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吳三低聲說:“亮傢伙,今晚給我廢了她”話剛一落音,吳三就把手往腰間一伸,頓時手裏出現了一把亮晃晃的摺疊刀,他身後的兩傢伙也仿效他,頓時,寒光閃閃,屋裏充滿了恐怖感。

成哥見狀,看樣子本想阻止吳三,但已經晚了,吳三領着兩個手下,一聲不吭的圍了上來,王娟和老闆娘嚇的臉色蒼白,倆個人都躲到了陸浩身後,倒是王倩一點退縮的意思也沒有,她只是把兩隻手提到了胸前,腳下迅速站成了一個丁字步。

這種情況,陸浩本來是要出手的,但無奈空間有限,怕影響到王倩的發揮,弄不好大家都要受傷,所以他坐在椅子上,動也沒動,只不過手裏多了一隻剛纔用來盛垃圾的瓷盤子,裏面的垃圾都被他倒在了桌子上。王娟站在陸浩的身後,緊張的用手推了推陸浩,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讓陸浩趕快上去幫王倩。

就在這時,吳三已經率先撲了上來,手中明晃晃的短刀刷的一下划向了王倩的頸部,好個王倩,不急也不慢,頭略一偏,短刀緊貼着他的短髮就劃了過去,驚的陸浩身後的王娟和老闆娘,一聲尖叫。吳三一刀落空,面前空門大開,這是練武之人大忌,不過這次他學乖了,他馬上一蹲,一反手,短刀又從王倩的胸部劃了過來。

狗日的,大家無冤無仇竟然下死手,陸浩怒火頓時攻心,就在這時,眼看短刀又划向了自己的胸部,王倩已無法再躲,忽然一個鐵板橋,身子呼的一下就直直的彎了下來,陸浩面前視線大開,手中的瓷盤劃過一道亮光,直奔吳三的腦門,只聽到一聲尖叫,吳三一頭就裁了下去。

恰在這時,酒店的房門猛的一下被撞了開來,涌進來一羣警察,把兩個持着兇器的傢伙抓了個整着。成哥沮喪着頭,剛纔的威風一掃而光。警察馬上控制了現場,看來他們基本情況都知道了一點,就是那個吳三傷的挺重,是被擡着出去的。

本來是很熱鬧的一件事,沒想到會以這樣的局面而結束,陸浩,王倩,王娟,老闆娘,還有酒店的老闆,從派出所做完筆錄出來時,王娟一腔的怒氣全發在了酒店老闆身上“我說韓老闆,你這酒店就是這樣開的,以後誰還敢在你這兒吃飯,你要那麼多的保安和服務人員是吃素的,我們在裏面打了那麼半天,差點出人命了你們才知道報案”

被王娟數落的這個韓老闆,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連連點着頭說:“實在對不起,都是我辦事不力,改天我請客,給各位壓驚”王娟還不依不饒的,被老闆娘勸住了。

夜色已經很濃了,幾個人坐在寶馬車裏,因爲其它人都喝了酒,這車自然就由王倩來開了,陸浩坐在副駕駛座上,窗戶開了個小縫隙,晚上從哪裏吹了進來,很讓人感到舒服,他頭靠在後背上,雙眼微閉,一句話也沒有說,他在想一個問題,這夥人到底是誰指使來的,爲什麼這麼清楚她們的行蹤。

婚色妖嬈 ,兩個人都各有心事,王娟心裏氣的是,這酒店是她訂的,而這夥人能這麼清楚的找到她們,她有說不清楚的嫌疑,而老闆娘氣的是,都是爲了給自己過這個生日,要不那來這麼一檔子讓人驚心動魄的事。

車子很快就到了小旅店,等陸浩和王娟下車後,老闆娘就領着王倩把車子停到了旅店的後院,她可再不能不小心了,這麼高檔的車子,如果在自己店門口被人劃了,她會氣死的。

在陸浩住的房間,幾個人都坐在哪裏,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要一個人說話,這時陸浩洗完澡出來了,他一身的輕鬆,一見室內這麼沉悶的氣氛,他半開玩笑的說道:“怎麼了,是不是大家都沒有喝好,那老闆娘再去搞兩瓶你家的珍藏上來,咱們一醉方休,怎麼樣?“

