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以,我叫蘇瑩,你呢?”蘇瑩伸出了一隻手。

“蒼無惑。”他沒有去和她握手,朝一邊走了去,又道,“我們邊走邊說,這裏不安全。”

“……這個笨蛋!”她低聲的罵着,漲紅了臉,又跺了跺腳,引起了那旁邊草叢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害怕的向他跑了過去。

蘇瑩本是月鴿的一員,新手適應任務本來是要待在自己房間的,但是她們的首領臨時給她了一個重要的任務。這個任務的危險性就是在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新手任務,這點誰都不知道。在遇到那個怪物之時她都覺得自己已經要死定了,卻是沒想到的是被蒼無惑給救了,所以她還是覺得他是個好人,也不介意告訴他這些東西,當然,如果能得到他的保護的話,那就是完美之事了。

“你不知道吧?”她有些得意的問道,她是月鴿的成員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

“知道什麼?”蒼無惑在前面探着路。

“所有從樓裏面第一個出來的人,他們都會被提示下一步怎麼做,而且他們的任務難度是很大的!”

“然後呢?”

“雖然這樣,但他們和我們都一樣會去e區的,而且他們有特惠車票!”她低聲的笑着,似乎很是喜歡別人這種無知的感覺一般。

“特惠車票?”

“是的,這車票會強制帶走他們,讓他們縮短一半的路程!”

“可是他們有兩個人!”張牧是不會拋棄蒼無惑的,這點毋庸置疑,那麼他第一個出去了,悠悠呢?

“唔……”她想了想又道,“如果出現兩個人同時出去的話,那也不是不可能……”她也不怎麼確信,有些搪塞道。

“我怎麼相信你的話呢?”蒼無惑緊緊地盯着她,彷彿要把她擠出水來,弄個知根知底。

被他這就像透視般的眼神看着,蘇瑩背後有些發涼。

“不管怎麼說,現在你也不知道該幹什麼不是嗎?我一個柔弱女子,在路上是毫無還手之力的,如果我騙了你,你殺了我是很容易的事的!”她是在賭,賭蒼無惑不是一個壞人。

漆黑的夜裏,誰也不知道蒼無惑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的確!他仔細的回憶了一下,在出樓後沒有發現任何他們的蹤跡,在門口就消失了!

“這黑夜是怎麼回事?還有多久停止?”蒼無惑問道。

“應該是交叉恐懼的副作用,它在降靈!”

“那是什麼?”蒼無惑很感興趣那個“它”。

“……這是機密,不能說。”她又一次沉默了下去,似乎很不想談論這事。

蒼無惑也是很無語,這個女人到底是幹什麼的,一副知道很多的樣子,一會兒笑嘻嘻的,一會兒又像啞巴一樣。

蘇瑩並不是那種很完美的女人,但也算得上凹凸有致,不是很精緻的臉上幾乎沒有什麼妝容,相比於外貌,她應該是那種更偏向於幹練的人,或許這也和她身份有關。

“大概會持續5個小時左右,不過到那時天也快黑了吧。”她又說了起來,在這寂靜的晚上,很是嚇人,蒼無惑趕緊給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仔細的聽了聽周圍,確認沒有危險後又叫她說。

“三個月後,百鬼夜行!到時候,想飛過去都難,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而且我們不能乘坐車,雖然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但先知是這樣說的。”

“……那你知道有什麼捷徑來縮短我們的時間嗎?”蒼無惑可是坐快車去了所謂的分界點的,要是走過去的話直線距離不休息也得要一個多月,那一路山水很美,不過在這黑夜之後是什麼樣就不得而知了。

玄幻之無上天帝 來了!蘇瑩眼前一亮,她等的就是這句話。

“當然知道,否則就是你帶我過去了,這裏的人都是對那裏有明確的方向的。”她插着腰坐在一塊石頭上,走了兩個小時了,出了些汗水。

“好吧,那多多照顧了!”蒼無惑伸出了手遞給她一瓶水。

蘇瑩白了他一眼,不想去接,又想到接下來的路程,勉強作笑,伸出手接了過來。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吧,等明天再走,順便找點吃的,這夜晚太恐怖了,一路摸着過來,都沒有走多遠。”蒼無惑也有些疲憊了,經歷了長時間的戰鬥,又走了那麼遠的路,他也真的快不行了。

蘇瑩也同意他的想法,在這夜裏真的是聽到一點動靜就都不敢再動一下。

“我記得前面有個大超市,我們就去那裏吧!”蒼無惑說道,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走了過去。

“喂喂!等等我!”

