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不殺你!”

話音剛落,古羲就感覺自己飛了起來,像胸口傳來錐心的疼痛,這一下起碼被皇甫蘭給踢斷了兩根肋骨。

“撲通!”

古羲掉落在地,雖然疼的厲害,但雙眼卻死死的盯着皇甫蘭。

“骨頭還挺硬的!”皇甫蘭大步走來,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有點硬!”

古羲淡淡的說道,丹田中的衍力卻在快速的衝擊皇甫蘭下的禁制。

“別白費力氣了,我殺手聯盟祕傳的禁制,還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會被人解開的!”皇甫蘭不屑的看了一眼古羲。

“又不殺我,你想怎樣?”古羲一聽,也不再白費力氣,冷靜的問道。

“我的確不殺你,不過,我會將你下面的小玩意給切了!”


唰的一聲,皇甫蘭掏出一把匕首,一下將古羲給按到地上。

“別亂來!別亂來!”

古羲嚇的亡魂皆冒,奮力掙扎起來,但在皇甫蘭這個靈衍境強者的面前,怎麼可能逃脫的了呢!

“怕了?”

皇甫蘭諷刺的看着古羲,匕首拍到古羲的臉緩緩下移。

“你還是殺了我吧!”

冰冷的金屬讓古羲出現了重未有過的恐懼,通體發寒,毛孔都炸了起來。

“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匕首準確無誤的落在古羲的那玩意上面,一點一點的下壓,衣服已經被利刃給刺破了。

“該死!你他孃的瘋婆子,我跟你拼了!”

古羲雙目圓睜,丹田的衍力全力的衝擊禁止,雙手卻對着皇甫蘭不停地捶打,可惜這一點反抗的力量很快的就被皇甫蘭給鎮壓下去了。

“切了你!”

皇甫蘭臉色一寒,手起刀落。

噗!

猩紅血液滴落下來,古羲雙眼一翻,差點昏死過去。

“沒掉?”

忽然,古羲發現某東西還有動靜,急忙一摸,果然還有,仔細看去,發現皇甫蘭的匕首正紮在他的大腿上。

雖然痛,但好過那東西被切掉。

“手法不準,切歪了!”

皇甫蘭搖了搖頭,將匕首從古羲的大腿上拔出來帶出一股鮮血。

“這次一定不會歪了!”

皇甫蘭冷笑一聲,再次手起刀落。


“停!”

古羲大吼一聲,看到皇甫蘭停了下來,怒聲吼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該死的!”

啪的一聲,皇甫蘭甩了古羲一巴掌,緊接着突然咆哮道:“你把我帶來哪個鬼地方來了!”

啪!

又是一巴掌,古羲牙齒都被抽掉了。

“停!別打了!別打了!”

看到皇甫蘭還要繼續打,古羲雙手遮臉,急忙喊道。

“說!這是哪裏!”皇甫蘭厲聲喝到。

“我……我……我不知道……”看到皇甫蘭寒氣逼人的臉,古羲語氣弱弱的回了一句。

嘭!

啪!

“別打了……”

砰砰!

……

空跨的原野上,不時傳來一聲聲拳拳到肉的聲音,以及古羲偶爾發出的哀嚎聲音。 “去哪裏?”


古羲鼻青臉腫,說話口齒漏風的跟在皇甫蘭的身後。

“不知道!”

皇甫蘭懶得看古羲,拿着從古羲手中搶來的靈根幣仔細的看了看。

“都走了快一個月了,還沒有看到人影,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古羲嘆息一聲,自打被皇甫蘭逮住之後,只要皇甫蘭心情不好就拿他出氣。一開始還反抗,但後來也就不反抗了,反抗招來的只是更加狂暴又無情的鎮壓。

“別讓我逮到你! 亂世錚妍 !”

古羲暗暗想到,臉上卻毫無表情,反而一本正經的看着周圍。

“我估計這地方真的不屬於天衍大陸了,即便四個大陸都很遼闊,但總有一個人影吧!”古羲猜測道。

“不是天衍大陸?”

