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巖有點懵逼。

什麼情況?雪菡這是抽風了?怎麼搔首弄姿的?

看到秦巖緊緊地盯着自己,慕容雪菡還以爲秦巖被自己裏面的內容驚呆了。

她立即站起來,離開沙發學着模特在房間裏面走了幾步貓步。

“主人,怎麼樣?”

秦巖更加懵圈了。

什麼怎麼樣?我和你說什麼,你在和我說什麼。

“嗖”的一聲,慕容雪菡學着片子裏面的美女,一腳踢到了頭頂上,而且還保持着一字馬的動作。

剎那間,慕容雪菡宮門打開。

這是? 上門豪婿 在勾引我?秦巖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主人,都看到了吧?”慕容雪菡低下頭,臉色羞紅地說。

“衣服都擋住了,我能看到什麼!你是不是以爲我有透視能力,就能看透別人穿的衣服了?”

秦巖苦笑起來,突然想明白慕容雪菡的意思了。

“什麼? 唐朝工科生 你什麼都看不到?”慕容雪菡睜大了眼睛。

“廢話!我如果能……嗯?這……”秦巖突然發現,他居然真的能看到了。

慕容雪菡的衣服正在慢慢地變淡。

咦?爲什麼又能看到了?這是怎麼了?

慕容雪菡放下腿,無語地走到秦巖身邊,自言自語地說:“原來什麼都看不到啊!”

一步一道 秦巖剛準備說能看到了,突然又發現,當慕容雪菡從他的視線內消失後,他再次看慕容雪菡的時候就看不到了。

直到此刻秦巖才明白,陰陽鬼瞳雖然可以穿透衣服,但是需要凝視一段時間。

爲了驗證一下,秦巖盯着慕容雪菡又仔細地看起來。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陰陽鬼瞳在凝視二十多秒後,果然可以透視。

雪菡的身材真好,特別是那一對……

剛看到這裏,秦巖左眼一陣刺痛,眼前一片漆黑,就像瞎了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左眼才恢復了正常視力。

秦巖這纔想起來,陰陽鬼瞳雖然可以透視,但是不能長時間偷窺女色,否則就會產生短暫的失明。

“主人,你怎麼了?”慕容雪菡看到秦巖剛纔突然閉上了左眼,並且一個勁地揉眼睛,立即關切地問。

“哦!沒什麼!估計是剛剛融合陰陽鬼瞳,有點不適應吧!走!我們出去吧!”

離開房間後,秦巖看到街上的所有人都像打上了標籤一樣,他們是什麼體制,頓時躍然紙上。

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秦巖有點不適應。

這就像看電影的時候,卻在屏幕上跑出來很多彈幕一樣,令人無比的心煩。

好在這些彈幕過去後,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秦巖這時也想起來,他可以幫助慕容雪菡改變鬼體,幫助慕容雪菡晉升成鬼王。

“雪菡,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融合了陰陽鬼瞳後,可以幫你改變體質,幫你晉升到鬼王了!”

“什麼?真的嗎?”慕容雪菡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驚訝無比地說。

無限之軍王 李天霸是屍王,周小雨融合天魂之後也能變成鬼王,而慕容雪菡卻只是一個鬼靈。

她心中多少有點自卑。

可是此刻秦巖居然說可以幫她改變鬼體,晉升成鬼王,這就像天上掉餡餅一樣。

秦巖非常肯定地點了點頭。

“主人,你太好了!”慕容雪菡撲到秦巖面前,一把抱住了秦巖。

在抱住秦巖的時候,慕容雪菡因爲太激動,並沒有感覺到,秦巖的胳膊插進了她的******突然被兩個大傢伙夾住,秦巖有點口乾舌燥。

就在這時,李天霸從遠處走過來:“主人,事情都辦完了。”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被毛家人發現吧!”

李天霸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主人,吾辦事你放心!”

看到李天霸回來了,慕容雪菡也不好意思黏在秦巖的身上了,不好意思地鬆開了秦巖的脖子。

“雪菡,你知道保市的鬼市在哪嗎?”秦巖準備去鬼市給慕容雪菡買點鬼草鬼花,幫助慕容雪菡改善體質。

一想到鬼草鬼花,秦巖就想到了陰陽鬼農。

如果他能繼承這個職業,以後就可以種鬼草鬼花了,再結合上他陰陽鬼醫的實力,不但可以爲身邊所有的人改善體質,還可以幫助身邊的人治療各種鬼疾。

只可惜陰陽鬼農比陰陽鬼醫的傳承更難得到。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我知道!”

