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既然你知道的話,為什麼還要這麼做?難不成咱們丁家就這麼的不值錢么?要為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去賣命?」樊嬌嬌沉聲道。

丁天君的臉色很是難看道:「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我們為什麼不能夠很好的去把握住這個機會呢?我首先說了一點,既然是想要有所斬獲,那必須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想要在沒有任何代價的前提下,就能夠真正的帶領丁家騰飛?」

樊嬌嬌也是不甘示弱道:「對,我就是這麼想的,為什麼我們要給這個人賣命?你說說,冰霜城的少城主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只要你靠著他的話,到時候別說是第三大家族,第一大家族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哼,你以為真的掛靠了少城主,就能夠真正的成為冰霜城的第一大家族?我看你做夢還沒有做醒呢吧?要是真的這麼容易的話,那隨隨便便一個家族掛靠的話,都能夠成為第一大家族么?真正的想要有所成績的話,那還是需要我們丁家付出太多太多的努力的。」丁天君知道,這個世界上絕對是沒有白吃的午餐的。

就算是他也是一樣,冰霜城的城主為什麼要幫助他們?僅僅是因為親家的關係?這年頭親家反目成仇的人多了去了。

不過真正看著幫助親家成為大家族的人還真的是沒有,人為了利益第一時間想到的絕對是自己,而不是其他的家族,畢竟在他們看來,其他的家族不過是個傀儡而已,真正想要成功,還是需要靠自己人,也只有自己人才能夠真正的成為他們的依靠。

如若他和葉川合作,現在是他們的起步階段,到時候一旦人家真正的發展起來,到時候丁家或許也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家族了。

現在的沈家就等於是把握住了這樣的機會,但是真正的想要沈家的人為他們合作的話,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因為沈家的實力太弱太弱了,好歹他們丁家也是有三個武尊境的強者,到時候即便是葉川需要用到的話,那他們的價值也是無與倫比的吧?

樊嬌嬌有些憤怒,但是她知道,她的態度已經是擺在這邊了,到時候出了任何的事情跟她也是沒有太多的關係。

要是這個葉川真的是像丁天君所說的有出息的話,那他到時候只需要一個台階就能夠下來了。

她樊嬌嬌左右都是占著理的,反正她現在一點都不慌張,一旁的丁彤倒是非常的開心,畢竟這件事情她原本是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現在倒是有了很多。

葉川真的是這麼的牛么?這個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葉川是一個非常自信的人。

樊嬌嬌冷哼一聲道:「丁天君,你是丁家的一家之主,我敬重你,也尊重你的決定,我希望你不會為你的決定而後悔。」

丁天君笑了笑道:「夫人吶,你就放心吧,我丁天君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他從葉川的眼神中第一次看到了少年應該有的自信,這種自信和方子豪的那種自負是完全的兩回事。

葉川這個是彷彿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方子豪靠的只不過是他的天賦,還有就是他足夠好的那種背景。

而葉川有什麼?人家似乎是什麼也沒有,但是真正有需要的時候,人家可以一下子拿出很多讓人吃驚的東西出來,這樣的人才是他應該小心的人。

丁天君笑著離開了丁彤的房間,丁彤也是一臉的興奮,至少在這個期間,自己的父母親是沒有空在管自己了,給了自己足夠自由的時間。

最為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葉川已經是成功的離開了丁家,這比什麼都要強。 “真想不到,居然會有人知道!”雨師忽然苦笑出聲,一招手,一道無形的束縛將蘇晴兒的腳步拉住了。

“能夠告訴我,你是哪位神人的傳承麼?抑或,是哪位大妖?”雨師定定的看着揹着偌大的葫蘆的蘇晴兒,口氣中沒有一絲對風伯的在乎。

“嘖嘖嘖,真了不起啊,女媧的傳人啊,居然能夠把四大仙帝都給拉下水,廣成子,你師伯說了,你要是在磨嘰在那個什麼仙帝的位置上不想走的話,他也不想管你了。”

蘇晴兒忽然拉尖了聲音,高聲的叫了起來,廣成子一個愣神,忽然驚喜的擡起頭看着蘇晴兒,

“師伯?哪位師伯?莫非,是他?一億年前,就傳說他已經鴻蒙轉生了,難道,這消息是真的?”

