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有血跡?”軒宇想了想,問我,“肖傑死的時候,有血跡?”

“不是跟你說了嗎,流了很多血。所以我斷定他是從樓梯上摔下來,但斷定錯誤了。所以……”說到這裏,我稍微有些愧疚。

軒宇安慰了我兩句,接着面色沉重地嘆氣。

我說:“她臉上的霧氣越來越濃,以之前的經驗,她的時間不是很多了。我不太敢說,也是怕刺激她。你們快想想辦法吧。”

有了肖傑的前車之鑑。他們一致覺得從現在開始把王可可五花大綁的捆起來對她來說更安全。

王可可雖然掙扎了一下,卻也默認了大家的意見。她被綁在自己的房間裏,手腳和身體全部都被綁緊,不能動彈。綁了一遍以後,又怕她會失去理智而撞牆,把她綁在了椅子上。

把地上都鋪了被子。

並且,在今天晚上12點之前,輪翻來守着她。

這樣嚴密的安排,連我都覺得,肯定不會出任何問題了。

因爲白天睡得比較多,我今天晚上一直都很精神。前三個小時,三個女人都在一起聊天。男人們直接在客廳打地鋪。

大家嚴陣以待。

前面三個小時,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但王可可被綁了三個多小時,開始有些承受不住了。要求我們給她鬆一會兒綁,讓她活動一

會兒。 高百靈說:“綁成這樣我知道很難受,但這種時候,不可能會給你鬆綁。你別忘記了,肖傑昨天晚上就一個小時後出事的。你應該不想變成他那樣吧?”

高百靈這麼一說,王可可再難受也只好受着了。比起去死,綁起來再難受也要忍了。沒有了命,一切不都成了扯淡?

又堅持了一個小時,王可可說她餓了。高百靈去翻了一包麪包片。塞在她嘴裏。

而這時候,王可可的整張臉,我都已經看不清楚了。看了一眼時間,離??只有最後三個小時。

我提了一下精神,對高百靈說:“不然這樣吧,我陪你一起守着,咱們四隻眼睛,盯着她。”

爲了保險起見,高百靈當然是同意了。但是三個人這樣大眼瞪小眼地過了十幾分鍾,高百靈忽然說:“咱們雖然把你的手腳都綁起來了,但是你還可以咬舌自殺啊!”

“啊……”王可可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抗議,下一秒,高百靈就扯了一塊布,把她的嘴堵上了。

我仔細一看,我靠——是塊抹布啊!

“你不用瞪我,我可都是爲了你好。”高百靈拍了拍王可可的手。接着又看了一眼我,這下她放心了。

說實話,我也覺得挺放心的。

“不如我們來聊下天吧?”高百靈嘆了一口氣,這樣大眼瞪小眼兩個半小時,時間也確實難以捱過去,高百靈看着我問:“小妹妹,我今天看到你和楊一先生是分開睡的?”

我沒想到她竟然說要聊天就是要聊這個,翻了個白眼。

“吵架?”

我搖搖頭:“你怎麼又說起這個問題?都說了,我只是因爲害怕所以纔不會一個人睡。他只是給我壯膽的。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不可能。”高百靈切了一聲。

我說:“你不信算了。”

“你相信我,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一定是很喜歡你。閱男無數了我都……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心裏眼睛裏只有我老公,其他人入不了我的眼睛。”高百靈談起自己的老公,滿臉的甜蜜與幸福。

在她後面的描述中,她老公是一個體貼有浪漫的男人。高百靈的長相算是中上等,整體算看上去身材高挑又有料。只是臉龐有點長,平時的裝扮有些太偏成熟性感了。

談完了她老公,高百靈緊接着又憂傷起來。

“不知道爲什麼,想到我的家庭和我老公,我就想到了連碧。我在想。如果她沒有死,現在會嫁給誰呢?豪門嗎?樑纖不是說她有一個有錢的男朋友?”

這種時候還不忘記八卦,我也真是醉了。“她有沒有男朋友,等咱們出去了再調查一下吧。”

“其實……”高百靈正要繼續說。忽然皺眉問,“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WWW☢ттκan☢¢ o

奇怪的聲音?

一提到聲音,我即刻緊張起來,問道:“什麼樣的聲音?”

“哭聲。”高百靈側耳傾聽了一陣,又搖搖頭說,“不是很明顯,但是,我剛剛確實聽見了,難道是幻覺。”

“不是。”正聊得高興,又不是過度緊張,怎麼會出現幻覺?

聽到我說不說,高百靈反問:“你也聽到了?”

