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句話非常值得深究,再者還有還要那綠色光團中突然出現的破壞力極強的毀滅氣息,這兩者讓龍仁在一瞬間想到了許多,也有一定的猜測,現在制服巨熊能量體只是爲了求證一下。

“我現在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老實回答我會考慮放過你的性命,你能有如今的形態和實力應該非常不容易吧?”龍仁冷聲問道。

巨熊能量體喘了幾口粗氣,點了點頭。

“動手之前你說你得到了命令,你得到了誰的命令?”龍仁問道。


“是龍皇陛下。”

龍仁心裏一驚,接着問道:“你們龍皇陛下的本體是不是一隻蠻龍?”

巨熊能量體眼中閃過了幾道訝色,脫口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龍仁臉上的驚訝之色更盛,和躲在巨樹後面的龍麒麟對視了一眼,龍麒麟微微一搖頭,陷入了沉思狀態。

“你在撒謊,龍皇陛下明明在鬥龍大陸,怎麼會在這裏?”龍仁踩在巨熊能量體的身上,加大了幾分力道道。

巨熊能量體立馬痛的大叫了起來,急忙道:“什麼鬥龍大陸,我不明白,自從上一位龍皇陛下逝世之後,現如今的龍皇陛下接位之後一直沒有離開過我們困龍空間。”

見巨熊能量體不似在說謊,龍仁更加的疑惑,難道是蠻龍不放心他親自來到了困龍空間,可這和巨熊能量體說的不相符呀?

思索了片刻,龍仁慢慢的減輕了腳下的力度,在問道:“剛纔你吐出的綠色光團中爲什麼會有一股毀滅的強大氣息?”

巨熊能量體道:“那是龍皇陛下賜予我的強大力量。”

忽然間,龍仁想起了進化版的血瞳具有搜索記憶的能力,隨即他立馬開啓了血瞳,辦黑辦紅的妖異瞳孔爆射出兩道紅黑相間的光芒,在巨熊能量體的頭頂沒入,巨熊能量體的眼神立馬渙散,變的空洞洞的。

巨熊能量體的靈智雖然不弱,可靈魂力並不強,它腦中的記憶輕而易舉的被龍仁搜獲了。

幾分鐘以後,龍仁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啓分析從巨熊能量體腦中得到的記憶,而巨熊能量體的雙眼也再次恢復了身材,不過眼中滿是迷茫之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經過一番分析,龍仁發現巨熊能量體確實沒有說話,而且還在巨熊能量體的腦中“看到了”它所說的龍皇陛下的容貌。俊美的容貌,光滑白皙的臉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澤,恍似能看透前世今生一般。濃密的眉毛向着兩邊揚起,高挺的鼻樑,絕美的脣形,無一不在張揚着高貴與優雅。

巨熊口中從來沒有離開過困龍空間的龍皇陛下竟然和蠻龍是一個人,龍仁心中的震驚真是無以附加。

“大哥,小心,空間禁錮。”龍麒麟的驚呼聲把龍仁在震驚中拉回了現實,不過待他回過神來身體已經不能動,在他面前不足一尺的地方,一把散發着毀滅氣息的灰色匕首閃爍着森寒光芒定格在空中,而巨熊能量體整個腦袋轉了過來,嘴巴張着眼中閃爍着仇恨的目光盯視他。

龍仁立馬知道發生了什麼,在他愣神之際,巨熊能量體竟然抓住這個時機偷襲他,不可謂不狡猾,如果不是龍麒麟及時發現,恐怕他就要被巨熊能量體傷到或者殺死了。

龍仁眼中閃過了兩道冷芒,暗暗自責不該發愣,隨即神魔天書功法驟然運轉,恐怖的吞噬之力出現,一道道的綠色的生命之能通道雙腳涌進體內。

這下巨熊能量體徹底慌了,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慢慢的感受着自己的生命之能涌進背上青年男子的體內,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小。

