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只要你把這紫焰收回去,那麼我就把我這件金靈鎧送給你,這可是靈級中品的鎧甲啊!”那個城主一臉痛苦的對唐闊說的道,就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的。

“好,我把紫焰收回來!”聽到這城主的話,唐闊卻是淡然一笑,當下便將自己手中的巫羅幽炎給打開,一股吸力從巫羅幽炎中發出,那些正在灼燒着的紫焰卻是驟然被巫羅幽炎給收了進去。

“好了,我現在把紫焰收回了,把鎧甲交出來吧!”唐闊一臉淡然的說道。

“去死吧!”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黑衣人卻是身形一閃,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黑芒,狠狠的朝着唐闊衝來。

看到這黑衣人居然還敢動,唐闊卻是冷哼一聲,緊接着黑耀便出現在他的手中,迎着那黑衣人狠狠的抽去。

而那個城主此時卻也是面露森然,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鐵鉤,緊接着便跟那個黑衣人一起朝着唐闊攻去。

“你們無恥,不說好了的嘛!”看到這兩人果然如此無恥,唐闊卻是心底冷笑一聲,當下手中的黑耀便瘋狂的迎了上去,跟這兩人戰在了一起。

“哼,龍古國的小雜種,跟你還講什麼信用啊,而且你的那紫焰只能用一次,我這次倒要看看你怎麼擋住我們兩人!”那個城主此時臉上卻是露出了陰險的神色,手中的鐵鉤卻是不斷的閃爍着寒光,瘋狂的攻擊着唐闊。

唐闊剛剛已經將暗影給收回去了,畢竟他可不希望暗影出事兒,不過既然這兩個人先不講什麼信用了,他也沒有必要講信用了。

當下之前的巫羅幽炎卻是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中,體內的魔氣催動之下,巫羅幽炎頓時爆發出來一股比之前更加狂暴的紫焰,狠狠的朝着他們兩個衝去。

“該死的,你不是說你這紫焰只能用一次嘛?”看到唐闊手中的巫羅幽炎居然又出現了,城主和那黑衣人的眼中頓時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當下城主便氣急敗壞的怒吼道。

但是這次的紫焰卻是比上一次的還要恐怖,這一次唐闊是全力催動自己體內的魔氣來調動這巫羅幽炎,他就不信這樣還殺不死他們。

果然,加大了魔氣輸出,噴涌而出的紫焰威力卻是變得非常的強悍起來,短時間內便將他們體表的那一層薄薄的能量護罩給灼燒掉了,緊接着便沾到了他們的身上。

“嗤……”在抵抗了幾下之後,那個城主和黑衣人卻是瞬間便化成了一團黑灰,消散在天地之間了。


而在那城主死去的地方卻是留下了一件金光閃閃的鎧甲,這不像是唐玄賜給自己的那件重鎧甲,有點兒像是內甲,這件金靈鎧能抵擋自己紫焰的灼燒,應該是一樣不錯的東西。


當下唐闊便飛快的將巫羅幽炎給收起來,同時撿起那掉落在地上的金靈鎧,一把隱靈丹塞入嘴巴里面,緊接着他便隱身了起來。

此時的唐闊情況非常的不好,剛剛那一擊看似強大,但是卻抽空了唐闊體內九成的魔氣,如果這一擊還殺不了對方,那麼他也只好進入到魔源世界裏面去了。

就在唐闊剛剛隱身之後,幾道氣息強大的身影便出現在剛剛他們戰鬥的地方。

如果唐闊還在這裏的話,就會發現,這幾道身影的實力居然都達到了神威境中階,而且其中那個爲首的強者卻是已經達到了神威境高階。

“該死的,到底是誰?”那個爲首的強者感受到周圍還沒有消散的戰鬥痕跡,臉色非常難看的低吼道,同時一股恐怖的氣息出現在他的周身,緊接着他的精神力卻是瘋狂的朝着周圍擴散而去。

“跑這麼快?”從自己的精神力探測反饋來看,周圍卻是沒有一個人了,也就是說,殺了城主和黑衣人的那個人已經離開了。

“飯桶,把教主的金靈鎧給弄丟了,真是飯桶,給我搜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個人給挖出來!”那個爲首的男子將自己的精神力給收回來,當下便面色難看的對身後的幾個人大聲喝道。

