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是所有的S級機甲戰士都能夠成功擁有一架S級的機甲,發揮雙倍的實力。

然而所有的機甲戰士都必然會熟悉所有的制式機甲。

這是爲了他們能夠在不同的情況下,積極自救的必備知識。

而現在,帝國駐軍這邊,看着虛擬屏上面投放的影像,關注着來突如其來的機甲襲擊。

心急如焚!

“把雲書狂給我叫來!”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沉聲吩咐。

靠門站着,一直等候命令的一名士兵,立刻開門離去。


所有人都在安靜的等候着雲書狂的到來。

也許是危機讓人更加的成熟,就連一直表得格外暴躁的葛青少將,都乖乖的一聲不吭,將所有的決定權交給了坐在主位上的臨時負責人。

“叩叩!”

沉默的氣氛,在敲門聲中消散,門外傳來士兵彙報的聲音。

“雲書狂帶到!”

“讓他進來!”主位上的男子開腔准許。

“吱呀!”隨後開門聲響起,雲書狂被人帶了進來。

此時的雲書狂顯然沒有之前面對季幽幽和他父親季韓玉時的張狂。

不久前還被葛青找着機會興師問罪了一番,整個人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然而他的精神狀態顯然是沒有人關心的,他們叫他過來也不過是因爲想讓他放開權限而已。

畢竟,要是再任由天冬星的防禦系統自行運轉,那些駕駛着機甲的聯盟人,就要成功進入天冬星了。

這樣一來,弄不好剛剛到手不久的天冬星又得原封不動的還給聯盟。

這絕對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

意氣風發的佔領了天冬星,還沒有等做些什麼,就再次失去,甚至還有可能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這是他們絕對不能夠忍受的。

尤其是援軍已經開撥,正在趕來的路上,只要堅持兩天,天冬星就能夠完全的屬於他們。

到時候,以天冬星爲據點,他們甚至可以將聯盟撕裂成兩半,分而食之。

最終將整個聯盟收歸帝國。

爲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不介意用上一些手段:“我們需要能夠接觸天冬星防禦體系!”

“這個……恐怕不方便吧!”雲書狂被叫來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相當的不妙了。

聽到爲首的那個人對自己說這話,眼皮更是狠狠一跳。

能一步步走到現在,他可是相當的清楚自己的價值在什麼地方,而天冬星的防禦體系,就算到最後要交到帝國人的手裏,也絕對不是現在。

不然,自己絕對等不到達到自己目的的那一天,區區一個天冬星星長,這幫帝國人還真以爲能夠讓他滿意?

帶着略微遲疑的回答,卻將雲書狂拒絕的意思成功的表達了出來。

“瞧你這意思,是不同意了?”爲首的男子眼睛微微眯起,尾音微微上揚,帶上幾分戾氣。

“您是知道的,這可是我保命的手段,要是交出去了,恐怕……”雲書狂面對男子釋放出來的殺氣,稍稍瑟縮了一下,卻還是鼓足勇氣開口。

他並沒有將所有的話都說出來,然而想表達的意思卻已經被放到了明面上來。

“這個你可以儘管放心,我答應過會保證你的人身安全,就絕對 不會讓你出事兒!”聽到這話,圍桌而坐的帝國軍官們眼中閃過一絲鄙夷。

爲首的那個人內心更是充滿了嘲弄:貪生怕死的玩意兒。

不過不管他們內心是怎麼想的,表面上他們卻都一副理解萬歲的模樣。

爲首的男子更是當場作出了承諾。

可惜的是,雲書狂並沒有接受他們“好意”的意思:“我不是不相信你們,只是我這個人沒怎麼有安全感,所以在帝國真正接收天冬星之前,我還是將這套防禦系統握在手上會更好。”

“你這是給臉不要臉?”並不願意將現在遇到的情況,老實的告訴身爲聯盟人的雲書狂,爲首男子態度開始變得強硬起來。

伴隨着他的話音,在坐的帝國將領們,毫不客氣的對着雲書狂釋放自己的殺意。

其中代表的意思,不言而喻。

將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陰謀詭計上面,根本沒有想過要好好提升自己實力的雲書狂,被這些都是從戰場上面搏殺下來的將領們的殺氣一衝,腿一軟,當場丟臉的坐在了地上。

整個人,顯得格外的狼狽不堪。

然而即使是這樣,雲書狂依然梗着脖子,拒絕了他們提出的要求:“抱歉,現在還不是時候!”

“砰!”一直就看不起雲書狂的葛青少將,見到他這副模樣,氣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

“別以爲,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天冬星的防禦體系的情況!”對於雲書狂的不配合,他咬牙切齒的威脅,“你之所以還能在這裏跟我們講話,可不是因爲你掌握的東西對我們有用,而是因爲你比較聽話!”

“如果你不聽話了的話,帝國也不介意換一條狗來養!”毫不客氣的,葛青少將將雲書狂直接比喻成爲了一條狗。

“那還真是對不起少將了,我雲書狂雖然是一條狗,但是不得不說一句對不起!”聽到葛青這樣說,雲書狂垂下眼瞼,掩蓋住眼中的憤恨,反脣相譏。

“畢竟,我不是葛家的狗,要不要換掉,可不是葛家說了算!”難得的硬氣,讓雲書狂有了幾分氣勢。

而云書狂的這話似乎讓在坐的各位似乎想到了什麼,瞬間臉色鐵青。

一時間有些頭疼的感覺。

要是事情真的是那個樣子,他們還真的沒有辦法收拾這個傢伙。

爲首的男子眼神微微凝住,半晌才恢復過來,語氣變得舒緩起來:“既然是這樣,你又何必擔心我們會過河拆橋呢?”

