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趙援饒有興趣地望着慕容家這個膿包長子,心裏暗暗好笑,卻是不吭聲,看看秦風是如何應付。

秦風卻不卑不亢地道:“這不是在下作的決定,而是趙家主作的決定,你有意見你跟趙家主提,不要衝我咆哮。”

他竟是把所有事移到趙家身上。

趙援笑道:“慕容賢侄如果要把和談地點改爲在我微陽城,老夫也沒意見。”

慕容廣博張口結舌,不敢再說話。

臨行前,趙援突然對秦風道:“秦風,如果你想到我趙家來爲我做事,趙家的大門始終爲你而開。”

秦風心頭暗驚,這老傢伙想背後擺我一道。

卻是不敢得罪他,當下道:“謝趙家主厚愛,在下銘記在心。”

慕容廣博哼了一聲,向外走去。

望着二人遠去的背影,趙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定遠皇宮。

慕容廣博正向慕容桓狀告秦風擅權的行爲。


慕容桓在瞭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後,道:“博兒,秦陛下他做得沒錯,我不是讓你一切要聽他的話嗎?”

他正是發現秦風智計過人,才讓他和慕容廣博一起去微陽和談的。如今秦風出色地完成任務,他感到很滿意。

慕容廣博突然道:“秦風想投靠趙家,父皇千萬別放過他。”

殿內的空氣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秦風覺得莫名其妙,道:“殿下說話小心點,我怎麼想投靠趙家了?”

慕容廣博道:“臨走之時,趙援那老傢伙極力拉攏你,你也沒拒絕。”

秦風哈哈大笑:“首先我要申明的是,我秦風並不是你慕容家的人,我要投靠誰誰也管不着;其次,當時趙援只是那麼說了下,我出於禮貌表示感謝,並不是我就想投靠趙家。”

慕容桓嘆了口氣,自己這個長子自己沒本事,不妒賢嫉能,今後這個江山一定不能交給他。

他叱道:“博兒,不得無禮。”

轉身對秦風和言悅色地道:“我這兒子說話直不懂事,秦陛下莫怪。”

秦風道:“大殿下心直口快,在下怎麼敢怪罪他?不過在下的事情已了,不過在下斗膽有幾個要求希望陛下能答應。”

慕容桓微笑道:“你爲我慕容家化解了這場危機,我是應該獎賞你,不過,你沒經過我的同意擅自侵入我大宇王朝的領土,功過相抵,所以你就別想在我這裏得到什麼獎賞了。而且,等我的事情辦完之後,還要收回你在我大宇王朝所收服的勢力——因爲其中有許多勢力曾是我慕容家的手下。除非……”

秦風道:“除非什麼?”

慕容桓道:“除非你肯爲我效力,作爲賞賜,我可以把你在西部的地盤交給你暫時經營。”

秦風道:“你讓我想想吧,也許我應該回去問問乾坤盟的弟兄們。”

慕容桓道:“好吧,我給你時間,不過等我剷平了天星閣之後你還沒給我答覆,我便會採取非常措施。”

“好吧,”秦風道,“我答應到時候給你答覆。”

慕容廣博道:“父皇,你別信他鬼話。”

慕容桓怒道:“你給我住口,這裏還輪不到你說話。”

慕容廣博嚇得不敢再吭聲。

秦風垂頭喪氣,道:“好吧,我沒指望得到什麼獎賞,我只有一個要求。”

慕容桓道:“你說。”

秦風道:“在下懇求陛下您到時候把司徒羽交給在下處置。”

慕容桓奇怪地道:“你要司徒羽做什麼?”