“是!”感受到老大的怒火,他們卻是不敢多說什麼,當下便飛快的閃身離開了。

“我不管你是誰,拿了教主的金靈鎧,殺了教主的親兒子,你都要受到我們無盡的怒火!”那個爲首的男子閉着眼睛,緊接着他的雙目睜開,一雙銀白色的瞳孔卻是閃爍了一道銀光。

就在他剛剛閉眼睛的時候,之前發生的事情卻是已經被他用強大的實力給再現了出來,他自然也看到了唐闊和他手中的那件巫羅幽炎,這讓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貪婪的神色。

唐闊狼狽的離開了這裏之後,便直接進入到了魔源世界裏面,剛剛進去,他一口鮮血便噴涌而出。

剛剛他雖然看似沒有受傷,但是那兩個人的實力卻都已經達到了神威境中階巔峯,他硬接了對方的攻擊,自然不可能一點兒事情都沒有。

此時他體內的經脈卻是猶如火焰在灼燒似的,非常的疼痛,不過幸好這傷勢並不怎麼嚴重,進入到魔源世界之後,他調息了半天,終於將體內的傷勢給穩定了下來。

唐闊站起身來,拿起這件金靈鎧,此時他才發現,這金靈鎧入手之後卻不像是金屬打造的,非常的輕,而且還非常柔軟。

但是唐闊用魔氣撕扯了一下,卻是沒有將其損壞分毫,這讓唐闊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小子,這一趟的收穫不小嘛,這金靈鎧可是成長類的鎧甲,別看它現在只是靈級中階,但是你用自己的魔氣溫養一段時間,應該能夠進階成靈級高階,不過這鎧甲最多隻能晉級到靈級高階了,畢竟打造它的人手法有限,根本沒有辦法發揮出這紙金礦的特性!”就在唐闊撫摸着鎧甲的時候,魔源卻是走了出來,一臉老氣橫秋的樣子說道。

“那這東西我豈不是用不了太久嘛?”聽到魔源的話,唐闊頓時有些失望了起來,不過想到自己實力提升之後可以獲得魔神鎧甲,他倒是心理平衡了一些。 那從遠處走來的人便是這楊家礦山的副總管王山,一個給楊恆帶來一絲威脅的男子。

雖說這王山在實力上不如楊榮,但是論起陰謀詭計楊榮拍馬也是趕不上他。

對方的陰謀一步扣著一步,先是聚集起看守者不給楊恆這個新來的總管面子,然後又用那文字來激怒楊恆,到了這裡便是所謂的陽謀了,楊恆若是十分憤怒殺人來泄憤的話,便是會將自己想要豎立的和善帶人的形象破壞掉,若是沒有生氣和顏悅色的話便是會在看守者中打上一個懦弱廢物的標籤,可謂是無論怎樣都是陷入到了王山的陷阱之中。

然而楊恆卻是在看了王山一眼后便不再理他,看著面前跪在地上的看守者問道。

「你們之中誰是楊家之人。」

那些人聽楊恆這麼一問還以為楊家的人能夠繼續得到重用,不管是不是楊家的只要姓氏之中帶『楊』這個字的便是站起身來瘋狂的喊道。

「我!我是!我是!」

楊恆點了點頭說道。

「楊家的人聽令,脫去看守服,在礦井中勞作一個月作為懲罰,這期間你們跟普通礦工沒有區別。」

那些站起來自稱自己是楊家人的都是傻了眼,還以為自己是楊家人後能夠得到好處,沒想到竟然是如此嚴重的懲罰。

讓他們成為礦工,那和要他們的命沒有什麼區別,到了那礦井之中那些被自己虐待過的礦工豈不是要折磨死自己?而且那礦工的苦又豈是他們這些人能夠吃的?