巨熊能量體的舉動無疑激怒了龍仁,心中那放過它的一絲想法也徹底湮滅,吞噬起巨熊能量體的生命之能沒有絲毫的心理壓力。

很快,巨熊能量體的身體便縮小了一半,那把灰色的由毀滅能量凝聚的匕首也一點點的潰散了,龍麒麟也撤去了空間禁錮。

“哼,這是你自找的,麒麟,剩下的叫交給你了。”龍仁在巨熊能量體的背上跳下來,冷哼道。

龍仁和龍麒麟之間不存在客氣一說,一點頭,仰頭髮出一聲龍吟,大嘴一張,剩餘的巨熊能量體向着龍麒麟的嘴中飛去,在飛去的過程中越來越下,待被快吸進龍麒麟空中的時候只有人頭大小了,一口被龍麒麟吞進了肚子裏,順帶着還吧唧了下嘴,好似在品嚐美味。

“大哥,您怎麼會愣神?”龍麒麟有些不解的問道。

龍仁嘆了口氣,道:“我對巨熊能量體進行記憶搜尋,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它說的龍皇陛下竟然和蠻龍一模一樣,怎麼會這樣呢,難道這個世上有兩個蠻龍,他們是孿生兄弟?”

龍麒麟苦笑了一聲,搖頭道:“他們不是孿生兄弟,確切的說他們是一個人。”

“一個人?”

龍麒麟點頭道:“如果我所料不錯,這裏的龍皇陛下只是蠻龍的一縷化身。”

“一縷化身?”龍仁驚奇道。

“化身也就是在本體中分離出一部分靈魂和力量凝聚成一個新的自己,化身和本體之間的關係就猶如主僕契約差不多,化身完全聽命於本體,而不同的地方則是化身死亡會對本體有一定的影響。這是一種奇特的神通,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只有身體強度和靈魂力量達到可怖的程度纔可以施展。”

聽完龍麒麟的話龍仁心中放心了很多。在聖山面對蠻龍的時候,蠻龍身上沒有散發出丁點的氣勢,可龍仁就感覺自己就是一粟在面對浩瀚無際的大海,表面上平靜,其實心裏緊張到了極點,是沒有一點的安全感。

“這裏的蠻龍化身實力以你所見大約在什麼層次?” 聽到龍仁的問話,龍麒麟眼中流露出思索了神色,好半晌之後纔不是很確定的道:“具體的實力很難得知,不過肯定比蠻龍的本體差的很遠。還有,他既然能在蠻龍的本體離開後震懾住困龍空間,實力肯定在先天靈者層次。”

龍仁點了點頭,道:“巨熊能量體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蠻龍的化身非常的強大,他偷襲我的毀滅能量就是蠻龍化身賜予它的,以此看來,我們還遠遠不是蠻龍化身的對手,更別說蠻龍本體了,看樣子我們要儘快增加實力了。”

“困龍空間中的能量體非常的多,各個實力不弱,可有靈智大多數都很弱,有它們在實力的增長好說,現在關鍵是大哥你想要修煉到先天靈者境界需要第四部天書。”龍麒麟擔憂道。

這也恰恰是龍仁擔憂的,不過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還不着急,着急也沒有用,我相信只要機緣到了,第四部天書會出現的,走,咱們接着去找‘大補藥’。”龍仁一揮手,率先向着一個方向而去,龍麒麟微微一搖頭緊跟而去。

春去秋來,花開花落,周而復始,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時間這把殺豬刀非常的不留情,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是那麼不疾不徐的溜走,五年的時間,一眨眼而逝。

五年的時候,可以改變很多的東西。鬥龍大陸,對於四方之域的人們來說這五年是幸福而又美好的五年,龍族確實實現了當初帶走龍仁的諾言,沒有一隻巨龍來騷擾四方之域,而人們也可以安安全全的到龍族的領域生活,因此,這五年讓人族的人口得到了大幅度的增長。

四方之域影月山之上,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在歡快的玩耍着,天真爛漫而又無邪的笑聲在空中繚繞着,讓人的心情隨着笑聲好似也歡快了起來。

在粉雕玉琢小女孩的不遠處,兩個靚麗的女子正在一臉寵愛的看着小女孩玩耍,她們姿容貌美,氣質絕佳,往那一站,就猶如一道奪人眼球的靚麗風景線,不過在她們玉顏之上都籠罩着一層憂愁,把整體的美感破壞了一些。

其中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子長長的嘆了口氣,對着身邊臉上盪漾着濃濃母愛的女子道:“師傅,五年了,你說龍仁怎麼沒有一點消息?”

