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也忽然想了起來,記得小時候自己特別調皮,每次都抓着吳明光到處瘋,三叔就總告訴自己,說是吳明光身體不好,讓自己不要總帶着他做一些危險的事兒,更不要瘋跑,擔心他再出現什麼意外。

那時候自己還單純的覺得是三叔想的太多了,現在看來,還真的是容易出現意外啊!

這鬼要是打算借屍還魂,那哪兒就是簡單的幾個字就能說的明白啊!

魂魄原本就不是那個身體裏的,要是強行種進去,根本就不會穩定的,這需要一個很長很長的時間,纔可以慢慢適應,這當中的難過,也就只有他一個人才能知道。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張昊天想要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這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光顧着去可憐別人了,竟然忘記了自己現在還隨時可能被咔嚓掉呢。

“這些都過去了,其實我問你這些,完全是因爲我想知道到底是誰跟我一起長大的,現在我放心了,是你,不管你是人也好,鬼也好,至少你是跟我一起做壞事兒,一起翹課的那個好兄弟,這份感情是不會有假的,不是嗎?”張昊天繼續往下說,想着自己現在雖然感慨,但是還是趕緊把話題扯回來再說,自己性命很關鍵呢!

“呵呵,或許是吧。”吳明光眼裏忽然出現了落寞的神情。

這在張昊天看來,至少要比什麼表情都沒有好啊!

在看到這樣的表情之後,張昊天繼續說着小時候的回憶,既然她是三歲的時候被移植的,也就是說,在那之後的記憶他肯定是有的,要是自己真的能抓住這些美好的回憶,說服他……

越想,張昊天越是裝出一副沒所謂的樣子,不停的在那說着回憶的話。

漸漸的,吳明光還真的有所動了。

“別說了,這些也正是我糾結的原因,實話跟你說了吧,我也不想做這些事兒的,但是李不忘手裏存着我魂魄的一部分,要是我不聽他的話,他可以分分鐘殺掉我,你明白嗎?”吳明光不得不說實話。

在這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真的以爲自己是一個正常的人,也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對張昊天做什麼。

知道之後,也真的不是很想這樣做,但是自己沒辦法,總要繼續活下去啊!

要是真的像是李不忘說的那樣,自己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了很多年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這個魂魄到底在那邊儲存了多少年。

能回到人間,這簡直就是一件美好到不能再美好的事兒了,所以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珍惜這一世,要知道,自己這種借屍還魂的傢伙,是不會有來生的。

還有,自己活下去的時間還不知道有多少呢,萬一真的某一天,自己出現了什麼問題,自己就會徹底的魂飛魄散了,這所謂的“某一天”可能真的就是未來的某一天,到那時也可能就是明天。

自己要活下去,不管怎麼樣,都要活下去!

周偉光這會兒也希望自己能活下去,但是這種希望真的幾乎已經看不到了。

那些長着長指甲的女鬼這會兒已經把他逼着到了角落了,周偉光根本就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

身後原本的那扇門,這會兒根本就沒出現的意思,簡直就是一堵真正的牆壁了。

周偉光想了很多個辦法,也嘗試着逃跑了幾次,但是結果也還都是一樣,就是弄的身上多一道傷,其他的,根本就什麼都沒有。

無奈,周偉光只能在心裏默默的唸叨着張昊天的名字,想着自己給張昊天手機上貼的那個符,應該能幫着自己的聲音到張昊天的腦海裏,要是他聽到自己的求救了,肯定能想辦法的。

不過,這種希望也真的是相當的渺茫,畢竟他現在的情況也不樂觀,那邊是否安全還都不知道呢。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偉光還是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張昊天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也好趕緊來幫自己這個忙!

與此同時,張昊天腦海裏也真的出現了周偉光的聲音,並且也大概瞭解了一下他那邊的情況,至於爲什麼會這樣,張昊天自己也不知道,想來,或許是周偉光用了什麼辦法吧,當然了,這些根本就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要趕緊想辦法先讓自己離開這裏,之後才能想辦法救他啊!

