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讓安保人員每天都會用設備檢測,一旦有監控設備出現,就能立刻發現。”

顏愛蘿相信他的能力,只是覺得總有人在暗中窺探,覺得不舒服罷了。

“看來,鬱子夜還是沒變,只是比以前更加陰損了。”她喃喃說道:“之前在醫院產房對昕昕和孩子下手的事,倒更像是他會做出來的事。”

收買護士在器材上下藥,還對孩子下手,這確實更像鬱子夜能做出來的事。

而楚三叔雖然會嫉妒自己的哥哥,現在還徹底走了黑、道,但手段更陽剛一些,也不會對自己的侄孫女這麼狠。

她說完後,腦袋裏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個匪夷所思的可能性。

“會不會……”她不禁看向鬱子宸,想說說自己的想法。

而鬱子宸知道她要說什麼,直接點頭:“我之前就懷疑,鬱子夜跟楚三還在合作。但是他們的合作是交換目標,互相對付對方的敵人,以達到迷惑我們的效果。”

因爲鬱子宸對鬱子夜很瞭解,而楚家對楚三叔很瞭解,所以他們都能猜想的到對方會用什麼手段,能有什麼舉動。

所以爲了勝利,鬱子夜和楚三就交換目標,用他們不熟悉的手段來行動,讓鬱子宸等人防不勝防。

鬱子夜去幫楚三對時嶽昕下手,想徹底斷絕楚家的下一代。而楚三則是來破壞鬱子宸的婚禮,還派人來安裝**,要把人直接炸死一了百了。

鬱子宸在婚禮上發現有**的時候,發現這不是鬱子夜更像是楚三的手段,分析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得出了結論。

現在顏愛蘿也想到了同一點上,讓他很高興,在她頭上摸了摸以示誇獎。

顏愛蘿把被揉亂的頭髮捋順了,一點也不覺得高興。

因爲她發現,就算知道鬱子夜和楚三交換了目標,自己這邊也沒什麼優勢。

並不是發現了這一點,就能單純的只提防楚三的手段,根據他會用的手段做出部署。

因爲誰也不知道下一次行動他們還會不會用同樣風格的手段,更不知道要對付的是鬱子夜還是楚三。

這等於他們和楚家都要同時對付兩個強大的敵人,還摸不透對方的行事風格。

因爲鬱子夜和楚三更深、入的合作,他們防禦的難度也加大了。

這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局面,而是一加一大於二。

“我們真的太難了。”顏愛蘿鬱悶的趴在桌上,看着那個很小的金屬塊發呆。

惹上的都是難纏的角色,還一次兩次的怎麼都解決不掉。敵人跟帶着光環一樣,屬性跟小強差不多。

鬱子宸倒是一如既往的自信,沒有因爲對手變了而頹廢。

“因爲他們在暗,我們在明,所以才顯得難。但是,他們每次行動都會留下蛛絲馬跡。只要順着這些線索,早晚能把他們找出來。”

他的臉上滿是自信跟驕傲,就好像在前途未卜的黑暗道路上給人指明瞭方向。

顏愛蘿撐着下巴擡頭看他,見他一如既往的堅韌不拔,自己也很快打起精神。

“所以,鬱子夜在這裏出現了,這一次能抓住嗎?”

在發現鬱子夜的那一刻起,鬱子宸就已經開始行動,過了好幾個小時,也該有些結果了。

這時候,鬱子宸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有人打電話來了。

他聽那邊說完後,讓不用追了,就掛斷電話。

“人跑了,從海上走的。”

鬱子夜真的就是來看一看,看完就走,根本沒有停留。

大概從他在樹林裏現身後就立刻離開了,沒有多逗留,更沒有拖泥帶水。

而那場火看來不光是爲了燒燬證據,更多的是爲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然後給自己創造離開的時機。

顏愛蘿又想起鬱子夜陰冷的眼神,後背一陣發冷。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起,她拿過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

她回來後辦的新號碼並沒有對客戶公佈,所以也不會有客人給她打電話,這個陌生號碼就顯得很突兀了。

她按了接聽,接着又習慣性按下錄音跟外放。

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有些嘶啞,更是陰沉,就跟從哪個陰暗角落裏傳出來的一樣。

“大嫂,你好啊。剛纔大火裏,有沒有受傷啊?你看我,對你多體貼?趁你不在才放火,若是隻有我那個好大哥,我一定毫不猶豫燒死他,他得感謝你。”

他說了幾句就開始氣喘,好像在什麼地方喘不上氣一樣。

而這邊鬱子宸的眼神也冰冷無比,盯着那個手機,差點就直接拿起來扔進馬桶裏。

顏愛蘿攔住了他,對着手機譏諷的笑了笑:“是嗎,那還真是謝謝你,你燒了我的衣服跟首飾,麻煩你把錢匯過來吧。你這麼好,肯定會百倍賠償的,對吧?”

接着,鬱子夜在那邊哈哈笑起來,好像聽到了什麼十分好笑的笑話一樣。


“你還是那麼有意思。不過你放心,我這麼喜歡你,肯定不會賴賬。等過幾天,賠償就到了。

記得查收,別讓我大哥給扔了。不管怎麼說,你也給我生了個兒子,我會對你好的。”

這話讓顏愛蘿的眼神也猛然變了。

鬱子夜,要對慎行下手了!

似乎是知道她現在的緊張,鬱子夜接着說:“放心,我現在不會動手,也不會對我們的兒子做什麼。我會對他好的。跟對你一樣好。”

“閉嘴!”