“太好了!那今晚咱們去一趟鬼市!”

“主人,你去鬼市幹什麼?那種地方太亂了!”

所謂的鬼市,其實就是道士和鬼怪之間買賣東西的市場。

裏面特別的亂,經常有道士或者鬼怪被殺掉。

不過即便如此,也依舊有很多道士和鬼怪會去,因爲裏面能買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

“我準備買幾株鬼草和幾朵鬼花,爲你改善體質!”

“主人,原來你去鬼市是爲了我?”

“是不是很感動?不過不要感動,我幫你改善體質,提升實力,其實是爲了我自己。因爲只有你的實力高了,我才安全!”

說罷,秦巖大踏步地向前走去,生怕慕容雪菡看出他在說謊。

其實慕容雪菡也知道秦巖在說謊。

她從來沒有見過一個道士爲女鬼僕改善體質的,只見過女鬼僕被男主人玩膩了當炮灰的。

晚上十二點,慕容雪菡帶着秦巖和李天霸來到了鬼市門口。

“鬼市大門在哪?”秦巖好奇地張望起來,他並沒有看到攤位,也沒有看到道士和鬼怪。

“穿過這兩棵大柳樹就是!”慕容雪菡指着十多米外的兩顆柳樹說。 恩?穿過兩顆柳樹?

秦巖向兩顆柳樹中間望去,他什麼也沒有看到。

兩顆柳樹後面沒有道士和鬼怪,更沒有商鋪和地攤。

在秦巖的腦海中,鬼市應該是非常繁華的地方,裏面人來鬼往,車水馬龍。

“主人,你跟我來!”慕容雪菡帶着秦巖和李天霸向兩棵大柳樹走去。

當慕容雪菡走到大柳樹中間,她蹲下身子,在地上拍了五下,其中三聲長兩聲短,接着向兩棵大柳樹分別指去。

兩道鬼氣從慕容雪菡的手指中飛出,“嗖”的一聲鑽進了大柳樹中間。

兩顆大柳樹的樹冠上,突然同時閃起一盞藍色的燈籠。

然後是兩盞、三盞、四盞。

當藍色燈籠達到五盞的時候,兩顆柳樹中間涌起了一片鬼氣。

“主人,這是鬼市的管理者在驗證我的身份。你們跟我來吧!”慕容雪菡一邊解釋,一邊走進了鬼氣中。

秦巖沒有想到進鬼市還需要驗證身份。

而且秦巖還發現了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

一般情況下,孤魂野鬼都害怕柳樹,但是鬼市的門卻偏偏開在柳樹中間。

鬼市肯定是爲了方便,但是進入裏面卻需要驗證身份,這不是就將很多人擋在門外了嗎?

不過秦巖也懶得去深究這些東西,跟着慕容雪菡走進鬼氣中。

穿過鬼氣,秦巖看到一片繁華熱鬧的景象。

在街道的兩邊,擺着各種各樣的攤位,在攤位前面駐足着很多人、鬼、妖。

秦巖就看到一個女狐狸扭着屁股在人羣中走來走去,她那毛茸茸的尾巴就像扇子一樣,在她的身後搖來擺去。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片歡呼聲。

秦巖好奇不已,踮起腳尖擡起頭向遠處望去,但是這裏的人鬼妖太多了,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而且很多人鬼妖還一個勁地向前擠。

“奇怪,那邊怎麼了?”李天霸摸了摸頭,好奇地自言自語。

“別管了!我們還是趕快買自己的東西吧!”秦巖按捺住心中的好奇,擡起頭向攤位上找去,希望能找到可以改善慕容雪菡體質的鬼草和鬼花。

找了一圈,秦巖也沒有找到合適的鬼草和鬼花。

但是一個白髮童顏的老道卻在衆人的簇擁下,慢慢地向秦巖他們這邊走來。

這個老道滿臉笑容,顯得慈祥又和藹,他手中拿着拂塵,不時在面前輕輕一掃。

老道身邊的人紛紛恭維着老道,一口一個活神仙。

聽到這樣的稱呼,秦岩心中好奇無比。

能被人尊稱爲活神仙的,個個都是德高望重之人,就連馬家家主馬騰飛都沒有這個殊榮。

但是眼前這個老道只是一個道師,按理說沒有這個資格,除非他在某一方面獲得了非常高的成就。

比如說獲得了鬼醫傳承,爲衆多人、鬼解除了鬼疾。

比如說獲得了鬼匠傳承,爲衆多人、鬼解決了事情。

“看到沒有?這幅畫雖然蒙塵不少,但絕對是一件可以化靈的法器。”

