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行,那你們玩好”

“柏師兄,大師姐你們倆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就睡在林哥這了,我想跟林哥再說說話”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在盯着茶機旁的那兩袋乾貨看,我們三個也都知道這個王鶴瞳這心裏想的是什麼。

“那你拿一點回去吃吧”暮婉卿扔下這句話就走了出去。

“唉,居然被我大師姐看出來了,我的心好累啊”王鶴瞳不好意思的說道。

“別說咱們大師姐能看出來,就算是個傻子也能看出來”柏皓騰沒好氣的對王鶴瞳說道。

“林哥,你看出來了嗎?”王鶴瞳一本正經的向我問道。

“柏兄弟都說了,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更何況我也不傻”我苦笑道,這個王鶴瞳確實有點可愛,我是從心裏喜歡這個丫頭。

“好吧,看來我這個人不善於撒謊”王鶴瞳說完這話就一手提着一袋乾貨往外走。

“鶴瞳你這是要幹嘛”柏皓騰瞪着眼睛問道。

“林哥說了,這些都給我,我當然是拿回去吃了,怎麼了”

“大師姐剛纔跟你說的是讓你拿點回去,沒讓你全拿,我看你是不被大師姐數落你這心裏就不舒服是不是”柏皓騰對王鶴瞳提醒道。

“那好吧,我就先拿點回去”王鶴瞳將那兩包乾貨放在地上,然後找了一個袋子將核桃還有榛子一樣抓了一點。

“林哥,你可答應我了,這些都是給我留着的,你不準給別人吃了”王鶴瞳走到門口回過頭對我囑咐道,王鶴瞳表現的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還護食。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都給你留着”王鶴瞳聽我這麼說,這才離開茅山堂。

“那我走了林兄弟,有事你給我打電話”柏皓騰客氣的說道。

“走吧,你們有事也給我打電話”我回道,柏皓騰點點頭走了出去。

我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才九點多一點,於是我起身就向外走去,今天答應三哥要去他那,我要是不去的話,他日後看見我肯定會嘮叨個沒完。三哥這個人屬於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饒人,但是他心腸比誰都熱乎,只要朋友有什麼難處,他硬着頭皮都會衝到最前面。

“三哥,我來了”我推開門走進了三哥的保健店,三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坐在電腦桌前鬥着地主。

“你老小子這幾天都幹嘛了,遷個墳能遷好幾天”三哥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別提了,這個墳遷的,差點沒掛了”我嘆了口氣說道。

“這是什麼情況啊,怎麼遷個墳還能鬧出人命?”三哥不解的問道。

“一座墳遷出來九具殭屍,你說這事小不小”

“別鬧,怎麼可能,還一座墳遷出九具殭屍,你就算找個理由來堵我的嘴你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好不好”三哥根本不相信我所說的。

“三哥,你說咱們倆認識這麼長時間,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那你說說,這到底怎麼一會事”三哥瞪着他那綠豆大的小眼睛向我問道。

“那天我去遷墳一切都安排妥當了,趙家那個墳包很大,要是人工挖的話估計要得幾天,後來他們家就僱了挖掘機去挖,在那座墳包裏一共挖出九口棺材,當我們打開棺材的時候,那九具屍體一點也沒有腐爛而且還變成了殭屍…….”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給了三哥聽,當然有一些事我還是保留沒說的,暮婉卿還有黑衣人的事我都沒跟三哥提。

“我的天啊,九具殭屍,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三哥驚訝的說道。

“三哥我還要跟你說個事,以後像遷墳這活你就別接了,對於風水異術我是個外行,別到時候害了人家,我可不想砸了我的飯碗被別人罵我是騙子”我對三哥囑咐道。

“好吧,以後這樣活就不接了,還有件好事我要告訴你”三哥說到這的時候咧着嘴嘿嘿笑了起來。

“什麼好事給你樂成這樣”我莫名其妙的問道。

“遷墳那個東家在下午的時候就把錢打過來了,十五萬尾款包括那之前那五萬塊錢都在銀行存着呢”三哥跟我說的這件事在我意料之中,因爲我知道趙鳴會把這錢打過來的,而我這心裏還有點過意不去,如果我看出來那是九龍聚陰穴的話,結果就不是那個樣子了。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三哥,這個茅山堂我是不想再開下去了”我低聲的對三哥說道。

