針引線般穿梭於空氣之中,將其織成細密的氣網,照亮整個木屋。

「小姑娘,是不是你把鸞峰帶到這裡,刻意躲著我啊?」龍貓一副圓目緊瞪,鬍鬚顫著,看樣子是發怒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想到的?但是,我告訴你,你難道就這麼自私嗎?你幫鸞峰是幫忙,難道他幫我就不是幫忙嗎?你們地球人是人,難道我們星外之人就不是人嗎?要知道,每個生命的存在都是上天所賜給的福音,你們應該向巨龍祈禱,祈禱讓它寬恕你們的罪行。並且問題的關鍵,不在於你,而是我要找鸞峰小子幫忙。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龍貓氣憤憤地說著,滿臉的不平之色。

「可是,我們憑什麼要幫助你啊?難道就憑你說,你是外星來的,你的一句話我們就得幫助你嗎?」張靜晨望著龍貓那圓鼓鼓的眼睛,心中還是有些害怕的,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看到那躺在一邊一聲不吭的鸞峰。她忽然間就想為鸞峰說說話。

鸞峰倒是沒有想到張靜晨會為自己辯護,而且和其爭辯的對象還是一隻名不見經傳的星外來客。

「說了半天,你們是不相信我嘍······好。」龍貓的貓爪子從掌間探出,尖利非常,交叉於胸前,狠聲道,「你們聽著,我現在就告訴你們為什麼我會選擇鸞峰擔此重任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胸口的那枚龍鱗吊墜······而且那龍鱗已經沾染了他的氣息。明白了吧!這是不可變更的事實,你們還有什麼想要說的?」龍貓啰哩啰嗦地說了一大串的話。

但是,張靜晨回答卻是,「我還是不明白。」

龍貓一聽張靜晨的話,整個腦袋都快炸掉了,鋒利的爪子在自己的毛皮上揉搓著,看樣子可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讓其頭疼的了。

其實,張靜晨聽不明白龍貓所說,而鸞峰卻是知道龍貓說的都是真的。因為他身上確實是帶著一塊龍鱗形狀的吊墜,那是他爺爺鸞雲留給他的。他一直都帶在身上。先前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他隱隱地也覺得好似有什麼是和自己有關聯的。現在聽完龍貓所說,鸞峰倒是霍然間明白了:因為自己佩戴了龍鱗吊墜的緣故,龍貓找尋到了自己,又因為,要阻止龍星上生命的相互屠戮,龍貓需要自己協助它去找尋到護龍石,進而召喚巨龍,再去拯救龍星。

這樣一捋順,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豁然開朗了。

可是要是真的有巨龍,按照龍貓所說,是巨龍創造了龍星,那它不會自己去拯救龍星嗎?再有,那護龍石就一定能夠幫助他們找尋得到那巨龍嗎?剛剛龍貓所說的龍鱗吊墜中的「龍鱗」二字,又指的是龍類的鱗片嗎?鸞峰覺得有些事情還真的猜想不透。 木屋之中,張靜晨和龍貓就鸞峰要不要去龍星這個問題,站在一邊不斷地爭執著,一人一獸都掙得面紅耳赤。

「你們不要再爭執了,龍貓,我答應你的請求了,但是,我對你也有個請求。」鸞峰躺在地板上,整個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龍貓和張靜晨聽了鸞峰的話,腦袋之中一陣雲遮霧靄,對其都看不通透。

張靜晨想不明白為什麼鸞會幫助一個口吐人言的怪物,她眼睛斜睨著龍貓,眼中滿是敵視的神色。而龍貓也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模樣,一會兒晃晃尾巴,一會兒抖抖肩膀。

聽到鸞峰答應自己,龍貓立馬鬍鬚上揚,欣喜若狂。

可是一聽鸞峰說有條件,龍貓立馬又萎蔫了。龍貓現在的實力有所縮退,因為地球上沒有龍氣的緣故,所以它的修鍊被阻止而不能得進。要想回復到以前的實力,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儘快回到龍星,再度重新修鍊。但現在畢竟還是在地球上,龍貓不但沒有龍氣的支持,還在因為僥倖復活而不斷地消耗著身體之中不多的龍氣。

