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了他那些話包括董眾兵在內的他們三個人,一下子都頗為震驚了一下。 聽了明復祖說要挑戰,伏隱患和鐵壁穿山甲的事,申有為和練寧寧都相當驚訝了起來,畢竟伏隱患已經是,當今世間為數不多的強者了,而且他體內的那頭鐵壁穿山甲,更是時間僅有的幾種天地神獸當中的一員,以明復祖一個小孩子居然想要單獨和他們一較高下,任誰聽了之後都會覺得,那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的。

不過沒一會兒工夫,董眾兵便相當認真的說道:「那件事情我目前還無法回答你!」

他的話音剛落明復祖立刻追問道:「為什麼啊?難道你是在懷疑我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嗎?」

看著他那麼著急的樣子,董眾兵立刻相當慎重的說道:「復祖,我知道你們明氏一族的人,每一位都很優秀,而且你們家族當中也有很多當世高手,還有就是你們一族的百靈之眼,到底有多麽強大的威力,我根本就不了解,儘管我曾和鐵壁穿山甲還有伏隱患交戰過,但我真的不清楚,身為明氏子孫且擁有著百靈之眼的你,現在具備了怎樣的實力,所以我根本不好在那件事情上妄下判斷!」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微微點了點頭便不再說什麼了,可那時候申有為和練寧寧,卻為他頗為擔心了起來,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明,復祖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問那些事情的,但如果說他想要在不久的將來,獨自去對付伏隱患和鐵壁穿山甲,那又太令人難以理解了,是以一時間他們二人都相當為難了起來。

不覺間隨著一陣陣的疲憊襲上了他們的心頭,除了明復祖因為正在想著一些事情而睡不著,董眾兵他們三個人,不一會兒便淺淺的睡著了。

可就在明復祖因為想著一些事情,感到很煩悶的想要出去透透氣的時候,董眾兵忽然隱去了身形,而那時候他們都感覺到了有一種非常洶湧的殺意,由遠而近的向他們拍了過去,登時令他們極其警覺的飛出了那座山洞,隱去了身形躲在了幾塊大石頭的後面。

本來董眾兵等人認為,就算是伏隱患那幫傢伙又派出了一些人,甚至是一些妖魔鬼怪阻擊他們的話,無非也就是要麼直接飛到他們周圍,要麼就是化作一灘灘噁心的泥石流,從地底下冒出來。

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剛剛藏好了沒多久,卻忽然感覺到他們腳下的那座大山,竟慢慢的晃動了起來,而且伴隨著那些逐漸劇烈起來的晃動,他們還聽到了從那些大山地層深處傳出了一陣陣,像是山石碎裂開了的咔嚓咔嚓的巨響,就在他們感到十分意外的時候,那片大山竟轟隆的一下子,向四面八方坍塌了下去,頓時令那裡變成了一片石頭橫飛,沙塵漫天的禍亂之地。

還好當時董眾兵等人見機得快,就在那些大山崩塌下去的那一瞬間,迅速的飄到了空中,借著那微微的月光向那些塵埃中看了過去。

尤其是明復祖他為了搞清楚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在飄到了空中的時候,便打開了他那雙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登時便相當清楚地看到了,在那片山石當中,正有一大群體型碩大的穿山甲,從四面八方洶湧的爬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大為不解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董眾兵卻用只有他們幾個人聽得到的聲音,相當惱火的說道:「想不到伏隱患那幫老東西為了對付你們,居然動用了他們的鐵甲穿山甲,看來他們真的是要將你們置於死地了。」

他的話音剛落忽然有一頭黑乎乎的東西,嗖的一下子從那片塵埃中向他們撞了過去,登時氣的明復祖怒喝了一聲:「火焰骷髏!」

說話間他猛然朝著那個傢伙,拍出了一了磨盤般大小的赤紅色骷髏頭,呼的一下子噴出了一片火眼,頓時將那片塵埃淹沒在了下面,可就在那一瞬間那頭黑乎乎的東西,竟然砰的一下子,硬生生的將那顆骷髏頭轉了個粉碎,而且還威力不減的徑直向明復祖等人撞了過去。

在那危急時刻申有為猛然低喝了一聲:「空棺屏蔽!」

說話間他猛然在他們周圍,爆射出了一片淡藍色的光芒,砰的一下子將那個東西牢牢的困在了,一個長方形的淡藍色光罩內,那時候他們才看清楚了,原來那個東西竟然是一頭長著一層厚厚的暗灰色鎧甲,個頭相當巨大的穿山甲。

