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紫菱丹入口即化,化為了一道精純的能量溪流順著靈夢瑤的喉嚨流進了靈夢遙的肚腹之中,然後分散到了靈夢瑤的四肢百骸之內。頓時,一股強大的生氣波動,緩緩自靈夢瑤的身體之上散發開來。

「呼呼……呼呼呼……」

而隨著這股強大的生氣波動散發開來的同時,一股強大的吸力,開始自靈夢瑤的身體之上擴散而出。幸好夢天早便是在靈夢瑤的小屋外布置了大量的能量,這才使得那些自靈夢瑤身體之上散發開來的吸力瞬間擴大,絲毫沒有擔心能量的不足。

而靈夢瑤的身體在大量能量的供應下,逐漸開始散發出了一陣黑色的光芒。

而在這些黑色光芒之中,有是有著一些白色的光芒摻雜著。一股極為強大的生氣波動,開始越來越強。而靈夢瑤的身體表面的皮膚,也是漸漸的褪去了暗黑之色,開始轉變為了正常的肉色。

不過,這種變化,卻是極為緩慢,但卻是真實存在的,靈夢瑤的身體表面,也是有這一道道光芒流轉,使其皮膚看起來也是越來越圓潤細膩。

「呼呼……呼呼呼……」


靈夢瑤體表的吸力,也是越來越強,而越來越多的能量,開始大量的湧入到了小屋之內,然後盡數匯聚到了靈夢瑤的身體周圍,緩緩的融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隨著這般磅礴能量的注入,靈夢瑤的整個身體,都是被黑色和白色的能量所包裹,而且,白色能量越來越強,黑色能量隱隱間竟是有著潰敗的形式。

而在房屋外觀看的夢天,看到血色能量逐漸變得稀薄,卻是欣慰的一笑,一切,都在潛移默化的變化著啊。

「吼……」

然而,在此刻,一道嘹亮的龍吟之聲響徹而起,夢天眉頭微皺,還真是麻煩不夠,越來越多啊。

「夢天何在?」

「何事?」

夢天腳踏青龍,然後在滿城敬畏的目光之中飛了上去,與天空之上叫他紫色巨龍的壯碩男子對視著。

「冥王大人找你有事,跟我回冥城吧……」

「找我有事?什麼事?」

夢天面上表情不變,但心中卻是在暗自竊喜,看來,自己猜的果然沒錯。


「這我就不知道了。總之,快跟我回去吧,不要讓冥王大人久等。」

夢天低頭看了一眼被血色能量包裹的小屋,微微一笑。現在靈夢瑤小丫頭正式突破的關鍵時機,應該會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帶到自己回來的時候,小丫頭應該能夠成功突破。

「嗯,好,我們走吧……」

「走……」

聽了夢天的話,那名壯碩男子也是點了點頭,然後隨著其腳下的紫色巨龍直接掉頭。

「吼……」

「吼……」

兩道嘹亮的龍吟之後,夢天和那名壯碩男子直接是在滿城敬畏的目光之中消失了去。

無數強者的心中,在此刻都是有著濃濃的震撼之色。

這,才是真正的強者啊!冥王大人親自召見,這等榮幸,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擁有的。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北風肆意的呼嘯着,將松樹枝上殘留着的積雪吹落,飄飄灑灑落在地面之上。偶爾有些出來覓食的野狼,成羣結隊而行,前方有強壯的公狼開路,弱小的狼崽和母狼則是緊隨其後。他們矯健的身軀在蒼茫的大地上迅速地掠過,四足踩在雪地上發出吱吱喳喳的響聲。