“廢話!”蘇晴兒絲毫沒有淑女樣子的呸了一口,罵到,“你當我們掌門始祖是你師父那笨蛋?明知道是劫難了,還留在仙界不走就是笨蛋了,那兩個笨蛋,如果不是西方準提跟如來,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旮旯裏面蹲着呢。原始又如何?太上又如何?鴻鈞那個老不死的,自己跑也就跑了吧,還非得留三個替死鬼,明明都是跟天道一樣的人了,非得要把自己標榜成什麼。明明可以將自己三個徒弟都救走的,非得講究什麼風範,我呸,他倒好,天道自然是奈何不了他,可是原始他們行麼?不行!那三個笨蛋被他拿去擋住界劫了,白癡一樣的三個笨蛋,當界劫是那樣簡單可以抵擋的?那可是跟盤古一般,自天地一分就存在的天道啊!怎麼可能有人能夠抵擋得住,哪怕是鴻鈞,哪怕是盤古,哪怕是這些天地之前就存在的傢伙,他們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抵抗得過天道,誰讓,他們都已經在界裏面了呢。”

蘇晴兒肆無忌憚的抨擊着那位師祖着,廣成子跟雨師的臉色卻齊齊一變,齊聲喝到,

“住口,你,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這重要麼?似乎,你們應該考慮的重點不是這個吧。”

白了兩位一眼,蘇晴兒呼嘯一聲,忽然一縱身就消失在空氣當中,只留下空氣中的一句傳話,

“神屍都歸我了,你們自己考慮考慮吧,沒有神石膏,無法補天,天裂,有神石膏,補天,界劫,不管那樣,我保證,天裂之後,一萬年內仙界不會有一個傢伙能夠活着,但是,如果界劫的話,我保證,九界,全部會完蛋的,除了仙界。”

“也就是說,犧牲仙界,跟犧牲九界,選擇權在你們,帝君說了,他已經活夠了,如果你們真的打算補天的話,在他的腹中……還有兩萬具神屍,全部是法力最高強的那些神仙。”

不知何時,師姬咬着牙齒小聲的說到,說完,她看也不看幾個陡然間頭大無比的傢伙,轉身就走。

苦笑,廣成子忽然一抱拳,“罷了,雨師,你要補天也好,這仙帝,我不做了,再會。”


說完廣成子手心一翻,一枚精美的符印迎空迅速的飛馳而去,在另外三位仙帝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廣成子就隨手一甩,一整套的仙帝裝備如同電射一般仰天而去,廣成子苦笑了下,卻馬上灑脫了起來,

“還好,當年勉爲其難接下仙帝這位置,如今可以走得輕鬆了,妙哉,想不到居然還有能夠見到通天師伯的時候,這仙帝,不當也罷,好在仙帝裝甲自然會找到適合的人選的,諸位道兄,廣成子先行一步了。”

做了個喏,一身輕鬆的廣成子心情大好,赫然恢復了舊日裏面的稱呼,一個轉身,便踏出了虛空而去了。

“闡教十二金仙之首的實力果然是深不可測,要是他祭出翻天印來,那威能,好久沒見了呢。”

青化似乎想起什麼一般,忽然一截手攔住了雨師喝到,


“他可以走,無妨,仙帝之位自然有別人來繼承,你不能走,先告訴我,你怎麼打算的,如果你打算犧牲仙界的話,我可不答應。”

“那,你的意思,就是讓我犧牲九界了?果然,跟我想的是一模一樣啊!”雨師笑容滿面的剛要說話的時候,青化卻哼了一聲,

“九界之中,除了虛無縹緲的神界之外,皆然以我仙界爲尊,你認爲,我可能捨棄掉他們麼?他們,可是仙界的基礎!尤其是人間界,那開天闢地的基礎,你認爲,要是被毀了的話,我們對得起上任仙帝的期望麼?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麼?我青化,是由道入仙的,我自認做不到,如果你做得到的話,我不介意先下手幹掉你的。”