大家一見陸浩說話了,各自臉上的顏色都緩和了不少,王娟急着說道:“老闆,這事我真的一點都不輕楚是怎麼回事,我……“

“好了,這事和你們任何人都沒有關係,這是衝我來的,不過時間選的有點巧合而已“陸浩打斷了王娟的話。

王倩不明白陸浩話裏的意思,接着問道:“浩哥,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覺得此事有點蹊蹺“

陸浩點了點頭,對大家說道:“這根本不是什麼偶然的敲詐,而是必然,這件事後面一定有人指使,目的很明白,就是給我下馬威,讓我在A市收斂一點,好讓他們壟斷這個行業“

王娟聽了陸浩的話,弄出了點頭緒,她搖了搖頭說:“我總算明白了,還是老闆腦子靈活,一下就看到了問題的本質,看來我們今後還得小心一點,否則別人太眼紅,會處處給我們下絆子的“

老闆娘一聽,頓時罵了起來:“去她奶奶的,這A市又不是他們家的,有本事明着來,何必要搞這種小動作呢,幸好兩位身手了得,要不今天晚上不知還會發生怎樣的事,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陸浩哈哈大笑道:“怎麼可能,正因爲我和王倩強,才逼得他們出手,如果我們服軟,今晚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不過這樣一來,我們就永無寧日,很有可能,像這種他們所謂的江湖救急的事,會有人經常來找我們”

王娟想了想問陸浩道:“這些人警察肯定會審的,他們會不會把他們背後的人給招供出來”

陸浩還沒有說話,王倩就搶着說道:“這個可能性不大,第一,這些人都是人家掏錢請的,請他們的人怎麼能說他們是誰,第二,幹這一行的,都是些地痞流氓,知道說出了幕後指使的人,對他們也沒多大好處,所以一般都會扛下來”這王倩說的是頭頭是道,真不虧是特警出身,讓這樣的人流落在社會確實是一種損失。

王娟有點驚呼的說道:“妹子你太了不起了吧!今天那身手真是讓人舒服,沒想到分析起事情來,也和警察一樣一樣的,姐都懷疑你是不是警察的臥地” 第二天一上班,陸浩就把王娟和王倩叫到了辦公室,三個人開了一個小會,就昨晚發生的事情做了一個簡短的分析,首先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她們昨晚的出行,有人盯了梢,很有可能一直盯到了酒店,看來盯她們的人盯了已不是一天兩天了。

最後決定,陸浩以後的行蹤,只需要王娟和王倩倆個人知道就行,而且大廈周圍還要注意一些行蹤可疑的人,一樓大廳對不是本公司的人員,來訪的話一律登記,找總經理者必須徵得王娟通意後,方可放行上樓,昨晚的事給人一個警示,看來不得不防。陸浩倒是無所謂,可王娟堅決要執行,這反正是爲了陸浩的安全着想,所以陸浩也沒有什麼異議。

王倩開完會就急着下去佈置了,王娟便把水窪地的事,又給陸浩說了一遍。陸浩想了想說:“我們現在的一切行動,很有可能都被人家臨視,所以我們目前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爲上,你今天趕快去處理水窪地的事,最好是把合同我公章都帶上,價格你覺得差不多,就把它給簽了,還有你出去時,不要開寶馬車出去,最好是打迪,明白我的意思嗎”

王倩點了點頭,滿心的臣服,現在她對這個老闆的決定,可以說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王倩臨出門時說:“6#地按照你的指示方案,我要求曾新設計,今天下午可以完成,如果你通過了的話,我們就馬上可以送上去批審,等一定下來,就算是塵埃落定,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就可以死了這條心了”

陸浩讚許的點了點頭,王娟剛出去,他桌上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國際長途,陸浩心裏可興奮極了,自從回國以來,他就給歐陽虹和娜塔莎她們倆各打過一次電話,當時剛說了一半,好像都被其它事情給耽誤了,所以大家心裏想說的都還沒有說到,就掛了電話,可能是人家感到了他的不方便,所以這麼長時間也沒有再打過一次電話給她。

陸浩一按電話,裏面傳來歐陽虹歡愉的聲音:“浩,你好嗎!聽出來我是誰嗎?”