想到這個,張昊天開始加快了自己的進度,一來是想趕緊結束這一切,那邊周偉光已經開始求救了,周瑩瑩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二來,李不忘離開房間也都好半天了,要是自己再不快點兒,回頭他真的回來了,自己也就真的離不開了。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一會兒李不忘也該回來了,我不爲難你,但是我希望你想一下,要是我真的死在這裏了,李不忘的父親復活了,回頭他們父子兩個一起把大將軍從地底下帶出來,之後的世界,就算是不用我說了,你也能知道了,你真的覺得這樣合適嗎?”張昊天開門見山,直接把利害關係說給了吳明光聽,希望他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

要是他還是堅持跟李不忘站在一起,那自己也沒什麼怨天尤人的,這是自己的命運,自己根本就沒那麼大的本事改變了。

但是要是他放棄了李不忘,打算跟自己一起,那他最好趕緊放開自己,之後,自己也好趕緊想辦法去找周偉光。

本着這樣的目的,張昊天開始繼續說服着吳明光,爭取讓他趕緊做出決定。

三個人裏最幸福,也最安全的周瑩瑩,此時正在跟小時候的自己一起玩耍,雖然那些玩具看起來相當的幼稚,但是在周瑩瑩的眼裏,這些都是世界上最好玩兒的東西。

真的不知道小時候的自己是這麼的調皮搗蛋啊!那些玩具就是不能好好的玩兒,還要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撿回來換給她。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相當有耐心的陪着小時候的自己一起玩耍。

只是,玩兒着玩兒着,周瑩瑩開始嫉妒起來,爲什麼同樣都是孩子,父母要對小時候的自己這麼好呢?

吃飯的時候他們會給小時候的自己多一些好吃的,自己也有,但是少的可憐。

雖然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幼稚可笑,但是周瑩瑩還是總覺得耳朵邊上有這麼一個人,總是不停的跟自己說着這些事兒一樣,那種挑撥的話,一句接着一句,慢慢的進入到自己的腦海裏。

一開始周瑩瑩也不會受到那些話的影響,但是漸漸的,那些話說的越來越多,周瑩瑩也就開始被那些話影響了。

於是在晚上吃飯的時候,周瑩瑩開始嘗試着讓母親多給自己一些吃的東西,甚至還要跟父親學更多的東西。

這對父母來說沒什麼太大的問題,甚至在父親看來,這事兒還是一件相當好的事兒,對自己家相當有利的事兒,因爲周瑩瑩要是學會了更多的東西,回頭肯定會更好的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的。

可這一切落在幼年的周瑩瑩眼睛裏,就不會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在孩子看來,這就是來跟自己搶奪父母來了!要是家裏這個“大姐姐”成功了,父母就不再是自己的父母了,就要變成她的了!

幼年的周瑩瑩覺得這是一件大事兒,就跟着丫頭商量,想要一起趕走這個“大姐姐”,幼年的丫頭也覺得這事兒很嚴重,一本正經的答應了下來,開始跟“大姐姐”搶奪那些玩具,還有很多東西。

可這些舉動在父母眼裏是不好的,在呵斥了她們幾句之後,姐妹倆變得更加傷心了,在他們看來,家裏的“大姐姐”一出現,爸媽就對自己不好了,所以,他們必須要趕緊趕走他!

爲這了這個,姐妹倆決定去破壞書架上的東西。

那些都是父親最寶貝的東西,平時根本就不讓自己靠近的,但是偏偏就允許那個“大姐姐”靠近,甚至還允許她碰那些書籍!

這些在他們小姐妹的眼睛裏,也是不可饒恕的事兒。

商量好之後,小時候的丫頭去那邊找書,小時候的周瑩瑩去望風,打算在丫頭破壞了那些書籍之後,就趕緊離開,回頭不承認,就說是“大姐姐”弄壞的。

那可都是父親最寶貝的東西了,要是真的弄壞了,父親肯定會相當生氣的,到時候,也就肯定會趕走那個“大姐姐”的!

