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妖族部隊這一吼不要緊,什麼保密工作全沒了,龍祝被殺的消息隨著吼聲傳播四方,弄得其他部隊大驚失色。

「該死,讓他隱藏行跡根本不聽,這下要出大事了!」


一位第一聯軍的將領低聲詛咒出聲,眼珠一轉后,立刻命令自己的部隊稍緩攻擊,並且慢慢退出戰場靜觀其變。跟他有同樣心思的將領還有不少,如今保存實力才是第一位,拼光了手下,自己若成了光桿司令,地位就會一落千丈。

抱著這種想法的將領都是第一聯軍和其他援軍將領,他們開始靜觀其變,也帶動了其他人將部隊慢慢從戰場撤了下來。唯獨第二聯軍的很多將領聽到后,死戰不退,要為司令報仇。

而在人類部隊前線,陳青已經開始跳腳,一遍又一遍的詢問從新召喚出來的樂鬼。

「真殺了?不是說你們靠進不了嗎?」

樂鬼也是面帶略微陰森的笑容,不厭其煩的開始稟報,「是真的殺了,我還吞了他的靈魂,這倒霉蛋身上有一枚寶玉,專門防止神力和魂力生物靠近,可他千不該萬不該抽出鬼哭刀,那破玩意專門破解各種正面效果,結果龍祝就被我們弄死了!還有啊,我從龍祝的記憶里得知,我上次殺的小兵就是龍逍遙,鬼哭刀就是這龍祝從龍逍遙的屍體上拿下來的!可惜那把刀我沒帶回來!」

陳青雖然大喜過望,可聽到樂鬼想把鬼哭刀帶回來,身體也沒來由的打了個哆嗦,那把刀不愧是克主凶物,在六師姐的寶庫里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後,一出現就剋死了古狂歌,龍逍遙和龍祝三人,幸好樂鬼沒把刀帶回來,到時候還真沒法處理,扔給玲兒讓消財樹吸收了都怕把玲兒給克了!

「主子,妖族部隊大部分正在撤退,各位大將詢問,咱們要不要反攻?」

傳令官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陳青可沒興奮過頭,這時候反攻很可能樂極生悲,立刻下令。

「命令各部隊不許出擊,優先掐斷沖入防線敵軍的後路,其次夾擊仍在攻擊之敵,務必要將他們全部留下。」

「得令!」

傳令官又是帶著一臉興奮的跑了,沒多久好消息再次傳來,抵抗軍第二批援軍和很多自發組織起來的部隊前來支援,聽到陳青斬殺了龍逍遙和龍祝的喜訊,再一聽現在進攻的只有妖族第七聯軍,一個個嚎叫著萬勝就沖向了前線,此時不撈取戰功,那簡直是天大的蠢材。陳青立刻也做出了調整,各軍團在自身損失不大又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准許他們對敵人發起反擊,人類的大反攻徹底展開了。

陳青也沒閑著,如今形勢已經用不著他在指揮,直奔戰鬥最激烈的前沿,去對付第七聯軍衝進防線的主力,只要將他們消滅,這第七聯軍也就被打殘廢了!

第七聯軍的幾個主力軍團可是塊大肥肉,陳青一趕到,就看到各種番號的部隊正在對他們合圍夾擊,場面那個熱鬧,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部隊,一來就看到趙奇正跳腳沖著一位軍團長罵大街。

「你特么的蠢啊?想立功想瘋了吧?這特么的可是妖族主力,別讓想啃就讓他去,你還先收下死得不夠多啊?」

那軍團長一臉鬱悶還在抽筋,見到陳青來了大喜過望,「哥,你先別罵了,主子來了。」

「少拿主子嚇唬我,趕緊把部隊撤出來,全都交給抵抗軍去打。」

趙奇噴完這個身為軍團長的親弟弟這才扭頭,立刻看到了正摸著鼻子想要開溜的陳青,他可也是主動跑來要幹掉妖族主力的!