陸浩哈哈笑道:“當然聽得出來,你這是在哪裏啊,怎麼這個號碼有點很生疏,是不是在其它地方啊!”

“聰明,我在莫斯科,你走了以後,我覺得非常的沒有意思,就跑這裏來旅遊一下,你知道我一下站會在哪裏嗎?猜猜!”歐陽虹故做神祕的問陸浩道。


陸浩想都沒有想,隨口說道:“不會是來中國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不是太高興了,你最好是和娜塔莎一起來,這樣我們可以在一起聚聚”

歐陽虹在電話略頓了一下說:“你小子太猴精了,我確實想到中國來玩玩,這麼多年在外,其實也想家了,不過你讓我和娜塔莎一起過來,你怎麼陪我們,不可能把你自己分成兩半吧“歐陽虹的話裏面透着另外一層意思。

陸浩當然明白歐陽虹的意思,他故裝糊塗的說道:“不用分啊,反正你們倆在一起,我一起陪不就行了,說好了,你們可要真的來啊,我好提前安排工作“

“好的啊!你現在這麼忙,到底在做什麼啊?“歐陽虹對陸浩還是有點兒不放心,所以她追問了這麼一句。


這教陸浩怎麼回答,這事說起來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所以陸浩稍稍一停頓說:“你來看了不就知道了,最近有沒有見過娜塔莎,她好像對我挺有意見,怪我不辭而別,所以我打的電話她一般都不接,你見到她的話,替我多美言兩句“陸浩忙轉移了話題。

歐陽虹在電話裏咯咯的笑道:“你小子還真行,讓人家娜塔莎傷心了好多天,不過她現在也想通了,這也許是你們最好的結局。這樣吧,我在大街上打電話,說話不是很方便,等我回去了,我們好好聊聊“

陸浩忙說:“好的,旅途愉快,再見“

“再見!“歐陽虹在哪邊掛掉了電話。陸浩坐在辦公桌前,滿心的歡喜,他不由得想起了在俄羅斯那些個瘋狂的夜晚,歐陽虹就像是一枝罌粟花,豔麗嫵媚,讓人着迷,可陸浩知道,她們的這種關係,充其量不過是人生中的一段插曲。


下午一時,陸浩接到了王娟打過來的電話,說哪塊水窪地的價格已經談妥,賣方最低必須要20000元每畝,不過對方說原本300多畝的地,成交時可以按280畝計算,聽王娟的口氣,對方最少少算了幾十畝地,陸浩一聽,不假思索的對王娟說:“馬上把合同給我簽了,讓他們準備好相關資料“

王娟在電話裏有點猶豫的說道:“可是人家說了,今天合同一簽定,明天必須要款項到賬,然後對方纔能給我們相關的資料,我擔心的是我們公司的資金是否能到位“看來王娟擔心的並不是沒有道理。

陸浩心裏一頓,對電話中的王娟說道:“下午我就讓我們人的律師過去,協助你辦理好這件事,錢沒有問題,明天上午保證到賬,不過你要給他們提點附加條件“

王娟一聽錢這麼快就能到賬,她有點興奮的說道:“好啊,只有錢,這事就好辦,提什麼附加條件,你說我和他們去談“

陸浩站了起來,他一邊活動着腰,一邊說道:“哪裏不是水窪地嗎,周圍可能一條像樣的路也沒有,你最好是和他們談談,讓他們動員村民,給我們修出一條土路,不用有多寬,能過去車輛就行,這事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你好好和他們談,晚上回來我請你吃飯“

王娟一聽老闆今天這麼大方,不用說心裏高興極了。

下午三點多吧,設計部的部長送來了6#地規劃設計稿,陸浩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覺得基本上按他的意思去做了,他覺得很是滿意。等設計部部長走了以後,陸浩馬上撥通了王倩的電話,一會兒王倩就出現在了陸浩的辦公室。

