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想到了這些,我衝着我面前的周昊天大喝道:“你別tm白日做夢了,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還有,想讓我跟你離開鬼林去柳萍那兒,除非你帶走了我的屍體,否則,你想都別想!”

見我突然惱羞成怒的對他大喊着,周昊天居然陰邪的低着頭衝着我笑了笑道:“聒噪!我早知道你是塊賤骨頭。你不是不怕死嗎?那你就不害怕你身邊的這位長着關公眉的小子死?”

周昊天話音剛落,只聽我身邊轟的一聲巨響,跟着,我竟然看着離着我不遠的關子昌突然間竟對着自己面前的木樁,用頭死命的撞擊了起來…… 所以器神交代給蘇流年的任務,蘇流年總是喜歡投機取巧的去完成,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成功的,所以蘇流年才有大把時間偷懶!其中也包括像剛才墨九狸那樣煉器……

清塵記得那時候器神開始每次只讓蘇流年煉製一種材料,煉化完成後就算完成任務,然後一點點每次需要煉化2種以上的材料,於是喜歡耍滑的蘇流年就想這,不如兩個一起放到煉器爐內煉化了多方便,結果可想而知,炸爐了……

但是蘇流年那裡是那麼容易認輸的啊,所以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就為了同時煉化多種材料,蘇流年那段時間都險些被煉器爐炸死了……

這個事情蘇流年也一直都沒有放棄過的,直到後來蘇流年的煉器師等級上來了,也曾經帶著清塵一個人跑到九重天豪無人煙之地,試著修鍊了幾百年,最後蘇流年成功了,不過也最多只能同時煉化三種屬性相和,體積等都差不多的材料,多了還是會炸爐……

同時煉化三種材料,也已經是蘇流年目前的極限了,可是墨九狸剛才足足丟進去了三十種材料,大小不一,屬性不同的,材質不等的啊,清塵覺得墨九狸能堅持一個時辰不炸爐就是天才了……

因此,清塵數著時間,等待墨九狸炸爐!

只是,半個時辰過去了,還沒炸爐!

清塵的表情微微一變……

一個時辰過去了,墨九狸還沒炸爐……

清塵的表情很驚訝,後來想想可能對方是煉丹師的關係,控火能力很強,勉強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兩個時辰過去了,墨九狸還是淡定的在煉器,清塵的表情已經龜裂了,這完全都不可能啊!為什麼會這樣啊?

清塵也顧不得蘇流年的叮囑了,直接走了進去,來到墨九狸的身邊,眼神看著怪物似的盯著正在煉器的墨九狸。雖然墨九狸在煉器,但是清塵過來她自然知道,只是裝作沒發現罷了……

蘇流年察覺到清塵的氣息,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已經來到墨九狸身邊,一臉懵逼盯著墨九狸煉器的清塵,蘇流年微微皺了皺眉頭問道:「清塵,你進來做什麼?還有,你看什麼呢?」

「啊……主子,我看她煉器呢啊!主子,你說她為什麼還沒炸爐呢?不應該啊,分明這要是換成主子煉器的話,早就炸爐了啊!」清塵聞言下意識的說道。

蘇流年……

什麼叫換做是他煉器早就炸爐了?這小子意思自己還不如個女人嗎?

「冷清塵,你想死嗎?」蘇流年不爽的喊道。

「主子……主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唉……」被蘇流年這麼一吼,清塵終於回神了,看著蘇流年縮了縮腦袋的說道。

「說,你過來做什麼?」蘇流年瞪著清塵問道。

「主子,你都沒看到她怎麼煉器的嗎?我跟你說……」清塵這才將墨九狸如何煉器的事情,跟蘇流年說了一遍。 “關二哥你瘋了嗎?你在幹什麼!”

見關子昌突然變成了這樣,我一邊衝着他大喊着,一邊撲到他的身前一把抱住他,以期望阻止他這樣瘋狂的自虐行爲!

