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一息,莊高寒只覺丹田不斷膨脹起來,就像是不斷充氣的氣球一般。

難受!煎熬!

當丹田那團靈力膨脹到最大程度時……

轟!

丹田炸裂,裏面的靈力瞬間消失不見。


啊~

莊高寒發出一陣詭異的哀嚎之聲。

因爲丹田炸裂的一瞬間,他知道數百年來拼儘性命修煉而來的修爲,沒有了!

他已修爲盡失!

這意味着,他,一代絕世毒人莊高寒,從今以後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廢人了。

而這對於爲了變強,不畏恐懼,歷經磨難,付出無數努力纔有今天成就的莊高寒來說,這世上沒有比毀了他的修爲更殘忍的事。

劇烈的鑽心疼痛席捲全身,這令莊高寒痛不欲生。他雙眼佈滿血絲,牙齒咬得咯咯響。

若不是全身不能動彈,此刻,他早已朝着凌天猛撲過去。

“從今日起,世間再無莊高寒,你走吧!”

凌天一揮衣袖,眼睛瞥了一下竺興修,隨即轉身而去。

竺興修當然明白凌天那一瞥是什麼意思。當即拱手行禮。

“徒兒定當妥善處理。恭送師父。”

而此刻,莊高寒猛然爬了起來,朝着凌天就衝了過去。

“老不死的,我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但剛跑出兩步卻被竺興修死死攔了下來。

“啊~老不死的,你殺了我吧。你別走,殺了我。殺了我~”

莊高寒在竺興修的阻攔下掙扎着。

那一聲聲的哀嚎響徹天地。

“四師兄,你還不懂嗎?這是師父能給你的最大仁慈了。”

聞言,莊高寒愣住了。

隨即又哭又笑起來。

“叮!恭喜宿主成功推進主線任務‘清理門戶,重振旗鼓’,獲得5000點兌換點。”

“叮!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載物之厚。宿主妥當處理此事,額外獲得1000點兌換點。”

剛剛離開,凌天便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雖說這次的兌換點很豐厚,但付出也很大。

他還真沒有想到,對付一個莊高寒便消耗了這麼多的道具卡。如果真碰上了那些孽徒聯手圍攻,那豈不是一團糟了。

凌天搖了搖頭,隨即打開了系統界面查看起來。

姓名:凌天

種族:人族

壽命:525天23小時36分(可購買續命卡續命)

地位:玄冥教教主,魔道祖師爺,天榜第一

修爲:武將大圓滿境界(可修煉狀態)

絕對領域範圍:1322釐米(以自身爲圓心向周圍無死角覆蓋的範圍)

兌換點:6832點

道具:絕對反擊卡一張(天品高階),特效卡一張(地品中階),海納百川卡三張(天品特級),彈指一揮間一張(地品初階),特殊技能卡(隨機贈送),龍陽百轉解毒丹一枚(天品特級)

主線任務:清理門戶,重振旗鼓(2/9);調查分裂叛離真相(需要完成前置人物才能觸發獎勵機制)

幸運值:20點(滿十或其倍數必得神祕大禮包一份)

技能:審判之眼(效果永久,今日使用次數:3次)

師徒:穆塵雪(忠誠度95%),竺興修(忠誠度-40%)(認可此關係的人才會出現在此列)

坐騎:重明鳥(超天品特級,上古神鳥)

……

就在凌天看完這些內容的時候,突然一股強烈的眩暈感襲來。全身經脈,甚至五臟六肺,四肢百骸開始傳來一陣比一陣更劇烈的疼痛。

“啊~”

凌天全身上下,甚至每一個細胞都好像要被撕裂了一般。

簡直痛不欲生!