……

“放開那東西,是我的!”

“放屁!這牛肉乾是我先看到了!”

“夠了!這裏這麼多東西怎麼吃都吃不完,你們搶什麼搶!別吵!”羅兵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這兩個人,那近兩米的大個子站那就像是一人型兵器,嚇得那兩人脖子一縮。

其中一個人趕緊放開了,另一個馬上屁顛屁顛的跑過來遞給他羅兵,道:“哥,這是您的!”

“別拍馬屁!”他一把把那人推到在了地上,不過牛肉乾卻沒放過,搶了過來遞給了他後面的一個十六七歲的小男孩,他們模樣很是相似,不過個子卻是完全不同,他顯得很是乾瘦。

“哥……這裏人太多了,我覺得會招引怪物啊!”羅傑拉着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又環顧四周看了看這裏的十多個人低聲說道。

而這時候超市門口卻傳來一陣涼風,這些人趕緊身子一矮躲在了被搬了過來的貨物架背後。

“哇……這麼多人,是在開聚會嗎?”這些人都被他看到了。 “好坑呀!當初買個牛肉罐頭都要10點驚魂點,現在卻不要錢了!”蒼無惑一邊把食物和水放進儲物戒指當中一邊抱怨道。

“現在人都跑了唄,其實我們待在人多的地方會安全些的,那些怪物大部分都去了房間了,可能明天才會出來。”蘇瑩也裝着食物,不過卻沒有蒼無惑那種一鍋端的氣勢,彷彿她不是很在意這些。

因爲可以在商店買道具了,所以蒼無惑顯得也是很大氣的買了個十立方米的空間戒指,價值2000驚魂點。

【劣質的空間戒指】容量:十立方米。

“你知道嗎?雖然現在不用住房子,可是還是得交壽命!”

“什麼?”蒼無惑震驚的看着她。

“知道爲什麼有這個新手適應任務嗎?在出了f區過後就沒有房子了,但是每個月必須交新手區5倍的壽命!也就是五年!”她喘着氣,也覺得這太不公平。

不過蒼無惑卻不以爲然了,仔細一想殺個變異的觸手怪,纔是F級別的,就可以得到150驚魂點,到了E區過後呢?

“現在每月我們也得交三年……”她嘆了口氣,又接着道,“這完全就是不讓我們活嘛!”

www ⊙тtkan ⊙¢○

……

這片被黑暗籠罩的f區一下就變了,似乎很有默契一般,外面漸漸的也都沉寂了下來,蟲鳴聲也愈加的微弱。

經歷過怪物追殺的人也幾乎都停了下來,累了許久的人們漸漸要被沉重的眼皮壓倒。

此時,蒼無惑二人正依靠在角落處假寐。而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有個小孩,正被一個婦女給摟着,她發出輕微的鼾聲,衣服上面有幾個血洞,看來也是經歷了一場血戰。

“媽媽……媽媽!”小男孩晃動着她的脖子,表情有些驚慌。

“唔……”

“媽媽!有個小哥哥在看着我……我怕!”小男孩眼圈都紅了,把頭深深的埋在她的懷裏。

這個婦女似乎也感受到了兒子的不正常,就坐了起來,仔細的環顧着四周,卻是什麼都沒發現。

“在哪呀?告訴媽媽呀!”

掙扎了一下,他回過頭來又馬上埋了進去,大叫着:“啊!他過來了!”

這婦女卻是什麼都沒看到,因爲車禍而剛來這個世界的她連地皮都沒踩熟,就遇到了一大羣怪物,好不容易逃到了這,她着實累了,什麼都不想思考,或者說她還沒適應這些違背常規的事物。

她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額頭,又用自己的額頭去感受了一下。

“這孩子有點發燒了,不會出現了幻覺吧?”