龍貓一陣躊躇,它怕鸞峰讓它幹些傷天害理的事情,那可就不妙了,要知道現在它的實力都不及龍星上面的一級魔獸。它知道,要是自己一個不小心,恐怕在地球上的人隨隨便便拿著一把水果刀就能夠要了他的命。這讓龍貓有些擔心。

雖然龍貓心裡是有所擔心的,但是既然龍鱗吊墜掛在了鸞峰的身上,它也無從選擇,因為它知道這個小傢伙可能是護龍族的希望,乃至整個龍星的希望所在。所以它覺得為了龍星的未來,也為了自己能夠安全的回到龍星,它還是應該相信鸞峰的。不然,身體之中的龍氣耗盡,它也是會死掉的。

鸞峰並沒有提什麼特別要求,沉吟片刻,道,「龍貓,我想要祭拜一下我的母親。」

龍貓先是一愣,之後,緩緩地點了點頭,在它點頭的時候彷彿從鸞峰的眼眸之中看出無以言明的的悲苦之色。是啊,誰會因為一個不想乾的人(或物)而願意選擇離開自己的家園呢?就算是為了拯救星球,或者是宇宙,難道那真的比自己的家更重要嗎?

所有人或許都不情願,但是,也總得有人去付出。

······

龍,多麼神秘的字眼。它就像是一塊巨大的帷幕,但是,只要掀開一角,映入眼帘得將會是廣闊的天地。神明之下,蒼穹之中,那浩瀚茫茫的宇宙之間,似乎正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瞳俯覽下世,嗓腔悲鳴,不停地召喚著,催促有緣之人,踏步前行。

······

鸞峰母親張青青的葬處就在他家後院的桃園之中。現在的時節,裡面的桃花開得正嬌艷,紅粉交織,流香四溢。粉紅的蝴蝶翩翩作舞,嚶嚶蜜蜂辛勤醞釀。

鸞峰跪在母親的墓碑前,眼眶之上一片紅暈,他剛才哭得極甚。

總裁,別胡來 。她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她對這個平日間嬉皮笑臉,課上喜歡反駁老師,捉弄的同桌大男孩竟真的產生了感情。可,究竟愛他什麼呢?!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只是每每看到鸞峰的時候,心裏面就覺得特別的安穩舒暢。

「媽,我想你了,你走的那麼早,雖然我們一家人沒有長久的在一起,但是,我知道你是最關心我,最愛護我的人。」

龍貓站在一邊,原本它以為眼前這個稍大一些的男孩還很年輕,但是,現在看來,它卻是發現面前的這個缺少母愛,有些孤單的大男孩竟然在一點點地走向成熟。

鸞峰哭的好傷心,一隻手扶著墓碑,另一隻手抹著眼淚,跪在墓碑前,悲泣地道,「媽,一直以來都是父親在照顧我,也將我照顧的很好。我也很願意一直和父親生活在一起。但是,現在,我要完成一個使命,一個很重要的使命。有些事情儘管神秘莫測,但卻是真實的發生在我的身邊,也沒有辦法不讓我相信,所以我決定去完成它。不僅僅是真正一次歷練,還有,我希望可以找到失蹤多年的爺爺······」


鸞峰跪在他母親的墓碑前說了好多,也哭了好久,從晚上到第二天的早晨他才緩緩的起身。原本,張靜晨想安慰一下鸞峰的,但是,看鸞峰的樣子,她和龍貓都保持了沉默。此刻,沉默或許對於鸞峰來說要比許許多多的安慰更加的重要。

起身的鸞峰看到龍貓和張靜晨都莫不說話,匆匆地抹了一把哭打濕了的眼眶,儘可能地使自己露出一點微笑來,道,「怎麼都不說話啊?好了,沒什麼了,哭過以後感覺心裡舒服多了。這麼多年了,我的心仿似才慢慢地打開。好了,說說吧,下一步,龍貓,我們該做點什麼?」

龍貓知道鸞峰內心深處還是極其地悲楚的,只不過是,自己在忍耐著罷了。龍貓聲音輕緩地道,「暫時,我們還不能離開,只有找到護龍石之後,我們才能離開,因為地球上沒有龍氣,所以也只能依仗著護龍石裡面的能量,開啟空間法陣,帶著我們時空穿梭。要不然,以我們現在的情況,是沒辦法抵達龍星的。」