也就是在那時候那些烈焰中,忽然又砰砰砰的彈出了一大片黑乎乎的東西,等時令練寧寧相當火大的怒喝了一聲:「冰遁,六方屏蔽!」

話音剛路在他們的面前,忽然出現了好幾塊碩大的六方形冰牆,砰砰砰的將那些傢伙全部抵擋住了。

那時候覺得自己,剛才在申有為等人面前丟了面子的明復祖,就在那些傢伙全部被那些冰牆撞了回去的一瞬間,快速異常的將他的左手曲成了爪勢,同時冷冰冰的說了句:「火遁,火焰連珠!」

說完后竟有一顆相當恐怖的赤紅色骷髏頭,慢慢的翻滾著從他的手心裡飛到了半空中,迅速的變成了一個,酒缸般大小的烈焰骷髏頭,砰砰砰的想那些黑乎乎的傢伙,打出了漫天的紅色烈焰珠子,登時打的它們相互踐踏著逃向了各方。

見識到了明復祖那一招的申有為和練寧寧,都不進為他喝了一聲彩,可那時候董眾兵卻又用,只有他們幾個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你們不要太大意了,那些穿山甲渾身上下都是堅硬的鐵甲,剛才你們對他們的那些攻擊,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三人登時極為警覺的,將他們的靈識向周圍迅速的擴散開了,可就在那一瞬間,被申有為施術困住的那頭穿山甲,猛然間將它那十分壯碩的四肢,還有它那條粗壯的大尾巴,砰的一下子快速的伸展了一下,頓時竟將那個光罩子打了個粉碎,緊接著它一轉身又將它那條猶如靈蛇一般的大舌頭,快如閃電般的向申有為射了過去,還好申有為對他早有地方,率先在他們周圍布設下了一道看不見的空氣屏障,才令他們沒有遭到那傢伙的偷襲。

可就在他們剛要去捉拿那頭穿山甲的時候,卻忽然感覺到有好多濃烈的殺氣,從四面八方向他們侵襲了過去,登時令他們倍感壓力的組成了三角陣型,嚴密的住一起了他們的周圍。

當時雖然董眾兵隱身在了空中,但為了明復祖三人的安全,他也提起了一些真元,做好了隨時支援他們的準備。

伴隨著一陣陣的寒風,呼嘯著從他們周圍穿過去的時候,那些殺氣忽然轉到了他們腳下,令他們登時有點措手不及的飛向了各方,在明復祖拔出了他的斬月奪命刀的同時,練寧寧也變出了兩把冰晶寶劍,和他背對背的向地面上看了過去。

由於申有為的流雲劍有著十分奇特的能力,是以他那時候飛到了距離他們較遠的距離之後,才將他的寶劍拿了出來。

就在那時候忽然從他們的腳下,迅猛異常的冒出了一條條,猶如蟒蛇一般的大舌頭,嗖嗖嗖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那時候忽然想起了,自己前些時候就是差點被一頭穿山甲給打死的練寧寧,登時怒不可遏的怒喝了一聲:「冰刀分屍!」

說話間她猛然見手中的寶劍一錯,頓時有一片亮銀色的光芒,在那些大舌頭周圍,爆射成了數不清的冰晶飛刀,叮叮噹噹的將它們凍成了一根根冰柱子,可眨眼間那些大柱子卻化成了一灘灘的爛泥,滲入到了地底下,緊接著有一陣半月形的黑色鐮刀,相當迅猛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就在那一剎那間,明復祖猛然揮刀朝著它們,打出了一大片亮銀色的半月形刀鋒,在將它們全部壓制住的一瞬間,忽然地喝了一聲:「月牙爆裂火!」

說話間他猛然將一道赤紅色的真元,迅速的注入到了那把寶刀上,同時更猛絕倫的向地下劈出了一大片,半月形的赤紅色烈焰,轟隆隆的將那片大地,打出了一個十餘丈方圓的烈焰深坑,登時將躲藏在裡面的穿山甲全部逼了出去。

