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裡有大量的狐狸與野兔,可以讓身體沉浸於酒色而孱弱的貴族老爺們適當的盡興,又不至於太過危險。邊緣的地位加了嚴密的隔離,防止一些大型的動物進入而驚嚇到貴族老爺們。

往東的地方可就是皇家的狩獵場了,蘿莉茜婭就算進入到那裡,也不會有人阻止。不過沒有皇室血緣的她可不想因為打一場獵而讓父親被幾名無所適事的監察官因為「逾越」告上一狀。

獵物很多,以普林斯的箭術很快的便有幾隻倒霉的野雞之類的小動物載到了他的弓箭下。他示威的向維爾斯瞧了瞧,誰知維爾斯已經眯著眼睛,彷彿睡著了一般。

對於這樣的表現,普林斯很憤怒,就連貴族少女們充滿愛慕的驚呼也覺得不那麼興奮了。他有些不盡興的嘆了口氣:「都是些小獵物,對於咱們來說,就好像打一個三歲的小孩一樣無趣。可惜……要是來頭棕熊什麼的就有些意思了!」

「大型的獵物要到東邊才有,可惜我們沒有進去的資格。」一位英俊的騎士在旁邊無奈的回答。

說道皇家狩獵場,這些人沒有資格,可是眼前似乎就有一個有資格的。普林斯的眼睛「刷」一下就亮了起來,瞥了一眼旁邊打盹的維爾斯。


他可是最直系的皇室成員,甚至比現在的伊凡陛下還要血統純正。

蘿莉茜婭看到他的眼神,哪裡還不明白他的意思,一頭大型的獵物,無疑可以標謗著普林斯的英雄不凡。普林斯輕輕的咳嗽幾聲:「維爾斯王子,前面就是除了皇室成員只有克勞福特家族才可以進入的皇家狩獵場。你不去看看么……我是說那是你們家的地方,相當於是你的財產。」

對於普林斯的意思,維爾斯當然也明白。


他一直把自己當成一個小混混,不過想想前面那些多獵場都是「我家」的。他的心裡不禁有些激動,那可是不是別人的,是「我家」的。想想自己擁有這麼大的一片土地,心跳就突然加快了。

雖然那不是他一個人的,但是也有維爾斯的一部分啊!

「走!去看看吧!」維爾斯想到自己也算是一個大大的財主,比艾丁子爵要大得多。就有些雄糾糾、氣昂昂了。所以頗有些小農思想的維爾斯又加了一句:「我們家的!」

這裡有一小隊皇家騎士在駐守,不過當維爾斯亮出家族徽章后,很痛快的被放行了。其他的人可以說都是借了維爾斯的光,蘿莉茜婭似乎心有所感的抬頭看了看。

一道黑色如閃電的猛禽快速的沖了下來,可以想象不知道有哪個獵物慘遭捕殺了。

「有人在前面!」她若有所思,想到令人討厭的一幅面目,她的眉毛不自覺的跳動了幾下。露出一幅厭惡至極的表情,這是真正的厭惡,就算維爾斯做出什麼讓她憤怒的舉動,她也只是憤怒而已。

普林斯一直在觀察著蘿莉茜婭的表情,看到她的這個樣子,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他知道蘿莉茜婭的很多事情,也知道帝都中有誰會讓她出現這幅表情。

蘿莉茜婭揚鞭打馬,那匹馬輕嘶一聲,率先沖了出去。其餘的人隨後趕上,維爾斯就差了些。他的馬不像在奔跑……倒好像邁著輕快的步子……在跳舞!

這種輕快的舞步很容易招致普林斯這種軍人出身的貴族的反感!

其實普林斯很尷尬,他做伯爵的父親很難說是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在帝都的貴族圈子中,往往會把他當成軍人,而在軍隊中,粗魯的軍人們又會把他當成貴族。

就連天天洗澡這個對他來說很正常的習慣,也會被一些平民出身的低級軍官嘲笑成娘們。現在高傲而好勝的普林斯盡量很容易的落下了軍隊時期的陰影。

他最後做貴族也不成,做軍人也不成,只好弄出這樣一幅即看不起貴族的無能,也看不起軍人的粗魯的高傲模樣。

「維爾斯王子,弓箭手雖然為我們所不恥,但是打獵卻是一個男人所必須掌握的技能,要不你也來試試?」普林斯把手中的一幅備用弓箭遞給了維爾斯。

這是軍中的長弓,很硬,讓本來等著維爾斯拒絕的普林斯納悶的是:維爾斯王子很輕鬆的接過了弓箭。

他不是不會用弓箭,維爾斯的力量堪比一個低階的劍士,在冒險的途中,有艾瑪這個女弓箭手。為了占她的便宜,維爾斯倒是也練習了一陣子,可以說他的箭法雖然並不算是精深,但是也不至於太過丟臉。