但我顯然低估了關子昌的力量,也不知道這小子這個時候究竟發了什麼瘋,那力氣比平時要大的多的多,我剛抱住他的身子,他回身紅着眼睛一肘子就砸在了我的左側臉頰上,直接將我砸出了老遠,身子轟的一聲摔在了近兩米之遠的空地上,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摔在了茅草屋上。``し我知道,我這要是摔在了茅草屋上,指不定就能給這屋子鑿出一個窟窿呢!

被這麼一肘子糊在了臉上,再加上這樣直接結結實實的摔在了那空地上,摔的我這個疼啊……

不去顧忌身上的疼痛,我擡眼再次看向了關子昌,怎料就這一小會兒的功夫,關子昌的額頭已經撞的是血肉模糊,那不斷滴落的鮮血看的我是一陣肉疼。

“關二哥!你醒醒,你在幹什麼?”

“關二哥,你能聽到我說的話嗎?你這是怎麼了?”

“喂!喂!關子昌,我日你大爺的!”

可任憑我怎麼叫喊,這傢伙就是聽不見,跟發了瘋牛病似的,一個勁兒的用頭撞擊着木樁。

我趕忙爬起身來,試圖再抱住關子昌。可奈何他的力氣太大了,我根本就搞不定他。

舉目一望,見下面,周昊天正一臉瞧着熱鬧,就好像是看好戲一樣,我這氣兒就不打一處來。我知道,關子昌一下子變成了這樣,一定跟他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可是這問題出在了哪裏?

於是乎,我氣急敗壞的對着周昊天罵道:“tm的!你有啥事衝我來!幹嘛折騰別人?還有,你對他做了什麼?他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見我這樣對他說話,周昊天並沒有動氣,反而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他向着我們挪近了幾步回道:“聽說過苗疆巫蠱嗎?你這朋友他是中了我下的噬心蠱。只不過他身上的噬心蠱是這種蠱蟲的另一種變化,叫作“失心蠱”。中了這種蠱術的人,就會受施蠱者的控制,身體言行都變得言不由衷,在施蠱者的控制下而失去了本性!”

“噬心蠱?蠱毒?你…你什麼時候下的?”我大驚失色!

我曾聽老頭子以前講過苗疆蠱事,苗疆的蠱毒厲害非常,這些蠱蟲都是經過他們費心費力培養出來的,一旦種在人的身上,那後果是不可想象的!”

“嘿!什麼時候下的?當然是幫你朋友挖出傷口處壞肉的時候啊!之前得人指點,說你朋友的後背被人抓下一塊兒肉,我估摸着在這鬼蜮森林,這傷口肯定會感染。要不然你以爲你們一進門我就知道你這朋友背上有傷?你當我是透視眼還是會看身體健康的醫師?至於爲什麼不將蠱蟲下在你身上,就是因爲某些人天生骨頭賤,自己怎麼樣受折磨都不怕,可萬一身邊的人遭遇到了麻煩,他就受不了了,就好比你!我說屠寬,是給我你的那本書,還是讓你的朋友活活受盡折磨而死,就看你的選擇了!”

聽完周昊天這樣的解釋,我氣的是氣血翻騰,看着眼前的周昊天,我真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以泄我心頭之恨,可是我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問題!

剛纔那個男子不是說了他是鬼修者嗎?周昊天可是看出來了,那個男子可是四級鬼魅,雖然我不知道四級鬼魅有多強,但我能夠明白,這至少是比我之前的那個三級夢魘惡殺鬼厲害吧?連那個四級鬼魅臨走的時候都對周昊天是如此的敬畏,可見他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既然他這麼厲害,幹嘛不直接上來搶走我的陰兵冊,還頗費力氣的這樣做?難道另有隱情?

就在我想到這些的時候,周昊天下面所說的話一下點醒了我。

“不過,等你把你的書冊交給我之後,你要告訴我該怎麼用它引來鬼物。我相信,這本書應該是一個了不得的法寶吧?你爺爺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鬼道士,送給他孫子的東西一定不賴!”

