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謝謝。”白楓老道臉上露出笑意,強撐着盤腿而坐,單掌豎立胸前,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的死……是劫數,與葉道友……無關,任何人不得……因此記恨葉道友。諸位道友,老道……去了!燒丹覓火無空竈,採藥尋仙有好山……”

說罷,白楓老道腦袋一歪,就此斷氣。

“師父——!”黃梓軒和曾豔萍哭倒在地,連連叩頭,額頭見血。

葉知秋一聲嘆息,悄然退出人羣。

柳煙跟了出來,和葉知秋一起在湖邊散步,低聲問道:“道長死了,他的魂魄……還在身上嗎?”

“在,爲什麼問這個?”葉知秋問道。

“我在想,能不能把道長的魂魄請出來,瞭解一下那個怪魚的事。”柳煙說道。

葉知秋搖搖頭:“那也需要三天,道長的魂魄纔會醒來,才能正常交流。上次的齊修平,也是城隍爺用了加快的辦法,才做到第二天就清醒的。而且,打擾道長的魂魄,也是不敬,不能這麼做。”

柳煙點點頭:“好吧,當我沒說。現在道長死了,這裏的局面沒人主持,下一步怎麼辦?”

“道長死了,後面還有龍虎山,放心吧,會有人主持的。”葉知秋說道。

“那我們……今晚上還下水擒妖嗎?”柳煙又問。

“休息,明天再說。”葉知秋說道。

兩人在湖邊走了一段路,又轉身走回來,卻發現中軍帳前,又多了兩個陌生人。一干道門弟子,正圍着這兩人議論紛紛。

兩個陌生人一男一女,貌似是一對夫妻,都三十多歲,各自穿着道服,肩背寶劍,氣宇非凡。

男的身材高大,容貌俊雅;女的身材嬌小,卻有花容月貌。

葉知秋扯了龐昊一把,問道:“這兩個是誰?”

“閣皁山仙翁派掌門蘭國雄和他老婆夏偉玲,也是受龍虎山天師的委託,來這裏主持降妖的。”龐昊說道。

“原來是他們?”葉知秋心中一驚,再次打量蘭國雄夫婦,同時心裏困惑,爲什麼白楓老道剛剛死了,他們夫妻倆就來了?

柳煙捅了捅葉知秋,低聲問道:“他們是不是很厲害、很有名?”

葉知秋點頭:“道門之中,他們的威望,僅次於龍虎山天師和我們的茅山五老。據說他們夫妻聯手,可以開鬼門遊地獄,是道門中的十大宗師之屬,論級別,比白楓老道還高。十大宗師之中,也就他們夫妻最年輕。”

“天下道門,一共就十個宗師嗎?”柳煙問道。

“是的,除了茅山五老和他們,還有全真龍門派、清靜派的掌門,還有兩個隱世高手。蘭國雄和他老婆,還有一個外號,叫做‘道門一仙’,意思是,他們夫婦都是半仙,合在一起,湊成一個仙人。”葉知秋解釋道。

柳煙竟似有些失望,說道:“如此說來,這次太湖除妖,是沒有我們的事了?”「第二更」 因爲在這裏的都是道門中弟子級別的,現在忽然來了宗師,還是兩個。柳煙覺得,根本就沒有這些道門弟子出手的份了。

“那也未必,鬼知道他們怎麼安排?”葉知秋說道。

正在這時,那邊的蘭國雄朗聲問道:“茅山派還有幾位道友在這裏?”

“我在這裏,還有乾元觀葉知秋!”龐昊隨口說道。

葉知秋也走了過去,稽首施禮:“茅山乾元觀葉知秋,見過閣皁山蘭掌門,見過夏仙姑。”

蘭國雄夫婦一起還禮,都說道:“葉道友龐道友客氣了,聽說茅山派有弟子殉道,我們很悲痛,還望你們節哀順變,然後,我們定下心來,共商除妖之事。”

“請蘭掌門吩咐。”葉知秋說道。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不敢說吩咐兩個字,大家還是一起商量,集思廣益吧。”蘭國雄看着大家,說道:“各位道門同輩,有誰願意參加除妖行動的,都隨我在大帳篷裏說話。已經受傷或者有它事在身的,請隨意。”

人羣中,有人猶豫了一下,稽首施禮,轉身離去。

隨後,葉知秋等人,則跟着蘭國雄夫婦,進了大帳篷裏。

現在,剩下的道門弟子屈指可數,也就是茅山葉知秋、龐昊,龍門派董曉宇,嶗山派張水生,武當派的黃梓軒和曾豔萍。這兩個武當弟子肯定不能走,要爲師父報仇。

另外,還有柳煙和峨嵋派的兩個小尼姑。

午後烏泱泱的一羣人馬,現在死的死傷的傷跑的跑,就剩下這麼幾個堅守者了。

“人不多哈,不過也夠了。”夏偉玲似乎有些失望,但是依舊微笑,說道:“留下來的各位請放心,如果再有危險,我會跟我師兄打頭陣的。來的路上,我已經跟師兄商量過了,決定集合所有的行動人員,布成一個陣法,一起入水,這樣的話,便於互相照應。”

龐昊傻乎乎的,皺眉問道:“你們……不是夫妻嗎?怎麼還叫師兄師妹啊?”

