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哼哼,讓你沒收了我的酒,讓你打我屁股!」

一邊煮蛇羹,草兒還一邊不時瞄向陳青雙腿間的帳篷,心中偷笑著露出得意的笑容。

「尊貴的大人,那可是鐵淫蛇,蛇膽有壯陽的作用,那些黑心的商人出價一千元氣石收購,聽說賣到大地方能賣上萬,就連蛇肉他們都一百元氣石收購,你可有口福了。」

趕駝獸的小男孩扭過頭流著口水很是羨慕,陳青卻鬱悶的要死了,身邊連個女人都沒,這蛇膽的藥力還不凡,短時間內根本就消退不了,只能是干冒火的受罪了,抓狂的真想狠揍草兒一頓,這丫頭比小時候的凌雲志還難纏數倍!

慾火中燒的陳青坐立難安,當一碗蛇羹被草兒端上來,他再也不敢吃了,跳下駝獸就化成一道殘影狂奔而去,既然沒有女人,那就其他方式把多餘的火氣發泄出去。遠方傳來怪獸的吼聲和人們的大呼小叫,數十人正在圍獵一隻兇殘的獨角蜥,他們進退有據配合默契,獨角蜥雖然強橫,但身上已經傷痕纍纍,可怪獸的臨死反撲最為可怕,這支隊伍經驗豐富,並不急用殺死獵物,有的是時間將其耗死,可陳青不管那套的狂暴衝來,直接就跳到了獨角蜥的背上。

「咔嚓!」

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骨裂聲傳來,接著就是獨角蜥的哀嚎,龐大的身軀立刻栽倒,一節脊椎骨生生被陳青砸斷,只有前肢還能爬動。

「咔嚓!」

又是狂暴的一拳,接著就是狂風暴雨般的打擊,悲催的獨角蜥骨骼寸斷,徹底的癱瘓在了那裡,吐著舌頭直喘粗氣,頭顱又被狠狠砸了一拳后重重埋進了土裡,再被陳青拽出來時已經徹底的死了!

「大……大……大人……那是我們的獵物。」

有人磕磕巴巴的喊出聲,暴走狀態的陳青兇狠的瞪了他一眼,這才掃視周邊,接著眼睛就亮了。

「女人……」

這數十人的隊伍中有幾個女人存在,其中一個只穿簡單皮甲暴露出大片肌膚的女子最為誘人,這女人小麥色的皮膚身材健美,披肩的長發紮成馬尾,瓜子臉,柳葉眉,挺翹的鼻子下一張性感的嘴唇還被塗抹成紫色,陳青低吼一聲就沖向了她。草兒給他吃的確實是黑淫蛇膽,這是商隊的人告訴她的,可商隊的奸商們故意漏了一個信息,草兒抓得那條是條雄蛇,價格更貴,藥效直接作用身體更加的霸道,只有找個女人發泄出去,若不然無葯可解,陳青有點忍不住了。

「該死,從哪裡來了一個色鬼!」

女子是臨時加入的狩獵隊,名字叫做莫葵兒,肩負重要使命一直在黑獄星等待寶蓮商會到來,她是敵對商會派來的,任務是想辦法消弱寶蓮商會的實力,為此還故意隱藏了實力,可面對陳青時在隱藏已經無用,只得爆開魂焰迎戰,手中的弩箭咆哮而出,化成一隻銀色豹子沖著陳青的心臟撲咬而來。

只是個出層魂聖而已,陳青躲都沒躲,前胸浮現出一片骨甲彈開弩箭,在女子反應不及時掐住了她的脖子,接著就急速的跑離這一區域。一切發生的太快,其他狩獵者甚至都沒反應過來,兩人已經消失不見沒了蹤影,只得肢解了獵物后將此事上報了寶蓮商會,讓他們解決此事,結隊狩獵時可最忌諱內杠。

寶蓮商會的領隊很重視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下次再來黑獄星,誰還會跟他們合作,眾人商議了一番后,就要派一個強橫的隊伍尋找,不成想陳青自己跑回來了,身後還跟著那個臉色鐵青的女子。那女子找到自己的坐騎后就翻出水囊,一邊乾嘔一邊漱口,還不時惡狠狠的看向陳青,陳青帶著歉意跑回了自己的駝獸,把草兒放到腿上,沖著小屁股就是幾巴掌,女子扔到沒了水的水囊,直接就追了過來跳上了駝獸的後背,惡狠狠的瞪著陳青。