陸浩把剛纔的設計圖用一個大袋子裝好了,交給王倩說道:“你開車把這分資料送到城市規劃局去,親手交給他們的領導或者直接負責人,讓他們簽收一下,把回執帶回來交王娟存檔,聽明白了嗎”

王倩點了點頭,拿起資料走了。

陸浩緊閉着雙眼,他心裏在想,自己一直都處於被動,好像有點被人牽着鼻子走的感覺,等6#地一開工,水窪地搞到手,他就可以站在明處了,有些事也可以主動出擊,再沒有必要躲躲閃閃了。陸浩長出了一口氣,覺得這段時間的努力還是沒有白費。

他忽然想到了小菊,還有一點消息的小虹,他是該去找找她們了,他陸浩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晚上一家西式餐廳,陸浩坐在正中間,一邊是年青漂亮的王倩,一邊是豔麗多姿的王娟,三個人很愜意的吃着西餐。今天確實令人高興,水窪地的拿下,6#地的設計稿完成, 男神總裁太霸道 ,就很快落實了。

王娟喝了一杯飲料,笑着說道:“老闆,你真是讓人太不可思議了,這錢說有就有了,就像是自己有印鈔機的一樣”王倩沒有說話,只是笑笑,她一直都是這樣的文靜。


陸浩心裏清楚,這個祕密他到死也不能給別人說,所以他笑笑說:“那到不是,昨天俄羅斯一個投資商的一筆款到了,所以我們就賬戶上又有錢了”

三個人邊吃邊聊,那氣氛融洽極了。 A市北郊的一座監獄,一大早就有一輛寶馬車停在大門口,監獄的大門還沒有開,從車上走下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正好是陸浩,女的是王娟。還是這王娟有辦法,通過各種渠道,打問道了小紅關押的監獄,並弄到了探試證,今天剛好是探試日,王娟說什麼也要跟陸浩一起來,其實女人就有那麼點小心思,她是想看看,這個能讓陸浩想法設法要看的女人,到底是怎樣一個女人。

當太陽曬得讓人有點熱乎乎時,監獄的大門終於打開了,王娟把探試證遞了進去,一會兒就有獄警把她們帶到了探試室,先讓她們看看牆上的探試條例。不大一會兒,一個女警帶着一個身着囚衣的女子走了出來,遠遠看去,這女人頭髮收拾的非常乾淨,略顯蒼白的臉色,有點清秀,陸浩很難把她和小紅以前圓嘟嘟的小臉聯繫到一起。

直到走近了,女人低着頭,在玻璃窗前坐下時,陸浩這才發現,這女人真的是小紅,就見她確實瘦了不少,不施粉底的臉面,顯得蒼白無力,在獄警的示意下,小紅纔拿起了桌上的電話,當她擡起頭看見陸浩的一瞬間,兩行淚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裏面包含着多少辛酸和悔意。

在這種場合下見面,沒有人能夠高興的起,陸浩對着聽筒輕聲的問道:“小紅,還好吧,你要堅強,挺一挺,很快就過去了“

小紅在窗戶裏邊,哽咽着點了點頭,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半天了才說道:“謝謝你陸浩,你能來看我,我實在是高興,我進來快一年了,你還是第一個來看我的人,那天你爲什麼不辭而別,好讓我想不明白“

小紅問到這裏,陸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我太小心眼了,你那天出去後,有警察朝你住的單元走來,我以爲是你報了案,所以就不辭而別。過了幾天我就到了俄羅斯,我也是從國外回來不久,上次去找你時,還是從你的房東哪裏聽到了一個大概,幾經周折,今天才找了過來“

小紅聽陸浩說到這裏,臉上飄過了一絲難得的笑容,她可能是在笑陸浩的小心眼,也有可能是在笑陸浩的出息。

小紅淡淡的問陸浩道:“你身邊坐的這個女人是不是你現在的女朋友,長的可真漂亮“

陸浩看了一眼身邊的王娟,嘻嘻笑道:“錯了,她可比我大好幾歲,她是我的副總經理,我們是同事關係,不存在其它關係“

小紅慢慢的恢復了常態,她那樂觀的心情終於展現了出來,她輕輕的笑道:“大點好,你這人有時有點渾,得找個能管的住你的女人,小姑娘哪裏是你的對手。怎麼聽口氣都成大老闆了,你可以好好幹,我出去了還得找你打份工“