皇甫蘭反問一下,又搖了搖頭說道:“應該還在天衍大陸,這地方擁有衍力,這是天衍大陸獨有的。這裏衍力非常濃郁,應該是天衍大陸的某個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皇甫蘭也感到有些發悶,竟然和古羲說起話來了,要知道這些天皇甫蘭基本上沒說話,都是用手來招呼古羲的。

“怎麼可能,你看太陽就知道,一直都在頭頂,就沒有下去過。”

聽見古羲的話,皇甫蘭停了下來,眼睛眯成月牙狀看着烈日,慢慢的,拳頭開始握起來了,身上爆發出一股寒氣。


“不好!”

古羲一看就知道這是要捱打的前奏,來不及多想,撒腿就跑。

“都是你這王八蛋!害的來到了這麼一個鬼地方,不僅蠻獸大的嚇人,就連現在都沒有走出這原野!”

皇甫蘭狂暴了,髮絲飛舞,掄起拳頭對着古羲砸了過去。

嘭!

可憐的古羲如何能夠躲避?一下就被砸了個正着,整個人都被砸進泥土裏面了。

吼!

吼!


就在皇甫蘭準備暴揍古羲一頓的時候,天邊驟然響起了兩聲震天怒吼,恐怖的音波席捲而出,空曠的原野上草皮紛飛,席捲高空。

波的一聲,古羲從泥地裏面爬了出來,目光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在那遙遠的天地交接的地方,兩道模糊的身影正廝打在一起,威勢震盪八方,席捲高空。

“好恐怖的蠻獸!究竟是什麼地方,天衍大陸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高大的蠻獸!”

兩人瞳孔一縮,心臟都要爆出來了,這蠻獸的氣勢實在太恐怖了,一擊之下,開天闢地都是可能的。

幸好隔的極遠,要是在近旁,恐怕早就被打鬥餘威給震成粉末了。

轟轟!

砰!砰……

兩獸打鬥的極爲兇殘,一招一式劈山斷嶽。

“知不知道這是什麼蠻獸?”古羲問道。

“距離太遠了,有些看不清,不過那單足的應該是夔牛!” 復興之路 ,一心落在天邊的蠻獸身上。

“夔牛?”

古羲一驚,急忙問道:“可是龍族異種中的那個夔牛?”

“不然你以爲我說哪個?”皇甫蘭眼帶寒意的看了一眼古羲。

“竟然有這種兇獸!那能夠與夔牛打鬥的必定是同一層次的存在了!”古羲忽略皇甫蘭的目光,轉移話題。

“嗯!戰鬥結束了,夔牛應該贏了,另一頭蠻獸跑了!”

聊天這一會兒,兩獸戰鬥已經結束,夔牛勝利,仰天怒吼,聲音滾滾,如天雷交接,捲動四方。

而另一獸雖然沒死,但從奔跑離開的姿態來看,也是受傷頗重。

“走,去看看!”

等到夔牛離開,皇甫蘭一把拎着古羲,身體向着打鬥的地方急速飛去。

費了一番時間,兩人來到戰鬥地點,滿目瘡痍,地面狼藉不堪,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到處都是龜裂的大地。

“實在太恐怖了,這得達到什麼境界!”古羲驚駭萬分。

“大概在玄衍境五六重天的樣子!”皇甫蘭感悟四周的氣息說道。

“你怎麼知道?”古羲一愣。

“你沒有見過界主嗎?都是玄衍境的強者。”皇甫蘭看見古羲的疑惑的樣子,翻了一個白眼。

與高嶺之花閃婚 哦。”

古羲點頭,他的確沒有見過界主,本打算這次回去見見的,不過卻被追殺到了這裏。

“跟着夔牛走,應該可以走出這原野!”古羲說道。

皇甫蘭點了點頭,拎着古羲跟在早已遠去的夔牛身後。

“等等!等等!”

還沒走多遠,古羲突然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