“不凡,你跟我開玩笑呢吧”三哥瞪着他那綠豆大的眼睛衝着我說道。

“沒有,我突然發現開道堂比當鬼差還累,而且這次還差點丟了性命,我不想再幹下去了”

“現在你這道堂剛有點起色,你也不能說不幹就不幹啊,雖然咱們現在賺了二十萬,你覺得這二十萬很多嗎?這租房子一年就不少錢,還有你的吃喝,難道你還想過以前那種飢不擇食的生活嗎”三哥沒好氣的對我說道,三哥說的這些我心裏也懂,這二十萬確實不好乾什麼,現在物價上漲的太快,買個電話就要五六千,平時再吃點喝點,尤其是在城裏住,就連拉跑屎都要花錢,這一分錢在關鍵的時候真能難倒英雄漢。

“好吧,我知道了,茅山堂我會繼續開下去的”我無奈的對三哥說道,畢竟茅山三哥也透了不少錢在裏面。

“你這麼想就對了,有什麼難處就跟三哥說,別憋在心裏,三哥能幫上你的就不會看你笑話”三哥認真的對我說道。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睡覺了,明天早上還要起早呢”我站起身子就對三哥告辭。

“等會走唄,晚上我約了老何吃燒烤正好你也回來了,咱們三個今天晚上喝點,自從你開了茅山堂以後,咱們倆就很少在一起吃飯了”三哥叫住了我說道。

“那好吧”我說完就躺在了三哥的牀上發着呆,三哥則是繼續鬥着他的地主,也不知道這玩意有什麼可玩的。

我後背的傷口已經癒合上了,現在只感覺有些癢,估計是在長肉,我心裏也暗自慶幸,如果沒有暮婉卿過去幫忙處理那九具殭屍的話,我現在未必能活着躺在這。我同樣也不明白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到底想要做什麼,他先是救走小吳,然後又將我們迷暈救走了那具飛屍,我總覺得這裏面有些什麼陰謀。

“老三,今天晚上的任務完事了”老何走進來將手裏的收魂袋遞給了三哥。

“老何,你這效率可真夠快的”三哥接過收魂袋對老何誇道。

“咦,老林你也在啊”老何主動跟我打着招呼,由於我在發呆,所以就沒注意何久天進來。

“不好意思,剛剛我在想事沒看到你進來”我尷尬的對何久天說道。

“我剛剛看出來你在發呆呢,你那茅山堂開的怎麼樣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說一聲啊,別不好意思”何久天客氣的說道。

“還可以吧,起碼現在不用爲吃喝穿發愁了”我苦笑道。

“那就行,慢慢來吧”何久天能體會到我的不易,畢竟他是過來人。

“老何,今天晚上你這任務也算完了,我特意將不凡叫過來我們三個晚上聚一聚”三哥對何久天說道。

“那感情好啊,今天晚上我請客”何久天爽朗的說道。

“都說好了,今天晚上這頓我請客,誰也不準搶,誰要跟我搶我跟誰急眼”三哥拍着桌子說道。

“行,那下次我請”老何也知道三哥這人好面子,所以他不跟三哥爭執。

三哥將保健店的門一鎖,我們奔着不遠處的燒烤店就走了過去,燒烤店的那兩口子看見我跟三哥來顯得格外的熱情。

“三哥,大兄弟,趕緊屋裏請”燒烤店的男主人將我們三個請了進去。

“幾位吃點什麼”老闆娘拿着本一臉笑容的走到我們的面前問道。

“先上三打酒,剩下你們來安排就行”三哥笑着說道。

“好,那你們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給你們安排”

“別的不着急,你先把酒給我們上了”三哥囑咐道。

“好來”老闆娘痛快的將酒搬到了我們的面前。

“老林啊,你這臉色好像有些不太好啊”何久天仔細的打量了我一番說道。

“別提了,前幾天去給人家遷墳,一座墳裏挖出來九口棺材,而且那九口棺材裏裝着九具殭屍,其中八具是跳屍,還有一具是飛屍,我差點就死他們手裏”我毫不隱瞞的對何久天說道。

“你說什麼,九具殭屍,其中還有一具飛屍”何久天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是的”我無奈的應道。

“後來那些殭屍呢,說來聽聽,這到底怎麼一回事”何久天很感興趣的問道。

“挖出那九具殭屍的時候,我就跟遷墳的東家家說趕緊火化,不然會出亂子,可是那東家根本就不同意,等到晚上的時候那些殭屍全活了過來……”我將今天晚上跟三哥說的那些話又跟何久天重複了一遍。