姐妹倆商量的很好,但是當小時候的丫頭真的到了書架邊上的時候,竟然有一本書從上面掉下來,正巧砸中了丫頭的小腦袋。

丫頭捂着腦袋看着地上掉落的那本書,不知道爲什麼,丫頭總覺得心裏更加難過了,一本書都能欺負自己,看來,自己還真的是相當的好欺負呢!

越想,丫頭心裏越是難受,並且還慢慢的撿起了那本書,慢慢的翻看着。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周瑩瑩正好也看到了這一幕,尤其是當她看到幼年丫頭手上那本書的時候,心裏更加害怕了。

這不是那本能影響人思想的書嗎?看來,這本書早就出現在自己的家裏了,只是這麼小的孩子,真的有本事控制那本書嗎?

或者說,這麼小的孩子,肯定會被那本書控制思想的吧!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本書肯定會傷害到這個小時候的丫頭的啊!

越想周瑩瑩心裏越害怕,趕緊衝到丫頭跟前,想辦法把那本書從丫頭手裏弄出來。

可這會兒丫頭根本就沒有要把手上那本書交出來的意思,甚至還覺得這本書是自己家裏的,就算是真的要交出來,最多也就只能交給自己的父母,交給這樣一個“大姐姐”,又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周瑩瑩嘗試着要了幾次,丫頭根本就沒有要鬆手的意思,甚至還在言語上刺激周瑩瑩,簡直就變成了一個很可惡的小孩子。

耳朵邊上的話開始變得額越來越難聽,周瑩瑩心裏也開始越來越煩躁,乾脆衝着丫頭大聲的喊了幾嗓子,“給我!趕緊給我!這不是你小孩子能玩兒的東西!”

這些話說真的,周瑩瑩知道這本書的問題,也知道要是丫頭繼續拿着這本書的後果,所以,爲了保護丫頭,周瑩瑩說什麼也要把這本書從丫頭手上弄下來。

可這些丫頭根本就不懂啊,在孩子的眼睛裏,周瑩瑩就是來搶奪自己東西的,要是真的被她給搶走了,就連父母也會被一起搶走的!

而此時,一直站在門口望風的幼年周瑩瑩也衝了上來,她自然是要幫着自己的姐姐。

周瑩瑩看着根本就沒辦法吧那本書從兩個孩子手裏搶出來,乾脆心一橫,就真的下了狠手了。

可她沒想到的是,搶奪的時候兩個孩子異常的用力,並且,三搶兩搶的,丫頭還摔在了旁邊的桌子上,腦袋也正巧碰到了桌角!

ωwш. тт kдn. c o

周瑩瑩嚇壞了,想要去看丫頭有沒有什麼問題,可雙手還沒等碰到丫頭呢,就看到地板上出現了一些殷紅色的鮮血,顯然是從丫頭腦袋後面流出來額!

這讓周瑩瑩手腳立刻慌亂了,趕緊伸手想要去抱着丫頭往外衝,也就在這時候,父母從外面回來,一進門就看到滿是鮮血的丫頭,母親不由分說的把丫頭搶了下來,父親則是一把抓住周瑩瑩,認定了她就是傷害自己女兒的兇手!

周瑩瑩想要解釋的,但是不管說什麼,父母根本就不聽,並且父親還報了警,打算讓警察把周瑩瑩抓起來,甚至罪名也已經想好了。 “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周瑩瑩努力的解釋着,希望父親可以相信自己,順便聽自己說完那些話,那些真的是相當的重要,那本書,雖然自己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有一件事兒是相當肯定的,那就是那本事相當的有危險啊!

然而,父親根本就不聽她解釋,直接拽着她,要帶她去見警察。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是不會相信你的,自從你來了我家,說的那些都是什麼啊!還什麼穿越,還什麼做夢,你這麼厲害,直接去跟警察說好了!我家是容不下你了!”周瑩瑩的父親這會兒覺得自己真的是腦袋有問題,居然相信了這個看上去有些面熟的姑娘。

還有,自己居然相信她所謂的做夢理論,這簡直是腦袋有問題了!

