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然不是,怎麼會不樂意。”

шшш .тт κan .℃ O

“那你還說。”高茹沒好氣瞪一眼道。

“許玉峯病情怎麼樣?”

“你還有心情關心許玉峯的情況?有那時間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自己吧,警察已經到大地地產瞭解情況了,暫時被我打發走了,不過肯定還會去的。”

“瞭解什麼情況?當時可是三個人對付我自己,我正方防衛沒錯吧?”

“話是這樣說,可是你認爲那兩個保安會幫着你實話實說嗎?”

“那你應該不會坐視不管吧?咱們可是合作伙伴,而且我之所以跟許玉峯衝突起來,可有一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爲你。”

“因爲我?”

“當然了,如果不是因爲你的話,許玉峯怎麼會找我,而且中午的事情你是故意的吧?所以這件事你如果不幫我的話,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

“行吧行吧,我已經找過那兩個保安談過話了,錄下了他們說的情況。”

“我就知道你肯定已經有辦法了。”

高茹沒好氣翻翻白眼道:“你還是不要高興太早,許玉峯被推進手術室時已經昏迷了,按照醫生說的,很可能以後都不能生育。”

“這樣最好,省的禍害別人。”


“要真是這樣,許玉峯不殺了你纔怪。”

陳明沒有在意高茹的話,心裏還是希望最壞的事情發生。

一直到凌晨時分許玉峯才從手術室推出來,不過結果還算不錯,保住了傳宗接代的能力,不過兩三個月都不能做那種事了。

凌晨時分,醫院的病房中傳出一陣陣咆哮。

許玉峯從麻醉甦醒過來後,心中的怒火就一刻都沒有停過。

一直持續到凌晨三四點,咆哮聲才漸漸平息。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陳明一直都在醫院度過,雖然心裏挺想回香裕小區,但現在自己臉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要是被許詩雅看見豈不是會給對方造成不好的印象。

至於王鵬和楚天宇那邊的工程款也都下來了,王鵬在第一時間就把陳明給他的一千三百萬還給了陳明。

而楚天宇卻是沒有動靜。

陳明倒是也沒有着急,根本不擔心楚天宇會不還錢。

既然楚天宇還想搞建築,那自己就有辦法對付他。

作爲大地地產副總,身後還有高茹撐腰,楚天宇敢黑自己的錢,怕是他不想好了。

終於在醫院度過了第七天後,陳明出院了。

而許玉峯則還在醫院裏躺着養傷呢。

回到大地地產,陳明發現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變了。

恐怕這下自己是在公司聞名了。

敢跟許玉峯作對,而且還把許玉峯給打成重傷,險些喪失性福。

自己恐怕是大地集團第一人。

回到自己辦公室,剛坐下不久,兩名警察就敲敲門走了進來。

陳明早就知道會這樣,所以沒有抗拒,直接跟着兩名警察離開了大地集團。

在警局中,陳明把事情的經過全都說了一遍,沒有絲毫的隱瞞,包括最開始許玉峯對自己動手也都說了出來。

從警局離開,陳明給楚天宇打個電話。

只是讓陳明沒想到的是,楚天宇還真打算黑點自己的一千萬。

不過陳明怎麼會讓楚天宇如願,一頓威脅後有給楚天宇一個空頭保證,然後成功的拿回了自己的一千萬。

看了看時間還早,於是陳明打車前往了奔馳4S店。

公司的車是老本田,開起來一點都不順手,自己還準備泡妞呢,當然要換輛像樣的座駕才行。


到了奔馳4S店,陳明看都沒看,直接訂了一臺大G。

辦完手續已經是將近黃昏了。

在正準備回香裕小區時,口袋裏手機剛好響起。

拿出手機看看竟然是陳父打來的電話。

陳明猛然想起,自己好像挺長時間沒有給陳父陳母打過電話了。

那時候是不想讓陳父陳母知道小陳澤的事情,所以刻意的逃避。

現在自己也離婚了,還繼續瞞下去?

想了想,於是陳明接通電話,決定跟陳父陳母坦白所有。

“明子,你在哪呢,我和你媽在你住的小區呢,我看這那棟樓都長得差不多,你住哪一棟?”陳父的聲音響起在電話中。

“你和媽來廬州了?怎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還不是你媽,她說你忙,要是提前跟你說了,怕你又要開車回去接我們,所以我倆就坐客車來了。”

“你們在小區等我一會,我現在就過去。”

掛上電話,陳明開車直奔新江園。

很快,新江園小區,陳明看見了旁邊大包小包的東西,站在路邊等待着的陳父陳母。

“爸媽。”陳明下車喊一聲。

陳父陳母看見陳明,二老臉上均是露出一抹笑容。

帶着二老坐上車,然後陳明又把東西搬到了後備箱。

大包小包裏裝的都是二老特意從家裏帶來的,袋子裏還有兩隻活蹦亂跳的老母雞,也是二老特意給林婉馨帶的。

只不過二老還不知道,現在林婉馨已經和陳明離婚了。

看着陳明開車駛出小區,陳父才疑惑道:“明子,咱們不是回去看小陳澤嗎?你這是去哪?”