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幾頭穿山甲,呼的跳到了半空中,張開了它們那鋒利異常的大爪子,異常兇猛的向他們幾人撲了過去,當時早就料想到,它們早晚都會想自己等人撲過去的申有為,猛然將手中的寶劍在胸前轉出了一朵,相當曼妙的淡白色劍花,頓時向那些穿山甲爆射出去了一圈圈綿柔的白雲光圈,一眨眼的工夫,將它們的精神腦袋尾巴還有那壯碩的四肢,全部箍了起來。

隨著那朵劍花快速的轉動起來嗖嗖嗖的幾下子,竟將它們猶如一個個巨大的流星錘一般,砰砰砰的打在了它們那些同伴的身上,幾下間打的那些傢伙四散逃竄了起來。

可就在申有為正運轉著他的流雲之術,用被他困住了的穿山甲,向遠處的那些穿山甲攻擊過去的時候,忽然又有幾頭壯碩的穿山甲跳到了半空中,張開了它們那鋒利的大爪子,猶如陀螺一般呼呼呼的旋轉了起來,一眨眼的工夫,竟將困著它們那幾個同伴身上的白雲銷斷了下去,一眨眼的工夫,又向申有為等人攻擊了過去,頓時令他們有點手忙腳亂了起來。 想不到那些穿山甲竟然會利用它們那一身堅硬的鎧甲,向自己等人發動那樣特殊攻擊的明復祖和申有為,登時被他們的攻勢打的有些淬不及防的躲避到了一旁,而那時候董眾兵忽然揮出了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嗖的一下子向那些穿山甲打出了幾道威力驚人的大旋風,頓時將它們打的相當狼狽的轉向了別的地方。

而那時候似乎也感受到了,那些大旋風相當厲害的其他的穿山甲,登時相互疊加在了一起,砰砰砰的組合成了猶如幾座,實力雄厚的鋼鐵盾牌一樣的橢圓形的小山,硬生生的將那些大旋風抵擋住了。

想不到他們會集合力量來和那些大風相抗衡的董眾兵,登時有點惱火了起來,可就在那時候,練寧寧忽然火氣不小的說道:「你們這些爛東西,不要太狂妄了!看我怎麼對付你們!」

說完后她猛然間將雙手快速的轉了幾個小圈子,頓時在那些穿山甲周圍,竟然出現了漫天巨大的冰凌蒺藜球,轟隆隆的砸在了它們那笨重的身體上,沒一會兒工夫竟相當強橫的,將它們砸的四散奔逃了起來,而那時候有幾個穿山甲的身上,竟然還結了一層相當晶瑩的薄冰,弄得它們相當痛苦的在地上翻騰了起來。

看到了練寧寧的手的申有為,一下子不甘示弱的低喝了一聲:「流雲星空爆!」

說話間他猛然用他手中那把若隱若現的流雲寶劍,相當輕巧的在他的面前畫出了幾個,閃動著淡黃色光芒的五角星,頓時竟有一顆顆猶如酒罈子般大小的淡黃色光球,嗖嗖嗖的向那些穿山甲飛了過去。

面對著申有為那些攻擊,有些穿山甲忽然將它們那壯碩的鋼鐵尾巴,猶如一根根鋼鞭一般,砰砰砰的想那些光球打了過去,可就在它們的尾巴打在了那些光球上面的那一刻,非但沒有將它們打飛到遠方,卻被那些那些光球轟隆隆的炸斷成了很多的小段,登時疼的它們極為痛苦的鬧騰了起來,可沒幾下間,它們的尾巴竟然又奇迹般地重新長了出來,而那時候的它們,竟頗有秩序的在地上爬動了起來。

注意到那些穿山甲那些很難對付的現象的申有為,登時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幾頭,行動相當詭異的穿山甲,竟然躲過了他們的靈識探尋,嗖嗖嗖的幾下間出現在了他們的周圍,張開了它們那鋒利的大爪子,快速的向他們幾人打出了一道道,勁頭十足的深綠色的爪風,登時逼得他們在倉惶之中,不得不運用土遁術移動到了不遠處。

可就在他們的身形剛剛站穩的時候,又有幾十頭穿山甲出現在了他們的周圍,嗖嗖嗖的朝他們伸出了一條條噁心異常的大舌頭,猶如一根根鋼槍一般向他們刺了過去。

那時候反應得快的明復祖和董眾兵,立刻在他們的周圍布設下了一顆赤紅色的骷髏頭,還有一圈相當厲害的大旋風,但也僅僅是暫時阻止住了,那些穿山甲向他們發動的攻擊,而沒有將它們打退開。