陸浩聽了點了點頭,他看了一下表,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該問點兒正事了,於是陸浩問道:“你有小菊她的消息嗎?比如小小也可以,還有哪虎子的情況,你知道不知道“

小紅的有點悽慘的笑了笑說:“我知道你來看我,肯定還要問其它的事,小菊我進來之前找過我一次,也是打聽你的消息,不過你那天一跑,我就真的沒法再找到你了,你聽好了,小菊現在在東郊的一個電子廠上班,那工廠的名字我一直都記在心裏,叫宏達電子廠,你去找應該能找到人,至於虎子,我也是前兩天,接到過他的一份鼓勵信,他在西郊叫塘來的一個村子裏種菜“

陸浩心裏默默的剛記完,就聽獄警喊道:“9#窗口探試時間到,小紅用帶着手烤的手做了一個OK的字樣,從她的眼神了,陸浩看出了小紅依依不捨的可憐模樣,以前的小紅,和現在的小紅,簡直變成了顯明的對比。

王娟讓獄警把買給小紅的東西帶了進去,看到消失在門口的小紅,陸浩的心裏,什麼滋味都有,難道這就是人生。

回了趟公司,陸浩給王娟和王倩各交待了一下,下午他就自己駕着寶馬向小紅提供的地址而來,由於駕照剛拿到不久,所以他的車開的很慢,高架幾乎是不敢上,因爲哪上面車流太多,而且速度一般都開得很快,所以陸浩也不敢趟那混水。

開了快三小時,陸浩才找到了東郊,這裏雖然說不是很大,要想一家挨着一家,去找一家電子廠,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陸浩只能問,他一邊開着車,一邊向路上經過的人打問着,還好,蒼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下午四點鐘時,陸浩找到了這家名叫宏達的電子廠,陸浩的心裏說不出的高興,但經他一問,陸浩的心又涼了一大截,知道的人告訴她,小紅半年前就離開這個公司了。

這可怎麼辦,有了的線索不是又斷了嗎,最後有一位好心人告訴陸浩說,小菊在鎮上,一個朋友在做服裝生意,找她的話說不定能打問出小菊的下落,但小菊的那位朋友叫什麼名,又沒有人知道了。陸浩看了看漸漸加濃的夜色,抱着試一下的心態,把車開到鎮上唯一的一條夜市。

一條並不寬敞的柏油馬路,兩邊店鋪林立,店內各式各樣的衣服,在各色的燈光下發揮着極致。街上的人並不是很多,行駛的車輛就更加的少了。陸浩開着大寶馬,往這樣的小街上一走,招來了大家羨慕妒忌的眼光。

陸浩把車迅放的很慢,兩隻眼睛不停的在每間店鋪中搜索着,他真希望能看到他熟悉的臉孔,就在一條街就要走完時,陸浩都不抱什麼希望時,忽然從一個服裝店裏面,跑出來了一個男的,他身後跟着一個女人,女人邊追男的邊喊:“我給你說了多少次,我有男朋友了,以後別來煩我好不好”

男的看起來有點老實,他低聲說道:“老是說你有男朋友了,那讓我看一下,我看到了自然不再來找你”

“你……”女人無奈的揮舞着手裏的撣子,她想打那男的,好像又於心不忍的放下了手。

藉着店**出來的燈光,陸浩一看那女人,不由得失聲叫道:“小小,是你嗎?”

本來心情極壞的女人,發現有人坐在寶馬車內喊她的小名,由於她以前所從事的職業原因,她本想走開,但還是忍不住朝車內看了一眼,就在這時,陸浩放下了車窗,把頭從窗戶裏伸了出來,並且朝小小招了招手說:“你丫的不認識我了,我是陸浩”

小小好像有點不相信這是真的一樣,她慢慢的朝寶馬車走了過來,這時陸浩打開車門走了下去,兩個人靜靜的互看關對方,忽然小小朝前一撲,一把就摟住了陸浩的脖子,那場面就像多日不見的情侶,真是有點感人。但陸浩的兩隻手無所適從,不知放在哪兒好。

就在這時,小小把嘴巴貼到陸浩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傻瓜快抱緊我,就算是我求你了好嗎?