「主子,我正好找你有事。」

趙奇麻溜的跑到陳青的就近前,一臉凝重的再次開口,

「主子,此時時一戰定勝負的絕佳機會,不過你千萬要穩住,別讓部隊胡亂攻擊,暫時只針對第七聯軍就好,以免他們同仇敵愾。只要滅了第七聯軍,殘廢的第一聯軍根本就不是問題,更別提哪些雜牌軍。」

這個提議跟陳青開始的想法不謀而合,可後續把發展讓他改變了主意,笑著對趙奇開了口。

「放心吧,我只是讓那些離第七聯隊遠一些的部隊條件允許下發起反擊,不準強攻,問題不大。好了,我去戰場活動下筋骨。」

陳青說完就沖向了戰場,沒什麼比慘烈廝殺更能讓他熱血沸騰,這第七聯隊的主力要比第一聯隊略微差上一籌,也沒有象人那種強悍生物,陳青沖入敵陣,專挑強悍敵人下毒手,絞殺風暴颳起狂風,鎖神鏈卷著武器變成了切割機,敵人在他手下成片的死去。

「萬勝……」

僅僅半天多的時間,人類這邊就爆出衝天喝彩聲,抵抗軍的一位大將竟然已經斬獲了敵酋首級,讓一直在尋找這支部隊統帥的陳青大為懊惱,殺敵的興趣大減,向著戰場邊緣退去,找了棵樹靠著坐下,拿出毛巾擦拭臉上的血跡,又拿出瓶酒,看著紛亂的戰場,優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一艘神族戰艦開始下降高度,一聲詢問響徹四方。

「邪神陳青何在?」

神族竟然找自己,陳青一聽就沒好事,可不得不應聲。

「這呢,有事?」

陳青的聲音很輕,但是直接傳到了神族戰艦上,艙門打開,一個幽暗神系的督軍飛了下來,直接落到陳青近前。看他竟然不受禁飛領域影響,弄得陳青倒是有點驚奇。

「邪神啊,這仗打得不錯啊,上面決定獎勵你一批魂液,不過你別聲張,我會安排人秘密給你送去。」

神族竟然主動要獎勵自己,陳青就更加驚奇了,剛想說點客氣話,對方又開了口。

「有人舉報你麾下有上百位神靈,你最好還是讓他們全都到上界去趟,現如今嚴令下界所有神靈必須去剮神台參加挑戰,如被發現不去,將視為罪犯。不但要被抓上去,相關人員也會受到嚴懲。就連鬼族的神靈都上去了,你還是主動點吧。」

陳青也算是幽冥神系贏得賭局的關鍵,這幽冥督軍說的也很客氣,可話語里也透著不容拒絕的味道,弄得陳青一咬牙。

「好吧,我這就命他們上去。能問下是誰告發的我嗎?算了,知道的人也不少,我換個問題,鬼族現在在哪裡?」

「鬼族在無盡西海海底,如今已經投靠了咱們陣營,過些日子就會針對魔族發動突襲,估摸著也就這幾天了。」

誰尼瑪跟你一個陣營!

陳青心中暗罵了一句,立刻在識海中命令一些神靈去上界應付差事,心中估摸著,估計也回不來幾個。可那幽冥督軍又開了口。

「你可記住了,一百零八個神靈一個都不能少,他們其中很多人的樣貌都記錄在案了,千萬別惹麻煩。」

「咔嚓!」

陳青立刻捏碎了酒瓶,很多人知道自己麾下有神靈,可極少人知道詳細數目,自己這是被親近的人出賣了!

「哎……我得到的消息是,是個你認識的女人出賣了你,那女人是位神靈,你自己看著辦吧。」

神族人更討厭出賣,幽冥督軍告知了陳青后,嘆息一聲就飛走了,陳青則在那咬牙切齒。

「六師姐,我的好師姐啊!」

除了她出賣自己的絕對沒其他人!