面對著那樣的情形,明復祖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想不到咱們歷經千山萬水,打敗了數以千計的惡徒妖魔,到了這裡居然受到了這些蠢笨至極的傢伙們的攻擊,而且還將咱們打得這麼被動,真氣死我了!」

說話時他的雙眼居然變成了一雙,陰森恐怖的白色魔爪一般的眼神,在慢慢的旋轉著的同時,竟然還相當詭異的一張一合的,向周圍爆射出了一陣陣血腥濃烈的殺伐之氣,一時間不禁令那些兇猛的穿山甲相繼躲開了他,就連董眾兵和申有為還有練寧寧三人,也因為那太過強烈的殺意,感到有些脊背發涼的飛向了遠處。

也就是在他們三個人離開了明復祖身側一眨眼的工夫,在他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座,足有一丈方圓的赤紅色圓形星羅大陣,在那座大陣裡面的最外圍,相當詭異的浮現著一圈,足有人頭般大小的赤紅色的骷髏頭,每一個都相當恐怖的噴出了一道到鮮紅的烈火。

而在那些骷髏頭裡面的一圈竟然慢慢的晃動著,四張足有一尺左右的白色骷髏大爪子,極其詭異陰森的,隨著那些骷髏頭慢慢的轉動的同時,還一張一合的向周圍爆射出了,一道道陰氣森森的黑氣。

在那座大陣最裡面,竟然慢慢的轉動著一顆,相當碩大的亮黑色的骷髏頭,在那一圈圈赤紅色的火焰,還有那些大爪子的圍繞下,越發顯得陰森恐怖的晃動著呢!而且在它晃動著的時候,竟然還發出了一陣陣極為陰森詭異的吼叫聲,就仿若是一頭魔界妖魔降臨到了世間一般。

在那座詭異陰森的大陣出現后沒一會兒的功夫,在它的最外圍竟然還冒出了四顆,足有一人多大的淡灰色的骷髏頭,而那時候明復祖的周圍,還出現了四顆酒罈子般大小的赤紅色的骷髏頭,慢慢地圍繞著他旋轉了起來。

在那時候董眾兵等人一下子感受到了一種,極其強大的陰森恐怖的殺機,迅速的從明復祖的身上向周圍爆射了出去,而那些穿山甲更是相當害怕的相繼鑽入到了地底下,根本沒有任何想要攻擊他們的意思了。

但那時候已經想要將那些穿山甲全部消滅掉的明復祖,猛然間相當陰森的說道:「你們這些不入流的東西,難不成以為躲到了地底下,我就拿你們沒有任何辦法了嗎?」

他剛說到了那裡,在他身後轉動著的那四顆淡灰色的骷髏頭,忽然間從他們那恐怖異常的大嘴中,噴出了四根冒著熊熊燃燒著的赤紅色烈焰的長槍,晃晃悠悠的出現在了明復祖的面前,那時候董眾兵一下子想到了,他們在前一陣子和老五那些人,所率領著的那些巨大的穿山甲交戰的時候,明復祖施展出來的怒火之槍,登時令他相當警覺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極其陰森的說道:「現在我就讓你們嘗嘗,這四根充滿了恨意的怒火之槍的威力!」

話音未落那四根長槍忽然化作了四條火蛇,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插進了地面上,登時震動的那裡好大的一片地域,地動山搖的晃動了起來,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大地上忽然冒出了四條洶洶的烈火,以絕對毀滅而姿態,迅速的在那裡組成了一座,足有十丈方圓的烈焰大陣,登時燒的那些穿山甲,相繼從地底下跳到了空中。

可令包括明復祖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到極其意外的是,那些穿山甲雖然跳到了半空中,卻么有被那些烈焰還有那四根長槍損傷分毫,反而還更加兇猛的將它們的身軀,蜷縮成了一個個淡灰色的大圓球,砰砰砰的想明復祖等人攻擊了過去。

當時正在因為它們經受住了,明復祖對他們施展的那一擊,而震驚住了的練寧寧,一下子相當慌神的又要向後面飛去了,可那時候見機得快的申有為,立刻將手中的流雲劍一甩,刷的一下子在他們的周圍布設出了一圈圈,相當厲害的淡藍色的大光球,頓時將他們嚴密的保護在了裡面。

