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心中暗笑:「這些方法哪裡是我想出來的啊,那些都是照搬別人的炒作方法。」

當在司馬無雙的面江帆當然不能這樣說,「呵呵,這些都是我自己想的,我這麼很聰明,你晚上是不是要獎勵一下我呢?」江帆壞笑道。

司馬無雙臉微紅,自從奪回身子之後,她就住在符皇府了,昨天晚上還被江帆折騰得渾身酸軟呢!

想到這裡司馬無雙嬌羞道:「那我晚上讓你吃饅頭,總可以吧?」

「嘿嘿,饅頭那肯定是要吃的,還有我們今天晚上做一個好玩的遊戲。」江帆笑得十分詭異。

司馬無雙驚訝地望著江帆,「什麼遊戲呢?」

「嘿嘿,農民伯伯插秧的遊戲,保證你喜歡的。」江帆笑道。

一旁的周秀梅捂著嘴巴偷笑,她臉羞紅,她可知道農民伯伯插秧的遊戲,以前在東海市的時候,江帆就和她玩過這刺激的遊戲,如今想起來臉還紅呢。

看到周秀梅偷笑,臉頰羞紅,司馬無雙望著周秀梅道:「秀梅妹妹,你以前是不是和江帆玩過農民伯伯插秧的遊戲,你和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唄?」

周秀梅點了點頭,對著司馬無雙耳邊悄聲嘀咕幾句,司馬無雙的臉立即通紅,「哎呀,我才不玩這樣遊戲呢!」她嬌羞地瞪著江帆道。

忙了一天之後,司馬無雙等人抄寫了三百多張布告和傳單,司馬無雙的手都抄酸了。屋裡熱氣騰騰,司馬無雙正在屋裡洗澡。

她坐在水桶之中,臉色桃紅,手拿著毛巾輕輕地擦著身子,她想著江帆白天說的話,臉上露出嬌羞之色。

嘴裡嘀咕道:「這人真是壞死了,竟然寫得出這麼害羞的遊戲!」

突然門外響起敲門聲,「無雙,我回來了!」江帆從濟世醫院回來,他下午親自去布置那些桌子和床的擺設,一直忙到天黑才回符皇府。

司馬無雙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你等會進來,我還在洗澡呢!」司馬無雙望著門道。

「哦,你洗澡啊,那我可要進來幫你一起洗!」江帆使出穿牆符,穿牆而入進入屋裡。

司馬無雙看到穿牆而入的江帆,臉羞紅道:「江帆,你這人真是壞死了,人家洗澡你也進來呀!」

江帆望著司馬無雙雪白的身子,身前雪白的饅頭,口水流了出來,「嘿嘿,無雙,我們做農民伯伯插秧的遊戲吧!」江帆迅速脫光衣服躍入木桶之中。

「哎呀,你真壞啊,就知道欺負人家!」司馬無雙撒嬌道。

木桶里熱氣涌動,片刻之後司馬無雙氣喘吁吁,「無雙,我們可以開始做遊戲了!農民伯伯開始插秧了!」江帆壞笑道。

「哦,農民伯伯,你來插秧吧!」司馬無雙嬌羞道。

「嘿嘿,農民伯伯來了!」屋裡傳來江帆的喜悅笑聲。

兩天之後,江帆開設醫院的事情辦得差不多了,布告和傳單一共寫了一千多份,醫院的桌椅、病床等已經布置妥當。

另外李寒煙、梁艷等人製造出了聽診器、溫度計、顯微鏡等等儀器,這些儀器都分別放置在門診辦公室里。

江帆按照東海市人民醫院的大概樣式,設置了婦科、兒科、外科、內科、疑難雜症等科室,婦科、兒科、內科分別由李寒煙、梁艷、張曉蕾、周秀梅四人負責。

外科和疑難雜症科由江帆負責,李寒煙、梁艷、等人主要負責確診,江帆負責用符咒治療,他還傳授了李寒煙、梁艷、張曉蕾、周秀梅四人符咒治病的基本符技,畢竟江帆要去辰州符咒學院學習,以後醫院的事情就交給她們管理經營了。