“道教協會的人也來了?”何久天疑惑的問道。

“是啊,要不是有他們幫忙的話,我現在哪還能坐在這跟你們喝酒啊”我說完這話倒了一杯啤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算是給自己壓壓驚。

“這次道教協會的長老也來了?”何久天繼續詢問道。

“沒有”我搖着頭說道。

“怎麼可能,飛屍的實力有多強我清楚,光靠道教協會那些孩子們的話根本就制服不了那具飛屍,況且還有八具跳屍”這何久天質疑的問道。

“有一個女的特別厲害,她是龍虎山掌教的大徒弟叫暮婉卿,那具飛屍最終是被她制服的”我說到這的時候何久天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這個暮婉卿我倒是聽說過,她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人長的漂亮不說而且道術高強,就連道教協會的那些長老們都很佩服這個暮婉卿,這個暮婉卿幾乎沒有什麼缺點,如果非要說她一個缺點的話那就是這個人比較冷,很難相處,別人都說她那是高傲,其實她就是那種人而已”何久天對我說道,我沒想到這個何久天對這個暮婉卿還挺了解的,當然這何久天說的也都對,事實確實如此。

“你說的沒錯,這個暮婉卿確實不太好相處,但是她爲人還是不錯的,我求她幫我個忙,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我笑道。

“這個可是個稀奇事啊,說說你求她什麼事”我沒想想到這個何久天居然這麼八卦,什麼都想知道。

“我那茅山堂住了四個陰靈,由於他們生前都是橫死的,身上帶有濃厚的怨氣地府也不收,所以就不能投胎轉世,我就求於暮婉卿讓她幫我超度這四個怨靈,她就答應了”我如實的對何久天說道。

“難怪她答應呢,這可是一件積陰德的好事”何久天點着頭說道。

“我說你們倆能不能聊點別的,你們把我晾在這有意思嗎?”三哥拉着個臉子不樂意的說道。

“哈哈,我們喝酒,喝酒”何久天舉起酒杯說道。

“這還差不多,來幹了了”三個舉起酒杯高興的喊道,這杯酒還沒等我們喝到肚子裏就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哎呀,三位小兄弟好雅興啊”就在我們準備要開喝的時候,白無常謝必安走到了我們的面前主動跟我們打着招呼,看到這個謝必安我們三個是大驚失色,三哥剛點燃的煙沒嫁住從手裏掉了下來

“你們三個不打算請我喝一杯嗎?”謝必安說這話的時候仍然是一臉笑容,要說這全天下誰笑的最難看,那就是這白無常謝必安了,他的笑讓我們覺得渾身發冷,後背直冒涼風。

“謝老爺,你坐,我去給你拿杯子去”三哥迅速的站了起來去拿了一個乾淨的杯子放在了謝必安的面前,謝必安很滿意的對三哥點了點頭。

“對了,範老爺怎麼沒跟您在一起”我向謝必安問道,黑無常跟白無常就像一對親兄弟從來都是形影不離的,今天就看見謝必安自己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還有點納悶。

“今天晚上我們倆放假,原本是打算在一起喝酒來着,可老範臨時有事就走了,剩我自己一個很無聊,我就找你的師祖林天英算了一卦,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在陽間喝酒,結果他告訴我你跟小三還有小何在一起喝酒,所以我就找過來你們了”聽謝必安這麼一說,我這心裏也是服了我這師祖了,他這是沒事給我們添堵。

“機會給你了,自己把握吧”此時我的耳朵裏傳來了師祖林天英的聲音,聽到師祖的這句話我想起了前些日子跟他見面談的那四個陰靈的事情,我恍然大悟。

“謝老爺,您喝酒”此時我一臉笑容的給謝必安倒了一杯啤酒,接着我在三哥那要了一顆煙點燃放在謝必安的面前。

“你小子今天表現的不錯啊”謝必安嗅了一口酒說道。

我也暗暗的慶幸今天只有謝必安自己來,他要是跟範無救一起來的話,估計那件事還不好辦呢,黑白無常最好說話的就是白無常謝必安了,黑無常範無救這個陰差就有些不好說話。

“謝老爺,我有點事想求你幫幫忙”我張嘴對謝必安說道,我一邊說着一邊又給他斟了一杯酒。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今天晚上咱們三個只喝酒,不談別的,有什麼事以後說吧”謝必安一口就把我回絕了,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我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說了。