「額,我已經給你道過謙了,也給了補償,再說我也沒壞了你的貞潔!」

陳青說話時還不自覺的看向了對方的嘴唇,他確實沒睡了莫葵兒,而是在徹底失去理智前,逼著她用其他方法幫自己解決了。

「你還說……」

莫葵兒舉起短弩指向陳青腦門,而這時草兒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把短柄元力槍,冰涼的槍管頂在了女子碩大的胸脯上,雙方都知道用這些武器殺不死對方,只是表明一個態度而已。 「我都跟你說了,我是不會幫你的,而且有我在,你最好少打主意。」

「你佔了老娘便宜,還不想幫忙,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不幫我就……我就……」


不論到那裡都是強者為尊,莫葵兒已經驗證自己絕非陳青的對手,要不然陳青讓她選擇上下兩張嘴挑一種幫他解決時,她也不會選擇了悔恨萬分的嘴。陳青不幫他襲擊寶蓮商會,她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

「好吧,那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許出手,影響了我的任務,我跟你不死不休。」

看到莫葵兒仍是不善罷甘休,陳青的眉頭一皺,幽幽的開了口。

「我跟你說實話吧,我跟雄鷹商會有仇,不殺你已經算仁至義盡。其實還有一個辦法,你脫離雄鷹商會,我出一倍的價錢僱用你對付他們。」

「好!不過老娘不陪睡。」

沒想到莫葵兒乾脆的就答應下來,接著就做到了陳青身邊,看到鍋里還溫著蛇羹,自己又起身盛了一碗就吃。

「你搞什麼鬼?」

這次輪到陳青納悶了,實在是信不過這變化太快的莫葵兒,莫葵兒冷著一張臉抬起頭。

「老娘不是雄鷹商會的,是獵人聯盟的甲等獵人,只不過領取了一個任務而已,大不了任務完不成賠些本錢和降級而已。這次行動的成本你也要出。」

「先給錢。」

最後莫葵兒又重重的加了一句,表現出一副死要錢的樣子。陳青搖搖頭取出幾張美崙帝國的晶卡扔給了她,莫葵兒自有辦法兌換,看到上面的百億金額,眼睛放光收了起來。

「以後你就是我老闆了,每年一百億的雇傭費用,每次需要我用嘴額外加十億。」

陳青一聽就等大了眼睛,莫葵兒會錯了意,嘴角有點抽筋的再次開口,「反正老娘已經給你用過一次,只要有錢賺,老娘認了!」

「不是……你丫元氣石做的啊?怎麼會這麼貴!老子以後寧可用手也不會再碰你!」

陳青的話莫葵兒就當沒聽見,轉身又和草兒攀談起來,小孩子就是好哄,加上已經不是敵人,沒多久不善言語只是聽的草兒就露出了笑容,為了表達自己的認可,這丫頭把一瓶自己的零食遞給了莫葵兒。

只是個裝丹藥的普通玉瓶而已,一個小孩子給的能有多好,莫葵兒打開瓶蓋隨便看了一眼,之後眼睛就再也移不開了,猛的將蓋子蓋好又猛的打開在看了一眼,確定自己沒有眼花,丹藥上的紋路確實代表是七品丹藥,又是猛的蓋上,接著就把玉瓶塞回了草兒的手裡。

「太貴重了,以後千萬別讓其他人看見。」

「你拿著。」

草兒的話仍是一貫的簡單直接,莫葵兒想要推回去去發現她力氣大的不可想象,自己竟然推不動,心中一驚在扭頭看向陳青,見陳青根本就不在乎的四處觀望,咬了下嘴唇將丹藥收了起來,又用胳膊一碰陳青。