被人出賣的滋味不好受,陳青可沒那好脾氣有仇不報,可如今戰鬥還未完結,陳青也只能忍耐,打勝仗的好心情也蕩然無存。

數天之後沒了其他部隊的協助,猛打猛攻的妖族第七聯隊終於力竭,他們想撤回去重新修正,可想撤哪裡那麼容易,不得不丟下大批部隊殿後,而有的軍團再也沒能撤下來。

當第七聯隊各方面的消息匯聚而來,如今的最高指揮官欲哭無淚,僅僅一次戰役,主力損失了七成,大多陷落在人類的包圍中,正在被慢慢殲滅。其餘部隊更是損失無數,總兵力不足鼎盛時期的一半,總戰力更是連一半都不可能了,第七聯軍已經被打殘!

如今第七聯隊和第一聯隊一樣,面對降低番號甚至取消番號的危機,加上司令官戰死,士氣無比低迷,好消息是後續援軍快要到了,其他戰區也在加緊猛攻,好牽扯人類兵力,或許還能有喘息之機。 人類能給第七聯隊喘息之機嗎?答案是否定的,這次前來支援陳青的抵抗軍,跟第七聯隊有著刻骨仇恨,就是知道它在這裡,才放棄自己的戰區匆匆趕來支援。

僅僅兩天後,陷落在人類包圍的第七聯軍主力見救援無望,突圍也不可能,發起了亡命反擊,卻被陳青調來惡鬼軍團給予了他們毀滅性的打擊,當只剩下一些殘兵后。抵抗軍的部隊毫不遲疑的撤出戰鬥,不聽勸阻的越過戰線,向著第七聯軍發動了瘋狂攻擊,總不能看著他們與第七聯軍同歸於盡,陳青只好又調動惡鬼軍和其他幾個軍團協助。其他部隊還對第一聯軍和其他妖族部隊發起佯攻,讓他們無法救援第七聯軍。

其他妖族部隊根本就沒想著救援第七聯軍,這次大戰他們多多少少都有不小損失,如不是龍祝肆意妄為,哪會有如今局面,還都對第七聯軍有些恨意。加上在等最高指揮部的命令,他們原地不動,只是在應付人類的佯攻。

第七聯軍求援不成,如今的最高指揮官也夠狠,其他部隊想看著第七聯軍死,他偏偏不死,竟然下令全面撤出戰鬥,把自己的戰線讓了出來。

「報……第七聯軍開始撤退,抵抗軍首領不聽勸阻,仍在帶兵追擊。」

傳令兵的稟告聲傳到,陳青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第七聯軍這一撤,雖然使得妖族戰線往裡凹了一塊,可追擊部隊很可能被兩翼的敵人夾擊,若是被斷了後路,那抵抗軍的千多萬新到援軍可就危險了,那些都是百戰之兵,哪能輕易損失。


「嗎的!命令全力攻擊兩翼敵軍,讓他們不能形成夾擊,命令野狼軍團跟在抵抗軍後面伺機而動,確保他們不會被殲滅。」

「主子,再加一條,讓你新補充來的幾個鬼族軍團攻擊第一聯軍,別攻打精銳部隊,只攻打他們收編的雜牌軍,看能不能迫使他們也撤軍。」

趙奇的提議陳青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好,快去傳達。等等,再調一個鬼族軍團支援抵抗軍。」

傳令兵急匆匆的跑了,接下來就是煎熬的等待,坐不住的陳青一直在轉圈,戰事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只要第一聯軍龐大數量的雜牌軍也一撤,很能能帶動整個妖族戰線的崩潰,就算整個戰線崩潰不了,也會形成很多分散的小戰區,讓小戰區里的妖族孤軍奮戰。

「主子,過來喝瓶酒吧,咱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能把妖族第一和第七聯軍打殘廢已經居功至偉,其他的看天意吧。」

