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趕緊往後一退,又抱住李陽的腳一拉,這傢伙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那“砰”得一聲,反正我心裏聽着就是爽。

我不等李陽站起身來,又是朝着這傢伙狠狠地踢上了幾腳,也不管下手輕重,反正就死命的踢,因爲我實在是太火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想狠狠揍這傢伙。

李陽也學聰明瞭,忍住痛也是抱着我的腳一拉,我頓時也倒在了地上。

我的頭恰好碰到地上,那一刻感覺全身都跟斷電了似的,失去知覺了。

“我草你孃的!叫你丫的還踢我。”李陽一下反過來坐在我身上,右腿跪在我的右邊胳膊上,左手再拉住我左手,騰出右手就朝着我面門一拳過來。

我只覺得腦袋一陣嗡響,一股熱流就從鼻子中出來了。李陽那傢伙也好不到哪去,臉上也都是血。

我用膝蓋狠狠頂這傢伙後背,把他頂了下去,接着又是一腳踹了過去。李陽被我一腳踹到路邊,背正好磕在轉角處的石階上,疼得他半天都沒起來。

我這時候也渾身疼得很,一抹臉就是一把鼻血,我從包裏摸了張衛生紙塞住鼻子又一瘸一拐的走了過去。

看到我走過來了,李陽還想站起來,可是剛站起半個身子,又痛得一屁股坐了下去。我走過去一把抓着李陽的衣領,一個耳光“啪”得一下就打在了那個傢伙臉上。

李陽頓時痛得大叫,一腳踢在我的小腿上。我重心不穩摔倒在地,屁股疼得我緊緊咬住牙齒。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這時候李陽慢慢站了起來,臉上紅紅的五個手指印。說實話,剛纔打他的時候都把手給我打得發麻了,那一巴掌,真爽!

看到李陽手中拿着匕首,我還有些怕了,畢竟我是赤手空拳啊。

嗎的,要是我身上帶着噬魂劍還怕個毛啊!但這也只是想想而已,那噬魂劍怕是一劍下去李陽就只有半條命了。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畢竟我跟李陽的仇恨還沒有達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我眼睛緊緊盯着李陽手上的匕首,生怕那傢伙一下就給我捅了過來。雖然這裏距離醫院也不遠,到誰知道這傢伙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不過我也不肯認輸,要是就這麼認輸了,那不是太慫了麼?

我貓着身子,慢慢朝着李陽靠近,眼見那傢伙拿着匕首朝着我捅了過來,我起身一腳提在那傢伙手腕上,匕首一下子飛了出去,而李陽也是一聲慘叫,緊緊地握住手腕。

但這傢伙也跟我一樣不肯認識,只是片刻,他又朝着我衝了過來。我想他又沒刀了,一隻手還被我踢得不能動,我還怕個毛線啊?我過去抓住李陽的雙肩就是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

李陽痛得一下縮在地上,動彈不得。見李陽沒了反抗的力氣,我也軟了下去。畢竟我身上的傷還是不輕,估計都有好多地方都已經烏青了。

這時不遠處閃爍着刺眼的亮光,我轉過身一看,靠!不是警察麼?哪個多管閒事的報警了?我知道我們這只是算小打小鬧,最多就是調節一下,再加上我跟鄧所長也認識,所以我就沒打算逃跑。

“你們兩個,在這裏幹嘛?放學不回家吃飽了沒事做是吧?”其中一個警察走過來衝着我們說道。

那警察剛一說完,看到是我,又是一驚,眼睛裏也帶着幾分歉意。雖然抓鬼的事情普通民警並不知道,但是我前段時間經常跟鄧所長他們在一起,想必他也是怕得罪 了我,影響了飯碗。

“警察叔叔,這個傢伙拿刀捅我。”我指了指不遠處被我踢飛在地上的李陽的刀。

旁邊那個警察拿了個袋子把那把匕首裝好,看到我們兩個年級都不大,又是學生,於是先把我們帶上車送去了醫院。

去醫院脫了衣服才發現,我們兩個人身上都是淤青,肢體活動稍微大一點都疼。不過兩個人都沒什麼大事,骨頭也沒受傷。

李陽比我嚴重一些肚子疼得好久都沒緩過神來。那警察讓我們互相交換着給藥費,雖然我給的比李陽給我的多不少,但是我只要看到李陽臉上那紅色的五指印,我心裏就舒服。

到了警察局的時候,我媽也來了,就連我在鄰鎮教書的老爸也來了。而李陽的老爸老媽也在我們沒坐多久的時候來了。

我媽看到我那慫樣氣得不行,一個勁兒的罵我,又是恨,又是憐。我爸只是坐在那兒,沉默着不說話。

李陽的爸倒是挺淡定的,只是臉上看到有些氣,但他媽看到我那樣,恨不得一刀砍死我。要不是警察攔着我,差點就用那尖頭高跟鞋給我踹來了。

臥槽!小爺我發誓只要他敢踹,老子肯定揍得她爬不起來,誰都攔不住!