“噓!”我做了一上禁聲的動作,臉上的表情也認真而嚴肅起來。人高百靈不說話了,緊張兮兮地看着我。王可可雖然被綁住了,但也開始搖頭環視起房間來。

我側耳傾聽的時候,卻完全沒有聽到什麼哭聲。高百靈卻說:“聽到沒有,聲音更大了一點?”

奇怪,難道她是真的幻聽了?否則爲什麼她能聽見而我不能聽見呢?

爲什麼呢?

我想起來了!

我忽然想到昨天晚上肖傑死的那天晚上,他也說聽見了歌聲,當時只是以爲他是神志不清。所以產生的幻覺,現在想起來,他或許是真的聽見了我們全部聽不到的聲音!

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應該是王可可聽到啊,怎麼會是高百靈聽到呢?難道說我的判斷錯了?

不,這不是判斷上的問題,是我用眼睛看到的。下一個死的確實是王可可,這一點在朱河。?亞斌,肖傑的身上全部沒有出錯。

“你們……都沒有聽到嗎?”高百靈緊張地問。

我朝他搖搖頭,王可可也搖搖頭。

王可可用力地甩了甩頭,似乎是想要說什麼。我看了一眼高百靈,沒有找到什麼好的方法,於是扯掉了王可可嘴裏的布,聽聽看她說什麼。

王可可說:“周沫你是不是弄錯了?是不是會下一個對像其實是高百靈?”

高百靈嚇了一跳,臉色蒼白地看着我。

我卻完全沒有從她臉上看出任何跡象來。

“應該沒有錯吧……”我看了一眼王可可,又看了了一眼高百靈,明明臉上有霧氣且全身蒼白的人……是王可可啊!

我怎麼可能會弄錯呢?

難道是哪裏出了什麼問題嗎?

正想着,高百靈忽然自言自語道:“爲什麼就只有我能聽到呢?障眼障眼法嗎?是讓大家都覺得王可可是下一個,而實際上是我?怎麼會這樣呢……”

我趕緊解釋道:“應該不是這樣……”

可高百靈卻完全不聽我的。依然沉浸在她自己的推斷裏,嘴裏不斷說道:“一定是因爲這樣,下一個應該是我……你們聽不到……你們全部聽不到。”

“你先聽我說啊!周沫說了,不是這樣的。”王可可大聲叫道,企圖把高百靈從現實中拉回來,但高百靈卻完全沒的感覺,到最後,她直接捂住了耳朵。

而我也在這時候,聽到了一陣輕緩的歌聲。那曲調,有些像是在哼歌,哼的還是我熟悉的歌——魯冰花。聲音很輕,如果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出來。

“我也聽到了,是歌聲……”我拍了拍高百靈的肩膀說,“是歌聲,我聽到了!”

高百靈用力地搖頭,大聲說:“不是的,是在哭啊……”

“在唱歌!聲音好小!”

高百靈搖搖頭,叫道:“這哭聲太讓我受不了了……一定是連碧的鬼魂,她用了障眼法,讓你們誤以爲是王可可要死了,其實目標是我!”

一邊說着,高百靈一邊起身去給王可可鬆綁,王可可大叫道:“你要幹什麼?”

“你們把我綁起來吧,只要把我綁起來,才能確保我的安全!快把我綁起來!”高百靈手忙腳亂地去鬆開王可可的繩子,整個表部表情都處於一種較爲癲狂的狀態。

我直覺自己不會看錯,但卻不明白哪裏出了問題。王可可驚恐地尋求我的幫助:“周沫。是不是你弄錯了?”

我肯定地回答:“不會。”

“那……那怎麼一回事……爲什麼我什麼感覺也沒有,反倒是你們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王可可大聲問我。

我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大,但節奏依然輕緩。這首類似魯冰花的音樂,之前似乎在哪裏聽過?

對了……是上次……

正當我想起來,上次聽着這首音樂要睡覺的時候,我的眼前開始慢慢變得模糊了。不會是現在又給我回憶什麼過去吧?

這種重要時刻,我可不想去回憶啊……

“周沫……”王可可大聲叫着我的名字,“你把她拉開……”

我也覺得高百靈這樣不行,起身去拉她。但剛站起來,膝蓋就莫名其妙的發軟,眼前一陣一陣的模糊,睡意襲來……

這音樂。讓我太想睡覺……

我的手沒有力氣抓住她們任何一個人,慢慢的只聽見耳邊一陣嘈雜,至於說的什麼,聽不太清楚了。眼前一?一白的,兩隻眼睛像是被粘上了萬能膠,怎麼樣也沒有再睜開。

理智一直在告訴我,不能睡不能睡,王可可也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可是沒辦法,那睡意太濃了。呼喚聲漸漸離我遠去,我在那越來越大聲的歌聲中,徹底睡了過去。

睡過去之前,我還在想,王可可叫得這麼大聲,爲什麼在外面打地鋪的人,誰都沒有動靜?