秦風道:“在下受恩師大恩,無以爲報,恩師慘死於天星閣人之手,在下一定要親自拿司徒老賊的人頭祭奠師父。”

慕容桓點了點頭:“你有這分孝心也很是難得,好,我答應你了。”

秦風一喜道:“多謝陛下,在下先行告辭了。”

望着秦風遠去的背影,慕容桓道:“此人若可以爲我所用則用,不能用一定不能留在世上。”

慕容廣博不屑地道:“他有什麼本事?值得父皇這麼看重他。”

慕容桓哼一聲:“你懂個屁。朕怎麼會生一個你這樣的兒子。”

慕容廣博不敢接話,心裏卻對秦風充滿了怨毒之情。

秦風回到西部,得知衆人都集中在通天盟等着他,便向通天盟本部飛去。

“盟主,你總算回來了,可把大家擔心死了。”林天平一見到秦風,喜道。

其他人也紛紛上前問候。

常無影一向很少說話,這次卻也忍不住問道:“盟主,你到底去哪裏了?去了這麼長久。”

秦風笑道:“去把對我們現在威脅最大的勢力給清除啊。”

衆人一下子沒明白過來秦風指的究竟是什麼勢力。

林天平隱隱知道些什麼,問道:“盟主,你指的是天星閣?”

秦風一拍他的肩膀:“聰明,看來有進步。”

衆人大驚,天星閣的勢力豈是說消滅就消滅的,六大家族想要消滅天星閣也得費些功夫,更何況是秦風單槍匹馬。

大家都不可思議的看着秦風,林天平隨口一說,他還當真了?

常無影嘿嘿一笑:“你這牛皮吹大了吧,誰會信你?”

秦風道:“常兄,有時候做事不一定得自己親自動手,有個詞語叫‘借刀殺人’,我用的就是這一招。”

常無影道:“你借誰的刀?”

秦風道:“保密,要是我現在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大家自己回去猜吧,不過過些時間,你們就會知道結果了。”

衆人大多以爲秦風不過是在吹牛,一笑了之,秦風也不解釋。他主要是擔心事情全說出來,原來天星閣的人如果回去通風報信,自己的計劃豈不是白忙乎。讓大家不相信也好。


秦風對常無恨、常無影、林天平道:“讓你們去對付淳于家族的人怎麼樣?”

林天平道:“謝絕是跑了,不過他手下一些殘兵敗將大都被消滅了,他們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勢力也被我們搶來了,哈哈。”

常無影道:“淳于家會不會派兵來報復啊?”

秦風道:“所謂鞭長莫及,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我們現在要面臨的是另一場危機。”

衆人驚問:“什麼危機?”

秦風道:“現在還不能說,到時候你們自然明白。”

秦風回到西部不久,從京城傳來消息,慕容家和趙家和談成功了。

此時慕容家和趙家早已打個兩敗俱傷,再加上大宇王朝天下大亂,兩家的勢力相繼被吞併,兩家終於意識到再這樣拼下去不是辦法,於是他們坐下來和談。



其實秦風也知道,他告訴慕容家真相也只不過是提早了這個進程,兩家爲了自己的利益遲早是會和談的。

兩家的和談消息一傳出,大宇國的其他勢力立刻停止了吞併勢力,他們都靜待事情的發展。

慕容家和趙家終於達成了協議,互相不再進攻,但此時他們元氣大傷,已無力對丟失的勢力和勢力範圍進行收復,他們無奈地向大宇王朝全國宣佈,承認現有的勢力分佈,但任何勢力不得再征伐其他勢力。違者將嚴懲。

當然,這其中還有不爲人知的重要隱情,就是趙家也從慕容家那裏知道了天星閣的陰謀,兩家正在祕密協商如何對付天星閣的事,暫時無暇對其他勢力進行征討。

司徒羽得知落雲天和祝一同死於乾坤盟的消息後暴跳如雷,想要征伐西部,可慕容家和趙家已聯合發出聲明,不允許大宇王朝各勢力再互相征伐,否則將以二家族共同的敵人看待,他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往肚裏吞。