蘿莉茜婭細長的眼睛突起爆發起一陣光彩,因為維爾斯輕輕的拉動了弓箭,他還微笑著說了一句:「我的箭法不怎麼樣,很容易誤傷同伴。所以我通常不會用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一枚火之矢會很好的解決問題。」

不過他的動作很明顯,手法很嫻熟,至少不能說他「不會用!」

在頭極力奔跑的野兔被幾頭獵犬趕得無處可逃,撞到了蘿莉茜婭的馬上,然後被一頭游隼很輕鬆的撕開了皮肉!

「喲!」一個文雅但是卻顯得不太和諧的男聲拉長了腔調,維爾斯的眉頭一皺眉,這個聲音不止是蘿莉茜婭不喜歡。他也很討厭。

「蘿茜!你怎麼也來到這裡了,讓我想想……你是跟維爾斯王子一起來到這裡的吧!話說你們騎馬在一起倒還真的很相配呢!」

隨著一陣喧鬧的聲音,米納帶著大量的朋友與隨從加上獵犬和鷹隼從樹木中走了出來。維爾斯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打獵嘛!用得著像開宴會似的帶著一大批人嘛!這樣人比獵物還了多啊!」

居高臨下的和藹,不屑一顧似的淡然,米納就是這麼樣一個人。蘿莉茜婭對於這個想極力擺脫祖輩陰影的家族總是帶著極度的反感,而米納這個人更是極度厭惡。

如果他不是克勞福特家族的人,蘿莉茜婭早就把他的腦袋切了下來。

「既然碰到了,也算是緣分吧,不知道幾位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狩獵呢?話說這裡的獵物是越來越難尋找了,皇家獵場也碰不到什麼大型的獵物啊!」

米納特意把皇家兩個字加重了證據,看得出來,他很以能進入皇家獵場為榮! 第330章非常非常討厭

其實蘿莉茜婭與米納的關係有點那TMD,米納是貴族,世襲的貴族。對於蘿莉茜婭父親的出身,他一向是看不起的。不過對蘿莉茜婭這個女孩,他又很有興趣。所以看到蘿莉茜婭,他總是既迷戀又鄙視。

而蘿莉茜婭與他的父親都一樣,與維爾斯也一樣。他們都恨貴族,但是她又知道自己根本就得罪不起米納這個傢伙。要知道,克勞福特家族代表的是納米亞王國整個貴族。所以蘿莉茜婭對米納的態度是又不屑又客氣。

蘿莉茜婭在貴族圈子中的名聲很怪,她很美,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的脾氣也很怪,經常會闖一些亂七八糟的禍出來。奇怪的是蘿莉茜婭的禍闖得不少,但是每一次就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也就是說:蘿莉茜婭是很聰明的,她知道哪些人可以得罪,哪些人不能得罪。

而克勞福特家族屬於那種權力雖然不大,影響卻不小的勢力。所以蘿莉茜婭很清楚,招惹了米納就相當於招惹了整個納米亞的高層貴族。

「好吧,米納!正好我們人少,就一起去吧!」蘿莉茜婭有些沮喪,今天明明是想讓維爾斯難堪的。可是卻遇到了米納這個討厭的傢伙。

這個時候米納才看到了維爾斯,他似乎是頗為友好的笑了一笑:「喲!這不是維爾斯王子么?在亞迪斯學院的時候我們見過面,讓我想想看……」

他皺著眉頭,撫摸著自己的額頭:「那個時候你還跟索德里斯的柏麗公主在一起,話說這個柏麗公主的名聲。咳!咳!可是很了不起的,不過聽說她要嫁給蓋爾達耶的國王……」

米納對維爾斯的印象深得很,在亞迪斯北方的末日森林,維爾斯可是耍了不小的花槍。所以他決心要給維爾斯一個大大的難堪,可惜的是……

維爾斯仍然在弄著那把張弓,似乎是沒有聽到米納的話。拿出一根箭搭在弓上,他轉頭問蘿莉茜婭:「是不是這樣射出去?」

蘿莉茜婭疑惑著點了點頭:「就是這樣!」

而米納則繼續說著,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維爾斯的臉色,奇怪的是儘管他的話說得很是惡毒。維爾斯卻好像沒聽見一樣,一邊擺弄著自己的弓箭,一邊向蘿莉茜婭和普林斯詢問著:「是這樣么?……這樣對么?」