雖然她能說出來很多自己家裏的事兒,但是那些事兒,只要是多加留心,肯定就能知道的,根本也就不是什麼祕密的,有什麼不好知道的嗎?這女的知道這麼多的事兒,多半是對自己家裏已經盯了很久了,這傢伙真的是太危險了!

眼看着父親沒有要放開自己的意思,周瑩瑩開始拼命的掙扎,但是效果並不是太好,沒辦法,周瑩瑩知道時間緊急,甚至那本書要是真的對丫頭有壞想法的壞,這會兒肯定已經下手了,畢竟他們直接把那本書跟丫頭一起送走的。

“爸!你聽我說啊!那本書真的有問題,你好好想想,那本書是不是裏面都畫着一些沒什麼用的東西?我要是不知道那本書,我怎麼可能說出來啊!”周瑩瑩爲了讓父親相信自己說的話,快速的描述了一下那本書裏的內容。

那些內容自己之前是看過的,當然了,看得實時候心情就相當的沉重了,所以自己記得當時的內容。

真的很希望父親可以趕緊了解事情的真相,冤枉不冤枉自己倒是沒所謂的,但是丫頭可千萬不能出事兒啊!

周瑩瑩的父親聽到周瑩瑩的話,心裏也是咯噔一聲,雙眼瞪的更大了一些,“你你,你是怎麼知道那本書裏的內容的?”

按說自己家裏的書籍只有自己看過,就連自己家裏的那些人也很少有看到的機會,當然了,父親除外,所以,但凡是能知道那些書籍的內容的人,肯定也就是自己家裏的人啊!

這不禁讓周瑩瑩的父親心裏開始糾結了。

面前的這個姑娘真的是自己家裏的人嗎?要是真的是,她爲什麼要傷害自己的孩子?要是不是自己家裏的人,又怎麼會知道那本書裏面的內容?

要知道,那本書是一直在自己家書架上的,這麼多年,自己早就看過很多次了,但是根本就不知道那本書存在的意義,那本書就像是一本根本就沒什麼用處的書籍,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那本書存在的意義。

但是就算是這樣,因爲那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所以一直也沒真的動手丟掉。

只是,她是怎麼知道內容的?

“我,我,因爲我看過那本書!”周瑩瑩急匆匆的回答着。

這個回答讓周瑩瑩的父親徹底愣住了,手上也跟着鬆開了,“你看過?”

“是,我看過。”周瑩瑩顧不上別的,趕緊解釋,順便把之前發生的事兒簡單的說給了父親聽,即便是知道這裏只是夢境,周瑩瑩還是選擇說出來,畢竟這當中可能造成一定的影響,自己真的不想看到丫頭有什麼事兒。

在聽完那些話之後,父親整個人變得更加傻愣了,“這,這,這……”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因爲這事兒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她居然看過內容,並且居然還發生了這樣的事兒。

在父親愣神的時候,周瑩瑩趕緊拽着父親朝着小區外面衝,想着趕緊打車去醫院,也好看看丫頭那邊有沒有什麼事兒。

然而,當他們到了醫院的時候,發現丫頭已經昏迷不醒了,情況相當的糟糕。

事實上就連醫生都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過就是一本書砸了一下腦袋,居然能讓腦袋上出現一些鮮血。

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兒的,就算是真的是那本書比較鋒利,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什麼原因讓腦袋流血了,可總也不至於昏迷不醒啊!

所以,那些醫生一商量,趕緊給丫頭做了個腦部檢查,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這種時候,還是趕緊保護好丫頭的性命比較好。

幼年的周瑩瑩一直在媽媽懷裏看着這一切的發生,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但是看着自己母親臉上的凝重,還有剛纔躺在牀上一動不動的丫頭,整個人也開始漸漸不好了,眼淚也都開始在眼圈兒裏面轉悠了。

當週瑩瑩到了急診室門口的時候,幼年的周瑩瑩一看到她,趕緊指着她的方向,十分委屈的對媽媽說:“都是她不好!是她,就是她!”

周瑩瑩的母親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幾乎就是要吃人了一樣了,因爲在她看來,面前的人很有可能是一個帶有不好目的的人,並且這個人很有可能傷害到自己的家裏人!