惡狠狠的放出了一句威脅,青化將目光落在了另外的兩位仙帝的臉上,跟他一樣,兩位仙帝有種深深的無力感,眼前,簡直就是死局。

“補天是死,不補也是死,這天道,簡直他孃的故意的。”糸蕘忍不住罵了一句粗話,卻被雨師瞪了過來。

“錯,不補仙界一定死,誰知道天痕就在仙界當中,如果天裂,第一個死的,只有仙人,汲取了足夠的仙元力之後,天痕就會自動再次的關閉,只是,犧牲一個仙界來保存整個九界,不知道幾位仙帝大人能夠不能夠如此的崇高就是了,當然,補天的話,天痕的壓力被分散到其他的九界,或許吧,像本身能夠承受的能量極限本來就不高的人間界是一定會崩潰的,至於其他界,我是不能夠保證,但是,至少,仙界是沒有問題的,不要忘記了,人,都是自私的,自然,由人修煉而來的神仙,自然是一樣的。”

雨師陰深深的開口說到,他似乎根本就是忘記了剛剛蘇晴兒將風伯吸入葫蘆裏面的事情一般,全神貫注的談論起了關於補天的事情來了,一時間,三位仙帝互相交還着目光,一道道隱蔽到了極點的神識暗自的交流着。

沒有辦法,不是他們沒有主見不能擔當,都是一方仙帝的人了,那氣度還是有點的,只是,這件事情,委實是太大,太大了! read336;

葉川離開了丁家之後,他也是需要先去東都城去一趟,其他的事情都暫且停止。

對於葉川來說,現在一切的訓練都是交給了白墨,而白墨也樂得享受這個過程。

不過現在要離開這邊,白墨對於葉川的安全也會有些擔憂,但是他也知道,葉川不可能一直都受到他的保護的。

白墨笑著懂啊:「金十八就在上面,我已經跟他說過了,東都城來的時候路過過,所以他還是知道線路的,到了東都城你自己多加小心啊老大!」

「呵呵,這個我知道,到了東都城之後,一切自然是低調行事了。」

葉川也知道東都城的厲害,且不談那些宗門,就算是十大家族哪一個又是好惹的呢?

不過這一次去東都城也不知道要多長時間,至於羅恆明他們這幫人,他暫時是想要讓金十八把他們帶到這邊,用來努力的發展勢力。

沒有一定的勢力作為支撐,想要短時間內發展起來是不太現實的。

葉川也不可能一直都呆在這邊的,畢竟對於他來說還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金十八與葉川很快的便離開了冰霜城,葉川和他的家族彷彿一夜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真正的鎮守葉川府邸的白墨,也是閉不出戶,他一直都是用最高的強度在訓練著這幫人。

現在正是這幫人打好基礎的時候,如若錯過了,那以後有所太大的成就的話,那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說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是真正的打基礎的時候,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

如若到時候葉川回來的話,影部的那些人還沒有真正的準備好的話,那可就有些糟糕透頂了。

金十八帶著葉川一路向著東都城的方向挺近。

「老大,還有一幫人在東都城呢?」金十八笑著問道。

「嗯,這一次主要就是去東都城把這幫人給接回來,我可能要在東都城逗留一段時間,到時候還得辛苦你一下啊!」葉川笑著道。

「不辛苦,不辛苦,到時候反正我們還得跟著神獸大人一起回到南方大陸,想到這個我已經是開心的不得了了!」金十八笑著道。

現在對於金十八來說,其他的事情都不是重要的事情,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夠跟著白墨一起回到南方大陸,到時候他們金翎雕一族的問題才能夠真正的解決。

金翅大鵬就算是再不給面子的話,那也絕對不會不給白虎一族神獸的面子。

金翎雕覺得這個就是他們整個金翎雕一族的際遇,這樣的際遇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的難得的,既然被他碰上了,又怎麼能夠輕易的放棄呢?