看到那女人畫個濃妝,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樣子我就想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了,還一個勁兒“寶寶寶寶”的喊着,我聽着就覺得噁心。

警察在做筆錄的時候,問我爲什麼動手打李陽。我也不拐彎抹角,就直接說了李陽那小子明明有女朋友了還去跟其他女人開房,我就看不慣。

聽到這話,李陽的媽也火了,一戳她的腦袋說道:“你個小兔崽子,纔多大就學會花心了?以後長大了還得了?”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看到李陽被他老媽戳着腦袋罵,我忍不住笑出了聲。我爸瞪了我一眼,我頓時就不笑了,雖然我爸不怎麼管我,但我還是怕我爸,有些事情不敢跟他唱反調。

我媽也罵我,說我沒出息,明明人都把我甩了還管別人那麼多事情幹嘛?

警察問我們怎麼處理,我爸說都是小孩子,要不道個歉算了。

沒想到剛說完,那女人就不答應了,說什麼是我先動手,必須把我關起來,還要我們賠償精神損失費什麼的。還要我們學校通報批評我,說他兒子只是正當防衛。

我心裏頓時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我靠!你丫的還真以爲就你兒子是兒子?這種事情根本不足以量刑好麼?你要說再多幾個讓你,來個聚衆鬥毆,或許還能被關個幾天什麼的。

我們最終還是達成了和解,我被逼着給李陽道了歉,李陽也被他爸爸逼着給我道了歉。其實我覺得李陽他爸也不錯,還算是個有素質的。就是不知道他跟他媽怎麼都這樣。

我跟李陽的事情說完了,接下來就是李陽的事兒了。按照規定,公衆場合攜帶管制刀具是要受處罰的,再加上李陽又滿了16歲,這傢伙要在派出所被關24個小時,外加罰款兩百。

這處罰一出來,李陽的媽就差沒一腳踢向那民警了。

“明明是他先動手打我兒子,憑什麼最後關的是我兒子不是他?”李陽的媽那大嗓門,吼得我耳朵發麻。

“老李,你不是認識那個什麼所長還是局長麼?讓他馬上給這些不識擡舉的小民警打電話,我就不信了,還敢關我兒子。”

女人說完雙手一叉腰,那架勢,就像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我感覺何常在都沒她牛叉似的。

李陽的老爸吼那女人說道:“都是姓李的,你計較這麼多幹嘛?兒子不是也沒什麼大事麼?犯了錯他不該受罰?我看李陽遲早要被你慣壞!”

說完李陽的老媽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耍潑。反正後來的事情也跟我們沒關係,我跟我老爸老媽就回家了。

一路上,我媽都是不停的唸叨,不停地批鬥我。我爸則是默默地跟在後面。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覺得在黑暗之處總有一雙眼睛在看着我。沒有任何依據,就單單是一種直覺。

難道是柳念芸回來了?可是如果真的是柳念芸的話,她完全可以直接過來幹掉我纔對啊?我現在沒有任何法器在身上,肯定不是柳念芸地魂的對手,而如果再加上天魂和人魂,那直接是秒殺我的節奏啊。

“怎麼了?走啊?”我媽見我愣在那兒於是問道,“是不是受傷了走不動道了?”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然後就跟爸媽一起回家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劉珊突然出來對我說道:“小峯,我感覺柳念芸回來了。”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說道,“今晚上回來的時候,我總感覺有人在盯着我。”

劉珊有些擔心地看着我說道:“小峯,你要小心啊。”

“沒事兒。”我說。

看到劉珊這副模樣,我有些憐惜,想想確實又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理會劉珊了。不過我真不是故意的,確實是忙。想到劉珊的地魂還沒找回來,我又有些擔心,怕地魂找不到了。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我不敢想象自己面對兩個劉珊是怎麼樣的情景。

第二天去上課的時候,李陽的座位是空的。我心想這小子估計還在派出所呆着呢,就算是他老爸找關係放他出來,估計也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

周婷婷看到我在笑,問我笑什麼。我趕緊說道沒什麼,就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

連續三天,李陽都沒來上課,我心想着小子不是因爲臉上有我的指印不好意思來了吧?估計是想等臉上的痕跡沒有了再來吧?

