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太子那得了些銀子?是說那十萬兩黃金嗎?慕歌心中一動,眼看著墨君臨轉身就走,明知道他是在故意的,卻也管不得許多,連忙開口,「等等!」

墨君臨停下,回身看慕歌,眼中儘是好奇,「怎麼了?還有事嗎?」


這話聽在慕歌耳中那叫一個氣啊,真真是風水輪流轉,這話一般都是自己說給墨君臨聽的好嗎?

慕歌看著眼前的男人,即便帶著面具,但是此時此刻這語氣這眸光,好不欠揍啊!

真想白他一眼說個沒事,但是慕歌忍了!

畢竟十萬兩黃金的一半可是五萬兩啊,這不是白銀,是黃金!

「自然有事的,閣下你看啊,咱們是平輩,哪來什麼孝敬一說?這不合適,是吧?」慕歌眯眼一笑,一臉的單純無邪。

墨君臨眉梢一挑,「哦?平輩?不是吧,本尊都已經是大爺了,怎麼能是平輩呢?這大爺二字出來,怎麼也得最少長你一輩吧,孝敬長輩有什麼不合適的?本尊以為十分的合適呢!」

「……」這人就是抓著自己說他是大爺,來故意噁心自己呢!哼,小氣的男人!


「我在跟閣下說著玩呢,閣下怎麼還當真了?」慕歌一臉無辜模樣。

「哦,原來是說著玩呢?那若不說著玩,你該如何稱呼本尊呢?」墨君臨顯然對慕歌的反口並不准備買賬。

慕歌向來都不是個好脾氣的,能忍著說好話已經是極限,聽到墨君臨居然還想讓自己改口?直接臉色就冷了下來,傲然一抬下巴,「閣下以為,五萬兩黃金,就能讓本小姐把自己給賣了嗎?」

自己是想多積攢點錢財有備無患,五萬兩黃金也的確不少,但是也沒多到讓自己可以叫一個男人相公的地步!

「本尊何時說過要拿這丁點黃金買娘子了?這點黃金連娘子的頭髮絲都不夠買的呢!只不過呢,本尊覺得閣下這個稱呼實在是太生硬,聽著太礙眼了,娘子你不妨再換一個?」墨君臨看到慕歌惱了,居然主動退步了。

慕歌眸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隨便換一個?」

「嗯,隨便換!」墨君臨點頭,看著慕歌眼中精芒一閃,連忙又加了一句,「平輩就行!最好聽起來舒服點!比如說,君臨,臨……當然如果是相公,夫君,那就更好了!」

「……」好你個頭!慕歌一腦門的黑線!

眼看著墨君臨那雙漆黑幽深的眸子中揶揄之色閃過,慕歌突然歪頭輕挑一笑,「君臨啊,臨啊的都不夠親切,不若日後我就叫你小君君?或者小臨臨?怎麼樣?夠親昵吧?」

「噗!」一聲悶笑突然響起,雖然收的很快,卻也無法掩蓋了。

竟是無歡沒忍住?

慕歌與墨君臨幾乎同時看向無歡,雖然此時無歡已經恢復到那一如既往的冷清……

慕歌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明艷。

墨君臨則滿眼的無可奈何,「叫我墨君臨就行了……」

「直接叫名字啊?這可一點不親昵啊!」慕歌反而還有意見了呢。


墨君臨目光幽幽的看著故意打趣自己的慕歌,「五萬兩黃金還要嗎?」

慕歌臉上揶揄的笑容一收,一本正經道,「我也覺得直接叫名字的好!嗯……我的那份黃金在哪?」

「……你這小丫頭,可真是一點都不委婉,這話說的目的性也太強了吧?就不能稍稍掩飾下嗎?」墨君臨表示不滿。

「咱們都這麼熟了,還需要掩飾嗎?有話直說不好嗎?」慕歌挑眉看他,「難道你希望我與你說話都是拐彎抹角的?也行啊,那日後……」

「嗯,那金子就日後再說吧……」墨君臨接過慕歌的話。

慕歌咬牙,這死男人,真的是一點虧都不肯吃!為了黃金,我暫且忍你!