我沒想到,周昊天連我爺爺都知道,讓我告訴他怎麼運用陰兵冊,這怎麼可能?可是不把陰兵冊交給他,那就意味着關子昌還要經受折磨,關子昌被我害的已經夠慘的了,我怎麼能繼續這樣迫害他?

下定決心,我決定把陰兵冊交給周昊天。我只希望,老頭子知道了後不會怪我,因爲我不想看着我的朋友苦成這樣。

就在我顫顫巍巍的從懷裏掏出陰兵冊的時候,那一直髮了瘋的關子昌突然間開口說話了

“不!不可以給他!我…我們不能受他的威脅~!我大不了一死!屠寬,別給他,咱們是爺們!不…不怕他!我…我大不了一死!”

聽上去,關子昌說出這話的口氣似乎是很艱難的樣子。不過讓人揪心的是,他一邊說着話,那腦袋還死命的往木樁上撞着……

“呦呵!意志力蠻強的嗎?居然能在我施蠱的情況下還有能力開口說話,有骨氣!但是你這樣,我可是很不高興的!”

突然間,周昊天聲音變的冷漠了下來。

在他這話剛剛說完之後,關子昌一下子不受控制了,比之剛纔,更是玩兒了命的用頭撞擊着木樁,瞬間,他的腦袋就有些裂開的趨勢,那鮮血流的那叫一個多啊!

“停!你這個孫子!我讓你給我停下來!你再不停下來,我把這本書給撕了!”見關子昌撞成了那樣,我急了,作勢要撕了陰兵冊。

我一做出這個動作,周昊天果然不敢再控制關子昌了。隨之,關子昌跟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直接倒在了地上,跟個死人似的。

“好了,你是主動把你手裏的那本書給我呢?還是我親自去拿呢?” 暖婚私寵,總裁小叔請放手 周昊天依舊保持着一臉邪魅的笑,這笑容看上去是那麼的令人憎恨。

我一咬牙,一狠心,直接將陰兵冊丟了過去。

見陰兵冊向着他丟了過來,周昊天流露出一股貪婪的笑容,張手就選擇了去接。

可就在他指尖剛剛碰到陰兵冊的時候!

他突然怪叫一聲

“啊!!!”

“我的手!屠寬!你tm敢陰我?你不想你朋友好過嗎?”

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剛剛,就在周昊天的手剛剛觸碰到陰兵冊的時候,陰兵冊上突然乍現出一團黒芒,跟着,他跟觸了電似的,捂着自己的手原地蹦躂了起來。

再一看他的手,就跟烤焦了似的黑乎乎的,一股糊味撲鼻而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爲什麼他碰了陰兵冊就會變成這樣?我也是大感意外。

不過見周昊天發火了,我生怕他會對關子昌又採取報復,趕緊跟他說起了話來。我知道,關子昌可再經不起折騰了……

“我沒有陰你,你剛纔看的清清楚楚的,我什麼都沒做!我猜想,一定是這書外人碰不得!”

“外人碰不得?”見我這樣說,周昊天冷着個臉,眸似寒星的盯着腳下的陰兵冊。

“靠!看上去不就是一本用牛皮紙做的書嗎?怎麼這麼邪門?我還就不信我碰不得了!”自言自語了一番後,周昊天又將手伸了過去。

這一次,他額外小心,手一點一點的靠近,一點一點的……

當週昊天再次碰到陰兵冊的時候……

之前的一幕並沒有再發生,很平靜!

見此情景,周昊天面色一喜,直接抄手拿起了陰兵冊。

安然無恙!