「可是,護龍石又上哪裡去找啊?」鸞峰眺望著遠處的海面,儘管海綿波光粼粼,船舶游弋,但還是勾起一思愁緒。

「能夠找到的,因為,你有龍鱗吊墜。你可能還不知道龍鱗和護龍石是有所感應的吧!」龍貓解釋起來,「要是放在以前,我要是沒有感知到龍鱗的存在,而直接去找護龍石,用你們地球上的話那是大海撈針。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找到了你,而你又擁有龍鱗。這樣我們就輕鬆多了,不但可以很輕易的找到護龍石,更是能夠通過護龍石讓其我們為我們提供空間穿梭的能量,到時候,根據我手裡的星際坐標我們就能夠抵達龍星了。」

鸞峰想了一下后,問道,「你先前不是說,只有護龍石能夠幫助龍星,但是,護龍石到底有什麼用途呢!?你能說得詳盡一些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龍貓有些為難的道,「不是我不告訴你,我其實也不知道,要知道,在龍星上我也只不過是一隻實力一般的魔獸。據我所知,像這樣的大秘密,就是連我們護龍族的二長老龍武護法也是不知的。在龍星上只有一族之長才可能知道。但是,我隱隱聽他們說過,護龍石只有在特定條件下才能產生莫大的威能。但究竟是什麼特定的條件?他們好似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沒辦法提供給你,更多的信息。」

「好吧!我明白了。」鸞峰好似又想到了什麼,問道,「那個,你不是說,在龍星上一年可以抵地球上二十四年嗎?要是這樣的情況,那是不是說, 歸妻未有期 ,並將其中的秘密找出來,在立即返回地球,我的形貌和年齡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啊?」

一聽這話,龍貓滿腦門黑線,沉聲道,「護龍石是能夠幫助我們,但是,我們也需要你。雖然,我也不知道你具體能夠幫上我們什麼忙。但是,既然龍鱗吊墜在你的手上,這也是說明你和我們龍星是有機緣的。你的出現可謂是至關重要。好了,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我龍貓活著一天,你,鸞峰就會多活一天。如何?」

這話聽傳到鸞峰的耳朵里,令他汗毛都豎了起來,心想,不就是幫你們個幫忙?怎麼現在好像連命都已經抵上了呢!?

旁邊的張靜晨顯然也是聽到這話了,打抱不平地道,「禽獸龍貓,我看你也沒什麼厲害的地方,還長著一副醜陋嚇人的嘴臉,你還想保護鸞峰,我看還是讓鸞峰保護你吧!」張靜晨和龍貓好像是一對冤家似的,總是免不了要拌嘴吵架。

「你說誰是禽獸啊?」龍貓也生氣的道。


「說的就是你,說你龍貓是禽獸,你能把我怎麼樣啊,禽獸,禽獸······」鸞峰聽得分明,「禽獸」二字,在張靜晨的嘴巴發出后,字字清楚。

「臭丫頭,你要是再說,我就撕裂你的嘴,你也不看看小爺爪子有多鋒利,就你那細皮嫩肉的,我保證一爪子下去,皮開肉綻。」龍貓亮出自己的爪子,威脅道。

但是,躲到鸞峰身後的張靜晨顯然是沒有在乎它的威脅,立刻回擊道,「還說你不是禽獸,就算不是禽,也是獸了吧!還『爪子』『爪子』地說,稱你是『禽獸』,一點都不冤。」

「你·····」這下氣的得龍貓上躥下跳,直跺腳。。

看到張靜晨一時得意,鸞峰趕忙勸阻道,「好了,好了吧!我和龍貓還有事情要做,靜晨你就先回家吧!」幾天的相處讓鸞峰和張靜晨的關係也十分親密,這要是放在以前叫一聲「靜晨」,還不得被張靜晨鄙視死。但是,現在,張靜晨好似沒事人一般。