曦晨站在馬昂的屍首前,鋒利的馬刀之上依舊在滴着殷紅的鮮血,而馬昂的屍體也是被寒冷的氣候瞬間凍得僵硬,流淌了一地的鮮血凝成血色晶體。

也許是由於此地的血腥味實在太過於濃郁,那些飢腸轆轆的餓狼憑藉靈敏的嗅覺,順着風中瀰漫的味道結伴而來,它們垂着頭嗚嗚的低吼着,徘徊在曦晨數丈以外的地方。

這些野狼都是伸着長長的舌頭,望眼欲穿的盯着那兩名馬賊的屍首,只不過可能是畏懼曦晨手中閃着寒芒的馬刀,以及他身上散發的那股子濃烈的煞氣,所以它們盡皆不敢上前,那些饞嘴的狼崽想要擺脫成狼的護持,偷偷地跑上前來,可是卻被一旁的母狼輕輕咬住其脖頸,拖回自己的身後,轉而忌憚的望着不遠處的那個煞神。

夜裏寒風冰冷刺骨,天空之上似乎又開始飄起了濛濛雪花,曦晨的眉毛頭髮沾上了白色的冰霜,風塵僕僕,他望着那些餓狼的雙眼中閃着的幽光,突然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涌上心頭。

曦晨衝着野狼羣微微一笑,將馬刀上的鮮血在積雪之上擦拭乾淨,揣進了腰間的竹筒刀鞘中。又隨意地飛起兩腳,將那兩名馬賊的屍首遠遠地踢到野狼羣中間。

野狼羣見曦晨有所動作,盡皆嚇了一跳,慌慌忙忙的四散逃竄開來,可是當他們發現曦晨並沒有任何的敵意之後,又試探着返了回來,畢竟在這個萬物沉睡,萬籟俱靜的寒冬,能夠找到這樣一份大餐可是相當的不容易,足以保證狼崽們一禮拜不用挨餓受凍。

野狼們用烏黑的鼻子拱了拱已經涼透的屍身,小眼睛裏面閃過一絲柔和之色,紛紛朝着曦晨友善地點了點頭,其中個頭較大的兩隻公狼將屍體一口叼在口中,撒開腿來迅速地朝着遠方跑去,而母狼和狼崽們也是緊隨其後,它們的身影很快便化作一團團黑點兒,消失在密林的最深處。

遠方的山巔傳來了陣陣的狼嚎聲,撕破了這個寧靜的深夜,可是這些嚎叫卻並不像以往那般駭人,那些野狼彷彿是在感激曦晨的大恩大德一般。

曦晨輕笑着搖了搖頭,如今這世道,野狼尚還知道感恩,可是自稱爲萬物之靈長的人卻竟幹齷齪不堪的事情,真是人心不古。他深深地嘆了口氣,躬下身子,朝着前方的牢房潛伏過去。

馬賊的牢房建於後山的半山腰上,從外圍看去甚是寬廣,共有數十個房間組成,主要用於羈押那些被掠上山來的村民,有時候也用來關押山寨之中觸犯規矩的馬賊。

雖然此地距離馬賊的山寨已隔了好大一段距離,可是馬賊之間有可以迅速彙報敵情的“響天炮”,爲了以防萬一,曦晨還是甚爲小心警惕,生怕一個不小心打草驚蛇,將那位馬賊大當家的招惹來。

曦晨悄悄地躲在牢房門口外,朝着裏面偷眼瞧去,只見一個身高足有八尺的彪形大漢站在牢房正中的炭火盆旁,拱手掐腰,手裏握着一條帶着尖銳倒刺的皮鞭。而裏面則是一整排的牢房,其中關的大部分都是被掠上山的婦女,時不時的會傳來低沉的抽泣聲,可是換來的卻是大漢的惡毒的辱罵和無情的鞭打。

這名彪型大漢名叫李忠義,可惜了他的父母給他取這麼好個名字,這李忠義爲人既不忠也不義,出賣朋友,魚肉鄉里,惡事做盡,爲人們所不齒,後因其得罪同道中人,被人僱兇追殺,萬不得已之下,才投奔了山寨前任大當家,混了個管牢房的差使乾乾。