江帆和大家商定好濟世符咒醫院在六日之後正式開業,開業前六天是宣傳炒作的時間,江帆安排眾人在塔州城大街小巷散發傳單和張貼布告。

濟世符咒醫院的事情基本落實好之後,江帆帶著納甲土屍動身去辰州符咒學院報名。辰州城距離塔州城很近,大約兩百多里,坐著符馬車只要兩個小時就到了。

符馬車是符元界主要交通工具,符馬外形和馬差不多,只是腳要多兩條,六條腿的馬跑步速度就是比四條腿的馬奔跑速度快多了。

辰州城比塔州城大多了,江帆和納甲土屍站在在大街上,望著四周的建築,江帆驚訝道:「哇塞,辰州城這麼繁華啊!這比較起來辰州城就像城市,塔州城就像縣城。」

納甲土屍一雙眼睛盯著街上的來來往往的女人,「哦,主人辰州城的女人要比塔州城的女人漂亮多了,個個都是美女呢!」納甲土屍流著口水道。

江帆瞪了納甲土屍一眼,「我靠,傻蛋,你就知道色迷迷地望著街上那些那女人!」江帆搖頭道。

江帆打聽之後才知道辰州符咒學院就在辰州城的西南,而他們在東南,還有一段距離要走,於是江帆和納甲土屍眼中大街朝著辰州符咒學院走去。

辰州城太熱鬧了,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街道兩旁都是攤販。街道兩旁還種植了大樹,樹上散發著香味,當江帆和納甲土屍路過一家門口的時候,納甲土屍驚呼道:「主人,您看那女人沒穿衣服呢!」

江帆扭頭看到一家門前站立著兩名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身上穿著透明的紗巾,正在街頭上對著來往的男子招手。

那兩名女人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特別是看到納甲土屍上瞪著眼睛望著她們,「大爺,來玩吧,我們逍遙樓有很多漂亮的姑娘等你們光顧呢!」其中一名女人笑嘻嘻道。


「主人,她們說有好多漂亮的女人等我們呢,我們去看看吧。」納甲土屍色迷迷道。

江帆瞪了納甲土屍一眼,「我靠,你這個色殭屍!這他媽是雞窩,我們去做什麼!我們要去辰州符咒學院!」江帆對著納甲土屍罵道。

納甲土屍立即低下頭不敢吱聲了,那女人立即笑道:「哎呀,去什麼辰州符咒學院啊!那可是地獄啊!哪有我們這裡好玩!我保證你爽死了!」

「我靠,辰州符咒學院有這麼可怕嗎!你們是胡說八道的吧?」江帆皺眉道。

「哦,你是新來的學員吧,你肯定不知道那個院長有多麼兇悍呢!不少學員都被她打得吐血了!還有的學員被她閹割掉了!」那女人瞪大眼睛,嘴裡飛出泡沫。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呃,你也太誇張了吧,辰州符咒學院的院長有這麼兇狠啊!」江帆不可置信搖頭道。

「信不信由你,等你去了辰州符咒學院就知道我所言不虛了!這些可都是辰州符咒學院的學員親口告訴我的!你們還不如到我們逍遙樓先樂樂,要不然就沒有機會尋找樂子了!」那女人拉著江帆的胳膊,緊緊地靠在江帆肩膀上。

那濃厚的香粉味道十分刺鼻,江帆皺起眉頭,「呃,你們這裡我可樂不起來!」江帆伸手點了那女人肋下,那女人渾身一震,肚子嘩啦啦作響,她立即捂著肚子,急沖沖跑走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迅速離開了逍遙樓門口,納甲土屍依依不捨地扭頭望著逍遙骷髏輕聲嘀咕道:「逍遙樓真不錯,改天有空一定來逍遙一番。」

江帆聽到納甲土屍的話,立即給了他一個爆栗子,「我靠,傻蛋,你現在可是轉世之身,你沒有原來那條象鼻子了,就想風流也風流不起了!」江帆搖頭笑道。

「嘿嘿,主人,小的雖然沒有原來象鼻子了,可是小的也彪悍也不亞於當年呢,小菊都被我搞得嗷嗷直叫呢!」納甲土屍猥瑣笑道。

「我靠,傻蛋,你竟然把小菊給搞了,她可是有老公的,你不怕她老公找你麻煩!」江帆搖頭道,順手敲了納甲土屍額頭一下。

納甲土屍摸著額頭,「嘿嘿,主人,小菊巴不得我搞他老婆呢,他根本滿足不了母老虎一樣的小菊,也只有我傻蛋才能征服她,她現在對我可好了!」納甲土屍頗為得意道。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走著,大約半個多小時候后,他們到了辰州符咒學院門口。辰州符咒學院的大門十分奇特,大門呈橢圓形,橢圓形的中間豎立一塊巨大岩石,岩石上面雕刻著:「辰州符咒學院」幾個鮮紅的大字。