「回家?我才不要,我想和你們多呆幾天,反正我爸我媽都去歐洲度假了,我不在家幾天也沒事。」張靜晨畢竟是女孩,並且家裡也很富足,說起話來不免有些嬌氣。

「不過,你畢竟是女孩,跟著我們恐怕不好吧!?」鸞峰張口說道,「況且,我們也不是去旅遊,而是去找尋龍星的聖物,護龍石。你可要想好了嘍。」

「不用想了,完全沒問題,我全聽你的,鸞峰,只要你們讓我去看看就可以了。到時候,等你們拿到了,我在回家也不遲嘛。」都說美女的誘惑是難能抵擋的,更別說是喜歡撒嬌的美女了。

鸞峰有點為難,倒是龍貓一口答應下來,嬉笑著道,「好,你可以去。但是,必須得聽從我們的。」龍貓同意張靜晨同去,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首先,它能看出來張靜晨對龍星上的一些事是很感興趣的,說不定能幫上什麼忙。其次就是它也看出來張靜晨是喜歡鸞峰的。再有就是,這地球上也沒有什麼大危險。一同去,也無妨。所以,它就無所謂地替鸞峰答應了下來。反倒是鸞峰有些擔心。

「不是,龍貓,你別這樣。她一個女孩家和我們一起去,總是不太好的!」鸞峰還是想要張靜晨回家去。

但是,一聽這話張靜晨不幹了,嗔怒而視,對著鸞峰賭氣道,「就可以你們去,我就不可以去啦。不行,反正,龍貓已經答應我了,這是改變不了的了,就算是粘,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出去看看。」

看到張靜晨堅定地模樣,鸞峰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之後,三人決定休息一晚,明天準時出發。

期間,龍貓握著鸞峰胸前的那枚龍鱗吊墜而向其中注入一絲龍氣的時候,也是感受到了強烈的波動。那波動是護龍石發出來的,更像是一種莫名的召喚。

看來護龍石也已感應到了龍鱗的存在。 翌日清晨,三人收拾行囊,整裝待發。張靜晨開車,鸞峰和龍貓坐在座位上,一前一後。

坐在車上,鸞峰和張靜晨都難掩內心之中的欣喜。要知道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出遠門啊。

「怎麼樣?錢帶夠了嗎?」問話的不是別人,而是腳掌站立在後車座上的龍貓。

鸞峰兩人一聽龍貓的這話就滿腦門的黑線,心想你個外來生物竟也知道錢。正所謂有錢好走,沒錢寸步難行,看來無論在龍星抑或是地球都是深為人知的道理。

更令鸞峰和張靜晨沒有有想到的是,龍貓竟然也不理會他們對其的鄙視,而是信誓旦旦地說著自己的話,大言不慚地道,「我喜歡你們地球的水煮魚片,還有桂花雞,特別是那桂花雞吃起來實在是香美啊。白白的肉,吃到嘴裡面就像要融化了似的,現在我還想吃呢!記得上次吃,還是在一個白色的袋子裡面呢!只不過,都是些骨架,少了點肉。」

「你還吃肉嗎,在哪裡啊?」鸞峰問道。

而張靜晨開著車,滿腦門上飛烏鴉,無奈地不想說話,倒是鸞峰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龍貓說著話。


「吃啊,我什麼都吃的。 巫師的童話 ,第一次吃桂花雞,還是在一個很大的地方。那叫什麼『富順酒樓』的地方。說來也怪。在那個酒樓裡面有很多的人類,但是,他們即便是點了桂花雞,他們也吃不下多少。所以,在那些叫『服務員』的人將那一盤盤的桂花雞倒進白色的袋子的時候,我就悄悄地鑽到了裡面,開始大快朵頤了。」說到這裡的時候,龍貓滿臉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看樣子那桂花雞的味道實在是出奇的好。但沒等它說完,鸞峰和張靜晨的臉上都是露出驚異之色,異口同聲地問道,「你是說,你在垃圾袋裡面吃的桂花雞嗎?」



問出自己的問題后,鸞峰和張靜晨的眼神之下不由得對龍貓滿是輕蔑與鄙夷。

「咦,你怎麼知道,那些叫『服務員』的人就把那白色的袋子稱之為『垃圾袋』。難道你們跟蹤我不成嗎?」說到這裡的時候,鸞峰和張靜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心裏面一片心花路。