他仰天吼叫一聲,隨即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便倒了下去。

等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主殿房間的木牀之上。

“師父,你終於醒了。”


一直服侍在身旁的穆塵雪看見凌天醒來,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凌天見狀,微微一笑:“爲師沒事。爲師……啊~”

凌天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這突然想坐起身來都不行。

那種被撕裂拉扯的劇痛感實在讓他難以承受,當即就躺倒下去。

穆塵雪見狀,那叫一個着急擔心。一個勁喊了出來。

“師父,你沒事吧?你別嚇塵雪。師父。”

這一叫,頓時把在外面熬藥的竺興修嚇壞了。

他猛的衝了進來,一臉驚慌的叫道:“怎麼了,小師妹?師父死了?”

“我去你的烏鴉嘴。你才死了!師父好好的。”

穆塵雪氣急敗壞的瞪着竺興修。

“師父。你終於醒過來啦?”

竺興修此刻也來到了凌天的牀邊。

看着睜大眼睛瞪着自己的凌天,他尷尬的笑了一聲。

“你這孽徒,是不是早想爲師死了?好把這絕情山的絕世功法,奇珍異寶佔爲己有啊?”

“師父,徒兒不敢。徒兒絕無此意。徒兒是太過擔心師父才說錯了話。請師父恕罪。”竺興修趕忙跪下認錯。

“塵雪,扶我起來。”凌天咬着牙起身。

身體從內到外那種鑽心撕裂的劇痛,實在疼得凌天身冒冷汗。就連身子都不住的顫抖起來。

“師父,你現在不宜動身。不然有傷元氣經脈。”

竺興修也是一臉擔憂,趕緊起身過來攙扶。

看着他手中拿着的爛蒲扇,還有臉上那沾滿菸灰的臉,凌天內心不禁微微一笑。

“師父,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這些天真把我們嚇壞了。特別是竺師兄,他找來了很多名醫,但都無法醫治你身上的傷。塵雪當時還以爲師父就要……”

“爲師沒事。爲師這不是好好的嗎?”

凌天安慰着穆塵雪。隨即再看了看竺興修。

他還真的沒想到,這孽徒忠誠度一直都是負數,毫無沒有變化。

但這次自己發生這事,竟然沒有趁機殺了自己。好一人獨佔這絕情山的奇珍異寶,絕世功法。

還真是凌天有些詫異。

不過這又恰恰說明竺興修想要的東西,恐怕是比這些奇珍異寶,絕世功法還要珍貴數百萬倍的東西。

說不定,這東西還跟自己有極大關係也說不定。也因此他纔沒有對自己動手。

“師父,你怎麼了?爲何如此看着徒兒?”


四目相對,竺興修被凌天這般看着,都看得發毛了。

“這次真是辛苦你們倆了。”凌天有些欣慰的笑了。

竺興修見狀,頓時拱手行禮:“不幸苦,這是徒兒應到做的。”

“沒錯。這都是徒兒應該做的。”穆塵雪也很乖巧的說到。

“叮!系統檢測到竺興修忠誠度回升至-10%,狀態背叛之人。”

“叮!檢測到竺興修忠誠度從-40%增至-10%,額外獎勵500點兌換點。”

此時,聽見這系統提示音,凌天真的是一臉無語。

敢情這竺興修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傢伙啊。

自己就是這麼一個欣慰的笑容,他就給自己整個忠誠度回升,這真是太過意外了。

“興修,你趕緊去洗把臉。臉上都沾滿灰了。”

“啊?不會吧?”

竺興修頓時用手在臉上一抹,原本就已經夠黑了。這下更黑了。

凌天和穆塵雪見狀,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隨後,竺興修把熬好的湯藥恭敬的端了進來,便洗臉去了。

而穆塵雪則給小心翼翼的給凌天一口一口的喂着藥。順便聽穆塵雪將自己從昏迷到現在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凌天這才知道自己已經昏睡了整整兩天兩夜。

但是這身上鑽心的撕裂痛楚卻仍舊那麼的真切,彷彿跟昏倒時沒什麼兩樣。

“看來這一次,你竺師兄倒是盡心盡力了。”凌天欣慰的說到。 “可不嗎?也不知道竺師兄當時廢了多大的勁,連嚇帶騙的,竟然把大半個中州的絕世神醫都請來了,但都無濟於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