就連楊一,都半點反應都沒有? 一品皇妻 他應該可以聽到纔對啊……

帶着這樣的疑問,我終於墮入了黑暗當中。

很快,眼前便出了另外一個場景,這個場景是大學宿舍。這宿舍是標準的校園宿舍,牀鋪在上,下面是一張學習用的桌子。

和我念大學時候住的宿舍一模一樣。

我回到母校了?

剛開始進入夢境的我,暫時忘記了王可可的事,但很快,我就想起來了。再仔細一看,這不是我的宿舍,至少這牀,這桌子的顏色,都不太對。

我的思緒正在轉,忽然宿舍的門被推開了,一個女孩子風風火火地走進來,大聲叫道:“連美女,你還在睡啊?”

她雖然是迎面走過來的,但卻完全視我不見。那時候的高百靈還不是現在這樣的長卷發,而是扎着馬半長馬尾的青春少女。皮膚白嫩水靈,但面容和五官卻還是比一般的同學要成熟一點。個子高挑,腰很細,穿着她們那個時候流行的低腰牛仔褲,擡腿踩上牀梯的時候,會露出一小截白

嫩的腰身。

================== 有了上次的經驗,我知道這應該是關於高百靈和連碧兩個人的之前的回回憶,如果我沒有猜錯,睡在牀上的那個女孩子,應該就是連碧了。

連碧翻了個身,語氣有些不耐煩:“百靈,別吵我!”

“喲喲喲,還真想當睡美人啊?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心情不好也得吃飯吧?別餓壞了。”高百靈拍了拍牀上人兒的屁股,一點也沒有受連碧壞語氣的影響,臉上依然笑眯眯的。

連碧沒辦法,直接用被子蓋住了頭。聲音嗡嗡地:“我沒有心情不好,不想吃飯,只想睡覺。”

高百靈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是建築系的那個傻b吧?追你就追你嘛,追不到還說那種話。太噁心了……你別關注這種東西,再說爲一個不在意的人,有什麼好生氣的。你要真生氣,我幫你去滅了他……”

連碧沒有應聲。

“起來起來!咱們一起去找那個傻b……快起來!”高百靈拖了拖連碧的身體,硬要把她拉起來。連碧最後終於沒有辦法,起身坐了起來,把垂在眼前的秀髮拔拉開,嘆道:“你就不能讓我好好睡會兒覺嗎?”

“這都中午了大小姐。今天大週末的你就在宿舍睡過去啊?你們宿舍的人都去自習室了,走的時候還交待我好好中午叫你去吃飯。你看這大中午的,你早餐也沒有吃,再餓下去胃都出問題了。”高百靈用力地搖了搖連碧的肩,一副語重心長苦口婆心地臉。

連碧笑道:“擔心沒吃東西,自己去食堂給我帶點回來。”

“帶會長呀帶……我這特意讓你起牀出去走一走的,”高百靈哼了一聲人,從扶梯上跳下來,“你趕緊換衣服啊,我回宿舍拿包。咱們吃完東西去圖書館唄?或者一起去逛街也行。”

連碧嘆了一口氣:“我不想出門。”

“就爲校論壇上的那個帖子?你要是真的那麼在意,我替你去殺了他。那傻b還會不會說人話了?你根本就沒有答應過他,還扯出一起開房,還你劈腿,拜金,也太不要臉了!”原本要出門的高百靈又回過頭來說,“不過,這種事情清者自清,你別太放在心上了。你可是咱系的系花,就算成天在宿舍不出門,關注的目光也不會少的。起來。咱們去找那個傻b,我去替你殺了他。”

“你?”連碧起牀,鄙視性地看了一眼高百靈。

“我怎麼了?別看我瘦,殺人的力氣還是有的。敢欺負我們連大美女的,殺無赦!”

高百靈這句話完,轉身就出去了。連碧從牀上爬下來,隨便拔了下頭髮,轉身就去了洗手間。

她幾乎穿過了我的身體。

我現在正在別人的回憶裏,就跟空氣一樣,無處不在,卻又完全令別人感覺不到。

過了一會兒,連碧洗漱出來了,在鏡子前面照了照,似乎是覺得睡太久頭髮有點油,又去洗頭髮。

這一回,看到了連碧的正面。說她是大美女,系花,一點都不爲過。這張臉確實很漂亮。無論是哪個五官,幾乎都長得無比挑剔。但她不是常人印象中標準的美。眼窩有點深,鼻樑很高,皮膚也是小?色。有一種異域風情的美。和普通的脣紅齒白不一樣,她這種長相反而看起來更加有味道。