“媽媽……我怕……”他抽泣着。

“不怕,小皮球乖,有媽媽在呢……不怕啊!”她把他抱着,儘可能的安慰他。

旁邊被叫聲驚醒的蒼無惑一臉茫然的看着這一切,不過卻是警惕了起來。

“管好你的孩子!”

“就是!萬一怪物來了呢!”

旁邊的人開始不滿了,一個個都抱怨着。

這個小插曲沒有持續多久,人們都太累了,可以說是累壞了,不一會兒這裏就出現了此起彼伏的酣睡聲。

小皮球卻是不安分了起來,從他媽媽的懷裏爬了出來,跑到了鮮肉區,他流着口水很是貪婪的看着裏面血淋淋的肉類。

他又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人後就爬了上去就那樣囫圇吞棗般狂嚥了下去,沒過一會兒就把他那小肚子撐得渾圓。

王凱是一個普通的櫃檯職員,無論在之前那個險惡的世界還是這個恐怖的世界他都明白一個道理,他懂得左右逢源的道理,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在對陌生人他都處理得很好,沒有起什麼衝突。不過今天一來就在羅兵這裏吃了個閉門羹,不過這不妨礙他的心情,此刻雖然躺在這心裏卻哼着歌想着該如何面對明天,他已經想好了一套的話去討好羅兵,讓他帶着自己上路。

昏暗的超市裏,那鮮肉區的白熾燈一閃一閃的,在空中不停的晃動着,發出叮叮的聲音。

“是壞掉了吧……”每個人都是這樣想的。

不過本就細心的王凱卻突然從裏面聽出了不同的聲音,那是一種怪異的——咀嚼聲?!

吧唧吧唧!

就是這種聲音!

雖然很微弱,但是在這寂靜的夜裏卻是致命的。

王凱想要努力的看清楚那裏,卻是沒有任何的用處,太昏暗了,鮮肉區一股血腥味,沒有人在那邊休息。

他是個聰明人,心裏已經想着那就是怪物了,於是就顫顫巍巍的挪動着身體向這離鮮肉區最遠的地方而去,那裏人多。

它肯定會把那邊的人殺光了纔會過來吧!到時候人越少我就越容易加入羅兵的隊伍!

他這樣想着。

他確實害怕了,那又噁心又恐怖的咀嚼聲讓他不停的顫抖着,一不小心流碰到了旁邊的貨物架。

而上面不穩的一包零食一下掉了下來!

很清脆的聲音,卻也是很小!

不過那晃動的吊燈卻是突然就不動了!

“完了!”王凱三步並做兩步,一下就到了人羣中,蹲在一旁一動不動。

“餓……”他聽到一股隱隱約約的聲音,

一股陰寒突然從這裏升起,讓他忍不住一顫。

“它應該不知道是我!”他在心裏慶幸着,這裏這麼多人,選到他的概率太低了。

王凱埋着頭假裝睡着了,不過此刻腦海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任何一點風吹草動他都能感受到。

消失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咀嚼聲,酣睡聲,一下子就彷彿剩下他一個人。

“阿嚏!”不遠處的一個人一下被冷醒了,揉了揉眼睛,感覺空調好像被人打開了一般。他看了看周圍,發現兩個人蹲在牆邊,一大一小,小的皮膚白皙就像沒有了血色,他們都埋着頭,做着幾乎同樣的動作。

“現在的大人,怎麼看孩子的!****!”他心裏大罵着,不過卻是又去睡着他的覺。

王凱從手臂的縫隙看了出去,除了安靜了下來就幾乎沒有什麼變化了,雖然不知道那怪物去哪了,不過只要沒來他這就好,心裏暗自高興了一下,卻又在爲明天的事而憂慮。

“餓……”一個小孩清脆的聲音突兀的從他耳邊突然就響了起來,王凱全身一震,汗毛都炸了開來! “我突然感覺這裏好像不安全……”蒼無惑對着蘇瑩說道。

現在已經過了天黑的階段了,太陽西掛在天邊,投射下來無數金色的光幕,如同仙景。

“你睡着了嗎……”她有些焦慮,緊張的看着周圍。

“……睡着了。”蒼無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睡着的,突然就感覺很累,不知不覺就如同昏迷般直接倒下了。