所以,帶着這種情緒,要是眼神還能相當的友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周瑩瑩的父親大概已經知道事情的情況了,這會兒根本就沒什麼心情去提防周瑩瑩,他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寶貝女兒是否有什麼問題,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那本書是有問題的!

在知道自己女兒頭部流血之後,周瑩瑩的父親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按照這個周瑩瑩的說法,這本是在很多年之後會出現一些問題,變得相當的可怕,但是在這之前,自己貌似根本就沒發現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想來,或許是一些什麼東西封印住了這本書裏的東西。

但是什麼是解開封印最好的東西呢?那就是孩子的鮮血啊!

小孩子的靈魂是最純淨的,所以鮮血也都是最純淨的,有這樣純淨的鮮血浸潤,還有什麼封印是解不開的?

越想周瑩瑩的父親心裏越是害怕,趕緊抓着自己的妻子,詢問着那本書的下落。

然而,被他這麼一問,周瑩瑩的母親也愣住了。

“我不知道啊!”依稀記得孩子被送到醫院裏來的時候,那本書就緊緊地抓在孩子的手上,但是現在,自己還真的不敢確定了,那些醫生護士的,也沒誰把那本書還給自己,這可怎麼辦?

就在周瑩瑩的母親糾結的時候,急診室裏的一個小護士從裏面走了出來,像是要去什麼地方,只是還沒等他走出去兩步呢,就被周瑩瑩的母親給抓住了,“麻煩問下,我女兒手上有一本書的,那本書現在在哪兒呢?”

那個護士聽得愣了一下,眉頭微微擰了擰,像是在回憶着是否有那本書一樣。

只是在想了一會兒之後,護士輕輕地搖了搖頭,“沒有啊,我們沒發現有什麼書啊!”這要是真的有什麼隨身的東西,一般都會被保存好,之後拿出來交給家屬的,這孩子現在根本就沒帶什麼東西,所以也就沒拿出來,還有,自己剛纔一直在裏面,也並沒有看到什麼所謂的書。

周瑩瑩的父親一聽,趕緊上前,“麻煩你再幫我好好找找,那本書真的是相當的重要啊!”要是能找到那本書也就好了,要是真的找不到,那這事兒,還真的是不太好辦啊!

然而,護士根本就沒有要幫忙尋找的意思,“我這會兒還有事兒,我一會兒回來之後會讓同事幫你們找的,放心好了,要是有什麼的東西的,他們會幫忙保管的。”

在護士看來,就算是那本書再好,再價值連城,他們也都是不會要的,這是職業道德問題,他們又不是小偷,所以根本就沒什麼需要擔心的!

但是這些在周瑩瑩的父親眼裏,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兒!

他根本就不擔心那些護士或者醫生會拿走那本書,那本書那麼破舊,估計他們也看不上,但是他擔心那本書會真的被喚醒了,到時候,這可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了!

尤其是現在還在醫院裏面,這地方可是陰氣相當重的地方啊,要是真的再裝上什麼不好的惡靈之類的東西,那這絕對要引來一些很大的麻煩的!

本來還想再跟那個護士說上幾句,讓他幫忙進去找找,或者乾脆讓自己進去找找的,但是這會兒那個護士已經急匆匆的衝了出去,像是有什麼着急的事兒一樣了。

周瑩瑩的父親看着那護士離開的背影,心裏也開始越來越着急,只是,這着急貌似也沒什麼太大的用處,那護士根本就沒有要回來的意思,甚至那扇門,也沒再打開過。

神聖羅馬帝國 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周瑩瑩的父親決定去敲門試試看,要是裏面的人能幫自己找到那本書,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要是他們不能,那真的就只有自己進去想辦法找到了!

然而,這裏面可是正在急救的,哪兒就能讓他隨便進去啊!

在被拒絕了很多次之後,周瑩瑩的父親開始糾結了,這可怎麼啊!