夏偉玲噗地一笑:“我們是夫妻,但是從小就在閣皁山門下一起長大,所以沿用了以前的稱呼。”

這傻蛋,葉知秋斜了龐昊一眼,人家是夫妻倆,你管人家怎麼稱呼?人家在被窩裏喊親親寶貝乖乖心肝,你管得着嗎?

蘭國雄也微微一笑,揮手道:“言歸正傳……現在還有茅山嶗山和全真武當的六個道友在這裏,加上我和師妹,剛好八個人。所以我打算,布成一個八卦陣……”

“不行,我們怎麼辦?我們也要下水,參加除妖計劃!”如霧如雨說道。

“兩位峨眉師太不要着急,聽我說完。我們八卦陣布成以後,其他的人員,可以呆在陣中,跟我們一起下水的。”蘭國雄說道。

柳煙忽然說道:“蘭掌門,我和葉知秋不參加你們的陣法,打算單獨行動。”

跟張水生合作結成陣法,柳煙覺得埋汰人,對自己的侮辱啊!

夏偉玲早就注意到了柳煙,卻不知道她的身份,問道:“這位美女,也是茅山派門下弟子嗎?”

“是啊是啊,她叫柳煙,是我師妹,我師妹……”葉知秋笑着說道。

龐昊皺眉嚷嚷:“葉知秋,柳煙明明是你女朋友,怎能變成你師妹了?”

葉知秋鬱悶,瞪眼看着龐昊,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夏偉玲笑了,說道:“葉知秋這是在取笑我和師兄了?好吧,你和你師妹單獨行動,我們就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希望你們明白。”

“劫數當前,各安天命。”柳煙淡定地說道。

“柳煙,我們也跟你們一組!”如霧如雨立刻說道。

“不帶你們,累贅!”葉知秋無情地說道。

“葉知秋,你……”如霧氣得小臉漲紅,嘴脣直哆嗦。

其實葉知秋還是好意,希望兩個小尼姑跟着蘭國雄夫婦。因爲蘭國雄夫婦道行深厚,可以確保兩個小尼姑平安。

跟着自己的話,葉知秋難以保證她們的安全。

蘭國雄察言觀色,圓場道:“兩個小師太就跟我們一起好了,我們可以佈置六合陣。兩位小師太和我師妹,作爲移動陣眼,對妖怪發起攻擊。我和其他幾位道友負責維持陣法,這樣攻守兼備,自當萬無一失。”

葉知秋和柳煙轉身而退,因爲這裏的商議,跟他們二人無關。

退出帳篷外,柳煙問道:“什麼時候動手?”

“等他們結陣下水以後,我們就下去,齊頭並進。”葉知秋說道。

柳煙點點頭,稍事休息,準備再戰。

其實葉知秋和柳煙,心裏都是憋着一口氣,希望搶在蘭國雄夫婦之前,拿下妖怪!

雖然這個希望不大,但是總要試一試。

跟着蘭國雄夫婦一起去除妖,就算成功了,也不過是凱旋隊伍中的一個小兵。

中軍帳內,蘭國雄夫婦正在瞭解每一個參戰人員的法術和特長,調兵遣將,排演陣法。

這夫妻倆道行高深,行事有很謹慎,可比白楓老道強了許多。

半個小時以後,蘭國雄夫婦帶着大家走出帳篷,先拜法壇,然後列隊出發,走向湖邊。

張水生回頭看着葉知秋,譏諷道:“葉知秋,我看你們不是單獨行動,而是不敢行動吧?”

“廢話,我們茅山派的弟子,是這樣的人嗎?”龐昊瞪眼。

葉知秋走過去,拍了拍龐昊的肩頭:“兄弟你當心點,別跟傻逼一般見識。”

“你也當心,別過分逞強。” 二十年人間路 龐昊點點頭。

蘭國雄帶着大家來到湖邊,他老婆夏偉玲取出一個類似羅盤的東西託在手上,嘴裏**叨叨地念咒。

那個物件很奇特,中間有一枚比兵乓球略大的圓球,發着黑光,四周插着一寸寸的短棍。

咒語聲中,托盤上的圓球轉動起來,忽然有無數棍影從托盤上發出,呼嘯着砸向湖面。

掛名新妻 湖面上立刻分出一條道路,直達前方三四丈遠。

“大家各自歸位,跟我下水!”蘭國雄當先跨進太湖之中。

其他人立刻跟上,列陣前行,不多久便消失了湖水中。

水岸邊,只剩下葉知秋和柳煙二人。「第三更」 “剛纔夏偉玲手上的東西,是什麼法器?”柳煙問道。

“是閣皁山之寶,八荒棍影盤,會發出很有攻擊力的棍影,很厲害。但是我師父說,那玩意防守有餘,進攻方面,差了一點。”葉知秋看着湖面,說道:“我們也走吧,再去會會那個妖怪!”