將陰兵冊好端端的放在了自己的手裏,周昊天的心情大悅

“哈哈哈!我就說嘛!什麼東西我周昊天能拿不起來?”周昊天自言自語了一番後,又將視線轉移到了我的身上:“屠寬,這東西怎麼用,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看着周昊天那一臉不懷好意的表情,我真恨不得抽他兩嘴巴子!可是我怕他折磨關子昌啊!於是,我只能艱難的選擇回答於他。

可就在我還沒回答他的時候,只聽周昊天又是嗚嗷一嗓子。

”啊!!!”

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

下一刻,陰兵冊突然掉落……

我看的清清楚楚,周昊天的那一雙手,是一雙手!

像是被人砍了一樣,齊齊掉落在地!

我發現,那雙手在落了地兒之後,就跟烤乾了一樣,皺皺巴巴的。而且那手指,還在不停的抓着地面,似乎是很不甘的樣子……

“我的手沒了!我的手怎麼沒了?!屠寬,你tm的陰我!你tm敢陰我!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突然之間,周昊天周身上下纏繞着凌厲決絕的殺氣!與此同時,一股滔天的黑煙佈滿了他的全身,就連他的臉也呈現死黑之色。那冰冷的陰寒氣息直逼向我,讓我瞬間有了一種如臨冬季的感覺。

“你給我去死吧!”

周昊天大喝一聲,跟着,身子噌的躥離了地面,向着我飛身而來。

讓我不敢相信的是,此刻的他,居然如惡鬼一般,張開了嘴巴,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

周昊天來的速度太快了,我也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的這麼突然。等我再次想起拿出懷裏的那粉紅色錦囊保命,那早就爲時已晚了。

就在我退無可退之時,遠處落於地面的陰兵冊突然間劇烈的抖動了起來。隨之,天空之上突然烏雲蓋頂,跟着大雨傾盆落下。

我沒有注意到的是,這雨水是純黑色!

眼看着周昊天的嘴巴離我已是近在咫尺,我也做好了捨身搏命的準備,可就在這個檔口,一道聲音突然如驚雷般響起

“小小三級鬼靈之修,也敢造次!是想死不成?!” 蘇流年聞言微微皺眉,他倒是沒有想到墨九狸是如此煉器的,但是可能嗎?如果她真的是把所有的材料都丟入鼎內,那麼早就應該炸爐了不是嗎?

畢竟這樣的辦法自己研究了不少年,也經過幾百年不斷的嘗試,如同清塵說的,目前為止他也只能同時煉化三種差不多的材料罷了!這個女人怎麼可能同時煉製近三十種材料呢?

而且,蘇流年仔細回想了下,墨九狸之前拿出的那些材料,雖然沒有什麼太過罕見的材料,但是其中品質相差太大,很多都是屬性相剋的材料,根本不可能一起煉化的……

「你確定你沒看錯?」蘇流年有些不信的看著清塵問道。

「當然沒有了,主子你剛才是沒看到,她還是點火就把材料都給丟進去了啊,連器爐都沒熱,你說為什麼她到現在都還沒炸爐啊!要是主子你的話,早就炸爐了啊……」清塵看著墨九狸實在想不通的說道。

可是清塵的話,卻是讓蘇流年的臉更黑了,看了眼清塵,抬起大長腿就是一腳踢在清塵的屁屁上面道:「滾回去,別在這裡礙眼!」

「唔唔……知道了主子!」清塵及時反映過來,沒有摔個狗吃屎,但還是捂著屁屁可憐的看著蘇流年說道。

然後又不舍的看了眼依舊沒有炸爐的墨九狸,轉身回到了隔壁,清塵實在是很好奇,墨九狸到底什麼時候炸爐啊!

墨九狸要是知道清塵執著的是自己什麼時候炸爐,一定會很無語的!