他看着旁邊那對母子,此刻媽媽正教訓着兒子,說他弄的一身的髒,正給他穿着乾淨的新衣服。

“你在看什麼。”蘇瑩看他一臉的呆樣,提醒了他下。

“沒……沒,新手任務更新了,和你說的一樣,都是要到E區去。”蒼查看了下面板,確實分毫不差。

“我說沒錯吧!接下來可能有點艱難,我們最好多召集點人一起去。”她走向了一邊,去勸說其它人去了。

“這傢伙……”蒼無惑沒有管她,他對那小男孩起了興趣,帶着一盒小孩喜歡吃的糖就走了過去。

“姐,我來幫你吧。”蒼無惑靠近了過去。

“不用,不用……”這個女人似乎有些慌張,一下把小男孩換下來的衣服收進了包裏。

“哦,好吧。小朋友,要吃糖嗎?剛剛從那邊貨架上取下來的喲……”蒼無惑又露出了他自認爲最迷人的微笑。

“不要,媽媽說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他看都沒看一眼,抱着那女人的手臂就躲開了。

蒼無惑見樣也不好爲難,就離開了。

“怎麼了?就像吃了黃連一樣?你把人家小孩兒嚇到了!”蘇瑩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幾番說道就帶來了幾個人,得意的看着蒼無惑。

“沒什麼……”他抱着頭,思考着人數,也就只有他這樣的人才會去幹這樣的事了。

“奇怪,昨天都有19個人的,怎麼現在只有16個了?難道在我睡着後就離開了嗎?”他自言自語着,又看了看那小孩,除了微微隆起的小腹沒有什麼不同。

……

“好了,我來說說路程吧,最短的距離就是要經過這個中轉旅館,露天溫泉,要翻過一座山,之後就簡單了我們可以利用鐵道做個簡單的滑滑車,慢慢滑過去就可以了。”她不知從哪拿出一張地圖鋪在了桌子上,大家都圍在了一起看着。

“路程沒問題!的確是最短的距離!”這個說話的人是陳遠山,集合在一起就是他第一個介紹自己的,也是話最多的一個,喜歡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我有個問題!”一個戴着眼鏡的學生模樣的人說道,“爲什麼我們不一開始就直接做個滑滑車呢?”他的名字是趙丁。

“是呀!”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你說不能坐車就算了,可是一開始就可以這樣做啊!”

“你不會要陷害我們吧!”

其他的人都附和着,聲音也變大了,被其他沒加入的人聽到了不少。

不過蘇瑩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她很滿意的看着衆人。

“一羣小學生,你們都沒學過地理嗎?不知道什麼是等高線嗎?”最後是一個叫餘杭的人站了出來,不屑的看着他們。

“……”

“好像……是吧?”

“額額,我大意了!”

餘杭覺得這羣人就是傻子,不過這很符合他的想法,旅途那麼遠,總有那麼兩個是用來墊腳的,他對自己很自信。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一下,多的我也就不說了,去不去還是看大家自己!我蘇瑩說話算話,在路上能帶一個就帶一個決不拋棄任何一個人!”她笑了笑,外貌天性柔和的她很容易得到人的信任。

“行!咱信你!跟你走!”

“對。”這人吞了口唾液。

“好!既然這樣,大家就趕快收拾下東西吧,爭取今天晚上我們能走到城外。”她收起了地圖。

“那個……可以帶上我們嗎”那對母子又帶了幾個人,還有一個老人,他們上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蘇瑩尷尬的看着他們,又想起剛纔說得話,恨不得使勁的抽自己兩個大耳巴子。

“好,好啊,多個人多份力量吧!”她勉強笑了笑。

“呵呵……”旁邊的沒加入的人都笑了,嘲諷道:“去吧,被賣了還不知道,一發生危險你以爲他們會救你們嗎?可笑!”

“沒事,我這老頭子也動不了啦,呆在這也是等死啦!”這老爺子似乎也看得開,毫不在乎。

“哥……”羅傑看了看自己的大個子哥哥。

“嗯……”

這二人沒有跟上這個“大部隊”讓蘇瑩有些可惜,不過人這麼多,她也就不在意了。

“大家找一找有沒有滑輪呀,有什麼鐵桿子鐵鏈子的都帶上。”

……

“沒問題吧?”後面的人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