果然,直到第二週的晚自習,我纔看見了這小子的身影。

李陽看到我又是挑釁的眼神,我知道我跟他算是槓上了,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變得更加的深。

晚自習下課以後,我剛走到樓梯口,何媛突然跟了過來。我雖然猜到了何媛多半會爲了李陽的事情找我,但還是問她什麼事情。

何媛帶着有些質問的語氣說道:“李小峯,你答應過我不再找李陽麻煩的,你爲什麼又去找他?”

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就覺得我是個傻逼,我昨晚所做的一切都他孃的白做了。我是爲了她,而她現在卻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她何媛真以爲自己就是女神了?還真就以爲我李小峯眼裏只有她了?

靠!你她孃的以爲你是誰啊?你是命令我?

“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就別亂說,你就當我腦子有問題。”我有些不耐煩地說,說完轉身就要走。我想走快點,不想再看到何媛,我看到她就覺得煩。

沒想到何媛居然一把拉住了我,有些強硬地說道:“李小峯!你必須說清楚!你以爲你是誰?想打誰就打誰麼?別以爲你跟了個臭道士就了不起。”

其實我剛纔還想告訴何媛李陽上週還跟其他女人開房呢,可是何媛態度越來越強硬,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再跟她說。

第79章 第三次爲我哭

我一下甩開何媛,大步走開了。至於她今後跟李陽如何,我也不想再管了。

我知道李陽肯定是不會把自己跟其他女人開房這種事情說出來的。也就是我我跟李陽這次打架又成了我追不到何媛的報復。雖然這件事情並沒有公開,但是李陽跟我的恩怨也早就傳開了。

甚至就是在自習課的時候,只要老師不在,班上的人都開始討論我的事情。說我沒人家李陽帥,又沒人家有錢,追不到何媛就知道報復的孬種。

“鬧什麼鬧?不知道現在是自習啊?”鬧嚷的教室裏突然響起了周婷婷發火的聲音。

被周婷婷這麼一鬧,教室裏頓時安靜了下來。還有幾個在小聲說話的,周婷婷只是瞪了一眼過去,那幾個人立馬安靜了下來。

我不知道周婷婷是因爲課堂紀律太差了才發火,還是因爲那些人都在說我的緣故。我覺得兩者都有。

以前我特討厭兇巴巴的周婷婷,現在看來,也沒覺得有那麼討厭了。

沒想到在下課之後就有人在說周婷婷是因爲他們在說我,所以才發那麼大的火,所以纔不讓他們繼續鬧下去。

幾個人越說越厲害,甚至還故意讓周婷婷聽見。我坐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周婷婷。周婷婷做着自己的作業,努力不讓自己去聽那些人的話。

可是沒一會兒,她就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看到周婷婷哭了,我也火了。衝着周圍一拍桌子,吼道:“你們一個個吃多了沒事做是吧?誰再給老子鬧一句試試?”

我氣得臉紅脖子粗,瞪着眼睛從周圍一個個掃視過去。那些人頓時沒一個再說話的。

想到以前我在班上大氣都不敢出,現在沒人敢跟我對着幹。因爲班上最牛叉的李陽都被我揍了,雖然我很不想承認這個理由。

衝着周圍的人發完了火,我又無意中瞥見了何媛,恰好跟她四目相對。何媛看到我的樣子也怕了,趕緊別過臉去。

我坐回位置上從包中拿出紙給周婷婷擦了擦,安慰她別哭了。看到周婷婷慢慢停止了啜泣,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算不算周婷婷爲我哭呢?這麼算來的話,應該是第三次了吧?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我欠周婷婷很多,而且怎麼都還不了。

下午體育課,打籃球的時候我跟李陽被分到了對立的兩個隊。鬱悶的是那傢伙進攻的時候恰好我在他旁邊,被迫我來防守。

我排開雙手左右閃動防止這傢伙進球,可沒想到居然看到他光膀子的右臂上居然露出了一道傷疤。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不留神,李陽就***衝了過去,接着一個三步上籃,球進了。

這時候恰好想起了下課的鈴聲,我們這隊的頓時都來怨我,說要不是我的話我們都贏了,這下好了,成了平手。我們一般都是一節課賭一包玉溪或者軟雲之類的。

我任由他們抱怨,也懶得反駁。因爲這時候我的精力都集中到李陽的身上去了,我的腦海中一直想着李陽右胳膊上的那個傷疤。難道李陽也有可能是那個黑影?