此時何久天在一旁對着我打了一個數錢的手勢,我心想薑還是老的辣,這謝必安辦事從來是認錢不認人。

“謝老爺,規矩我還是懂的,這個忙我不會讓你白幫的”我認真的對謝必安說道。

“不凡你說這些就見外了,我跟你師祖都是同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說吧,讓我怎麼幫你”謝必安客氣的對我說道,他嘴上是這麼說,他心裏是怎麼想的我跟三哥還有何久天都是心知肚明的。謝必安愛財好色這件事不管是死人還是活人大家都知道。我師傅他老人家跟這個謝必安關係不錯,算的上是好朋友,如果我師傅要是有什麼事求到他的話也得花錢,因爲這個謝必安他只認錢不認人。

“我那裏有四個怨靈,我希望謝老爺能幫我把他們送到六道輪迴臺讓他們投胎轉世”我望着謝必安低聲的說道。

“這件事我是幫不了你了,這怨靈你也知道是不允許進地府的,一旦被閻王知道了這件事,我頭上這烏紗帽可就難保了”謝必安搖着頭爲難的說道。

“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先給他們四個怨靈做一場超度法事將他們身上的怨氣消去,然後你再帶着他們去地府的六道輪迴臺,你看可以嗎?”我再次對着謝必安商議道。

“雖然我在地府身居要職,可我做事也必須得謹慎,地府有很多鬼差眼紅我這個位置,一旦被他們抓住了我的八柄告訴閻王的話,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這件事還是容我再想想吧”謝必安也想賺我這份錢,但是他心裏也有些擔憂,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謝老爺,你在地府裏權利有多大我最瞭解,除了地藏菩薩和十殿閻王就是你跟範老爺權利最大了,我覺得這件小事對你來說不算個什麼”我拍着謝必安的馬屁說道。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小子現在在拍我馬屁呢,不過這個馬屁拍的我喜歡,這件事我答應你了,但是我還有個條件”謝必安望着我說道。

“謝老爺有什麼條件你就說,我能辦到的就一定不會推脫”我見這事有戲。

“如果這件事你師祖林天英能幫上忙的話就好了,他現在可是閻王身邊的紅人,有他在的話這件事成功的機率會達到百分之百”謝必安敲着桌子對我笑道,其實謝必安也有他自己的想法,至於是什麼想法我後來才從我師祖的嘴裏知道。

“這個沒問題,我會讓我的師祖幫你的”我點頭答應。

“那好吧,那這件事就訂在農曆的十月初一,那天鬼門大開,陰間的鬼差也都放假,所以辦這件事能比較容易點”謝必安說的跟我想的都一樣,我也是打算農曆十月一那天送劉梅他們進地府,因爲那天地府比較亂,容易渾水摸魚。

“行,那這件事就這麼訂了”我點着頭應道。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三個雅興”謝必安嗅了一口桌子上的那杯酒起身就走。

“對了,我的地址你知道吧”謝必安走了兩步又回來對我說道。

“我知道”我使勁的點着頭回應着。

“知道就好,那我走了”謝必安說完這話就化爲一陣輕風就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你說咱們三個這命啊,好不容出來聚一下居然會遇見他,真是掃興”三哥拉着個臉子說道。

“老三,你可別亂說話,小心謝老爺聽見了給你小鞋穿”何久天提醒着三哥說道,三哥聽何久天這麼一說瞬間嚇出了一身冷汗。

“是啊三哥,你畢竟是個凡人,將來也會有那麼一天落在謝老爺的手裏,一旦他聽見你這麼說他,你說他會不會給你打入畜生道,他是什麼性格你也知道”我對三哥嚇唬道,我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笑,三哥聽我這麼說,臉都嚇白了。

“不凡,老何,要是有一天我先掛了的話,還希望你們哥倆多給謝老爺燒點紙錢,讓他給我找個有錢人家脫生,下輩子讓我變得英俊點”三哥哭喪個臉對我跟何久天說道。

“哈哈….”最後我跟何久天還是沒有忍住大笑了起來。

我心裏也在暗想着,如果我說是我師祖特意將謝必安叫過來的話,估計三哥他能恨死我,所以有些話還是不說比較好。

“話說這謝老爺爲什麼這麼愛財呢”三哥不解的問道。

“你還少說了一樣,他不但愛財,他還愛色,聽說謝老爺在地府妻妾成羣,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何久天一邊喝着酒一邊說道。