“真他孃的晦氣,大冷天的,還得讓大爺在這裏伺候你們,要酒沒酒,要肉沒肉的,還得聽你們這羣浪蹄子哭哭啼啼,都他媽的給我住嘴,別哭了!。”

李忠義一邊發着牢騷,一邊用帶着倒刺的鞭子向一個哭泣的柔弱女子身上抽去。那女子被突如其來的毆打嚇了一跳,哭喊着向周圍躲避,可李忠義怎能讓她如願以償,一直打得她鮮血淋漓才滿意放下鞭子,女子被打得遍體鱗傷,翻着白眼昏厥了過去。而李忠義則是繼續地向牢房裏瑟瑟發抖的婦女老人們施着淫威。“你們誰要是敢再哭,就和她一樣的下場。”

也許是被那名女子的慘象給嚇到了,雖然牢房裏的其他人都是臉色鐵青,卻都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生怕惹怒了這位喜怒無常的看門狗。

李忠義望着那些被嚇得不敢出聲的村民,滿意地點了點頭,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變着法兒的折磨恐嚇這些村民,已經成爲他唯一的樂趣,不可不稱之爲變態的心理。

“喂,那邊那位老頭,快點兒給我清掃乾淨嘍,再敢墨跡,就把你這老東西給剁了喂狼。”

李忠義施了半天淫威,也是有些倦了,他伸了個懶腰斜躺在一旁的長凳之上,而一位鬚髮皆白,衣衫襤褸的老人則是提着一柄笤帚,在牢房內打掃着骯髒的地面。

老者的身體看起來甚是瘦削,其衣服之上的破爛處依舊殘留着鮮血,臉上還有着淤青的痕跡,想必也是受到了不少的折磨,如今更是被使喚來收拾牢房內的雜物。

老者臉色蒼白,身體顫顫巍巍的,並不斷的咳嗽,他突然感到眼前一陣模糊,險些站立不住,而笤帚則是從其手中滑落,跌在地面之上。

“吆喝,還敢給我偷懶,我看你這老東西是不想活了。”李忠義眉毛一挑,豹環眼瞪得老大,他騰地站起身來,朝着老者揚起了手中的皮鞭,作勢就要揮下。而老者則是畏懼的躲在牆角,彷彿認命一樣的閉上了眼睛。

李忠義獰笑着,手臂之上的肌肉高高的鼓起,毫不留情的朝着老者的頭頂狠命地抽去,若是真的被其抽中的話,莫說是這個耄耋之年的瘦削老頭,就是個青壯年的漢子也承受不住啊。

“哎,可憐我家的巧巧,以後就孤苦伶仃一個人了。”這位白髮老者赫然正是前些日子將曦晨從溪水中救起的方老漢,他此刻心酸的老淚縱橫,而他擔心的卻不是危難當中的自己,而是孫女巧巧,也不知道她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不過在想到巧巧身邊有曦晨陪伴之後,方老漢的心裏卻是放心了許多,雖然他和曦晨相處了沒有幾日,而曦晨大部分的時間都處於昏迷的狀態,但是經歷多了世間冷暖的方老漢看的出來,這看似佈滿滄桑,身上殺機若隱若現的年輕人,絕對是個重情重義的人物,若是自己此番不幸罹難,他多半會代爲照顧孫女巧巧,以報答自己對其的救命之恩。

“巧巧啊,爺爺對不起你,若是當年我強行把你爹留下,也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了。”

方老漢緊閉着雙眼,等待着自己生命終結的那一剎那,可是等了許久,他也未等到那索命的皮鞭揮下,方老漢疑惑地睜開眼睛,看着立於自己身前的李忠義。

只見那李忠義雙眼無神,面容猙獰,高大的身子彷彿無骨一般軟軟地倒在了自己的腳下,而一個身披藏青色長袍的青年,則是站在他方纔站立的地方,微笑的望着自己。

“是你!”方老漢見到來人的相貌之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雖然他不知道曦晨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裏的,可是他對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感,彷彿只要有這個年輕人在,自己和孫女巧巧便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巧巧呢,她怎麼沒和你在一起?”方老漢打量了一下曦晨的身後,發現他只是孑身一人之後,突然面色大變,他連忙站起身來,一把抓住曦晨長長的衣袖,急急忙忙地詢問道。

