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唉,別那麼想,我們哪兒,不止是小孩子,大人,老人都愛吃糖,逢年過節常備糖果,自己家人吃甜,會客親朋好友,喜慶。你吃吃看,可好吃了。”

長老無法推託,拿了個含進嘴裏,含了兩秒,笑說:“真的甜!”

談話間,忽然聽見下面山石松動,山石嘩啦啦滾落的聲音。

方通牢鎖是透明的,能看見外面光景,火光也能透進。

馨馨站起,往方通牢鎖牆角下面看。

看見攀巖縫隙的鐵鏈的,從山石繃緊拔地而起,不是一根,是每一根都這樣。

他們好像是出了事。

接着,天上一頓火光,直衝幾百米高,將整個天地間照耀的刺眼,那種感覺,好像是火海里突然平地間,噴出幾百米高的火光。

來的太急太快,始料未及。

長老驚聲大喊,指着那串火光,眼眸駭然,手指顫抖。

“火,火……上古神獸火鳳凰……”

“啥?火鳳凰?”

馨馨整個人貼在牆壁上看,什麼都看不見,只是那串火光過後,有噴出一串很長的火焰,火焰比下面火海泛血紅色有些不同,噴出的火,金色帶紅的。

像煙花一樣,串的很高,分不很廣,一下就消失了。

金色火焰裏,忽地衝出一串血紅色的火焰,瞬間把金色火焰吞滅,那火焰顏色,跟下面這層的火海顏色一樣。

衝出那端火焰時,聽見嗷的一聲巨吼。

吼聲像某種荒原野獸,馨馨叫不出名字,但地動山搖,將山頂的方通牢鎖震動的晃了幾晃。

長老大喊道:“上古神獸火麒麟,火麒麟……這裏的火海,都是火麒麟噴發而出,一燒幾萬年,原本以爲上古火麒麟滅絕,沒想到今日會見。”

馨馨睜大眼,果然看見幾千米之外,火海上龍,跳躍出一隻渾身燃燒紅色火焰的,像虎像獅的神獸,體格龐大,頭圓四肢矯健……

它在和火鳳凰纏鬥。

火鳳凰也是渾身冒火光,火光顏色不一樣,很華麗,翅膀呈金色,頭頂金冠血紅,身上羽毛泛金光,奪目耀眼。

馨馨問:“他們在打架嗎?”

“好像是,此層的牆壁應該是毀壞掉了,封印在裏面上古神獸被放出來,此層爲火獄,封印的神獸都跟火有關。一山不能容二虎,火鳳凰就和火麒麟打起來……”

說到一半,長老話鋒一轉,開心的大笑道:“我感受到皇的氣息了,沒事,他們沒事了,哈哈,元顥和魔皇都出現了,他們應該是發現了這兩隻上古神獸打架,爲了讓方通牢鎖裏的人安全,把神獸引開。”

“神獸靈力和磁場遠超於修者,所以把他們磁場屏蔽壓下去了,出現就好,沒事了,沒事……”

馨馨也鬆了口氣,沒事,君凌能平安歸來,總算放下心。

她好像感覺兩隻打架的神獸,距離這裏越來越近,剛纔她還沒看見完整的樣子,看見是一團虛無的火焰。

現在能看見完整體。

兩隻撲來飛去的,鳳凰在天上飛,火麒麟在地上跳。

一飛一跳,伴着兇悍叫聲,撲騰落在火海里,翻滾,還往山的這方向滾。

此山雖高,但架不住兩個上古神獸的折騰。

剛纔出去二十個人,築起結界,想阻擋神獸往這邊翻滾,結界高築,卻好像無法抵擋,只能慢慢的後退。

君凌將二十幾個人的結界融合,元顥和魔皇加入其中,想盡辦法阻擋。 越來越近了,大概兩千米的距離,真要打到這邊來,方通牢鎖裏族人衆多,抵不住。

方通牢鎖只能被迫從山頂上浮起,在火海接受高溫燒烤。

縱使方通牢鎖不弱,也經不住這樣高溫。

長老看出馨馨的擔憂,安撫的說:“您請放心,這麼多人出去,一定能將兩隻上古神獸控制住,不會傷到這裏。”

馨馨擔憂道:“嗯,我相信,只是要引開,恐怕不那麼容易。”

雲若塵 長老沉默了,他也正擔心如此。

肚裏的娃娃,看見兩頭上古神獸,驚奇的讚歎道:“麻麻,好漂亮的狗狗啊,還會跳躍和噴火,能跳的這麼高。”

這孩子,兇殘無比的上古神獸火麒麟,被他說成狗狗……

還用漂亮形容。

馨馨立刻糾正他的觀念:“寶寶,這不是狗狗,是上古神獸火麒麟,這層境界火,估計和那頭神獸有關,他一噴出火,方圓百米,都會化成灰燼。”

“麻麻,那隻小鳥也很可愛,金燦燦的閃着光,會飛的好高……”

“不是小鳥,那是火鳳凰,鳳凰磐涅,浴火重生的火鳳凰。”

“可是麻麻,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收服了,當做坐騎,那是何等的威風?”