不過不對啊?那人身手不錯,要李陽真的是他的話,上週打架給不會落於我下風。至少我們也是個平手吧?

李陽還是任衝?還是兩個人都不是?我頓時被搞得有些頭大了。可是李陽真的是那個黑影的話又怎麼會在上次打羣架的時候被我弄的幻象嚇跑?

因爲想這事兒,整個下午上課我精力都不太集中。再加上上學期基本沒學什麼,聽得也是模模糊糊。

晚自習下課以後,我往家裏趕去。回家要經過一條街,那條街也是我第一次遇見柳念芸的那裏。

我心裏正想着如何判斷李陽或者是任衝是不是那個已經出現了幾次的黑影。正在這時候,一個黑影突然就從旁邊竄了出來。

我見到那黑影,頓時就就是一驚。靠!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看來柳念芸也在這附近了,單單憑藉他,根本對我沒有百分之百的勝算。

“劉珊的地魂是不是在你那兒?”我見到那黑影,頓時有些激動的問道。

黑影沒有說話,只是突然就朝着我奔了過來,接着就是一拳朝着我胸口打來。我趕緊朝着旁邊一閃,又一拳回擊了過去。

換做以前,光靠拳腳功夫我肯定是打不過他。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好歹小爺我也練了那麼久,這一身肌肉可不是白長的。

單純的拳腳功夫我倒是不怕他,就怕這傢伙又隨身帶着惡鬼和法器。我現在別說噬魂劍沒在身邊,就是連一張符紙也沒有。我可不是師父,我憑空畫出的符咒效果差得太遠,要真不行,只有動用舌苔血了。

至於精血,我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敢用了。話說人就三口精血,只要第三口精血一噴出,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必死無疑。

好在那人並沒有動用什麼道術,我倒也還能應對過來。

正當我慶幸的時候,那黑影突然口中唸唸有詞,手朝着我這個方向畫着。

我只覺得身子一軟,那人一下就衝了過來,飛身一腳就是踢在我的肚子上。我被踢出去老遠,一下趴在地下。

怎麼可能?這傢伙實力明明跟我差不多,怎麼可能僅僅靠憑空畫符就這麼厲害?想到剛纔身體的不適,我頓時反應了過來。

這個傢伙!居然一早就下了符咒給我。這時候不過是催發那符咒罷了。可是我想不通,這符咒到底是在哪裏被下的。

看來這個人真是我身邊的,不然也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給我下符咒。

“你是任衝還是李陽?”我捂住胸口問道。

聽到我這麼問,那黑影忽然楞住了一下。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可以判定,這個傢伙肯定是我身邊的熟人!

我本想叫劉珊幫我回去取劍,這才反應過來劉珊是鬼魂,而噬魂劍本就是一把除鬼的劍,劉珊去拿的話她肯定是會受傷的。

正當我這樣想着,劉珊突然飛出了手鏈之中。我立馬反應了過來知道劉珊肯定是明白我的心思想回去幫我取劍,可是這樣的話劉珊的魂體會受到極大的影響,說不定還會有魂飛魄散的可能!

我想叫住劉珊,叫她回來,可是我怕我剛一說話,劉珊的被那人發現之後又會被抓去。

我咬緊了牙齒,恨不起把眼前這傢伙一塊一塊地要下來!

我慢慢站起來,黑影也慢慢朝着我走過來。他一邊走,一邊念着咒語,當還有兩三步就到我面前的時候,他又是一個結印過來,接着反身一腿朝着我腦袋踢了過來。

我只覺得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個傢伙,居然強大了這麼多!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不甘心忍住嘴角的痛,笑道:“謝謝你啊,正愁沒血呢。”

我一抹嘴角的血,按在食指上,對着那人就畫了一個符咒。

只見原本灰暗的街道上突然一道金光閃過,朝着那黑影打了過去。那黑影顫動了幾下,身體晃動之間明顯有一股黑氣有一種將要被彈出去的氣勢!