顏愛蘿現在也有了把手機跟鬱子夜一起扔進馬桶的想法。 鬱子夜在電話裏也沒多說,只是明裏暗裏威脅了一番,就把電話掛斷了。

顏愛蘿再打過去的時候,那個號碼自然變成了空號。查了查,他是從境外打來的。

他跑的倒是快,這麼快就到了公海,出了華夏國的疆域。

這些年,他陰狠的手段漲了,就連逃跑的本事也是一流。就真的跟那陰溝裏的老鼠一樣,讓人抓都抓不到。

雖然知道家裏有保鏢保護,但是顏愛蘿還是不放心,立刻去收拾了僅剩不多的行李,非要回去。

她對顏慎行總有愧疚,覺得近些年都彌補不完,所以也更擔心孩子出事。

鬱子宸拗不過她,也沒在這時候亂吃醋,只好就這麼回去了。

兩人一路趕回去,到了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半夜。

家裏人都睡了,只有值班的還在守着。

兩邊院子裏都靜悄悄的,看起來很安寧。倒是何伯,聽到動靜警覺的跑出來,看到他們回來,嚇了一跳。

阿大白天回來的事他知道,當時就覺得不對勁,還派了思明跟着阿大一起回去。

這到了晚上,幾人又趕回來了,難不成是出了什麼大事?

鬱子宸跟何伯說沒什麼事,就是顏愛蘿想孩子了,非要回來。

何伯狐疑的看了看,也沒再追問:“那我去準備點吃的,你們吃了早點休息,趕回來也很累了。”

“不用了,這麼晚也吃不下,你回去睡吧。”鬱子宸不想驚動太多人。

何伯只好又不放心的回去接着睡,但看他擔心的樣子,估計也睡不着了。

顏愛蘿則是跑到樓上,進了顏慎行的房間,見小傢伙還在牀上躺着,立刻走過去查看。

顏慎行正好好躺在那裏,小手緊緊抓着已經掉下牀一半的被子,讓她又是哭笑不得。

平時一個小大人的神童樣子,現在倒是更像個小孩子了。

被子被他踢到地上,只留了一小部分還在牀上。他大概是覺得冷,緊緊抓着最後一點被角,眉頭還緊緊皺着,在睡夢中都還在努力拉被子。

給他把被子拉起來蓋好,摸了摸,顏愛蘿對他很是捨不得。若是鬱子夜敢動她的兒子,她一定會親手殺了他。

顏愛蘿眼神猛然變得凌厲,恨不得把人現在就抓出來纔好。這時候顏慎行在睡夢中不安的動了動,她立刻收回思緒,安撫了一會。

很快,小傢伙又睡得香甜,她怕打擾了孩子,又小心的關了房門出去了。

鬱子宸就在走廊裏等着,見她出來就問:“放心了?”

顏愛蘿搖頭:“還是怕。鬱子夜不會放棄,肯定還會找機會對慎行下手的。他知道這孩子對我們有多重要。”


暗中的敵人才最是可怕。這種總是提心吊膽的日子,也讓人憋屈。

鬱子宸說:“我知道,所以我接下來會全力追蹤鬱1子夜的下落,也會保護好慎行。你不要擔心了。”

顏愛蘿對着他勉強笑了笑:“你也還有很多事要忙,我會保護慎行的安全。”

鬱子宸瞭解她的擔心,知道勸不住,也就沒有多勸。

接下來的日子,顏愛蘿就開始了對顏慎行的緊張保護。

第二天一大早,顏志豪跟顏慎行醒來,看到他們倆在家裏還覺得奇怪。

顏慎行看到媽媽是立刻飛奔過來,扎進她懷裏,驚喜的跟中了大獎一樣。

而鬱子宸在母子倆抱了五秒鐘後就把他拉出來,塞在旁邊的椅子上。

“吃飯。”他板着臉,對這小子總是摟摟抱抱的行爲很不滿。

顏慎行委屈的看看媽媽,低頭看看盤子裏的早飯,再擡頭看媽媽的笑臉,很快就調節好了情緒。

“媽媽,你們怎麼突然回來了?你是想我了對不對?我也想你,你不在家的時候,我還給你做了禮物。”

顏愛蘿笑道:“媽媽就是太想你了,所以才突然回來的。媽媽還給你帶了禮物,一會拿給你看。”

小傢伙單純的信了這些話,笑着連連點頭說好。

顏志豪卻覺得其中有問題,但看孩子在這裏,也不好多問,就滿心疑慮的打量了他們一番跟着吃了早飯。

吃過飯,因爲是週末,孩子不用去上學,鬱子宸卻是要去公司看看。

顏愛蘿送他到門口,又回來給兒子拿禮物。

顏志豪趁着孩子上廁所的時候,過來問到底怎麼回事。

她想了想,才把在度假酒店發生的事簡單說了說。


其中也沒真的遇到多少危險,鬱子夜也沒打算直接要他們的命,所以她就沒隱瞞什麼。

但是顏志豪卻聽着心驚。


“鬱子夜都能直接在你們屋裏裝監控還能放火,這說明他隨時都能殺了你們。他這是在宣示自己的能力,在嚇唬恐嚇你們,不對,是我們所有人。”

鬱子宸兩人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對鬱子夜的行爲很痛恨。

“他要是針對慎行下手,我就是拼着這條命不要,也會親手了結他。小蘿,你別太擔心了,以後我會親自盯着慎行上下學。”

顏志豪怕女兒擔憂過頭,所以安慰着。

顏愛蘿說:“我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事,我可以接送他上下學。爸,你年紀也不小了,我不想你也出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