“老丈放心,巧巧現在很安全,她正在村裏等着你回去,這裏非久留之地,我們還是快點兒離開吧。”曦晨安慰了一下方老漢,隨即彎下身來,將李忠義身上所穿着厚厚的皮毛大衣剝了下來,披在了方老漢的身上,外面天寒地凍的,身強力壯的自己倒是的確不懼,可是方老漢如此這般年紀,再加上有傷在身,絕對承受不住這般折磨。

聽到巧巧平安無事,方老漢深深地鬆了口氣,他正欲舉步跟着曦晨向牢門外走去,卻突然彷彿想到了什麼,又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方老漢扭過身來,望着牢房之中依舊關着的村民,深深的蹙起了眉頭,那些面孔雖然他甚是熟悉,可是卻並不是美好的回憶,而是數不盡的侮辱與謾罵。他們此刻看着自己的眼光也是躲躲閃閃,想要開口求救,可是卻又不敢開口,彷彿心存內疚一般。

“曦晨,你能不能將他們也救出來?”方老漢面容之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他望着前方曦晨高大的背影,咬了咬乾裂的嘴脣,好像下定了決心一般,開口向他懇求道。 (今天就這些了……輕塵先去吃藥,然後躺下睡覺養好身體,每年一次的重感冒,今年我卻是特別討厭……抱歉,等輕塵病好了再爆發。這幾天,先一天六更墊著,記住輕塵欠了多少更,病好了一起補回來。記不住的話我可就不補了……哈哈,開個小玩笑,祝大家元旦快樂。出門的時候多穿衣服,天冷了,可不要像我一樣笨得沒腦子,還能感冒,呵呵……)「吼……」

天空之上,一紫一青兩道光影極速閃掠間,帶起了一陣陣凌厲的風聲。

恐怖的威壓,直接是令得沿途所過山脈之中的無數冥獸拜服而下,那是源自他們血脈深處的威壓。

而在夢天和前面那壯碩男子的極速趕路間一個時辰后,一座巨大的城市輪廓,便是緩緩浮現而出。

夢天首先驚訝的是它的面積,因為這座黑色城池的面積,竟是比起那數十萬丈的血海來,都是要大了數十倍,放眼望去,儘是一片雲煙瀰漫,黑氣蒙蒙,看不到盡頭。

而整座城市橫亘在那裡,就猶如一頭遠古凶獸匍匐在第一般,雖然沒有爆發氣勢,但卻是讓人從心底里泛起一絲寒意。

而在冥城之上,若隱若現的有著一些血色的光芒浮現而出。

離得近了,夢天卻是驚詫的發現,整座城池的圍牆,竟然都是用比極品血魂石更加珍貴的靈品血魂石搭建起來的。儘管隔著數千丈遠,夢天都是能夠感受到自那城池之中散發出來的恐怖能量。若是在那之中修鍊個一年半載的話,夢天絕對有信心突破生死玄境。


「這裡,就是冥城了。如你所見,整座冥城的外圍城牆,都是用靈品血魂石搭建起來的。而這些靈品血魂石每天都是要換的,因為這些靈品血魂石暴露在外,很容易便是會化為能量的。而這些能量,又是因為冥城之外的結界而無法逸散而出,所以這也是的冥城之內的能量,是外界的數千萬倍。所以冥城也就成為了無數亡靈大陸生物的嚮往之地。不過想要進入冥城,你的實力不重要,只要你有足夠的血魂石,便是能夠進入其內。」