“爸,我已經不住在這了,小陳澤也…”陳明透過後視鏡看一眼後排的二老,猶豫一下還是沒有說出口。

如果讓二老知道這件事,對二老的打擊肯定非常大。

所以陳明決定先帶着二老吃個飯,回到香裕小區再和二老坦白林婉馨的事情。

不久後,香裕小區旁邊的湘渝酒家,陳明帶着二老隨便點了幾個菜,吃完後才帶着二老回家。

就在陳明帶着二老等電梯時,許詩雅也剛好從外面回來。 電梯口,陳明和許詩雅互相打聲招呼。

不過當許詩雅看見站在陳明身邊的陳父陳母時也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回到家,陳父陳母第一件事就詢問林婉馨和小陳澤呢。


當看見沒有任何林婉馨和小陳澤的痕跡時,於是立馬對陳明開始了審問。

問陳明是不是移情別戀了,是不是現在有點錢就在外面拈花惹草,把林婉馨惹生氣了。

甚至還問陳明和許詩雅的關係,說剛纔陳明看許詩雅的眼神有問題。

看着二老都是一副板着臉的樣子,陳明心裏頓時忍不住想到,難道自己看起來就像是那麼花心的人?

苦笑着把二老拉到沙發上坐下,然後把事情的一點點的說了出來。

當得知這一結果時,陳母險些昏倒過去,陳父雖然沒像陳母那樣,但從表情上來來看,心裏還是十分生氣。

“沒想到婉馨看起來那麼好的孩子,竟然會…”陳母嘆息道。“明子,這都是什麼時候的事?你早就知道,一直沒告訴我們是不是?”

“我也是前段時間剛知道。”陳明沉聲道。

“算了,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還能怎麼辦,明子,你也不要太傷心,就當咱老陳家從來沒有過她。”陳母安慰道。

“媽,你別擔心我,我沒事。”

“那就好,對了,我剛纔看住你對面的姑娘就挺不錯的,你感覺咋樣?”

行走的神明 ,頓時忍不住一愣。

剛纔陳母還質問自己是不是跟許詩雅有什麼呢,現在竟然說許詩雅還不錯,這是讓自己追許詩雅嗎?

“媽,人家是不錯,可是人家也不一定能看得上我啊。”

“你還沒主動呢,怎麼就會知道人家看不上你,再說了你哪裏差了?我看挺好。”陳母再次道。“而且剛纔我看你看人家的眼神可是對人家有意思,別說你不想追人家。”

聞言,陳明頓時一陣無語。

“你別看媽年紀大了,什麼都不知道,媽在家也經常看電視。”

陳母話音剛落,陳父就在旁邊接茬道:“對,沒錯,現在在家看什麼電視劇,都快看的走火入魔了。”

陳明看着陳父幽怨的樣子,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這天晚上,陳明跟陳父陳母聊到十點多,然後纔回房間。

第二天一早,陳明起來的時候陳父陳母也都起牀了,二老正在廚房研究着怎麼做飯。

老家用的是地鍋,而這裏總得是燃氣,陳母甚至都沒見過幾次。

研究半天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

於是陳明教了教陳母,如何使用燃氣竈還有電飯鍋之類的東西。

一番折騰下來,已經八點多了,於是陳明也沒有讓陳母做早飯,而是下樓買了一些陪着陳父陳母一起吃完飯之後,又去超市買了一些食材送回家,然後纔去大地集團。

一上午匆匆過去。

陳明整理了一下手中持有的股票,然後又把剩下的資金全都投入到了股市中。

這樣一來,陳明手裏的股票算下來已經有五千多萬了,刨去高茹的兩千萬,自己還有三千多萬。

而且陳明還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就是把這些錢全都買在了一隻股票上。

下午時分,陳明再次出現在六十四樓。

李金福的事情塵埃落定了,三十年的刑期,恐怕是這輩子都見不到外面的太陽了。

下午下班,陳明準時回家。

回到家陪二老聊聊天,然後帶着二老到周圍轉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