蘇流年眯著眼睛看著煉器的墨九狸,他知道能讓清塵如此失態,說明墨九狸真的是同時煉製了那麼多種材料,只是為什麼會這樣? 勾心嬌妻:高冷男神別撩我 就如清塵說的,自己也不是沒研究過,沒嘗試過,但是他用了那麼久的時間,到現在才能同時煉製三種屬性品質差不多的材料……

可是這個女人竟然能同時煉製這麼多種材料,蘇流年心念一轉想到沈若風對墨九狸的興趣,難道說這個女人煉丹也是如此……

蘇流年覺得墨九狸如果煉丹也是如此方法的話,那麼讓沈若風在意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畢竟煉丹和煉器雖然不同,卻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如果對方也是如此煉丹,那麼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沈若風會利用夜瑾兮也要找到她了……

蘇流年的視線在墨九狸身上打量了許久,連他也不得不承認,墨九狸的易容之術簡直是神技,如果自己不是昨晚撞到了她和吳老說話的聲音,不是從兩人對話中,猜到對方的身份,他斷然也是無法認出對方是男是女的……

這個女人身上,帶著很多秘密,這是蘇流年打量墨九狸之後下的定論!

對於蘇流年的打量,墨九狸全部都無視了,蘇流年的眼神和神情也讓墨九狸大概猜到了什麼,不過對於蘇流年的印象,倒是比那個丹神府的沈若風好上一些……

所以,墨九狸並不在意蘇流年的打量,也想好了接下來如何應對蘇流年的詢問…… 這一聲如雷般的高喊嚇了我一跳,同時也是驚動了向着我張大着嘴飛來的周昊天。不過周昊天似乎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也不去管這聲音的主人是誰,依舊面目猙獰的向着我飛撲而來……

“黃口小兒,不知死活!”

就在這時,那聲音又突然響起,而後一道人影也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突然擋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之間,那個原本來勢洶洶的周昊天也不知怎麼的,身子猛的一頓,下一刻,他就好像是撞在了一面軟牆之上,身子直接被彈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十多米開外的大地之上……

等周昊天被彈飛了出去,我這纔回過神來仔仔細細的打量着我身前這個人的背影。只是這麼看了一眼,我就突然生出了一種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

還沒等我問他是誰的時候,此人突然間竟轉過了身,手裏拿着我的那本陰兵冊,笑呵呵的看向了我。

當我看清楚我面前之人是誰的時候,我瞬間是熱淚盈眶。

因爲這個人我太熟悉了,他不是別人,正是我好久都沒有見到的老頭子屠不凡!

再次見到這個老頭子,我是真就繃不住了,直接跪在了他老人家的身前,有些委屈,又有些歡喜的看着他。

“起來!哭哭啼啼的,哪像我屠不凡的孫兒?”

我一聽老頭子對我說話了,不禁哭的更歡了。我不是一個愛哭的人,但是此時此地,再聽到老頭子的聲音後,我卻怎麼也控制不住了……

“別哭了!起來說話!男子漢大丈夫,哭哭啼啼算怎麼回事兒?你瞧你身邊的這位朋友,縱然身重蠱毒之害,依然堅守信念,不懼生死!你得跟着人家好好學學纔是!”老頭子聲如洪鐘的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擦乾了淚水站起了身來。等我站起來後,我對着老頭子問道:“爺爺,你是怎麼來的?你都去了哪裏?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兒?”我有太多的問題想要問老頭子了,真的,太多太多……

暖婚二嫁 老頭子並沒有正面回答我,他只是輕輕道:“有些事情是需要你自己慢慢揭曉的,我是不能告訴你的。至於我是怎麼來的,這個等一會兒再說,我先去收拾一下這個吃裏扒外的黃毛小子!”

說着,老頭子就將手裏的陰兵冊丟給了我,然後轉過身去向着周昊天走去。

“轟隆隆——”

天空突然之間電閃雷鳴,那如潑墨一般的雨下的更大了。說是潑墨倒一點都不誇張,由於這雨水是黑色的,不大一會兒,我們幾個人都被這雨水澆成了墨黑色,就跟從水墨畫裏走出來的人一樣。

老頭子一步一步的向着周昊天走去,他走得極慢極慢,那被染成了黑色的道袍就那樣無風自動的飄動着…飄動着……

而被重重反彈摔在很遠距離的周昊天,在見到老頭子向他走去後,突然間瞳孔猛然一縮,驚訝的喊道:“你…你…你是鬼道士?”