「沒有,沒有,是你自己說的,在『垃圾桶』裡面吃的,與我們何干?!」張靜晨用手掩著口,笑得前仰後合,掩口道,「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痛,鸞峰你可不能這樣虐待你家的龍貓啊,要知道,吃人剩下的本就不好,要是在蹲到垃圾桶裡面去吃那就更別提什麼臉面了。是吧!?」說道這裡的時候,張靜晨還似有所指地看向後座上面立著的龍貓。

而龍貓卻是對張靜晨不住地點頭,頷首稱讚張靜晨道,「沒想到,你這麼善良。謝謝啦。下一次,我也要坐到桌子上面吃。」

看兩人聊得開心,鸞峰也是想到了一個問題,就問了龍貓,「龍貓,為什麼護龍石會出現在地球上面呢?!」

龍貓聽到鸞峰問這話,也是撇開張靜晨,思忖片刻,后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護龍石為什麼會出現在地球上面?!但是我和龍武長老等一行人確實是無意間墜落到地球上面來的。說來,要是我們沒有墜落到地球上,說不定就錯過了這護龍石的所在。所以,那次空間亂流可謂是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好的是,我感應到了你身上的龍鱗吊墜並且通過它也知道護龍石就在地球上面。但壞的是,死了很多護龍族的人,就餘下我一個。」說道這裡的時候,龍貓臉上難掩落寞與悲傷。

儘管有落寞和悲傷的情緒在內,但很快一路上的目不暇接的風景也是讓龍貓情緒迴轉,不住地和鸞峰還有張靜晨攀談。一路上,倒是安安穩穩,笑聲不斷。

期間,龍貓將幾縷龍氣注入到那龍鱗吊墜裡面,按照龍鱗吊墜所感應的方向,向護龍石的所在地進發。

在快到黃昏的時候,三人下榻在一家叫作「鳳歌旅館「的地方。

但是,在下車的時候卻是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因為天色漸黑,而鳳歌旅館就在他們的途中靠近公路很近的位置,所以他們就決定在這裡住下。將車緩緩的停在路邊,鸞峰和張靜晨慢慢的從車上下來,將龍貓暫時留在了車上,並說好,等到晚上的時候,鸞峰在悄悄地將它帶到房間裡面去。畢竟,不能讓龍貓縮在車裡,好歹,那也是只稀有的外星生物啊,這要是被地球上的媒體還有科學家知道了,還不得為之瘋狂啊。

張靜晨穿著了一件青色的襯衫,還有一條短牛仔褲,輕妝淡抹,看上去倒是一點不像學妹。那種自然流露而出的嫵媚與性感,這一路上可沒少吸引鸞峰火熱的目光。畢竟,都是大好的熱血青年,面對妙齡少女,有點熱血賁張的感覺,也是能夠理解的。

要知道張靜晨可是濃眉大眼、皮膚如雪、粉面如花的容貌,再加上那說話輕柔的妙音,又有哪個男人會不為之動容呢!

鸞峰記得自己以前聽到過這樣一個段子,裡面有一段對話,特別喜人。兩個演員,一個告訴另一個,「我喜歡女孩,今年我二十五歲了,我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孩。」而另外一個演員,無比鄙視地看著面前的那名演員,手指晃著,不住搖頭,道,「非也非也,我說你這個人就是沒意思,還說你二十五歲了,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孩。告訴你,今年我都八十歲了,也喜歡年輕的女孩。」想到這裡,鸞峰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這個微笑在嘴巴上的弧度不大,但卻是讓搖開車窗坐在後座上面的龍貓看到了。「小子,你壞笑什麼呢?」龍貓不懷好意地望向鸞峰問道。大有你不說實話,我就拍死你的意思。

「沒什麼,就是覺得靜晨今天這身裝扮格外的性感與靚麗。」鸞峰也不掩飾自己的誇獎。

而剛下車的張靜晨也是聽到了鸞峰的話,臉上生出一片紅暈,心裡那是萬分開心。

可就在鸞峰提著兩件行李跟在張靜晨身後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有一隻手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後面有人說話。