我頓時反應了過來,怪不得這個傢伙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他體內那團黑氣就是一股能量,應該是被人強行打入進去的。

這種藉助鬼魂能量的手段能快速增修道者的實力,但卻對人體的傷害極大。

第80章 勾魂金繩

我這點小手段並不足以逼出他體內的鬼魂能量,反而惹怒了這個傢伙。只見他從包中摸出了一根金色的繩子,大約筷子粗細。

一看的這繩子,我頓時就有些驚訝了。臥槽!紅繩的繩子栓鬼魂,這金色的繩子是勾活人魂魄的啊!

怎麼辦?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樣纔好。我的身邊沒有任何可以藉助的法器。要是噬魂劍在就好了,我心想。也不知道劉珊把劍取來了沒有。

但願劉珊別出什麼事情纔好。

那人放出了勾魂繩,繩子就像是毒蛇一樣朝着我彈了過來。

我根本沒有對付這玩意兒的辦法,唯一的辦法就只有跑了。雖然逃跑這事兒不怎麼光彩,我一個勁兒朝着師父那邊跑去,只要再往前面跑一段路,再使勁喊,師父就能聽到我的喊聲了。

可是那金繩就像是明白我的心思一般,一下子躥到了我的面子,就要過來纏住我。

要是噬魂劍在,肯定能一劍砍斷這繩子,我心裏這樣想。看來以後劍不能離身了,當然,前提是我還有以後。

那繩子一下纏住了我的腿,把我絆倒在地上。我摔了個狗吃屎,痛得不行。吐掉嘴裏的泥,我抓住那繩子想要把它扯開,卻發現根本扯不動。

劉珊現在還沒過來,說不定已經出事了。靠!我的心頓時如刀絞一般。噬魂劍那麼大的殺傷力,怎麼能夠讓劉珊去拿呢?

我應該攔住她的!

不過現在後悔也沒什麼用了,眼下想着怎麼逃跑,然後回去救劉珊纔是正事。

我趕緊精神有些恍惚,甚至慢慢發現我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靠!我的魂要被勾走了!我嚇得不行,努力往回跑,還好總算回到了身體裏面。

我咬了一下舌頭,讓舌血慢慢流出來。緊接着又用力脫離勾魂繩的束縛,努力用食指碰到舌尖上的血,想要朝着那勾魂繩畫符咒。

這種繩子是極陰之物,舌血是極陽,就算是的符咒對它沒效果,光憑這舌血也足夠拖延時間了。

那人也看出了我想要阻止他勾魂,又加大了功力。

劉珊還沒有出現,慘了。不僅僅噬魂劍送不過來,我估計劉珊現在也危在旦夕了。我忽然發現我居然有些依賴於劉珊送過來噬魂劍了。

嗎的,小爺我好歹也是個男人啊,怎麼能靠女人啊!不行,小爺我必須想辦法幹掉這傢伙,然後再去找劉珊。

要是劉珊出了什麼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想當初沒有噬魂劍的時候我不是一樣跟柳念芸鬥?現在面對個小蝦米就不行了?我腦子裏回憶着聚靈劍法的招式,順手撿起旁邊一根樹枝,衝着那人說道:“小子,小爺我今天要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老子的厲害!”

那人笑道:“我說你不是被嚇傻了吧?拿根樹枝嚇唬我?”

我想起了師父給我的小冊子,上面說道行深厚之人,就是拿紙做的刀都能跟鐵刃拼殺一番。既然別人以紙做刀,那我爲什麼不能以木作劍?

我揮動着手上的樹枝,朝着腳上的繩索打去。沒幾下,那繩索居然被我弄鬆動了。我頓時有了信心,把舌血抹在手上,一手抓住那勾魂繩,再用力一扯,那繩索頓時就被我拉了下來。

我把勾魂繩拋到空中用樹枝一下打去,那繩子頓時就成了兩半!

那人看到居然發生了這種事情也是吃驚不已,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了一把木劍,朝着我就砍了過來。

按理說這普通樹枝根本就是脆得很,早該被弄斷了。可是我還真就憑藉這樹枝跟他對抗着。不過我畢竟中了這個傢伙的暗算,實力大減,也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我勸你還是放棄吧。”那人說道,“等一會你體內的藥性完全發揮出來,你一樣打不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