“依依,你不要着急,五年了,黑炎虎一直活的好好的,那就說明龍仁沒事,時間越長,越說明龍仁的危險性越小。”


“我也知道,可是心裏就是不放心。”

臉上盪漾着母愛的女子聞言也是嘆了口氣,臉色暗淡了不少。兩人正是歐陽玉妍和皇甫依依,自從回到影月谷之後,她們就一直潛心的修煉和撫養小晨曦,儘管通過黑炎虎都知道龍仁沒有生命危險,可她們的心始終懸着。

“龍族現在鼓勵我們人族的人們到他們的領域生活,並且給於大量的好處,這件事情有些怪異,說不定其中伴隨着某些陰謀,不過卻查不出一點的不對勁的地方,這越加的說明龍族要有什麼動作了。”歐陽玉妍嘆道。

皇甫依依點了點頭,臉上的愁容增加了一分,沒有說什麼,在她的心裏,人族未來如何她並不關心,因爲她始終記得當初龍行雲要人的時候人們的決定,而她最在乎的是龍仁,其他的可以說完全沒有放在她的心上,她只是個小女人。

見皇甫依依沒有談亂這方面的意向,歐陽玉妍轉移話題道:“若馨她們都還好吧?”

皇甫依依臉上露出了些許微笑,道:“還行,若馨除了修煉就是煉製丹藥,而夢琪和夢瑤也發了狠的修煉,這五年她們三個的修爲增長非常快。”

“那就好,你帶着晨曦在這玩吧,我去處理些事情。” 無病闊少 ,隨後閃身離開。


望着晨曦嬌小的身影,皇甫依依對着她招了招手道:“晨曦,到師姐這裏來,師姐教導你修煉。”

小晨曦聽到皇甫依依的話,立馬扔下手中的玩具,蹦蹦跳跳的跑到皇甫依依的跟前,嬌憨道:“師姐,我修煉了是不是就可以像師傅那樣來無影去無蹤?”

皇甫依依苦笑着點了點頭。小晨曦口中的師傅當然是歐陽玉妍,作爲影月谷的谷主,歐陽玉妍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況且很多人都知道龍仁是皇甫依依的男人,如果說出去,那她可就真沒臉見人了,所以只能忍痛讓小晨曦叫她師傅。

小晨曦對修煉的事情各位感興趣,尤其是歐陽玉妍快速的身法,可是讓她羨慕得不得了,只是因爲以前年齡太小了,歐陽玉妍沒有教導她修煉。如今五歲了,小骨骼已經成型,也就可以進行適當的修煉。

……

困龍空間中。

“轟~”的一聲震天大響,一把紫色火焰凝聚而成的百丈長的巨劍從天而降,向着一個青年男子的頭頂劈去,青年男子速度快到了極點,只是一個閃身便躲到了巨劍的攻擊範圍之外,巨劍以泰山壓制之勢劈在了一座高山之上,在轟然震天動地的大響中,高山被劈爲兩半,切口處一片焦黑,點點的紫色火焰附着其上,繼續灼燒着山石。

“空間禁錮。”一道金色的影子閃電般在巨山的陰暗一側衝天而起,一個十丈高的巨人立馬禁錮在了高空之上,身上的紫色火焰劇烈跳動起來,恐怖的氣勢擠壓的空間也跟着微微抖動。

“驚濤三掌。”

在這時,先前的青年男子來到火形巨人的正面,一道兩丈大小的掌印向着火形巨人的頭部拍去,幽黑的掌印中傳來波濤洶涌、氣浪滔天的聲響,其中蘊含的氣勢浩浩蕩蕩,激盪四方。

“解。”在黑色的掌印距離火形巨人不到一尺的時候,金色的身影閃現在了火形巨人的身後,空間禁錮立即解除,與此同時,它的口中噴出一道暗金色的厲芒,凌厲森然的氣勢壓迫的火形巨人身上的火焰有熄滅的跡象。

“吼~”

火形巨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仰天怒吼一聲,穿金裂石的聲音震的人耳鼓發疼,龍頭、龍尾、麒麟身的金色身影和青年男子身子在空中一顫,向着地面落去。