「喂,兄弟,出來玩帶這麼漂亮的妹妹,你艷福不淺啊?」

鸞峰一愣,面色難看,轉過身來的時候,卻是看見四個人模狗樣的人就站在自己和張靜晨之後。 面對沒氣的車胎,鸞峰和張靜晨一陣氣惱和躊躇不定。

車後座上的龍貓搖大車窗,朝著外面低聲對他們說道,「要是走不了,我可以幫助你對付他們。不就是鬥狠嗎?雖然貓爺身體之中的龍氣並不充裕,但是抖幾個惡霸還是有把握的。」說這話的時候,龍貓的鬍子翹得老高,就像是被電到的老鼠尾巴挺得綳直。

而鸞峰和張靜晨的心裡卻是在想,一隻貓能發揮出多大的作用來。對龍貓的自吹自擂,倒是有點不屑一顧。

「喂,你們在想什麼呢?」龍貓好似看穿了他們的想法,訕訕地笑道,「你們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還有,鸞峰你那嘴巴是什麼意思,是看不起我嗎?」

此時的鸞峰嘴巴是有點弧度的,雖然眼白沒有翻上去,但是,那明明白白地輕蔑還是有的。

「沒有」,鸞峰很自然地回答道,「那我們今天就真的留在這裡了,但是,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嘿嘿,你就別想讓我再幫你找那什麼護龍石,更別提讓我陪你去龍星了!」

「沒問題,一言為定。」

實際上即便是鸞峰不答應,現在車子壞了,他們也是走不了的。何況,他和張靜晨也都很是疲憊的,又臨近了晚上。

龍貓倒是異常地興奮,道,「小子,就知道你不知道貓爺我的實力,今天晚上他們要是膽敢來,我就讓你看看我的本領,讓他們也長長見識。不就是對付幾個流氓地痞嗎?這點事情我要是還辦不好,就會被護龍族的人嘲笑的。我以後還怎麼活啊。我可丟不起那人。」

這話傳到張靜晨的耳朵里,也是一陣鄙視,心想,沒想到一隻兩爪立站著的龍貓還是個喜歡吹噓的傢伙,最有意思的是這傢伙還一口一個「貓爺」、「貓爺」地叫著,真不知道它是在哪裡學的。

再將龍貓裝進旅行箱帶進酒店之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鐘的時間。為了防止危險出現,鸞峰和張靜晨制訂了一間房間。房間看上去很大,有兩張床,對於他們來說已是十分寬敞的了。

約莫是鸞峰他們剛吃過飯,九點多鐘的時候。房門就被「咚、咚、咚」的敲響,鸞峰一聽那砸門的聲響,就知道這一下麻煩了,應該是那個叫作什麼二龍湖浩哥的人帶人來了。

透過貓眼向外面看去,果不其然就是那些傢伙,看樣子又增加了二三個人手,各個身強體壯。

「這幫傢伙還真是麻煩,要不然,我們再給他們幾百塊,就這麼算了吧!」張靜晨站在床邊一副擔心的模樣,道,「還是說,我們現在就報警,等警察來了,讓他們處理這樣的事情。」

鸞峰迴頭看了看張靜晨緩緩地搖了搖頭,「像這種人你越是慣著,他們就越是張狂。只要你跟他們來狠的,他們也會怕得。還有,報什麼警,你也不是不知道,現在的警察吃社會的福利吃的盆滿缽滿的,哪還有工夫管我們這些兒小事。況且,不還有這位『貓爺』嗎?」鸞峰抬著下巴,下巴尖對著龍貓。

張靜晨看了看嚴陣以待,貌似還真像那麼回事的龍貓,不由的覺得好笑,心想,一隻貓咪,練武術,誰也擋不住啊。

「看我幹什麼?鸞峰,一會兒,你就給他們開門,不讓他們見識見識貓爺的厲害,他們就不會知難而退。」龍貓爪子使勁地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黑鼻子,倒是很有李小龍的相。真不知道龍貓的這些動作還有言語都從在哪裡學到的。看到它那個模樣,出現在鸞峰腦海中的只有三個字:不靠譜。

外面敲門聲越來越厲害,還有人不停地吼罵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