“我的天啊,他能忙活的開嗎?”三哥一臉質疑的說道。

“這個誰知道啊”何久天搖着頭笑道。

“我聽我師傅說過,這個謝老爺他很有錢,他的錢加在一起比地府銀行的錢還多”我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你師傅還不夠了解這謝老爺,這個謝老爺早就把地府銀行給收夠了,現在地府的銀行已經姓謝了”何久天這番話可是個大爆料。

“我的乖乖啊,這個謝老爺在地府都這麼有錢了,他怎麼還這麼貪啊”三哥一臉驚訝的說道。

“這年頭有誰嫌自己手裏的錢多,當然是越多越好了,況且這謝老爺貪財對我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碼我們可以花錢讓他爲我們辦事,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如果他變得鐵面無私的話,那我們以後還怎麼找他辦事”何久天的這番話很在理。

晚上我們三個喝到十二點鐘的時候就散了,本來是挺高興的,結果這謝必安的出現搞的我們三個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老林,我開車送你回去吧”老何走出燒烤店對我說道。

“不用了,我家離這不遠,我走走就行”我笑着說道。

“我電話是1504159xxxx,有什麼事用到我的話就給我打電話”何久天將他的電話報給了我。

“好的,回頭我給你打”我點着頭應道。於是何久天開着他那輛奔馳就走了。

“不凡你趕緊賺錢吧,到時候我們也買一輛奔馳”三哥滿臉羨慕的看着何久天的奔馳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三哥,你這心可真大啊,這車一百多萬呢,你讓我去給你搶啊”我沒好氣的對三哥說道。

“這對你來說真不算什麼,我看得出來你那個陰陽臉女朋友有錢,到時候你要泡上她的話,別說一百萬,就算是一千萬對你來說都不是事,三哥開奔馳的願望就全交給你了”三哥說這話的時候笑的特別的猥瑣。

“我真是懶得理你”我說完這話就加快腳步往茅山堂走去,我對三哥也是服了,他這個人拿起話就說完全不經過大腦。

“林不凡,你考慮一下我剛剛說的話,你要跟那個陰陽臉女朋友結婚的話,你就不用開茅山堂受累了,你千萬要當個事啊”三哥衝着我大聲的喊道,我此刻有種想把三哥嘴撕開的衝動,我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去。

我回到茅山堂就把劉梅他們四個陰靈叫了下來,我想跟他們說說今天我和暮婉卿商量的那件事。

“林道長,你這幾天去哪了啊”還沒等我說話,劉梅一臉關心的向我問道。

“我這幾天出去辦了點事,今天剛回來”我回複道。

“哦,這幾天你不在,我們幾個都挺擔心你的,你這回來就好了”劉倩也是一臉關心的對我說道。

“今天給你們幾個叫下來,是想跟你們談談投胎轉世的事情,因爲你們四個身上有怨氣,所以地府是不允許你們進去的,只有消除你們身上的怨氣,你們才能進地府,我們定於農曆八月十五晚上子時給你們四個開壇做法消除你們身上的怨氣。等到農曆十月初一的時候,我會安排地府裏面的陰差給你們送到六道輪迴臺進行投胎轉世,你們有意見嗎?”我詢問道。

“沒有”劉梅,劉倩還有二彪一同說道,只有峯哥他沒有說話。

“峯哥,你是不是有什麼意見,你要有意見的話趕緊說”我見峯哥剛纔沒吱聲向他問了過去。

“你說我們會不會被打入畜生道啊”峯哥疑惑的向我問道。

“應該不會,畢竟你們生前死後沒有幹過壞事,所以被打入畜生道的機率很小,等你們投胎轉世的時候,要先去照一下輪迴鏡,輪迴鏡會把你生前做過的好事壞事記錄起來,如果你壞事做的多就會被打入畜生道,如果你好事做的多就會把你打入人道來世繼續當人”我對峯哥解釋道。

“林道長,我生前的時候偷看過我們村小媳婦洗澡,你說這算不算是壞事”

“噗呲”當峯哥說完這剛纔那句話的時候,劉梅他們幾個捂着嘴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就連我也控制不住想笑。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峯哥,你還幹過這事呢”二彪在一旁笑道。

“我看你這個小子找收拾是不是”峯哥說完就對着二彪的屁股踹了一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