“唰”的一聲,暗金色的厲芒後發先至,在火形巨人還沒有有效行程防禦之前,在它的後腦勺貫透而進,隨後爆裂開來,火形巨人剛剛在身前凝聚出的紫色盾牌雛形立馬崩潰,緊接着,黑色的手掌拍在了它的身上。

“啊。”火形巨人只是慘叫了一聲,整個頭顱在黑色手掌強大力量的穿透下爆裂,而它身上的火焰也在黑色掌印下潰散大半,眼見是活不了了。

青年男子和金色的身影落到地面之上,都急促的喘息了幾口,眼睛死死的盯着無頭的身上紫色火焰黯淡很多的火形巨人在空中跌落而去。

“砰”的一聲巨響,無頭火形巨人砸落在下方的山林中,立馬毀去了一大片的樹林,就是一些散落的巨石也被紫色的火焰焚化。

一人一獸急忙來到火形巨人的跌落處,那體型有些怪異的金色神獸大嘴一張,蔓延向山林各處的紫色火焰被它完全吸到嘴裏,從而避免了山林大火。

毫無疑問,龍頭、龍尾、麒麟身的神獸絕對是龍麒麟,而和它在一起的當然是龍仁。經過這五年一人一獸經過一次次的慘烈大戰獵殺了無數的能量體,在戰鬥中不斷修煉,如今一人一獸都達到了九重天后天靈者的境界。

他們兩人對付的這個火形能量體,是所有火形能量體的王,實力大約相當於人類的一重天的先天元者,倚仗着龍麒麟的偷襲以及越來越純熟的空間禁錮,這纔給予了火形巨人致命的重創。

火形巨人是五年來龍仁和龍麒麟第一次主動的先天靈者實力的能量體,以前遇到這樣實力的能量體,一人一獸就只能跑路,硬挺着不進入到天書空間中,一次次的在死亡邊緣而過,不過幸運的是一人一獸全部都挺了過來。也正是因此如此,死亡的氣息進一步激發了他們的潛能,否則就是有再多的能量體吞噬,他們也不可能達到如今的實力。

“麒麟,你不是感覺到你突破的契機快要到了嗎,你把它完全吞噬掉吧。”龍仁指着已經完全變成一大團紫色火焰的火形巨人道。

總體上來說,龍麒麟的修爲比龍仁要高上一些,神獸的修煉方式與衆不同,大境界之間的關卡對於龍麒麟來說並不很難,畢竟人家爹媽都是先天靈者巔峯境界的強者,當然,它和龍仁之間的血契關係也有絕對的作用。

龍麒麟也沒有客氣,大嘴一張,把純淨的紫色火焰吞進口中,然後在龍仁的護法之下開始煉化紫色的火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半天以後,龍麒麟的身子一顫,龍仁以爲龍麒麟要突破了,不過一種異樣的感覺涌上心頭,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段陌生的信息。 異樣的感覺,陌生的信息,好似前進道路上堵上了一堵牆,當完全明白這段信息之後,龍仁頓時露出了歉意的神色。

“對不起,是我制約你的突破了。”龍仁對着睜開眼睛的龍麒麟道。原來,是血契的關係導致的能夠突破的龍麒麟在關鍵的時候被龍仁的修爲給拉住了。

血契,非常的奇妙,可謂是同生共死,共享一條命,當然,其他的也可以共享,比如說修煉的絕佳天賦,否則龍仁和龍麒麟的修爲也就不會如此的突飛猛進。當初龍麒麟還沒有出世的時候,龍麒麟被迫和龍仁簽訂了不完整的血契,雖然也是共享一命,可他們之間的聯繫沒有那麼緊密,只是共享一條命。

後來,龍麒麟出世,在知道了龍麒麟的大敵是蠻龍之後,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決定和龍麒麟對抗蠻龍,這是何等的勇氣,龍麒麟感動萬分,隨即完善了完整的血契,讓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更加緊密,同時,把血契的主動權交到了龍仁的手裏。