而那時候圍繞著明復祖轉動著的那四顆赤紅色的骷髏頭,忽然向那些穿山甲爆射出了一支支,手指頭般粗細的赤紅色箭弩,猶如漫天的火雨一般,嗖嗖嗖的打在了那些穿山甲的身上,時間不長竟將幾頭穿山甲,打的身受輕傷的,在空中相當痛苦的翻騰了起來。

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的明復祖,忽然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我還以為你們這些傢伙能有多厲害呢!原來也僅僅就只有這點本事啊!」

說完后他的雙眼忽然間相當快速的轉動了幾圈,頓時從他身後的那幾顆,淡灰色的骷髏頭的大嘴裡,呼呼呼的接連噴出了,漫天冒著赤紅色烈焰的長槍,砰砰砰的接連打在了好幾頭穿山甲身上的同一個部位,沒一會兒工夫竟將它們身上那層堅硬的鎧甲,硬生生的刺穿以後,嗤的一下子將它們燒成了一堆堆黑黑的火炭,相當恐怖的墜落在了地上那片火海里。

見識到了自己的同伴本明復祖消滅掉的那些穿山甲,一邊飛快的轉動著他們那碩大的身軀,抵擋著那些火箭對他們的攻擊,一邊快速的聚攏在了一起。

就在明復祖又變出了幾根長槍準備向它們攻擊的時候,那些穿山甲竟然組合成了一頭,長著一連串鋒利異常的大爪子,和一條猶如巨蟒一般的大尾巴,以及一個猶如小山一般的大腦袋的,樣貌極為奇特的大怪物,砰的一下子向明復祖拍出了一大片,銀光閃閃的利劍般的罡風,頓時將它周圍的那些烈火,呼的一下子向明復祖颳了過去。

當時在不遠處正在觀看著它們的董眾兵等人,登時相當驚訝的攥緊了拳頭,準備和明復祖一起和它硬拼一場。

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團,異常猛烈的赤紅色烈焰漩渦,嗖的一下子迎上了那些罡風,在它和明復祖之間砰的一下子,爆炸成了一圈圈相當絢麗的波浪形火圈,迅速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

在那一剎那間,董眾兵立刻在他和申有為與練寧寧的周圍,布設出了一道快速旋轉著的赤紅色烈焰颶風,相當兇險的將蔓延到了他們周圍的那些烈焰,抵消了下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忽然有一根,猶如大房梁一般粗壯的赤紅色烈焰鋼槍,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那頭穿山甲那條大尾巴上,登時疼的它發出了一陣陣極其滲人的怪吼,猛然一轉身砰的一下子向明復祖打出了一大片,亮灰色的小山。

可就在那些小山落在了,距離明復祖的頭頂還有一丈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忽然被一片突然冒出的赤紅色烈焰,啪啪啪的燒的爆炸成了一片片的碎屑飄散向了各方,與此同時明復祖忽然將左手一招,插在了穿山甲尾巴上的那根大槍,竟然嗖嗖嗖的幾下子變成了一根,冒著嗤嗤烈火的狼牙棒,瘋狂的在它的尾巴那裡轉動了起來,一下子疼的它竟然捨棄了明復祖他們,在發出了一聲聲痛苦異常的怪吼的同時,極其猛烈的翻騰了起來,時間不長竟然分散成了,四頭相當壯大的大怪物,一下子將明復祖和董眾兵他們圍在了中間,瘋狂的向他們打出了漫天銀光閃閃的巨劍,登時令申有為等人有點難以抵擋了起來。

可那時候明復祖身後的那座星羅大陣,忽然間爆射出了一圈圈恐怖至極的赤紅色骷髏頭,一下子竟然張開了它們那恐怖的大嘴吧,將那些利劍全部吸了進去,並且幾乎在同一時間,又向那些穿山甲噴出了一圈圈,威力驚人的赤紅色的烈焰圈子,頓時將它們全部困在了那裡。

本來就相當兇猛的那些穿山甲,在被那些烈焰圈子困住的時候,忽然猶如四條大旋風一般瘋狂的旋轉了起來,頓時在他們的周圍竟然吸過去了好多碎石頭,猶如一把把鋒利的寶劍一般,嗖嗖嗖的向董眾兵等人攻擊了過去。