走到一個攤位前,老道突然指着一幅畫說。

聽到老道的話,跟在老道身後的人都露出了激動的神色,恨不能撲到畫上據爲己有。

聽到化靈這兩個字,秦巖的心也爲之一動。

什麼?快要化靈的法器?這可是好東西啊!

秦巖立即施展陰陽鬼瞳,轉過頭向那幅畫望去。

可是這幅畫十分稀疏平常,根本沒有一點靈性。

如果是以前,秦巖肯定一臉懵逼,但是現在的秦巖不一樣了。

自從擁有了陰陽鬼瞳後,秦巖不但可以分辨東西的真僞,還可以看透人、鬼、妖的體質,並且幫他們改善。

秦巖搖了搖頭,轉過頭繼續尋找自己的鬼草和鬼花。

“老神仙,這幅畫好像很稀疏平常啊!”

其中一個道士摸着下巴質疑道。

“正因爲稀疏平常纔沒有被買走,如果你一眼就能看出是好東西,那別人自然也能看透!”老道搖了搖頭,一副可悲可嘆的樣子。

“老神仙說的對!是我唐突了!”

道士趕快給老道道歉。

擺攤的厲鬼聽說自己的東西這麼好,當即一把抱起了畫:“想買也可以,但是至少這個價。”

說罷,厲鬼伸出了一個巴掌。

“五千冥金?這也太貴了吧!”

“是啊!太黑了!”

“……”

跟在老道身後的人、鬼、妖紛紛指責起來,覺得攤主這是在坐地漲價。

老道搖了搖頭,摸着花白的鬍子自言自語起來:“一分價錢一分貨啊!”

說罷,老道不再理會其他人,自顧自地向前面走去。

聽到老道這樣說,其中一個道士一咬牙,對厲鬼攤主說:“喂!五千冥金我要了!”

“我出五千五!”

“我出六千!”

“我出六千五!”

“……”

身後的人紛紛跟着開價,最後直接漲到了一萬冥金。

看到這裏,秦巖撇了撇嘴,覺得這些人肯定是瘋了,居然花一萬冥金買一副沒有任何價值的話。

雖然秦巖不知道冥金有什麼用,但是他覺得一萬冥金應該非常多。

剛纔那個女蛇精在喊一萬冥金的時候,不但眼皮抽動了好幾下,就連嘴角都跟着抽抽,可見她是多麼的心痛。

老道走到秦巖所在的攤位,指着其中一件法器說:“這件法器也不一般啊!這是一件……”

不等老道說完話,其中一個鬼靈湊上前,點頭哈腰地說:“老神仙等一等!等一等!”

“恩?怎麼了?”

“老神仙,我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說!”老道甩了一下拂塵,摸着花白的鬍子說,顯得特別和藹可親。

“老神仙,你每次一說這些寶物,攤主不但趁機哄擡物價,而且大家也跟着競價。這樣的話,我們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不如這樣,您隨機指定一個人,讓誰買誰就買,不知道這樣可以嗎?”

鬼靈話音剛落,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大家紛紛贊同。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轉過身離開了這個攤位。

剛纔那件法器秦巖看了,白給他都不要。 老道點了點頭,非常認同鬼靈的話:“既然這樣,那我就隨便選了,希望沒有被選中的道友不要罵我。”

聽到老道這樣說,鬼靈第一個應和起來:“老神仙放心吧,如果我們沒有被選中,只能說明我們運氣不好。”

其他的人也紛紛跟着附和起來。

老道摸了摸花白的鬍子,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這件法器就讓你來買吧!”老道看着鬼靈說。

“真的?”鬼靈指着自己的鼻子問,激動的臉色潮紅。

老道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