老頭子在聽到這樣的話後,帶着微笑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的?”

周昊天見老頭子這樣回答,趕忙猛蹬着腿兒向身後退了好幾步遠,整個人如臨大敵。

“我爸說,鬼道士的臉上長滿了毒斑,我看你這臉上全是毒斑,我這纔想到的。你…你老人家怎麼會在這兒?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周昊天拼命的搖着頭,一副死都不信的神色。

老頭子看着周昊天被嚇成了那樣,對着他笑道:“別那麼緊張,你是周老頭兒的兒子吧?你放心,看在你爸的份兒上,我是不會對你動手的。只是你吃裏扒外,居然聯合着妖修者們對付我這孫兒,就不怕被鬼修界所不齒嗎?”

周昊天見老頭子這樣說話,忙搖着頭道:“這是我爸讓我這麼做的,跟我沒有關係!你就饒了我吧!我知道你是鬼王,想殺我易如反掌,你老人家放了我,我保證不再對付你這孫兒了!”

“真的?”

“真的!絕對是真的!”周昊天死命的點着頭。其實我不知道的是,八級鬼王這樣的大能者,在周昊天的面前,那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九轉帝尊 “恩!那好吧!拿着你那一雙斷手趕緊走,我也不想以大欺小。這次就當是我給你的教訓,回去告訴你那不知好歹的父親,要是他再聯合妖修者對付我孫子,就算是他親自來了,我也會讓他有來無回!”老頭子這話說的是相當的有氣魄,嚇得周昊天是直打着哆嗦!

見老頭子表了態,周昊天哪還敢再做停留,直接用胳膊夾起自己的那雙斷手,向着遠處一瘸一拐的走遠了……

我本以爲在老頭子的震懾下,周昊天是不敢再找我的麻煩了,但沒想到,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等周昊天走遠了,我一下子竄到了老頭子的身邊,衝着老頭子高興的說道:“爺爺,你原來這麼厲害啊!一個照面兒就嚇得周昊天夾着尾巴逃走了,真牛!對了,我說你最近到底去哪了?怎麼纔來啊?你不知道我最近也是遇到了好多事兒呢!我告訴你……”

還沒等我繼續說下去,老頭子卻一下打住了我的話。

“你先別說話,先聽我說成不?”

“啊?哦!”見老頭子這樣打斷了我的話,我雖然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但還是選擇了順從。

見我安靜了下來,老頭子對我語重心長道:“孫兒啊,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但我有我的苦衷,原諒我什麼都回答不了你!未來的路還得需要你自己走!”

我雖不理解老頭子爲什麼不能告訴我,也不知道他哪裏來的苦衷,但還是點了點頭。

老頭子又繼續道:“別的我不多說,我只告訴你一件事,你那朋友所種下的是一種極爲罕見的噬心蠱,這種蠱到了最後,就算施蠱者也是無法控制的,如不出意外,他會被這種蠱蟲折磨致死的!這種蠱沒有解藥,爲了讓他早日解脫,我勸你最好還是讓他做個了斷,早死早解脫,否則,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兒不會是那麼的好過的!”

“什麼?不可能?不!這不可能!!!”

老頭子這樣的話對我來說如同當頭棒喝一般,瞬間讓我的大腦處於暈眩的狀態……

“爺爺。你騙我的對不對?,我這兄弟不可能沒救的!這不可能的!你在騙我!!!”

老頭子完全不理會我這痛苦的樣子,而是淡定的搖了搖頭,做出了一種無能爲力的表情……

“怎麼可以這樣?我不信!我不信!爺爺,陰兵冊上寫着你的名字,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多厲害,可上面寫着你可是八級鬼王啊!八級鬼王啊!!!你一定能救的了我朋友的對不對?你一定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