大門兩側是九根竹筍似的石柱,每根石柱上雕刻了符籙,石柱左右分列,看起來似乎雜亂無章,其實擺了一個符陣。

辰州符咒學院面大門面臨街道,大門正對著大街,街道兩旁是商鋪和小店,學院門前還擺設不少攤位,那些小販不停地吆喝著。

辰州符咒學院門前十米之內冷清清的,只有兩名護衛模樣人站在那裡,就像現代的保安。當江帆和納甲土屍要進入辰州符咒學院的大門的時候,那兩名護衛立即攔住他們的去路。

「站住,這裡是辰州符咒學院,閑雜人一律不得入內!」其中一名護衛冷冷道。

江帆立即微笑道:「我是前來報名的!」他隨即出示那塊綠色的玉石卡。

那塊綠色玉石卡是辰州符咒學院特別製作的,兩名護衛看到綠色玉石卡之後,立即點頭道:「你們可以進去了,報名地點在院長辦公室,找上官院長辦理入學手續。」

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了辰州符咒學院,學院裡面建造十分漂亮,如同一座花園似的。白色符青石鋪的小路,兩旁是大樹和鮮花,樹林之中還聽到了小鳥的叫聲,花草之中看到花蝶在飛舞。

江帆不禁讚歎道:「哇塞,辰州符咒學院的環境比東海醫學院的環境漂亮多了,也大多了!沒想到這個異界還能有如此美麗的學院!」

同時江帆也感覺那些傳聞辰州符咒學院上官香雪院長如同母老虎的傳聞有點不可信,能把符咒學院管理如此井井有條,那說明上官香雪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走了一段路之後,江帆十分詫異,這麼大的辰州符咒學院竟然很少看到學員路過,學院裡面靜悄悄的,就彷彿無人的學院。

在來辰州符咒學院的時候,江帆也打聽了辰州符咒學院的一些情況,這座符咒學院大約有一千多名學員,大都是達官貴人的子弟,只有少數人是平民百姓的弟子,那些貧民百姓弟子都是各大宗祠符咒會選拔出來的優秀學員。

辰州符咒學院是兩年制的,進入學院的學員只要學習兩年就可以畢業,畢業之後通過考核,選拔出優秀的學院進入大元國宗祠符咒會進修一年,對於十分優秀的學員,將得到皇上的重用。

一千多人的符咒學院幾乎看不到學員,難想到他們都在教室里上課,就沒有在外面上課的?江帆十分詫異,他正東張西望的時候,迎面來了一名女子。

那女子大約二十歲,高挑的身材,濃眉大目,挺直的鼻樑,小巧的嘴唇上面有一顆芝麻大小的痣。她身穿一件淺綠色的上衣,身前鼓起,走起路來十分有力。

「哦,主人,美女啊!」納甲土屍急忙喊道。

那女子扭頭看到了江帆和納甲土屍,她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眼睛色迷迷盯著自己身前看,不禁眉頭一皺,瞪著江帆和納甲土屍道:「你們是做什麼的?」

看到濃眉毛,嘴巴上有痣,江帆大喜,眼前的女子可是蛙女呢,沒想到在這異界竟然遇到了一位蛙女,那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能錯過了。

江帆立即走向前,對著那女子微笑道:「我是新來學員,請問學姐芳名?」

那女子了地瞪了江帆一眼,「我可不是這裡的學員,我是辰州符咒學院的教師!」那女子冷冷道,她雙手交叉胸前,滿臉不悅地望著江帆。

江帆眼睛一亮,「哦,原來你是辰州符咒學院的老師,沒想到你這麼年青漂亮,要是能夠做你的學員,那真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啊!」江帆笑道。

那女子瞪著江帆,「哼,一看你就知道你這人油嘴滑舌,不像正經人,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混入辰州符咒學院來的!」那女子冷笑道。