隨著蘿莉茜婭肯定的回答,維爾斯把那枝箭搭在弓弦上。

由於沒有得到維爾斯的理睬,米納明顯有些自說自話的意思:「柏麗在索德里斯的品行……有些奇怪吧!不過與蓋爾達耶的天賜皇帝顯然是非常般配的一對,我很懷疑……」

米納的精神力還算不錯,畢竟他曾經在亞迪斯學院呆過一段時間,所以他感覺到了——

維爾斯手中的那支箭「嗖」的一下,米納的直覺分明感覺到……那一箭是沖著自己來的。

這個白痴!他要殺自己!

儘管維爾斯的手法很蹩腳,他的動作很笨拙,但是那一箭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不懂箭術的人射出來的。

米納的侍衛很多,但是那些侍衛都分散在四周,而且他們的眼睛是看著外面的。他們在防備外面或者突然出現的刺客,也可能突然出現的大型動物驚嚇到米納。

但是誰也不會防備維爾斯,這一瞬間,米納只感覺死亡離自己的距離如此之近。不過他的頭腦並沒有停滯,在這一刻他的腦中的念頭是:「我要死在這個白痴的手下了!」

米納並不是一個白痴,在這個時候,他的手足還能活動,所以米納縮了一下脖子。只下沉了一寸左右,他只恨在這個白痴面前自己為什麼要騎在馬上,如果在地上站著,他可以很簡單的蹲下身體才躲避這要命的一下。

撲,這一箭正好插在米納的頭髮上。

「我剛才射出一箭啦!」維爾斯歡呼著,不過他撓了撓頭:「話說那一箭射到哪裡去了?」

「白痴!你這個廢物。」由於米納實在嚇得厲害,以至於他的嗓音都變了調,變得尖銳刺耳。他指著維爾斯怒道道:「你這個笨蛋,你差點殺死我!」

蘿莉茜婭和普林斯都有些**……

這分明就是維爾斯的謀殺,直接而無恥!他裝作不會弓箭,沒有控制弓箭的方向,可是那一箭肯定是沖著米紅納去的。如果再低下一點就插到米納的臉上了。

「這個傢伙……不是一般人啊!他真的心狠手辣!」蘿莉茜婭看著很白痴的維爾斯心裡給了他一個十分中肯的評價。

克勞福特經營了數百年,手下已經積累了一批相當忠心的侍衛。對於他們來說,主人的性命遠遠比一個不中用的王子來得更加重要。

他們或許沒有非常強大的實力,但是對於侍衛來說,忠誠的可貴要遠遠高於實力的高低。

所以這些侍衛的兵器全拔了出來,但是他們畢竟對維爾斯的身份還存在著一絲忌憚,所以他們沒有出手。只等著米納的命令,米納雖然嚇得厲害,可是理智還在。他知道不能殺了維爾斯,可是一點小小的教訓還是可以的。

在貴族圈子中虛偽的氣氛長大,米納並不白痴。他知道皇室成員的重要性,所以他的手在下面輕輕的揮了一下,意思是:教訓他一下!

維爾斯興奮的說:「我終於射出了一箭,很不容易啊!」

他看著蘿莉茜婭忍俊不禁的臉問道:「雖然不知道射到哪裡了,不過我總算成功了吧!」

所以說完后……維爾斯這個傢伙又射出了一箭——

米納的心狂跳起來,這一箭射得很低,米納咬著牙,他只有佩劍,根本就無法格擋。他就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箭插了了他所騎的馬腿!

那匹來自於索德里斯的昂貴戰馬痛得跳了起來,米納雖然不是多麼優秀的騎手,卻也知道一旦戰馬瘋狂起來,那麼自己很可能會拖著跑到幾十里以外的地方,或者是乾脆把自己甩下來被馬蹄在身上踩幾個坑……就像是地上的爛泥一樣!

所以米納快速的從馬上跳了下來,不過腳在馬蹬上帶了一下,以極其華麗的動作把「狗吃屎」這個古老經典動作的精髓演繹了個淋漓盡致!

「你們幹什麼?」


維爾斯驚惶失措的問,那些侍衛分出二人攙扶起米納。剩下的人一言不發的向維爾斯逼了過去。

維爾斯是在馬上的,他的騎術本來就不好。魔法師的魔法在馬上也不能盡情的施展,所以他一邊驚惶的尖叫著:「你們要殺我嗎?」一般隨手甩出了兩支低級的火系魔法逼開了靠得最近的幾名侍衛。

不過……維爾斯的目的,達到了!