陸浩一聽小小這樣說,有點不好意思的把雙手從小小的腰部一攔,倆個人在大街上抱了個親密,陸浩這時發現,剛纔被小小從店內趕出來的男子,神情有點黯然的悄悄離開了。

小小大概是看着那個男子走遠了,這才鬆開了手,有點嗔怪的說道:“好你個沒良心的,這麼久了纔來找我,是不是把我給忘到九宵雲外去了“

陸浩笑了笑說:“不好意思,我從去年就去了俄羅斯,也是前不久剛回來的,所以來的有點晚,再者我也不知道你們的確切地址“

小小點了點頭,一臉的茫然。 在小小服裝店的二樓,陸浩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雞鴨魚肉,還有幾種小炒,陸浩的忽然到來,讓小小欣喜若狂,她關了一樓的店門,親自下廚爲陸浩做起了飯菜。


陸浩靜靜的坐着,觀察着這個曾經混跡在夜場中的女人,她能從裏面走出來,過上如此平淡的生活,也實屬不易,陸浩覺得,退去粉底的小小比原來多出了一點天生的清純與可愛,這要不是親眼見到,誰都不會相信,這樣一個女人也曾經瘋狂過。

最後一道菜燒好了,小小端了上來,還順便從櫃子裏拿出兩瓶瀘州老窖,不等陸浩說話,小小就已經打開瓶子,給她和陸浩各滿上了一杯。陸浩看了看小小,笑着說道:“你這麼客氣幹嗎,這麼多菜我們根本吃不完,更何況你也知道,我開了車,根本不能喝酒,還搞兩瓶過來,你的量不小啊”

小小把倒滿酒的杯子往陸浩面前一放,帶着嚴肅說道:“你能來,我特高興,我知道你不是專門來看我的,但我心裏還是滿滿的,這酒是我從老家帶過來的,也算是特產,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就是有規定,喝酒不能開車,但是車停在這裏又沒有規定說不能喝酒啊”

陸浩一看這漂亮女人生起氣來還另有一番風味,看來這小小的意思很明白,是不想讓他今夜晚回去了,雖然說大家有過那麼一夜,但陸浩總覺得這樣有點兒不好,於是他說:“要不我少喝一點兒,我一會就回去了,這車停在這兒多不方便”

小小看了一眼陸浩,冷哼一聲道:“是你不方便吧!車停在店門口,是很安全的,這裏全裝了攝相頭,能有什麼事,再說了,我這樓上,什麼也不缺,住宿條件比賓館裏也不差上下,如果你嫌牀小,我睡地板上就可以了”

陸浩一聽,還想爭辯,小小把手一揮“煩死了,是不是男人,這點忙也不能幫我,你今晚如果走了,被剛纔那傢伙看到,我又有得煩了,你就不能將就一個晚上,看把你清高的,是不是現在看不起我們這些人了”小小說着,顯然很是生氣,她沒有理陸浩,自己端起酒杯,先喝了一大口。

陸浩想想也算了,反正你沒嫁,我沒娶,既然你不避嫌,我何來嫌避,這樣弄下去,鬧個不歡而散那就太沒意思了,一想此,陸浩自己端起酒杯笑道:“客人不喝,那有主人先喝的道理,太不懂禮貌”陸浩說着,自飲了一口。

小小見狀,大喜,慌忙給陸浩夾菜,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兩個人便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來,反正菜是什麼味道,那都不重要了,兩個人互說着那日分開之後的遭遇,聽的人是感激涕零,小小沒有想到,陸浩原來是從死神邊曾新走過來的人,還差點成了俄羅斯的鬼了。

在談話中,陸浩才知,原來那天他走了後, 這個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流水線的煩忙,再加上不自由和苦悶,小小實在過不了那樣的生活,這些年她靠着自己的美貌,還積蓄了一點錢,所以最後痛下決心,就在這條小街開了一家服裝店。期間她和小菊回了一趟市內,一打聽,才知情況大變,以前在一起混過的那些人,不是被抓就是不知所向。