暈!這孩子腦洞開的有點大了。

居然想收服火麒麟和火鳳凰當坐騎,這,怎麼可能!

君凌,魔皇,元顥,還有二十幾個大乘境界的高手,都無法阻擋兩隻上古神獸。

他想的太簡單了!

長老修爲等階很高,能窺聽到兩母子的對話。

“姑娘,如此小小年紀就想到收服火麒麟和火鳳凰,生具靈性,天賦卓絕,心智敏銳,前途不可限量!”

“呸呸,長老,別聽小兔崽子胡說八道,童言無忌,他纔多大一點兒,就想着收服這些上萬年齡的神獸,異想天開呢!你別跟着瞎摻和!”^

長老含笑道:“在修真界,有些人是擅長收服神獸,爲馴獸師,有些人擅長收服神器和煉器,叫煉器師,孩子小小年紀能收服方通牢鎖此等神物……他的天賦上限,絕非普通修真者能睥睨。”

收服神器和神獸……

這不可能,又不是玄幻修仙小說裏,主角牛逼的無所不能,還在阿鼻地獄裏面,他也只是個孩子。

前方,好像火鳳凰知方通牢鎖裏有很多人,沒有繼續纏鬥過來,往外面轉移了。

火鳳凰向外轉移,火麒麟脾氣很暴躁,跟着追逐而去,一飛一跑,很快消失在火海中。

長老笑說:“安全了,皇要回來了,我去安頓,準備好迎接他們。”

馨馨微笑:“好,辛苦長老。”

把長老送出屏簾外,君凌就瞬移進來了,馨馨還沒反應過來,他雙手環抱馨馨的腰,身上還很燙,被火燒灼烤的。

他下巴抵着她肩膀,在她臉頰上輕吻一下。

“安全了,我說過沒事的呢。”

馨馨把他手從腰間鬆開,轉身,細緻打量,他俊臉緋紅,手放在他臉上,很燙。

或許是他的體質特殊,他竟沒有汗。

馨馨心疼問:“熱嗎?”

俊臉俯身,在她小嘴上親了一口,薄脣滿足邪肆的笑了笑。

“不熱!”

馨馨手背貼向他額頭,都燙到她手了。

“還說不熱!”

君凌把馨馨手撫着,牽手坐到牀上坐下。

“我剛纔和長老都看見了,是上古神獸火麒麟和火鳳凰?打起來了。”

“嗯!這個境界鐵塔坍塌,封印在裏面的神獸跑出來,之前居住在這裏的修真者,應該是被神獸所滅。”

“你是說火麒麟?”

“八九不離十。”

“火海的火,都是火麒麟引起燃燒的?”

君凌擰眉,搖頭道:“不一定,這裏火燃燒上萬年,都不曾熄滅,不似凡間的火,必須要有助燃物,譬如燃油……這裏的火和十八層地獄的火海一樣,都不許要助燃物,萬年不熄不滅,除非阿鼻地獄消亡,這些火會一直存在。”

“那這樣,能想到出去的辦法麼。”

“來時,和兩位商量了,實在不行,稍作休整,用靈氣直接劈開天層地表,阻擋油鍋滲下,強行到上一層去。”

馨馨同意,這裏未知危險太多了。

剛纔看見兩隻神獸,之後能,還會有什麼。

大神的專屬糖寶 “什麼時候動身?”

君凌說:“三天後,破地表不許要另外尋找,就從山崖上面的地表上去。”

“三天,這麼快?”

“已經不算快了,原本該明天動身,只是剛纔有些修者被火還傷到,需要打坐靜養兩三天,恢復些在動身。”

馨馨點頭。

君凌順了順馨馨是髮絲,問:“累麼,先躺下休息,我去幫你做飯,今天你還沒吃過東西。”

此情可待 君凌站起來,馨馨拉住他:“先不要!”

君凌回頭,薄脣勾起笑意,目光灼灼似有兩團火焰在燒。

馨馨臉頰緋紅,低頭有許羞澀,拉住君凌的手卻沒有放開。

君凌俯下身,手抵着馨馨的下巴,雙目含星淺笑,薄脣傾斜,就要親上去時……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房間裏曖昧微妙的氣氛。

是軟軟萌萌的聲音。

“爸爸,我們要上去了嗎?可是那兩隻小狗狗和小鳥好可愛,還能發光,寶寶沒見過這樣的東西,要是能收服,可以當坐騎玩。”

君凌聽見,失笑了,手從馨馨的下巴撫到肚子,聲音軟下來。

“乖了,兩頭上古神獸戾氣很重,不適宜當寵物餵養,你要是真喜歡,待父親出去後,給你去抓天狼或者白狐來玩,可好?”