葉川笑著道:「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我也得去看看這南方大陸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啊?」

「會有機會的老大,以後我們金翎雕一族還得靠著老大撐著呢!」金十八一個大馬屁就拍了過來,跟白墨在一起他的馬屁功夫倒是見長了。

葉川笑了笑,現在對於葉川來說,也算是一個淬體的好機會。


這種萬里高空中的罡風林立,對於身體的強度也是一種考驗,跟剛上去的時候不一樣,現在的他倒是顯得有些適應了。

葉川已經能夠穩穩的站在金翎雕的身體之上,而不是一開始抓住金翎雕的頭部,穩住自己的身形了,這個就是一個絕對意義上的進步。

越是能夠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越是能夠淬鍊自己的身體,這個就是武道的一種精神。

只有在絕境中才能夠這正的成長,不過現在的葉川遇到的絕境實際上還不算是非常的多。

這個大路上,能人輩出,天才不知凡幾,葉川知道唯有不斷的努力才能夠真正的跟得上現在的形勢,否則到時候的話恐怕就算是你想要有一些動作都不太可能了。

「前方應該就是東都城所在地了……」金十八提醒著葉川,他們已經是飛行了近十天的路程了。

可想而知這個東都城距離冰霜城的距離實在是太遠太遠了,要知道金翎雕的速度那是非常的快的,快到無法想象的程度。

而即便是這樣,那也是需要十天的路程才能夠真正的到達東都城的附近。

「這東都城倒是有些奇怪,每一個大城外圍都是有著無數的小城包圍著,顯然這個是經過高人精心布局的啊!」葉川笑著道。

「俯瞰的確是這樣的,而且這些城市之間的分佈都是有著非常大的講究的,每一個主城的外圍都是有著很多的小城市,冰霜城其實也算是外圍中的外圍了。」金十八笑著道。

「呵呵,和東都城一比的話,這冰霜城根本是不夠看的了。誰說這東都城小了?這哪裡是小啊?簡直就是太大太大了!」葉川有些嘖嘖稱奇道。

「老大,那我們在什麼地方下來啊?」金十八笑著道。

「當然在外圍附近的地方下來了啊,如若我們就這麼進入東都城的話,那實在是太過顯眼了,而且你應該知道這東都城裡面的高手無數,如若真的是見到了你這個金翎雕的話,恐怕他們到時候就會大打出手,我們是想要跑恐怕都跑不掉了吧?」

葉川知道,這個金翎雕看上去實在是太過扎眼了一些,他必須不能夠讓金翎雕冒險。

金翎雕有些感激的看著葉川道:「老大,那我就在這個外圍這邊給你下來了啊,到時候我還這個地方等著你,如若你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的話,咱們之間有血契,我是能夠感應得到的。」

葉川點點頭:「如此更好了,只要你有感覺的話,那我就更加的放心了。這東都城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萬事要小心,如果你真的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到時候你有多遠就給我跑多遠,反正不要管我就對了!」

葉川也是怕金翎雕到時候為了等待自己而耽誤了他自己逃跑的時間,反正現在對於他來說,應該是遇不到什麼太大的危險。

不過這東都城環境應該是非常的複雜的,這一切就要看葉川自己的意思了。

下來了之後,金翎雕很快的就升空之後,消失不見。


葉川真正的第一次距離東都城的主城如此的近,他看著遠處那高樓聳立的東都城,也是有些感慨萬千啊。

曾經自己哪裡想過有一天能夠真正的踏入到東都城這樣的一片土地之上呢?

葉川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路上來往的人形形色色,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有著類似於馬車一般的東西,很多人上面都有著一些字。

比如說雷字,這應該就是雷家的馬車了,這些應該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了,對於葉川他來說,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這位小哥……」

一個和葉川差不多年紀的人,看著葉川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他也是笑著迎了上去。

「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情么?」

葉川看著來人,他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一些什麼人,出於禮貌,他還是回應道。

「我是問路的,第一次來到東都城,不知道小哥是不是東都城的人?要是東都城的人那可就太好了,我現在正好有些迷路了!」那人笑著道。

葉川搖搖頭道:「呵呵,認識我都是認識,只不過我來東都城也就是有限的幾回而已!」

「哦?就幾回?呵呵,那還真的是有些不太巧啊!」

那人笑了笑,然後拱拱手就往前走了,葉川看了看那人離去的背景,眼神中閃過一絲的疑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