她還沒有洗完頭,連碧又已經殺過來了。坐在椅子上面等。這時候還不流行全觸摸大屏智能機。而是半智能的直板機。諾ji亞。

等連碧的過程中,高百靈開了她的電腦。電腦要輸入密碼,高百靈想都沒有想就輸入了一組數字,成功開機。

桌面上是自己的生活照。

看來連碧對自己的外表也很自信,拿自己的照片當桌面。

高百靈上了自己的扣扣。她應該是經常用連碧的電腦,所以扣扣上都記住了她的號。上去以後,開始聊天。

我就站在她的後面,所以自然能夠看到聊天內容。

“你個傻b。你也說得太過份了吧。”和高百靈聊天的看頭像就知道是一個男生。

接着那個人回覆:“有什麼好過份的,你不跟我說,她本來就是那樣的人嗎?”

高百靈頓了一下,接着回覆:“那你也不能去論壇上去發帖子啊,這多傷人啊。”

“敢做還不敢認了?”

“等會兒她要去找你了,這下你可鬧大了,等着被收拾吧。”

“來就來,當了biao子還想立牌坊?當人家都是真傻?”

“你……”

“放心吧,我不會供你出來的。來就來,她還能吃了我。”

正聊着,連碧叫上了:“百靈,給我拿一下毛巾啊!”

高百靈立刻回覆那個人。說要下線了。接着把關了q,把毛巾遞了過去。再回來關電腦。她做這一切的時候,臉色相當的平靜,也非常自然。

我到現在,纔算是明白了什麼是高百靈嘴裏“有些嫉妒連碧”的話了。她確實嫉妒她,在明知道連碧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人的情況下,向追連碧的男生造謠。導致那個男個男生氣憤難平,直接在校園論壇上“曝光”了她。

連碧吹乾了頭髮,稍微整理人了一下造型,也拿着包出門了。我跟在她們的後面,一起去飯堂吃了飯後,便去建築系那邊去找那個男生了。

連碧態度很誠懇,跟他說。這是誤會,請他把那個帖子給刪了。並且向她道歉。

但那男生的態度十分囂張和鄙視。

“我爲什麼要刪?難道我說錯了?不要以爲你做的那些我齷齪事就沒有人知道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這種女人,就應該要讓大家都看清楚你的真面目。別以爲長得漂亮,就能裝出一副清純無辜的聖母模樣……”

“我做什麼齷齪事了?”原本還很耐心的連碧頓時氣得臉都紅了,“你倒是說說我做什麼齷齪事了?你看到了?在哪裏?什麼時候?跟誰?做的什麼事?”

這一連串的反問將那個男生問得啞口無言,立馬將目光投向了高百靈。高百靈趕緊將手中的奶茶倒灑出去了,撒了那個男生一臉。緊接着罵道:“你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像你這樣叫誹謗,你追不到我們連碧,惱羞成怒……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你要是不把那個帖子刪除,我們去教導處……”

那男生也是講意氣,被這麼潑了一臉的奶茶,都沒有把高百靈給供出來。不過他就算是供出來也沒有用,又沒有證據。高百靈大可以不承認啊。

連碧點點頭。火氣稍微壓下來了一點,“這位同學,我跟你無怨無仇,就算是沒有做成情侶,難道就必須要做仇人嗎?難道說我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追不到就污衊人,你根本就不是喜歡我,你是自私,無恥。”

說完,拉着高百靈就走了。

“今天謝謝你了,要不是你那一下,我真怕自己忍不住上去抽他一耳光,太過份了。都什麼人啊。”離開之後,連碧都還非常不爽。

高百靈安慰道:“沒事兒,以後還有人欺負你,造謠污衊你,我替你殺……”

話聽到這兒,我忽然來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替你殺了他……

聽到“殺”這個字眼,才忽然想起王可可和高百靈的事,猛然才醒悟自己還在他們的回憶裏,那現實生活中……

王可可和高百靈到底怎麼樣了?

心裏一着急,就感覺到了自己身下的牀單了,耳邊是“嗡嗡嗡”的吵鬧的聲音,眼皮子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粘上了,扯也扯不開。

實在扯不開,就只好又睡了過去。這一次睡得比上一次沉。中間還感受到了有人給我一下一下地擦着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貼身穿的衣服全部都汗溼了。因爲透支了體力,我醒來的時候有些發懵和發暈。

“你醒過來了?”剛睜開眼睛,就聽到了楊一的聲音。

我一轉過臉來,便看到了楊一關切的臉。見我醒過來,他微笑道:“你感覺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