聽到趙奇的話語,陳青也一聳肩,洒脫的一笑坐到桌邊還是喝酒,而花瓊芳則是悄悄的將戰損報告藏了起來,怕陳青看到后心疼到吐血。此戰雖然看起來已經勝了,可上億的損失仍是很恐怖的。雖然絕大多數都是陳青麾下神靈的信徒部隊,可那也是陳青實力的一部分,死的越多損失越多。

陳青舉杯與趙奇相碰,接著仰頭就要一口喝乾,可喝到一半頓住了,慢慢放下酒杯看向花瓊芳。

「儘快安排人馴化那些神靈神國內的各種智慧生物,優先馴化灰影神國內的鬼類,如不順從,安排那十萬新生惡鬼進入。」

「怎麼了?」

花瓊芳驚奇出聲,那些新生惡鬼雖然實力低下沒被派到戰場,可若是進入灰影的神國可是如魚得水,一個個都變成恐怖存在,用不了多少年,估計灰影神國里的鬼類就會被吃乾淨。

陳青嘆息一聲,「灰影隕落了!」

「啊……」

指揮室里的人全都驚呼出聲,那可是陳青麾下唯一的大能力者,怎麼會到了上界沒多久就隕落了!

陳青的口氣很黯然,「別驚訝了,他們上去我就沒打算能活著回來幾個,只不過沒想到第一個隕落的竟然是灰影。再傳我命令,收編第六脈弟子,對第六脈神國內的信徒開始招兵,將招收弟子派往前線最危險的地方,反抗者沖入奴隸營。」

這道命令又讓指揮室里一靜,他們都是陳青最為信任的人,已經聽說這次一百零八神靈是被第六脈脈主出賣,既然對方不義,那就別怪他們不仁了,立刻有人起身去安排,絕對會把第六脈的老窩掏個乾淨。

灰影隕落,陳青也沒了喝酒的興緻,接著他想到一個問題。 嬌妻似火:BOSS,放開我 ,除非有人能將其打通。這一下就會使得下界各種族的兵力大為減少,同樣會大大加速戰爭的進程。


神族真是打的好主意,剮神台上大批減少下界神靈的數量,還能加快下界戰鬥的步伐,真是夠狠啊!

整體實力懸殊太大,神族無數年來統治上下兩界,下界各族只能任人魚肉,這是萬古不變的事情,想要打破這種鐵律何其難,如果剮神台上下界神靈死的差不多了,想要推翻神族就更難了,陳青靜靜的思索著未來發展,越想越是苦惱。

「哎……不想了,先想辦法把妖魔兩族打敗再說。」

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繼續等待前線的消息。

「報……第一聯軍退啦……」

兩天不眠不休的等待,捷報終於傳來,人們趕緊圍攏過去。


「其他妖族部隊呢?」

「其他妖族部隊還在跟我方佯攻部隊糾纏,沒什麼動靜。」

眾人一聽眼睛就亮了,第一聯軍這一撤,肯定沒有通知其他部隊,這是要把其他部隊留下殿後,避免自己被遭到追擊啊!

「哈哈,一個被打殘廢的第一聯軍,跟其他部隊有什麼區別。命令放棄追擊第一聯軍,全線發起猛攻,一鼓作氣消滅其他妖族部隊。」

在陳青的大笑聲中,整個作戰指揮室立刻熱鬧起來,人們聯繫各方下令全面反擊,不求殲滅,只求最有效的殺傷對方有生力量,一邊驅趕他們一邊分割,在追擊過程中在力求殲滅。

陳青不等命令全部發出去就已經動身,他實在不放心追擊第七聯軍的抵抗軍和野狼軍團,那裡成了如今最大的隱患。

野狼軍團的杜洛隨身攜帶著分身塔,陳青直接就傳送了過去,一出現在外面,就看到杜洛急忙將分身塔收起,部隊也在匆匆行軍,道路兩邊全都是妖族屍體。

「現在情況怎麼樣?」

陳青著急的問出聲,杜洛一笑,「我跟抵抗軍已經聯繫上了,他們已經分兵開始向第七聯軍前方迂迴,爭取堵住他們,並且也開始向著兩翼開始進發,現在緊咬在第七聯軍後邊的只是惡鬼軍團和咱們。」