「大家時間都挺寶貴的,就別日後了吧?」慕歌笑道。

墨君臨一派悠閑姿態,「本尊有的是時間,不過既然娘子你不想日後,那便今日吧,誰叫本尊這般良善從不忍心拒絕娘子呢!」

「對呀對呀,你是多麼善良的人啊,黃金在哪呢?」慕歌忙問。

墨君臨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張字據,「這是富貴錢莊的金票……」

慕歌一把就抓了過去,定睛一看,皺眉,「怎麼只有三萬兩?」

「太子說他現在只能湊出來三萬量,剩下的七萬兩打了借條,蓋了印,說日後再給……」

慕歌直接收起金票,「嗯,那你回頭記得再給我兩萬兩!」

「難道不該是這到手的三萬兩咱們兩人先分嗎?」墨君臨挑眉盯著慕歌的袖袋。

慕歌把裝金票的袖袋一壓,「分來分去的多麻煩了?這三萬兩先給我就是了,你也不缺銀子不是?」

「也是,本尊最不缺的就是銀子,給娘子也無妨,不過娘子是不是也該給些謝禮呢?」墨君臨勾唇一笑。

慕歌神情微怔,謝禮這二字怎麼聽起來很是有些耳熟?

未曾等慕歌想明白,墨君臨突然靠近,飛快的在慕歌唇上一點,溫潤柔暖的唇瓣碰觸,空氣剎那間仿若凝固了…… 第139章竟敢包圍將軍府

原本墨君臨只是想淺嘗輒止,親到就溜。

然而當少女唇間那清美香甜的氣息和軟綿惑人的觸感透過雙唇的碰觸傳入心尖之時,一種奇妙又美好的感覺讓他竟捨不得離開,不自覺竟想更進一步去體會那種甜。

慕歌在一瞬間的怔愣后醒悟,當她羞怒的發現這死男人竟然還想試圖撬開她的貝齒探入時候,直接張嘴狠狠打的咬住了他的下唇。

唇間的疼痛也讓墨君臨自沉迷中清醒,雙唇猛然分開,絲絲鮮血順著下唇溢流而出,滴落到那十分貼合的面具之上,染紅了黑色暗紋的曼陀羅花,原本便充滿了神秘氣息的墨君臨,在那被血絲染紅的花紋映襯下登時多了幾分妖冶來。

然而這份妖冶並未讓慕歌迷失,她此刻正沉浸在初吻被奪的憤怒之中,粗魯的以手背使勁的在唇上擦拭了幾遍,目光陰冷恨恨的瞪著墨君臨。

「娘子這樣看著為夫,為夫會害羞的……」墨君臨幽深莫測的雙眸中絲絲縷縷的邪肆浮現而出。

慕歌死死的盯著他,片刻后突然爆發,「羞你個頭!」伴隨著暴躁話音的還有那毫不留情的一腳。

這輛馬車空間本就狹小,慕歌帶著無歡和昏過去的蕭慕雨已經略顯擁擠,如今又加了個身量頎長的墨君臨,可以說是十分擁擠了。

所以慕歌這突來的一腳,在這擁擠的馬車內,墨君臨除非立馬飛出去,否則壓根就躲不過。

然後,慕歌就看到墨君臨竟然真的直接身形一閃飄出去了,出去前還丟了句話,「眾生皆苦,唯娘子獨甜……」

「甜你個頭!」慕歌險些暴走,腳下踢空本就被氣到不行,這該死的男人,佔了自己便宜竟還一點虧都不吃?不吃虧便罷了,臨走前還不忘出言揶揄?

「簡直太太惡劣太惡劣太惡劣了!」慕歌連說了三遍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無歡等她發泄完,淡定的遞上一杯茶水,「這馬車太過簡陋,只有清茶,正好去火氣!」

慕歌聞言猛然抬頭看無歡,「你剛看到了?」

「嗯!」無歡淡定點頭,見慕歌並不想喝茶的樣子,便把茶杯又放了回去。

慕歌瞪眼,「你看到了為什麼不出手?平日里你見這個墨君臨不是一直很防備的嗎?」

「無論是影衛還是暗衛,都無權干涉主子的感情生活……」無歡平靜解釋。

慕歌眼睛瞪得更大,「所以你以為我們剛剛是在幹嘛?」

「打情罵俏!」無歡一如既往的鎮靜。

「……」慕歌一頭黑線,繼而抓狂,「你怎麼會認為我們是在打情罵俏?」

「難道不是?」無歡這次不再平靜,露出驚疑之色。

「難道是?」慕歌也同樣很驚奇啊,為什麼無歡會這樣認為?