“我這個人沒有什麼安全感,所以真的抱歉了!”似乎重新找回了底氣,雲書狂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來,整個人都顯得放鬆了不少。

嘴角勾起的一絲笑意:“如果沒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撤退了!”

“滾!”看着雲書狂略顯得意笑臉,葛青忍無可忍,直接起身,抓起自己坐着的凳子,直接朝着雲書狂甩了過去。 “砰!”被葛青的行爲嚇了個魂不附體的雲書狂,再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反而堪堪躲開了他丟出來到椅子。

換來其他人的嘲弄的眼神。

椅子重重的摔在了門上,摔了個四分五裂。

椅子腿落在地上,依然反彈到了雲書狂的身上,弄出一聲悶哼。


知道自己繼續呆在這裏的肯定撈不到好處,弄不好還要被葛青收拾的雲書狂,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間會議室。

“哈哈哈,這樣子,還真像一隻狗!”葛青看着雲書狂狼狽不堪的模樣,忍不住發出嘲弄的笑聲。

那肆無忌憚的模樣,根本沒有在意還沒有走遠的雲書狂,對於自己這番嘲弄可能會讓雲書狂反彈,他也一樣不以爲意。

“行了,現在不是理會雲書狂的事情的時候,看看那幫人現在已經到什麼地方了!”爲首的男子瞥了葛青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再次打開虛擬屏,投影的內容,卻讓在坐的各位齊刷刷的變了臉色。

“該死!”鐵青的瞪着虛擬屏幕,葛青用力錘在桌子上。

其他人顯然也是一副憤然的模樣。

“行了,現在不是理會這些的時候,天冬星外太空是守不住了,命令所有艦隊回航!我們直接在星球內開戰!”

爲首的男子,看着已經快要逼近艦隊的,甚至已經準備瞄準好巡航艦隊的機甲羣,臉色難看,卻仍然鎮定萬分的下達命令。


尤其是看見,之前那幫被天冬星防禦體系攔在天冬星外的聯盟駐軍,也趁機渾水摸魚,偷偷的度過了防線的時候,原本隨意放在桌子上的手,用力握成拳。

力度之大,讓大家都清晰的聽到了骨節摩擦發出來的動靜。

手背上面,更是青筋暴露。

這個樣子的他,沒有人敢有任何的反對意見:“是!”

回答完畢之後,更是立刻按照他的吩咐,通知了下去。

“另外,叫人看住雲書狂,讓他隨軍一起行動!至於其他俘虜……”說道有關其他被他們抓獲的天冬星人的時候,他的眼中閃過暴虐的情緒。

好半晌,才壓抑住了,重新開口:“稍微重要一點兒的全部捆了丟上戰艦,沒什麼用的直接殺了!”

“是!”

“……”

接着一條條的佈置從他的口中傳出,在其他將領毫無異議的遵從之下,全部通過,並且迅速實行。

最後散場展開所有行動的時候,他們全部站直了身體,將手放到胸口,帶着肅穆的神情:“一切爲了帝國!”

隨後依次,大跨步離開了會議室,帶着各自的任務,分散開去。

他們這樣的行動,給雲落天他們那邊的直觀感受就是,攻擊雖然依然很犀利,但是由於衛星被他們逐漸摧毀,反而越發的好對付起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倖存的玩家們,步步朝着天冬星逼近。

就在他們終於要將帝國的巡邏艦隊納入攻擊範圍,準備發泄之前只能被動挨打的鬱悶的時候。

那幫不要臉的帝國軍隊,竟然開着艦隊逃跑了?

所有玩家感覺自己的腦子裏面突然充滿了萬千羊駝,肆意奔跑。

尤其是已經提前做好充能準備,就等着給那些帝國軍艦來一下狠的那種的玩家們,更是感覺要氣炸了。

有幾個玩家更是仗着機甲的速度,追擊而去。

一騎絕塵,絲毫不顧後面其他玩家的勸告,顯然已經不打算聽從指揮了。

突然,被追急了的幾艘戰艦,一下子調轉炮口,對着後面追擊而來的玩家駕駛的機甲,就是兩下。

將速度提的太快,本身卻沒有之前四七五號機甲少年駕馭機甲的本事,追擊過去的那幾個玩家,最終淹沒在能量帶起的火光之中。

“該死的帝國人!”眼睜睜的看着一起過來的同伴被轟成了宇宙塵埃,不少玩家都羣情激奮起來。

一時間,大家都顯得格外的兇狠,對於帝國人的仇恨越發的濃厚。

“殺光帝國人,奪回天冬星!”相當會把握時機的少年,趁着這個機會,喊出了自己的口號。

“殺光帝國人,奪回天冬星!”而這個口號顯然引起了玩家們的共鳴。

一時間,機甲內響起了響亮的口號聲。

已經重新開啓了機甲內部通訊的雲落天也感到有些熱血沸騰,跟着喊了出來。

另一邊,機甲缺了一條腿的邱落,在機甲艙中莞爾一笑。

到底還是個孩子!他看着雲落天一直護在自己機甲身前的背影,連瞳孔深處都染上了笑意。

“進攻!”不過沒等大家激情澎湃多久,少年那還帶着幾分稚嫩的嗓音再次響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