這要是真的硬闖進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再說了,裏面自己的女兒還在搶救呢,要是真的因爲這個,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後果,那自己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可這要是不闖進去,自己的那本書要怎麼找到啊?

就在周瑩瑩的父親着急的時候,周瑩瑩心裏倒是有了個辦法,“要不,咱們讓鬼來幫忙找找?”

這個辦法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好歹也是個辦法啊!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這裏是醫院,最不缺少的就是鬼魂了,只要在這附近找到願意幫忙的鬼,再給點兒什麼好處的,讓他幫着尋找那本書,估計問題不大。

但是這個辦法也有一定的弊端,要是找到的那隻鬼能真心幫忙也還好,就害怕那隻鬼的想法太多,想要的太多,太過於貪婪了,這就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了!

周瑩瑩的父親聽着這個建議,覺得也還算是可以的,至少在沒有其他什麼好的辦法之前,這個也算是一個湊合能用的辦法。

但是這地方的人來來往往的實在是太多了,周瑩瑩的父親只能換個地方,想着洗手間裏實在是太髒兮兮的了,根本就不適合,所以最後的選擇也就只剩下樓梯間了。

周瑩瑩本來是想跟着一起過去的,但是被周瑩瑩的父親給拒絕了,理由也很簡單,自己一個人可以,再就是,她最好留在這裏,萬一有個什麼變化,她也能幫個忙。

眼看着父親漸漸的朝着那邊樓梯間的方向走了過去,周瑩瑩心裏忽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兒即將要發生了一樣。

張昊天那邊現在的情況有所緩和了。

在經過了一系列的思想鬥爭之後,吳明光終於決定不再幫助李不忘,轉而幫助張昊天了!

只是,這事兒說起來簡單,要是真的操作起來,還真的有些難度呢!

首先要怎麼對付李不忘啊!這地方就是他的地盤,想從他這裏走出去,哪兒就是那麼輕鬆的啊!這之前吳明光扛着張昊天來的時候,還是傭人帶的路呢,要不是有人帶路,這甚至都不知道要朝着什麼地方走!

路很複雜就不說了,這地方還有很多的傭人,只要是從這個房間裏走出去,就很有可能遇到他們家的那些傭人,到時候,肯定還要麻煩!

綠茵傻腰 其次,李不忘那傢伙什麼邪門的事兒都做的出來,這些東西張昊天多少能瞭解一些,但是吳明光根本就是不瞭解的啊!

一會兒要是從這個房間裏走出去了,還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哪些鬼呢,要是真的遇到了,那要怎麼對付?真的就要眼睜睜的看着哪些鬼來摧殘自己嗎?

想來想去,張昊天和吳明光一致決定,這件事兒還真的要好好的想想,不然,兩個人全都要葬送在這裏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十分沉穩的腳步聲,聽起來應該是朝着這個房間走過來的,吳明光開始着急,張昊天也沒好多少,只是他知道,這種事兒,就算是着急也沒什麼用,有着急那時間,還不如好好想想接下來應該怎能做才比較好! 當李不忘邁步走進來的時候,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心說這傢伙不會看出來什麼事兒吧,要是真的看出來了,那自己要怎麼辦?

現在這種時候,說是自己不管別人,那自己真的也沒什麼好解釋的,自己都管不了自己呢,哪兒就還有什麼心情管別人!所以,真的也別怪自己不管吳明光了。

想到這個,張昊天朝着吳明光的方向看了一眼,想看看他那邊會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當然了,最好就是什麼都別出現,讓李不忘什麼都看不出來。

眼看着李不忘的目光在兩個人的臉上游移,張昊天還算是淡定,但是吳明光就沒有這麼淡定了。

“剛纔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李不忘看着不淡定的吳明光,想要問問看。

“沒發生什麼。”吳明光簡單的回答着,只是這眼神多少還是有些閃爍,這事兒就連張昊天都看出來了,就更別說是李不忘了。

然而,本以爲會說一些什麼話的李不忘竟然什麼都沒說,就這麼笑呵呵的拍了拍吳明光的肩膀,隨後竟然轉身又離開了房間了!

這讓張昊天忽然覺得有些奇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