對方先動手了,對皇室成員先動手,可是非常大的罪名。那是刺殺皇室成員,何況維爾斯現在是皇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這動手的意義可就大了!

「不要殺我!」

維爾斯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紫色的光芒一閃,那柄黑漆漆的魔杖已經握在了手裡。一陣簡短而低促的魔法咒語快速的從口中流動了出來。


「!·#¥%……」

那柄魔杖的前端就好似被燒紅了烙鐵一般,而離他最近的那名侍衛的身體已經很快的和他的魔杖成為了一個顏色。

「呼」的一聲,那名侍衛發出痛苦的嘶叫,在地上打著滾。可惜這個火系魔法並非一般的火焰,無論他怎麼弄,那火焰也滅不了。如果這句侍衛的武技再強那麼一點,可以用鬥氣防備住火焰。可惜一個高階的武者又怎麼會給米納當侍衛呢?

「是你們先惹我的,那我可就不客氣了!」維爾斯剛才如小丑一般的白痴演技消失了個乾乾淨淨,他的臉突然出現了一陣冷酷的殺意。

魔法師與武者近身顯然是非常白痴的形為,維爾斯的五系魔法現在都已經練得十分熟練了。魔杖在自己的身體上輕輕的一敲,空氣中的徽風突然變得靜止,只因為維爾斯把這塊的風系魔法元素都聚集在自己的身邊了。

一陣淡淡的青氣圍繞在維爾斯的身邊,他的身體撲的一下,已經出現在距離原地十米左右的地方。

不過是十幾名低階的侍衛而已,雖然維爾斯在亞迪斯學院的時候實力並不突出,不過七級的魔法師在這裡可就是高手了。

他還有一個保命的功夫,就是那枚小小的斧子。

「停!」蘿莉茜婭揮手阻止了侍衛與維爾斯的動作,她皺眉道:「剛才維爾斯王子只是在試射弓箭,況且米納伯爵並沒有受傷。你們要行刺皇室成員么?」

人有一個非常奇妙的心理,如果你有一個非常非常討厭的人,而另外一個人只是有些討厭的話。那麼,如果這個非常非常討厭的人被有一些討厭的人狠狠的教訓了,你會對那個只是有些討厭的人生出一些很好的感覺。

蘿莉茜婭非常討厭的人是米納,有些討厭的的是維爾斯,剛才維爾斯給米納來了一個非常強勁的下馬威。蘿莉茜婭對維爾斯的印象,似乎改觀了一些。 第331章教訓!

米納雖然在剛才的時候有些失去理智,但是他還是知道維爾斯的身份的。維爾斯可以羞辱,可以難堪,身為他表哥的伊凡顯然不會計較這些東西。可是偏偏不能殺他。

他剛才在蘿莉茜婭面前出了一個丑,這讓他怒不可遏,所以他固執的想給維爾斯吃一些苦頭。

「蘿茜,我也想停下。可是有的時候……我的侍衛們是很固執的。我的命令也不會起到絲毫的作用。」

米納聳了聳肩,他的表情是一種混雜著得意的遺憾。

他的話當然維爾斯也可以聽到,所以維爾斯的表情……竟然跟米納一樣的可恨,他距離很遠的地方喊道:「米納伯爵,你的意思是不是你無法控制你手下侍衛的行動,而他們是自主的攻擊皇室成員?」

米納得意的看著維爾斯,在這個時候這個垃圾一樣的王子還能有什麼手段用得出來嗎?他很懷疑這個問題,所以他回答道:「尊敬的維爾斯王子,我對於我手下的行為感到遺憾。」

「那麼……攻擊皇室成員的罪名……蘿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死刑吧?」維爾斯冷笑著,看著呈扇形逼近自己的侍衛們。

可惜了……自己是孤身一人,沒能帶什麼侍衛,而他自己也根本就沒有什麼忠心的侍衛。

蘿茜很緊張,他雖然討厭維爾斯,但是並不希望他受到什麼傷害。尤其是被他更討厭的克勞福特傷害,畢竟她是有大局觀的,她知道維爾斯在艾德萊曼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

在看到維爾斯那種表情的時候,她很擔心!但是她心裡部預感到維爾斯是有後手的!

所以她點了點頭!

米納不認為維爾斯有能力收拾他這些侍衛,雖然可以看出維爾斯的魔法使用非常熟練,但是他的侍衛可都是身手不凡的武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