小小說到這裏,好像對原來的生活還充滿着一點留戀,這從她的眼神中就能夠看了出來。過了好一會兒,小小這才接着把她和小菊的近況給陸浩說了一遍。她們在市內打聽到連小紅也被關進去時,兩個女人的心這才死了,她們意識到,這碗飯不能再吃下去了,到了改頭換面的時候了。

小菊在電子廠認識了一個本地小夥,在小小和大家的勸說下,今年春節,小菊就結婚了,現在過的聽說還不錯。陸浩一聽,不知是出於何種原因,他有點驚恐的問道:“什麼?小菊結婚了”他還真有點兒想不通。

小小又給他們倒了一杯酒,第一瓶已經空瓶了,陸浩本想說不要再喝了,但一看小小喝的正起勁,就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小小冷笑道:“很奇怪嗎?難道讓她等你,你就省省吧,我勸過小菊,讓她不應該把自己的終身託付給像你這樣的人,你只能成朋友,成知已,那個女人如果跟了你,那她一輩子註定,必和眼淚爲伴“

陸浩還是第一次聽女人對他下這樣的結論,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這樣一個人,他沒有更有說服力的話語來推翻小小對他的評價。酒後吐真言,這句話對於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樣的,竟管喝多了胡言亂語,但這時所說的話纔是最真實的話。可能是從生活中洗禮出來的人,有着對生活的不一樣認識,大家所走的路不同,所以關點也略有不同。

好久沒有這樣敞開心菲大喝了,人家是酒蓬知已千杯少,她們這是酒逢故人千杯少,眼看着兩瓶白酒都要喝完了,可兩個人沒有一個退縮的,不是你邀我喝,就是我請你走一個。陸浩自認爲他的酒量無論如何要比小小這樣的女人好,可他今天才算是開了眼了。

聊着聊着,話題就扯到了李麗麗這個女人身上,小小對她全是崇拜,不過細細回想也是,一個女人,能混到這一步已經很是不錯了。忽然小小問陸浩道:“你知道麗姐毀在什麼上嗎?“

陸浩這時只覺得頭重腳輕,混身在酒精的驅使下,滾燙無比,當小小問道這個話題時,他搖了搖頭,其實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有考慮過,大家在一起談論最多都是說李麗麗這個女人太貪,她的失敗十有八九跟貪有着很大的關係,但陸浩沒法說出口,畢竟人都這樣了,還說這些幹什麼呢。

小小吹了一口氣,看來酒精也開始在她的體內起作用了,她解開了胸前短衫的扣子,讓胸部露出了白花花的一大片,她用手做扇子,在胸前扇來扇去。小小覺得涼爽了一點,這才說道:“麗姐好多人都說她毀在貪上,其實讓我說,她毀在情上,都是因爲她的拖泥帶水,既然走到這一步了,沒有必要再顧及那麼多的事情“

陸浩有點不解的問道:“你說的明白點,我實在聽不明白,什麼情?“陸浩說話時,舌頭已開始打卷。

小小的額頭已有了細小的汗珠,她嘆了口氣說道:“你知道嗎,德叔爲什麼後面不再幫麗姐,而是暗中使壞,就因爲這個老傢伙就想讓麗姐跟了他,可麗姐當時不知是爲了什麼,一心一意想把你弄到她的身邊,這個大家都看的明明白白,所以德叔就對你暗中使了壞,才讓人家打破了你的頭,沒想到這樣一來,還真把你和麗姐弄到了一起“

小小可能是實在熱的不行了,她走了過去,打開了空調,這才坐了下來,接着說道:“每當德叔需要麗姐時,麗姐就派小紅和我去應付一下,沒想到這老傢伙情有獨鍾,我們去他根本沒有心思,只是陪他吃個飯或唱個歌,就把我們給打發掉了,反正是我沒有陪他過一個夜,久而久之,德叔對麗姐就忍不住了了,他認爲麗姐非但不聽他的,而且還是他將來的一個對手,所以就下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