陳青立刻一翻白眼,「你還笑得出來,我那惡鬼軍團如今只有不足二十萬,加上你這隻有百萬規模的野狼軍團,敵人只要一反撲,你就等著哭吧。」

「呵呵,主子放心,他們已經成了喪家之犬,不會再跑回來的。您的惡鬼可是又立了大功將他們新任的指揮官又幹掉了,現在就是群沒頭蒼蠅。更何況最初他們匆匆逃離,一直在飛,魂力消耗過大,如今連飛都困難,更別提艱苦戰鬥。可惜的是運輸艦運走了一大批,我們無法做到全部殲滅。」

杜洛這是貪心不足,陳青卻在心疼他的惡鬼軍團,不過只要能徹底贏得戰場戰鬥,大不了休息幾年再將魂力補充回來。

跟著行軍了兩天,抵抗軍通過通話系統聯繫上了杜洛,送來了一個天大好消息,他們的迂迴部隊,終於擋在了第七聯軍前方,正在爆發激烈戰鬥,並且向著敵人左翼發動了進攻,請求野狼軍團立刻對敵人尾翼發動攻擊,將他們驅趕到右翼,向著同樣撤退的第一聯軍靠攏。

「這抵抗軍的首領野心很大啊,他的阻擊部隊肯定是完了,拼著死傷慘重,不但要滅了第七聯軍,第一聯軍也不想放過,簡直是同歸於盡的打發,主子你怎麼看?」

面對杜洛的詢問,陳青反問一句,「我的鬼族軍團呢?」

「他們就在右翼配合抵抗軍,估計是紮好了口袋,等著第七聯軍鑽進去。不過要敢在第一聯軍趕到前必須殲滅,若不然咱們就會被反包圍。」

陳青冷哼一聲,「事到如今能怎麼辦,抵抗軍既然想賭一把,那就陪他們玩把大的,把你的分身塔放出來呼叫援軍,能運來多少算多少,我先帶兵殺過去。」

說完之後他就接過了野狼軍團的指揮權,把鬱悶的杜洛扔在原地組織援軍,野狼軍團猛然加速,向著第七聯軍尾翼追去,一直在敵人後方糾纏的惡鬼軍團更是提前一步發起了瘋狂進攻。

殺殺殺……

當野狼軍團一跟敵人接觸,所有人滿腦子只剩下了殺意,早就消耗過大又膽氣盡失的妖族部隊那裡經得起他們衝擊,立刻四散逃命。

野狼軍團也不對四散的妖族進行追殺,而是一路前進,哪裡敵人多就沖向哪裡。第七聯軍前方被阻,拚命進攻暫時也攻不過去,左翼又受到進攻,後方更是不知道來了多少敵人,沒了統一指揮的他們在一個個將領的帶領下沖著右翼就進行了逃竄,不但沒有再往前跑,反而是向著右下方跑,想跟第一聯軍殘部匯合,好一起保命。 陳青沒有管他們往哪裡跑,而是一路直線衝殺要徹底將第七聯軍切開,減少包圍圈的壓力,整整五天不眠不休,就算是敵人無心應戰,野狼軍團的傷亡也達到了十萬之眾,當前面的敵人為之一空,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是一副凄慘景象。●⌒

在當空一艘神族戰艦下方,是一座形成沒多久的屍山,蓋住了原本的關口和小山丘,屍山上雙方的屍體糾纏在一起,臨死還保留著怒吼喊殺的表情。而在屍山之上,只剩下不足萬人的人類士兵,鮮血淋漓的站在那。當野狼軍團的人衝上去才發現,很多人已經鮮血流盡而死,只是不屈的站在那恐嚇想要衝擊的妖族部隊。而屍山後方則是被故意毀壞的運輸艦,他們來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