無歡沉默了下,開口,「主子允許他叫娘子,且每次屬下對他做出攻防姿態都被主子攔下……」

「所以你就覺得我心裡對他很有好感是嗎?」慕歌簡直要瘋了,自己並非允許他叫娘子啊,自己不過是懶得跟他去糾結選擇性無視好嗎?而且如今自己跟墨君臨是合作關係,自所以自己才不讓無歡態度太過惡劣啊,這沒毛病吧,沒想到竟然讓無歡給誤會了!

無歡看著慕歌的表情,頓時知曉自己誤會了什麼,臉色一變,躬身就往外出。

慕歌連忙問道,「你去哪?」

「去找那欺負主子的混蛋,把他的嘴給割下來!」無歡發狠。

「……哦,你打得過他?」慕歌也不攔無歡,只是突然話音一轉問道。

無歡往外出的身影一怔,身上冷氣直冒。

還在外面駕車的冥幽回身看了無歡一眼,尤其是在無歡臉上的那道傷疤上停頓了片刻,想問什麼卻沒有問出來,只是沉默了下出言勸道,「主子的功夫在你之上,別去找晦氣……嗯……」

冥幽話都沒說完,就被無歡一腳給踹下了車,看著被摔地上露出不解之色的冥幽,無歡也不說話,只是給了他給冷漠的眼神,打不過你主子還打不過你不成?


無歡收回目光后直接飛身坐在冥幽的位置上淡定的駕車而去。

冥幽看著那絕塵而去的馬車,一臉無奈的起身,腦後一陣風聲傳來,眸光一凝利落躲過,只聽啪嗒一聲響,一塊玉佩在面前四分五裂,順著方向抬頭看過去。

便看到自家主子就在遠處的一棵茂盛大樹之上,慵懶的斜靠著枝椏若有所思。

冥幽縱身而上,輕落在旁邊的枝椏之上,「尊主,太子分明只湊了一萬兩黃金,您卻給了二小姐三萬兩是為何?」

「無歡那一腳你分明躲得過,卻生生挨了是為何?」墨君臨眸光微斂,勾唇看過去。

冥幽低頭沉默不語。

墨君臨也不再問,只道,「小丫頭要的東西備好了嗎?」

冥幽怔愣了片刻后,反應過來,「已經好了!」

「嗯,直接送宮中,這段日子她怕是回不得將軍府了,還有那件事,務必查清楚,實在查不出,讓冥心去……」墨君臨思忖著開口。

「這個時候用冥心怕會暴露吧……」冥幽聽到尊主竟要動用冥心,眸色微驚。

墨君臨沉吟片刻,開口,「關乎我族命脈,不得不查!」

「真的只是因為關乎命脈?還關乎二小姐吧……」冥幽極小聲嘆息。

墨君臨黑眸掃過去,「嗯?」

冥幽立馬正色恭謹道,「屬下這就去辦!屬下告退!」

……

這邊無歡正駕著馬車往北安王府的臨時府邸去,越想越氣的慕歌突然伸頭出來,「無歡,先不去北安王府,先回將軍府!我那還有幾包研製壞了的葯,正好帶走找機會給某人試試藥效!」

無歡依言調轉了方向。

只是當她們到達將軍府門前的時候,直接就愣住了!

看著那圍繞府邸嚴嚴實實的兵馬,慕歌驚疑看向無歡,「是我眼瞎了嗎?先前咱們回來時候,還沒這些人的吧?」

無歡搖頭,「先前確實無人!」

慕歌跳下馬車,綳著小臉走近,突然那正門一隊士兵齊刷刷的行動,直接將其攔下。

「放肆!誰給你們的膽子竟敢包圍將軍府?」 第140章你可惹了大麻煩

慕歌臉色有些難看,心中更是無比焦急,自己爹爹是大將軍,如今將軍府卻被這麼多士兵圍著,莫不是爹爹出事了?

「二小姐誤會了!」柏寒自將軍府內走出,讓士兵們先散開。

慕歌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卻並未好轉,「誤會了?這麼多士兵包圍著我將軍府,你說本小姐誤會了?」

「二小姐的確誤會了,他們並非包圍將軍府,而是守護!」柏寒解釋。

慕歌聞言,緊提著的心微松,「守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