「而進城的最低條件,便是要繳納五塊靈品血魂石,這是規定。因為諾達的冥城的圍牆,每天都需要補充海量的靈品血魂石。只不過,這五塊靈品血魂石,僅僅只能讓你在冥城呆一天。第二天你若是不能及時繳納五塊靈品血魂石的話,便是會被驅逐出城。當然,你也可以一次繳納一千塊,那樣,你就能夠獲得在冥城之內居住一年的資格。若是繳納一萬塊,便是可以獲得在冥城居住十二年的資格。」

「而在冥城之內,不管做什麼事,只要不是威脅到冥城存在的事情,縱使燒殺搶掠,也不會有人管你。所以,在冥城之內你也要時刻小心著背後有人會捅你刀子。因為,你口袋中的靈品血魂石,同樣是他們所需要的。記住,冥城之內,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實力,你就只能淪為別人的獵物。而且,在冥城之內,女人,是最沒有地位的。當然,這要拋開一些有實力的女人。而沒有實力的女人,只是奴隸,人盡可妻而已。」

「並且,在冥城之內任何事情你都可以做,但是,有一件事情千萬不要做……」

說道這裡,那名壯碩男子轉頭看了一眼夢天,卻是溫和一笑。

「那就是,永遠不要妄想著沒人會管你,而在冥城逗留的時間到了卻還要留在冥城,祈求逃過一次。那,是最愚蠢的做法。因為整座冥城,都是籠罩在十二冥巫的感知之中。所有進入城內的人員,都會進行一次登記。除非你死了,否則,必須繳納第二天的靈品血魂石。想要避免的話,那麼,你的下場,會很凄慘的。」

夢天點了點頭,看來這冥城之內,也不是什麼好地方啊。不過,被無數靈品血魂石包裹的冥城,絕對是一處修鍊的絕佳之地。而這一點,卻是絕對能夠讓無數的人爭破臉皮也要進去。

而在夢天思考時,兩人已經來到了冥城之上。


「冥城方圓百丈之內,是不允許飛行的,那是因為要表示對冥王大人的尊敬。所以,我們下去。」

夢天點了點頭,便是隨著那名大漢落在了一座山頭之上。

「吼……」

「吼……」

兩條巨龍同時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然後便是四腳著地,這百丈距離對於他們來說,眨眼便至。

然而夢天卻是將肩膀上的遠古龍熊放了下來。

「吼……」

遠古龍熊仰天發出一聲類似於龍吟的吼叫,然後,其身形便是直接在那名壯碩幽龍騎士的眼中迅速增大,直到千丈高。

「我們走,這樣快一點……」

「呵呵……你還真是讓我驚訝啊……」

兩人相視笑了一下,然後皆是縱身躍其,落到了遠古龍熊的肩膀之上。而兩條巨龍也是一左一右纏繞在了遠古龍熊的手臂之上。


「轟轟……轟轟轟……」

遠古龍熊頓時邁開了震天動地的步子,對著冥城而去。

而對於遠古龍熊的到來,也是引來了無數冥城人的目光。因為在名稱之外十公里內的路上,都是站滿了一隊隊等待入城的人。

「那是什麼東西……」

「我的天……那是遠古龍熊,竟然還存在著?」

「快看那兩條龍和那兩個人……他們是幽龍騎士……」

無數人的目光中,頓時泛起了震撼和敬畏的神色。幽龍騎士,在他們眼中,那可是僅次於冥王的至高無上的存在啊。

「是紫陽大人……快把結界打開!」

守城的士兵明顯認出了那名壯碩男子,然後對著身後一聲大喝,結界便是一陣波動,一道千丈大小的空間之門便是浮現而出。

透過空間之門,夢天能夠看到其中那黑暗的城市布局。一股磅礴的能量,自其中散發開來。光是吸一口,便是讓人感到體內能量的躁動。而城門外的人,更是目光火熱的看向了城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