Wωω ●t t k a n ●Сo

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也句話也可以用到血契之上。 公主日記[綜英美] ,可也有主次之分,而“主”對“次”就有一定的牽制作用就比如說龍仁和龍麒麟吧,在“次位”的龍麒麟修爲就不能超過在“主位”的龍仁太多。


突破到後天靈者境界是個大跨越,龍麒麟如果突破了,那就和龍仁之間的差距有些大,因此,血契在關鍵的時候牽制了龍麒麟的突破,從而把龍麒麟突破那份能量轉移到了龍仁的身上。

“大哥,沒關係,我們神獸突破不需要講究什麼契機,而且我覺得我們的修爲增長的過快,需要沉澱一下,不突破也許是好事。”龍麒麟安慰龍仁道。

龍仁感嘆了一聲,伸出右手就準備拍拍龍麒麟越來越光亮的金色鱗片,不過龍麒麟卻如同泥鰍一般閃到了一邊,同時喊道:“大哥,別拿你那右手拍我,否則我這漂亮的鱗片又要掉下幾片。”

軍工霸業 ,隨即苦笑起來。他的右手融入了手骨刀,以前手骨刀可以完全憑藉他的意念而出現,不過現在卻無法收斂了。困龍空間中的能量體基本上都被蠻龍化身注入了毀滅性的一股能量,這股能量被稱爲魔力。

魔力具有很強的破壞力,也蘊藏着死亡和邪惡的氣息,比龍仁的後天靈氣還要霸道。在煉化吸收能量體的時候,它們體內的魔力也不可避免的被龍仁和龍麒麟吸收了,憑藉一人一獸功力,完全可以把這很少一部分的魔力煉化,龍麒麟是沒有問題,可龍仁就出了狀況。

當把魔力吸收到體內的時候,龍仁還沒來得及煉化,從來沒有主動有過動靜的手骨刀卻顫抖起來,魔力就好似受到牽引一般,飛快的鑽進了手骨刀中。隨着魔力吸收的越來越多,手骨刀經常處在興奮的狀態,幾乎不聽從了龍仁的掌控。

曾經有一次龍仁不小心把龍麒麟的鱗片砍下來幾塊,可把龍麒麟心疼的不得了,現在見到龍仁伸出右手拍它,它是本能的躲過去了。

“這手骨刀長在手上真不知道是福是禍了,唉~”龍仁嘆氣道。

聞言,龍麒麟的雙眼射出兩道實質化的金芒,金光籠罩在龍仁的右手之上,龍麒麟隱約間看到了一片薄薄的閃爍着異常鋒利寒光的骨片,而後眼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怎麼,你發現了什麼?”龍仁問道。

沉吟了片刻,龍麒麟道:“我剛纔雖然沒有突破到先天靈者的境界,可我父母傳承給我的記憶卻解封了,如此鋒利的手骨刀好像和傳說中的殺戮之刃有點相似。”

“殺戮之刃是什麼?”

“在很久很久之前,我的父母還沒有來到困龍空間,而是在鬥龍大陸生活,那個時候它們還很弱,當時的鬥龍大陸好像是魔龍在統治,當時弱小的人族出現了一個強者,他修煉的是邪功,專門靠吞噬魔龍的魔力來修煉,而他的武器,便是殺戮之刃,那個人被人們稱爲邪主。”

龍仁瞭然的點了點頭,道:“如此說來,這很有可能便是傳說中的殺戮之刃,那這殺戮之刃是如何打造出來的,鋒利的程度真的是恐怖到了極點。”

“傳說,殺戮之刃是邪主屠殺了上萬頭魔龍而提煉它們的骨質精華凝鍊而成,端的是恐怖無比,當時被稱爲天下第一兇兵。”

龍仁心裏一驚,魔龍的骨架多麼的龐大,上萬頭魔龍骨架中提煉出的骨質精華,而且只有巴掌大小,無異乎這麼鋒利。

“那它是怎麼會出現在孫家的寒冰死牢的呢,難道那個骷髏架就是邪主的屍首?”龍仁嘀咕道。

龍麒麟眨了眨眼,道:“應該不是,那位邪主再後來被魔龍一族的一位長老殺死,而後挫骨揚灰,至此殺戮之刃便消失了,看樣子,應該是殺戮之刃碰巧被那個人得到了,然後被囚禁在寒冰死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