“爸爸,白狼和白狐可是不威風……”

“他們性情柔順。”

“麻麻,你讓爸爸帶我去看狗狗和小鳥,寶寶會說服他們不要打架,跟着我,可好。”

馨馨被小兔崽子的話,生氣了。

“好什麼,你才火大,幾個月就想從孃胎裏跑出來,滿世界的跑,着還是胎兒嗎?好好待着,不許胡鬧,該睡睡……”

“嗚~爸爸,麻麻好凶啊。”

君凌把馨馨扶上牀,被子蓋上:“別生媽媽的氣,也是爲你好,乖,好好聽話。”

“可是那小鳥,寶寶想要……”

小兔崽子還不死心! 馨馨想開口教訓一頓,被君凌阻止。

他說:“孩子,你現在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媽媽,不是養鳥,等十月懷胎之後,可以養……”

臭小子給高興的,肚子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他歡聲雀躍道:“爸爸你說的是真的嗎?”

“爸爸不騙人……”

馨馨給他翻了一個白眼,還說不騙人,等十月過後,都出了阿鼻地獄,到凡間和冥界,哪裏有火鳳凰給他餵養。

君凌是想準備抓一隻鳥哄騙他,還是用孔雀充數?

到時候孩子見他送的小鳥,跟在阿鼻地獄的火鳳凰長得不一樣,看他怎麼解釋。

君凌輕吻了下她的小憐:“放心,這件事交給我,到時候我去尋一隻鳳凰給他。”

“鳳凰還能尋到?”

“極少,但不是沒有,父王也不是尋了四隻黑龍,捆壓在冥界圓盤索橋上,爲四龍壓頂。好了,放心吧,我不會欺騙孩子的。”

馨馨被他說服下,倒也安心躺下。

君凌把牀簾放下時,馨馨抓住他的手,說:“不要在我睡着後,偷偷離開。”

君凌坐牀上,輕撫她的手,將手放會被子裏,微笑道:“好,我幫你煮點肉粥,不會私自離開的。”

手收回被子內時,馨馨突然間覺得很困,進入夢鄉,沉睡。

這一覺,睡得特別沉,有很久,君凌做好飯,喊馨馨起來吃,連叫好幾聲,沒叫醒。

外面,長老說魔皇有事商議,君凌便出方通牢鎖了。

剛纔出去尋找他們的二十個高手中,有三個魔族和兩個仙族的人傷的很重,昏迷,一時半會兒醒不了。

沒有草藥,也沒有治療火燒的丹藥,一時間素手無策。

君凌的百寶袋裏,用從凡間的藥物,所以請他出去看看。

這一看,就是一天時間。

用凡間的治療方法,先給他們消毒,清洗,上藥,纏上紗布,內服藥物……

燒傷面積大,清洗都廢了好幾個時辰,君凌一忙起來,忘記馨馨還沒吃飯,睡着不曾醒來。

20多個小時後,包紮完最後一個,纔想起來馨馨還在房間裏。

回去一看,坐好的粥和喝完了,桌上擺兩個小碗,小碗都是不同時間放下,還沒來得及收拾了。

她吃了兩頓,這會又回牀上睡着了。

平躺着,睡得很安詳。

君凌把碗筷收拾好,走到牀頭前,手心探了探她的額頭,溫度適中,脈搏穩定,睡得很沉。

準備撫摸肚子孩子時,長老又在外面喊:“殿下,醒了,頌讚醒過來了。您來看看……”

頌讚是大乘一層境界的高階魔修,傷的是最重的幾個。

君凌收回手,問:“其他幾個呢?”

“除了仙族還有個上神沒醒,都醒了,凡間的藥果然有用,神獸的火燒灼在身上,皮膚潰爛發黑,靈氣都無法療傷,凡間的藥,看似普通無比,居然能好了。”

“好,我馬上出去看看。”

……

馨馨頭暈腦脹,從牀上醒過來,君凌不在房內。

睡得時間長,不止身體不舒服,肚子也不舒服,起來,走了兩步,稍微緩和一些。

外面廳裏,小音加站在門口,君凌在幫受傷的修者換藥。

長老見馨馨醒過來,笑眯眯的說:“凡間的藥,果然是好東西啊,以前魔族覺得凡人太弱,都不喜歡涉及凡間,這要是出去了,我一定去凡間瞧一瞧。”

馨馨看着君凌揭開一名仙族修者的手臂,手臂烏黑,燒傷的厲害。

“這手臂不要緊吧。”

“放心,傷好了會自動癒合,原本定明天去上面一層,恐怕今天晚上要動身了。”

“這麼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