當時意識到情況不妙的申有為和練寧寧,立刻配合著董眾兵,施展出了一大片綿柔異常的白雲,和一座晶瑩剔透的冰晶罩子,以及一圈強盛異常的淡藍色的大旋風,才較為兇險的將那些碎石頭地擋在了外面。

而那時候圍繞在明復祖周圍的那四顆赤紅色的骷髏頭,竟然在他的周圍布設出了一座,相當宏偉的烈焰屏障,在將那些碎石頭全部燒化成了一片片的飛灰的同時,還嗖嗖嗖的向那些穿山甲爆射出了,漫天足有手臂粗細的赤紅色烈焰鋼槍,砰砰砰的打的它們,沒一會兒工夫竟全部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當時看到了那一幕的董眾兵三個人,一下子有十分驚訝了起來,因為任誰也想不到,明復祖僅僅憑著他的一己之力,竟然將那些兇猛的穿山甲怪物打的那麼狼狽的倒在了地上,那簡直就是奇迹一般的事情。

可就在他們驚訝的時候,那些穿山甲忽然張開了它們那鋒利的大爪子,搖動著它們那粗壯的大尾巴,迅速的變成了猶如一跳跳深灰色的大蜈蚣一般的傢伙,不斷的吐著它們那長長的大舌頭,捲動起了一陣陣相當狂猛的淡灰色大旋風,向董眾兵等人撲了過去。

意識到情況十分危急的董眾兵等人,剛要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忽聽明復祖陰森之極的說了句:「時間差不多了,現在我就將你們送入到地獄中去吧!」

說話間就在那些穿山甲,瘋狂的向他們打出了一道道,異常可怕的淡灰色的大爪風的同時,原本盤繞在他身後,那座星羅大陣周圍的那四顆淡灰色的骷髏頭,和正在圍繞著他旋轉著的,那四顆赤紅色的烈焰骷髏頭,竟然在剎那間全部變成了幾根一人多粗,一丈多長的赤紅色的烈焰鋼槍,在將那些大爪風化解開的同時,砰的一下子全部打在了它們的身上,登時將它們打的在發出了一陣陣慘叫的同時,極其痛苦的翻騰了起來。

可就在剎那間,從那些鋼槍上面忽然爆射出了,數不清的赤紅色烈焰骷髏頭,猶如一頭頭惡魔一般,瘋狂的咬住了它們那巨大的身體,就在它們想要掙脫開它們的時候,那些骷髏頭竟然爆射成了一團團的烈火,頓時將他們燒的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伴隨著那些烈火迅速的爆射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竟然將那些穿山甲,全部燒成了一片片的飛灰,隨著那一陣陣的狂風飄散向了各方。


當時就在明復祖不遠處看著他,和那些穿山甲戰鬥著的練寧寧,一下子極其興奮地為他喝彩了起來。

可那時候正在感受著,明復祖的身上散發出去的,那一陣陣強力的殺意的董眾兵和申有為,在心底里卻越發擔心了起來。

因為那時候儘管明復祖確實是,將他們的敵對勢力消滅掉了,可是他身上散發出去的那些太過邪惡強橫的殺意,卻絕對不是任何正義之士該擁有的氣息,而且據他們所知,明復祖的祖先,昔日和東方之城的第一代城主,爭奪城主之位的明開元,當年就是因為擁有著太過強大的邪惡之氣,最終成為了一個比惡魔還要陰險兇殘的傢伙,幾乎毀掉整個東方之城。

可就在他們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明復祖卻相當輕鬆的一轉身,便將他周圍的那些異象和地上的那些烈火,全部化為了烏有,隨後相當隨意的說了句:「師父,咱們該往下一個地方進發了!」

說完后還沒等董眾兵他們說話呢,他便自行化作了一道赤紅色的光芒,朝著遠處的一片群山飛了過去,那時候董眾兵和申有為無奈的搖了搖頭,也只能和練寧寧緊跟著他飛了過去,但他們的心裡卻對明復祖產生了一種,他們很不願意接受的提防著的心思了。 當時正在抓緊時間,為了應對南方帝國向自己部族的進攻,大為苦惱著的伏隱禍等人,再一次接到了,明復祖等人居然又將他們派出去,阻擊他們的那些穿山甲,全部消滅到了的消息的時候,登時被氣得各個火冒三丈了起來。