「大人……我父親是楊家楊崇曉,跟家主楊崇光都是有著一絲親戚,大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能不能免去小的這刑法,若是大人不滿,我大可以脫掉這身衣服回到楊家繼續做下人。」

那站起來的人中還是有幾個顯得很冷靜的,畢竟他們雖然是楊家分支,但是也是跟本宗有著一些關係的,就憑楊恆這一個楊家二少爺的身份,應該是不敢如此嚴重的懲罰他們。

「既然跟楊家有親戚……」

那少年聽到楊恆如此說還以為遊戲,誰想到卻是話鋒一轉說道。

「那就更應該罰,別人一個月你兩個月!你父親沒教好你怎麼做人,我來教你做人!」

楊恆說完便是讓那些還想攀關係的人閉了口,一個月就足夠他們受的了,要是再加上一個月,那就真的是不死也要脫成皮了。

看著地面上還在跪著的其他人楊恆說道。

「至於你們,如是想做人的就跟他們同樣的懲罰,不想成人的我就讓他做狗。」

楊恆說的淡定那些聽的人不淡定了,楊恆這判決跟讓他們也去當礦工有什麼區別,哪怕會有人不想做人想要做狗的。

然而就在他們想的時候幾個人沖了出去,對著楊恆『汪汪汪』的叫了起來,竟然是真的學了一副狗模樣。

「大人,我們願意成為您的走狗。汪汪汪。」

那些衝出來的人都是對楊恆獻媚道,他們認為與其去受那勞累還不如成為楊恆的走狗,反正他們之前也算是楊榮的走狗,如今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主人罷了,本質上是沒什麼區別的。

可是誰想楊恆卻是笑了出來,看著那些學做狗的人說道。

「誰說是讓你們成為我的走狗了?我說的是真正的狗!從今以後睡狗窩,吃狗食,晚上不睡覺,不準說人話只能學狗叫的真正的狗!」

楊恆怒極反笑,沒想到還真的有人願意成為狗,但是他所說的狗可是要比走狗這個懲罰嚴重的多,他要那些捨去人格的人成為真正的狗!

那些還坐著抱楊恆大腿美夢的人被楊恆的話瞬間嚇傻,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再也不提願意做狗的這件事。


「既然這樣還站在這幹什麼,換上衣服去工作吧!」

楊恆說完便是大手一揮將眾人驅逐了出去,他看了看那王山沒有說完,而是走到一旁將自己的長袍退了下來換上一身麻衣,拿起放在一邊的鋤頭對著礦井周圍的岩壁拋了起來。

「大人您這是?」

站在一邊的楊軍愣了愣,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在場的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人的地位有高低貴賤,但是人的品格卻並沒有高低貴賤,用自己的雙手來勞動來換取應得的報酬,這不丟人。」

楊恆一句話說出,不光是楊軍就連那些換好衣服的心不甘情不願的前看守者都是愣在了原地。

是啊,楊恆說了讓他們來當礦工不光是為了懲罰他們,而是為了交他們做人,一個人若是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那些天生就將自己當做高一等並且利用這身份胡作非為的人其實都不配做人,在楊恆眼中他們連狗都不如。

「說的好! 先葷厚寵:狼性總裁奪摯愛 !」

楊軍哈哈一笑將自己的衣物退去將粗布麻衣換上走進了礦井之中。

不光他就連阿虎都是如法炮製走進了礦井之中。

「少爺,我也來幫忙。」

金露兒早早就已經醒了過來,第二次看到那竹槍陣的時候心中還是一陣反胃,但是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說著便是要拿起身邊的鋤頭和楊恆一起挖礦。

「哎!露兒姐你就不用了吧,就算是勞動也並非是每個人都需要做同樣地事情的,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才是最好的,我們中午的午飯可就是勞煩露兒姐了。」

楊恆伸手阻止了金露兒的動作,然後回頭問道。

「你們之中有誰會做飯的,可以免去礦工之勞去幫助露兒姐做飯!當然若是不會濫竽充數的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楊恆說完便是有著數名前看守者站了起來,表示自己能夠幫忙,而且不光是他們就連礦工之中都是有著幾十個人站了起來,表示自己也能夠幫忙。


「你們幫助露兒姐去做飯,還有誰腳程比較好對周圍的菜市都比較熟悉的?」

在那批人走後又是一批人站了起來,這些是楊恆需要的腳程比較好對周圍菜市比較熟悉的,楊恆需要他們每天上山下山去菜市買來新鮮菜肉給金露兒做飯。

「你們十幾個負責每天運輸新鮮蔬菜!還有誰會造房子的?」

「還有誰是會管賬的?」

「還有誰並不想在這當礦工的?」

楊恆將眾人一一分配完畢,那些走了的人也是沒人送了一身新衣服,領了幾兩碎銀高高興興的回到了家中,畢竟這些銀子可是比他們做一年礦工所能得到的工錢還要多。

看著分工明確開始忙碌起來的眾人王山皺了皺眉頭,他知道自己的計謀失敗了,楊家楊恆來到這礦山之中,這礦山便是易了主,再也不在他的算計之中了。 這金靈鎧送給弟弟倒是不錯的東西,這樣弟弟也就有幾分自保能力了。