而慕容家和趙家的和解,對司徒羽來說,不啻於一場重大的打擊,因爲兩家雖然各自傷亡慘重,卻遠遠沒有達到司徒羽的要求,他天星閣的勢力仍然還無法和兩大家族相抗衡。

更具災難性的事情還在後頭,就在此時,慕容家和趙家突然共同祕密出兵天星閣,天星閣此時的十方賦帝大陣還沒有完全訓練好,對付一個賦聖也未必對付得了,更何況是兩個賦聖。

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天星閣上下慘遭屠戮,上上下下幾萬人幾乎無一活口。

當然,慕容家和趙家並未承認天星閣被屠之事與他們有關,慕容桓和趙援還派人到現場哀悼了一番,雖然全大宇王朝的人都知道是他們乾的好事。

衆人終於明白秦風說的話不是開玩笑了,也知道秦風指的危機是什麼,天星閣一完,慕容家和趙家必然要收回原屬於他們的地盤,甚至趁此機會擴大勢力範圍。

乾坤盟面臨着何去何從的問題。 大宇王朝京城定遠城。慕容皇宮。

慕容桓正在和三個手下談話。

這三人第一個個子中等,身體粗壯,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雙銅鈴般的大眼和有如獅鼻般的寬鼻。他叫狄金彪,是一名賦帝級高手。

第二人高大魁梧,滿面虯髯,叫屈鐵柱,是名賦帝初級高手。

第三名身體修長,白麪無論須,叫張慶功,是個賦尊九級的天賦高手。

“三位,這次你們的目標是重新收回大宇王朝屬於我們的勢力,一定要儘快完成,不然趙家如果搶先收回他們的勢力,一定會偷偷向我們的勢力出兵。”慕容桓鄭重地囑咐。

三人躬身道:“是。”

“還有,你們千萬不要向其他四大家族和乾坤盟出兵。”慕容桓又道。

三人一驚,屈鐵柱問道:“爲什麼不能向其他四大家族出和乾坤盟出手,他們可是佔了北部和西部一大片土地。”

另二人也抱着同樣的疑問。

“四大家族雖然佔了我們不少地盤,但我們和趙家拼得實力大減,現在還不適於向四大家族開戰,一旦我們向他們出兵,等於宣告我們向他們整個家族開戰,到時候我們即使贏了,實力又會大損,再要對付其他家族可就難了。”

狄金彪急道:“那我們就坐視他們在我們的地盤上耀武揚威不成?”

慕容桓眼中閃過一個年輕人的影子,笑道:“別急,這正是朕叫你們不要動乾坤盟的原因。”

張慶功道:“這跟乾坤盟有什麼關係?”

慕容桓呵呵笑道:“我們不對付四大家族,自然有人幫我們對付他們。”

屈金彪道:“陛下,我明白了,你是想讓乾坤盟去對付四大家族的人。”

慕容桓道:“正是如此,秦風不是我們慕容家的人,由他去對付四大家族在我們大宇王朝中的人是最好不過了。”

屈金彪道:“可就憑他們的實力,對付得了四大家族的人嗎?”

慕容桓道:“你可別小看了他,他手下有幾萬賦者,光賦皇強者就有好幾千,而且聽說還有一支戰無不勝的妖獸軍團。另外賦尊幾十位也應該是有的,聽說天地雙尊也在爲他效力,這兩個人在賦尊等級中是無敵的。而四大家族派來侵佔我們勢力的首領最高也不過是賦帝初級,相信他們有這個能力。”

他接着道:“等他們把四大家族的人趕出大宇王朝,我們再把乾坤盟收爲己用,或者把他們滅了,豈不是一箭雙鵰。退一萬步說,乾坤盟的人如果不能完成任務,實力被削弱,對我們來說,一點損失也沒有。”

三人如夢初醒,道:“陛下英明。”

慕容桓笑道:“你三人跟隨朕多年,是朕最信任的人,所以我纔跟你們說這些,你們千萬不能把朕今日所說傳出去,否則別怪朕對你們不客氣。”

三人心下一寒,忙嚮慕容桓拍胸脯保證不會說出去。

慕容桓道:“好,你們去吧。”

三人退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