那女人的話江帆很不愛聽,「呵呵,我知道辰州符咒學院裡面大都是達官貴人的子弟,我可是平民百姓的子弟,我是憑著自己實力選拔進來的。」江帆不吭不卑笑道。

那女人驚訝地望著江帆,「喲,那我還真想小看你了,你真的是憑藉自己實力進入辰州符咒學院的?那你召喚一顆符球給我看看?」那女子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江帆隨時一揮,眼前出現一顆藍色符球,那是一顆水符球,「怎麼樣,你看我是不是吹牛吧!」江帆微笑地望著那女子道。

那女子吃了一驚,沒想到江帆竟然可以召喚出藍色符球,而且召喚迅速太快了,竟然比自己召喚符球速度還要快得多,她不禁吃驚地打量著江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笑嘻嘻道:「老師,你盯著人家看,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那女子臉微紅,瞪了江帆一眼,「哼,油嘴滑舌的,你雖然召喚出藍色符球也不要驕傲,在辰州符咒學院能夠召喚藍色符球的人差不多有一百人呢!還有人可以召喚紫色符球呢!」

這句話讓江帆也吃了一驚,看來辰州符咒學院卧虎藏龍啊!召喚籃色符球的人竟然將近一百人,還有人可以召喚紫色的符球,那更是驚人啊!

其實江帆誤會了那女子的意思,她所說辰州符咒學院包括了所有人,能夠召喚紫色符球的人那就是符皇了,她指的就是辰州符咒學院院長上官香雪。

那女子看到江帆驚呆了,她搖頭冷笑道:「怎麼樣,沒有自豪感了吧!即使你能夠召喚藍色符球沒什麼,最關鍵的還是符技!既然別人召喚符球等級比你低,可是他的符技比你高明的話,你也不一定打贏他!」


江帆笑了,「呵呵,聽老師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說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老師的芳名呢!」江帆望著那女子笑道。


那女子冷哼一聲:「你不一定分到我班上,我的名字你不知道也罷!」

江帆望著那女子搖頭笑道:「看來這位老師不敢報芳名了,你是怕我吃了你,還是你的名字太難聽了!」

那女子露出不屑之色瞪著江帆道:「誰說我怕你了!我的名字很好聽,我叫獨孤文香,是辰州符咒學院教導處主任!」

「哇塞,這女人竟然是辰州符咒學院的教導處主任啊!毒姑蚊香,哈哈,這女人夏天帶著身邊很好,不怕蚊子咬!」江帆暗自笑道。

「哦,原來你就辰州符咒學院的教導處主任獨孤文香啊!失敬失敬!」江帆急忙拱手笑道。

萌妃來襲:皇叔放肆寵 ,「很好,蚊香啊,主人一定要搞定她,夏天不怕蚊子咬!」納甲土屍傻笑道。

獨孤文香最討厭別人說她是蚊香了,她也知道背地裡有不少學員叫他毒姑蚊香,沒想到納甲土屍竟然當著面那自己名字取笑,她眉毛一挑,冷笑一聲。

雙手結印,一道藍符球飛了出去,就像水泡是的落在納甲土屍頭頂。嘩啦啦!納甲土屍立即被冰凍了,變成了一座冰雕獃滯在那裡。

「看你還敢亂說不!」獨孤文香冷笑道。

納甲土屍心裡暗自叫苦:「我靠,我不就隨便嘲笑一下,就被未來主母冰凍起來!」

「呵呵,獨孤主任,傻蛋是我僕人,他只是個粗人,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江帆微笑地望著獨孤文香道。

「哼,誰讓你僕人亂說話,就讓他冰凍一下,省得他以後沒大沒小的!」獨孤文香冷哼道,說完轉身就走了。

江帆望著獨孤文香的背影還有她誘人的屁屁,「呵呵,果然是尤物啊!蛙女,我一定會把你搞到手的!」江帆自言自語道。

「主人,快救我,好冷啊!」納甲土屍呼救道。

江帆一揮手,嘩啦啦一聲,納甲土屍身上的冰掉落下,「主人,未來主母不好惹啊!」納甲土屍苦著臉道。

「呵呵,誰讓你嘴巴胡說八道呢!你竟敢當著她面說她是蚊香,她當然很生氣了!這對你的懲罰還算輕的呢!」江帆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