“對了,那個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剛剛我找到的好像不是珠子,好像是一塊石頭啊!”唐闊說着,便將魔源世界裏面的那塊石頭給召喚出來,拿在手中說道。

“笨蛋,這塊石頭裏面有一枚珠子!要不然你以爲那些七彩蓮能生長在普通的水池中嗎,就是因爲這青珠的緣故!現在我已經將那些七彩蓮給栽種到了這裏面,等下把這塊封印了青珠的石頭丟進去,就可以讓七彩蓮一直生長了。”魔源卻是罵了唐闊一聲,當下便開口說道。

“那我以後豈不是源源不斷的可以擁有七彩蓮了嘛?”聽到魔源的話,唐闊頓時眼前一亮,當下便一陣火熱的說道。

“可沒有這麼簡單,那青珠裏面的能量有限,你必須要找到跟青珠相近的寶物,才能一直持續的讓這些七彩蓮生長,否則的話,一旦這青珠內的能量消耗殆盡,那麼這些七彩蓮用不了多久就會乾枯掉了,也就失去了價值!”魔源卻是白了唐闊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

“那要什麼樣的寶物才能擁有跟青珠一樣的能量呢?”聽到魔源的話,唐闊的心裏頓時一緊,當下趕緊問道。

“這次你不是要去那個上古遺址嘛,那裏面說不定就會有,甚至比這青珠還要寶貝的東西,所以,上古遺址你一定要去!”魔源卻是面色非常凝重的說道。

千年煉獄 恩,放心吧,我一定會去的!”聽到魔源如此說,唐闊點了點頭, 地府畢業生

“該死的傢伙,我的酒呢,什麼時候把我的酒給我啊!”看到唐闊一下子便消失掉了,魔源頓時氣急敗壞的在那兒喊了起來。

“喊什麼喊啊,放心吧,一有機會我就幫你把酒送進去的!”聽到魔源的吶喊,唐闊卻是非常無奈的說道。

當唐闊離開魔源世界之後,他體內的魔氣卻是已經恢復了過來,他知道現在的黑炎城已經是戒備森嚴了,雖然他自認爲不會被人家認出來,但是唐闊還是選擇將自己喬裝打扮了一下,簡單的說就是易容。

很快唐闊便成爲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的形象,手中拿着一把寬背大刀,整個人散發出來一股非常兇悍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煉體的修煉者。

果然,唐闊走在路上的時候,沒有人敢上來跟他惹事兒,畢竟大家都知道煉體修煉者比之一般的修煉者要強橫很多,同階基本無敵的存在。

當唐闊進入到城裏之後,卻是發現滿大街都是自己的圖像,這讓唐闊頓時一陣無語,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夠查到自己,不過唐闊倒是鬆了一口氣,幸好他早有準備,將自己的形象給轉變了,只要不遇到神威境巔峯或者專門修煉精神力的強者,不會有人看破自己的僞裝的。

進入城裏之後,唐闊便循着炎冰所做的記號找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的小院子,唐闊在那已經破敗不已的大門上輕輕的叩擊了三下,緊接着又叩擊了兩下。

很快,這扇大門便被打開了,露出了炎冰那醜陋的腦袋。

“你是誰?”炎冰一臉警惕的看着唐闊問道,他自然不知道這是唐闊,畢竟唐闊已經易容了。

“笨蛋,是我,除了我,誰還能認出來你做的記號啊!”聽到炎冰的話,唐闊卻是毫不客氣的說道。

“闊哥,原來是你啊,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啊?!”聽到唐闊的話,炎冰頓時大喜,當下趕緊將房門給打開,讓唐闊進來了。

“廢話,我能把你變成這麼醜的樣子,我自己自然也能改變啊!”唐闊卻是白了炎冰一眼,他實在是不想看到炎冰那醜陋的樣子,實在是太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