尤其是伏隱患看著正在等著他們命令的幾個大漢,忽然極其腦戶的大喝了一句:「這幫該死的小崽子,真他媽該立刻下地獄去!」

話音未落他竟然一伸手咔嚓的一下子,將一個人的頭顱摘了下去,登時嚇得其他的人迅速地退到遠處去了。

看著伏隱患那麼情緒失控的樣子,伏隱患登時極其惱火的怒喝道:「老二,你發什麼神經呢?現在可不是你在這裡耍威風的時候,如果你真的著急的話,現在就去給咱們盯著,南方帝國那些傢伙們對咱們進攻的事情去,別總在這裡給我們添亂!」


當時正在氣頭上的伏隱患,聽了那番斥責登時氣呼呼的說道:「去就去,大不了老子一會兒親自去滅了他們,我還就不信了,咱們還打不過那些混蛋!」

說完后他又狠狠瞪了幾下那幾個大漢,才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登時心裡雖然也十分惱火但伏隱禍,還是較為冷靜的命人,將剛才被伏隱患殺掉了的那個人抬出去厚葬了,隨後又相當溫和的安撫了一下那幾個大漢,才令大家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

但那時候畢竟明復祖等人,已經快要攻打到他們的總部所在地了,如果再不抓緊時間想辦法對付他們的話,到時候就算南方帝國對他們的攻擊停止了,而夜幕降臨組織又不會找他們的麻煩,他們穿山甲一族,今後也沒有臉面,在各方勢力面前抬起頭來了。

畢竟自從董眾兵率領著明復祖等三人,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展開了行動沒多長的時間,世間便有一些人已經知道了那件事情,而且都在等著看最終的結果呢!

那時候他們雖然自認為已經將董眾兵給幹掉了,但如果最終他們真的令,明復祖和申有為還有練寧寧他們,三個大孩子攻打到了他們的總部重地的話,試問世間還有誰會那他們再當回事呢?

想到了那些事情,伏隱禍一時間又惱羞交加了起來。

當時和他同樣的心情的幾位長老,苦惱著想了好一陣子,忽然有一個蓬頭垢面的白須老者,相當謹慎的說道:「大哥,既然咱門派出去阻擊那些小崽子們的傢伙都失敗了,那您可不可以考慮考慮,將我們幾個兄弟派出去對付他們啊?」

他的話剛說完伏隱禍無奈的搖了搖手,頗為苦惱地說道:「老七,我知道你想要親手去將那幾個小崽子給解決掉,但別的不說,就單單是讓世人知道了咱們部族,為了對付他們竟然淪落到了,令你我之輩前去和他們交手這件事,咱們今後可就沒有臉面在這世界上抬起頭來了。」

聽了他那番話那些長老覺得也很對,畢竟他們都是世界上成名的老頭子了,如果他們真的出手去對付明復祖那幾個孩子的話,別的不說,但就是一個以大欺小的名聲,他們以後可真的就在也沒有臉去見人了。

可那時候又有一個花白頭髮的老者,相當謹慎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能不能讓二哥和穿山甲大神,召喚出一些厲害的妖魔鬼怪之類的部隊,去將那幾個小崽子消滅掉呢?」


他的話音剛落,站在他身旁的一位花白鬍須的老者,卻微微搖了搖頭相當無奈的說到:「我看那事兒啊!玄!」

見他反對自己那個長老登時火大的說道:「你什麼意思啊?難不成還想從咱們的前線抽調回一批精銳部隊,去對付那幾個小崽子啊?」

看著他那麼大的火氣,那位花白鬍子的老子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五哥你不要發火嘛!我的意思是說,前陣子咱們都已經派出去了那麼多的人手,去對付那些小崽子了,而且二哥也已經和穿山甲大神合力為咱們製造出了,一大批極具作戰力的穿山甲了,可最終卻依然沒能將那幾個小崽子全部消滅掉,所以我認為咱們在對付那幾個小崽子的事情上,是不是可以考慮換一下思路,不要總是一味的向他們派兵強攻他們,而是不是想辦法讓他們自己打鬥起來,甚至是自行退回東方之城去啊?」

聽了他那些話那位五哥登時沒好氣的說道:「什麼叫不要總是一味的向他們派兵強攻啊?如果不向他們派兵的話,難不成還得哄著他們離開咱們的地盤不成?」

說完后他還氣呼呼的拍了下一旁的大椅子,可那時候伏隱禍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對啊!老六這個想法我看可以用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