「色鬼,我知道幾處雄鷹商會的秘密據點,我可以帶你去剿滅他們。」

收了東西莫葵兒有點心虛,這是在主動請戰,陳青也露出了笑意,雇傭她還真值了。

「先不急收拾那些老鼠,咱們先得找到一個人再下手。」

咱們倆字代表著已經認可了莫葵兒,兩人心照不宣的又是一笑,這是負責驅趕駝獸的黑小子從遠處慌慌張張的跑來,陳青趕緊歪頭向下看去。

「大人,金大人命令就地紮營,他讓我通知你去前面與他匯合。」

黑小子的喊話,讓陳青意識到是時候該甩開大部隊去擊殺黑魔鬼了,他縱身跳下,草兒和莫葵兒也不甘落後跟在身後向著前方走去。

領頭的駝獸旁邊,一定豪華帳篷已經搭建好,草兒一掀門帘,陳青和莫葵兒先行進入,草兒這才放下門帘站到了陳青身後。

帳篷里已經有二十餘人分別落座,一男兩女還有個小孩走進來讓他們側目,金德利先是看了眼陳青,接著把目光凝聚在莫葵兒身上。

「甲等獵人莫葵兒,代號刺毒花,喜歡接刺殺貴族的任務,你來這裡有何貴幹?我好像並沒有邀請你。」

被人識破,莫葵兒倒是毫不畏懼,嘴角牽出個笑容手指陳青,「他以後是我老闆,他到哪裡哪裡自然就有我。」

「告訴他實情。」

陳青直接沉聲出口,莫葵兒看了他一眼后只好如實回答,「好吧,我是接了對付你們商會的任務,不過已經打算放棄了。」

金德利的眉頭一挑,「雄鷹商會發布的那個任務?他們還真把周邊星域當成他們自己的地盤了。放棄這次任務是個明智的選擇,省的我再去發對你的追殺懸賞。」

「把雄鷹商會秘密據點的位置告訴他。」

金德利一說完,陳青就在莫葵兒的耳邊用只有她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訴說,莫葵兒白了一眼陳青,給金德利打了個眼色,兩人外面去談了,陳青懶洋洋的找了個座位坐下,草兒則是站到了他身後。

「小子,這次可是去獵殺黑魔鬼,你個孩子幹嘛,拿他當誘餌啊?看著細皮嫩肉的多可惜,一萬元氣石賣給我吧,幹起來一定帶勁。」

一個大鬍子沒話找話,陳青看了他一眼又扭頭看看身後的草兒沒吭聲,草兒現在的打扮就是個假小子,這都能遇到這種事,長大了遇到的更多,必須學會如何處理。

草兒看到了陳青的眼神,默默的走了出來來到大鬍子的對面,大鬍子開心的笑了,伸手就要摸她的臉蛋。

「啊……」

慘叫聲突然響起,大鬍子的手腕直接被草兒用短刀砍斷,這還沒完,她雙手持刀快速的捅向了大鬍子的身體,大鬍子想要爆出威壓和魂焰,卻被草兒用單獨針對他的威壓全部壓制下來,很快就渾身冒血攤在座椅上。連捅十餘刀的草兒這才停了手,兩把短刀靈活的在手指間翻飛,接著又插進大腿兩側的刀套內,收起威壓轉身走向陳青,背後卻突然傳來冷風。慌忙回頭時,一把鋸齒刀已經要砍中脖頸,對敵經驗還少的草兒慌亂了。

鋸齒刀離著雪白脖頸還有數寸時停止不前,刀身上的魂焰也以消散,被陳青用手緊緊的抓住。陳青接著一腳踹到受傷的大鬍子,狠狠的踩在了地上,將刀扔到地上后,反手給了草兒一個嘴巴。

陳青這一巴掌很重,草兒臉上立刻出現紅紅的手指印,嘴角也流出了鮮血,可仍是一聲不吭把身體綳得筆直看向陳青。

「十七刀。只有第一刀造成了傷害,其餘沒有一刀刺中要害,你是在作秀呢?你的教官怎麼教的你?殺了他……」

陳青的手指下了地上扭動掙扎的大鬍子,草兒再次抽出短刀彎腰蹲下,可眼中露出了猶豫,他畢竟只是個孩子,還沒有殺過人,可陳青的命令不可違背,閉上眼睛舉刀狠狠刺下。

「嘡啷……」

刀沒有刺中**卻發出金屬撞擊聲被人打歪,草兒一睜眼就看到一個身穿紅袍手拿細劍的人,正面對陳青。

「朋友,他已經斷了一隻手,這懲罰也算夠了,何必要殺人呢!」

這紅袍男子是寶蓮商會的人,他一說話,近半的人圍攏過來,其餘人猶豫了下又圍過來幾個,掃視了他們一眼陳青露出冷笑。

「我想殺的人,沒人能夠阻止,大不了就把你們殺光,不信的話可以試試。草兒,割斷他的喉嚨,慢慢割……」

怎麼也是殺人,陳青決定給草兒下一劑猛葯,讓她快速的適應這個殘酷的世界。陳青被眾人包圍仍是臨危不懼,草兒的眼中也露出堅定之色,拿刀放到大鬍子的喉嚨部位,不顧他的求饒,一點一點的開始切割,鮮血噴濺而出,很快血染地面。

紅袍男子猶豫了下沒有阻止,他不敢用自己人的命去賭陳青到底什麼修為,一個孩子就能幹掉聖境,早就把他嚇了一大跳。他都不帶頭,其他人也就更不敢了,眼睜睜的看著大鬍子像是條被放干血的魚,身體抽搐了幾下死於非命。

「嘔……」

看著大鬍子死不瞑目的雙眼和脖子間血淋淋的傷口,草兒還是忍不住吐了,吐了死屍一臉后才趕忙用袖子一擦嘴角站起了身,想要站到陳青背後。

「你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

陳青冷聲的提醒讓草兒一呆,這才想起教官說過,如果有時間,不要忘了撿取戰利品,而最大的戰利品就是聖境強者的屍體,邪神宮已經開始在組建屍魔王兵團,現在剛湊夠一個小隊,規模還差得遠呢。

眾人又眼睜睜的看著草兒扒光了屍體上所有值錢的物品,最後連屍體都收了起來,看著稚嫩嬌小的身軀一直在忙碌,眼神中露出同情和深深的嫉妒,自己小時候怎麼沒人教自己這些,全都是在一次次生死拼殺中才慢慢學會,而很多人還沒學會該如何做,就已經成為了別人的踏腳石。

不久之後門帘掀開,莫葵兒和金德利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莫葵兒說出來自己知道的一切,金德利興奮之餘也付了足夠的報酬,兩人皆大歡喜。卻感覺帳篷里氣氛沉重血腥味瀰漫,尤其地面上大片的血跡很是刺目。 「怎麼回事?」

面對金德利的詢問,人們齊齊的看向了陳青和草兒,更多的目光更是落到了草兒身上,可陳青和草兒根本就沒打算解釋。

「那個長大鬍子的傢伙呢?」

金德利只好再次詢問,這時紅袍男子才用手指向草兒,「被這小傢伙幹掉了!」

任誰聽到這話也會吃驚,金德利當然也不會例外,接著卻又一笑,「幹掉也好,省的我再動手。」

說完之後,隨意的走進人群中,莫葵兒也跟在身後,當金德利猛的一閃身露出一個面容消瘦的男子,莫葵兒已經舉起了短弩扣動了扳機。

「噗嗤……」

弩箭冒著白光猛的就插進這男子的眼眶,接著從後腦穿出箭尖,坑都沒吭一聲就變成死屍栽倒在地,莫葵兒抬腿踩中屍體,將弩箭拔出,在死屍身上擦乾淨血跡后又將弩箭插回箭袋。接著就向金德利伸出了手,金德利笑著扔給她一張晶卡,這女人親了下晶卡收了起來,彎腰又開始撿取自己的戰利品。

突然的變故嚇壞了寶蓮商會以外的人,他們神情緊張的取出武器戒備,金德利卻笑笑。

「大家不要緊張,那大鬍子和這傢伙也是獵人聯盟的人,同樣接了對付我們寶蓮商會的任務。」


這一解釋大家又把目光看向了莫葵兒,原來是這娘們把昔日的隊友給出賣了。陳青也露出不信任的眼神,這娘們不但被自己雇傭期間撈外快,出賣隊友的習慣也實在讓人不放心啊!

算了,暫時還用的著,就當找了個嚮導。

陳青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不過對莫葵兒也有了戒備之心,再把目光看過去時,就看到莫葵兒和草兒竟然一人抓著一條大腿在搶屍體!

「丫頭,你要屍體沒用,姐姐要拿去賣錢。」


「有用。」

草兒吐出兩個字,就要作勢抽刀,莫葵兒只好鬆手,「算了,這屍體就讓給你了。」

搶到了屍體,草兒才露出笑容將其收起,她的樣子也引起了金德利的興趣,拿出張印有蓮花圖案的金屬名片遞到了草兒的面前。

「可愛的小傢伙,我有個孫女跟你差不多大,跟你有共同的愛好,有機會若是到了商業聯盟總部,歡迎你去作客。」

草兒當下沒有接,而是扭頭看向陳青,見他點頭后這才收了起來。

「好了,咱們就不耽誤時間了,黑魔鬼的巢穴已經探明,幹掉他后咱們就離開,我可有點想家了。」

魚貫的走到帳篷外,已經有人牽來了大腳獸,人們翻身騎上,草兒卻爬到了陳青懷裡,見她心情低落的樣子陳青也就沒有拒絕,眾人駕駛著大腳獸疾馳而去。一滴液體迎風落到陳青臉上,陳青歪頭看了眼眼角帶著淚痕的草兒,知道她還未從初次殺人的情況下解脫出來,伸手揉揉她的頭。

「你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當初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嚇得好幾天都沒睡著覺,每天都哭得稀里嘩啦的飯也吃不下,人都瘦了一圈。我以前可是個小胖子,自從那次后就變成一帥哥了!」

陳青的開解讓草兒扭過了頭,最後一句話更是讓她露出了笑容,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可陳青卻冒出了冷汗,疼的呲牙咧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