柳煙點點頭,催動催動射潮弩,闢開湖水,和葉知秋攜手進入湖底,追着蘭國雄等人的腳印而去。

蘭國雄等人在水下的行走速度並不快,很快被葉知秋和柳煙趕上。

葉知秋讓柳煙放慢速度,和蘭國雄等人齊頭並進,一邊觀察他們的陣法。

這個六合陣,其實也平平無奇,不過是六個人排成六角形的隊伍,其他人夾在中間。

蘭國雄等人一邊前進,也一邊打量葉知秋和柳煙。

兩個團隊之間,隔着一層薄薄的水幕,狐仙都能看得見,但是說話的聲音,卻傳不過來,只能聽見嗡嗡的聲音。

葉知秋大笑,看着那邊團隊的張水生,罵道:“孫子,是不是我不敢下來?”

張水生不知道葉知秋再說什麼,一臉迷茫。

“我看你是閒得蛋疼!”柳煙一扯葉知秋,加快腳步而去。

葉知秋嘿嘿一笑:“柳煙,我覺得你說話……越來越接地氣了。”

“都是被你帶壞了,以前我從來不粗口,跟你這個老司機在一起,我越來越俗。”柳煙說道。

“俗一點好,都是平常夫妻,誰不俗啊?你看蘭國雄跟他老婆道貌岸然的,晚上還不是在被窩裏鬼打架?”葉知秋說道。

“滾,誰跟你平常夫妻?”柳煙呸了一口。

不知不覺間過去了二十分鐘,兩人已經遠離了蘭國雄的團隊,深入湖心三裏多路。

忽然間身邊水幕波動,有清脆的噠噠叮叮之聲,傳入耳中。葉知秋和柳煙一起側耳來聽,卻不知道這是什麼聲音。

那噠噠之聲,像是木屐走在地上的聲音,叮叮之聲,似乎是鈴鐺發出的。

“這是什麼聲音?”葉知秋不解,暗自準備。

柳煙皺眉細聽,緩緩說道:“西施響屐舞……”

“啥?西施?”葉知秋被雷了一下。

柳煙點點頭,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這就是西施響屐舞的聲音。史料記載,西施進入吳宮以後,深受吳王夫差的寵愛,經常穿着木屐,裙系鈴鐺起舞。舞臺是百口大缸搭建的,上面鋪了木板。所以西施起舞,就會有木屐聲、鈴鐺聲、和大缸的迴響之聲,音響效果,比現在的影院還好。”

“臥槽,這狗日的夫差真會玩,果然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把西施送給我,我也玩不出這個高度來!”葉知秋罵了一句,問道:“可是,你說這是西施響屐舞,難道西施在這裏?”

如果真的把西施送給葉知秋,葉知秋大概也只能在牀上玩,絕對玩不出這個響屐舞來。

“我只是覺得有可能,不敢肯定。不過,很多史料都說,西施最後死在太湖。”柳煙皺眉,說道:“我們再往前看看,尋找聲源。”

兩人繼續向湖心深處前進,那詭異的響屐聲,一直在耳邊縈繞。

甚至葉知秋和柳煙覺得,那聲音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

正在葉知秋和柳煙東張西望的時候,左側忽然閃過一抹紅色,轉瞬即逝。

“追!”葉知秋和柳煙心有靈犀,一起轉身去追。

柳煙的射潮弩加速催動,射向前方。

那一道紅色身影再一次出現,居然就是昨天晚上,在烏程城外遇見的紅裙骷髏!

“果然是這個妖怪!”葉知秋扣着赤元劍,和柳煙奮力去追。

紅衣骷髏在水裏,緩緩向前遊動,似乎有意吸引葉知秋和柳煙追上來。

漸漸距離拉近,柳煙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個紅裙骷髏的腳上,穿着的就是木屐!

紅裙骷髏一邊向前遊動,一邊讓兩腳在一起碰撞叩擊,發出噠噠的聲響。再看她的裙帶上,果然繫着幾個銀色的小鈴鐺!

“西施,她就是西施!”柳煙大叫。

葉知秋的目力不及柳煙,又是夜晚的水下,所以只能看見一團紅色的影子,聽聞此言,不由得說道:“西施,不會吧?”

“我看得很清楚,她穿着木屐,身上帶着幾個鈴鐺!”柳煙說道。

昨天晚上突然遭遇,柳煙沒有來得及仔細打量。現在長時間追逐,柳煙觀察得很細緻。這女妖容顏絕美,身材嬌小,符合江南水鄉的女子特徵。說她就是西施,也有幾分依據。

“那也不一定就是西施啊,也許是妖怪冒充的呢?”葉知秋說道。

西施,四大美人之首啊,忽然變成了一個白骨妖精,葉知秋有些接受不了!

白雪公主變成了老巫婆,這特碼太毀童年了!

西施啊西施,幾千年來,無數屌絲男都還暗戀着你,文人騷客還給你寫詩,你居然變成了一具白骨骷髏,節操呢?

前面的紅裙骷髏似乎聽見了葉知秋的話,忽然一個轉身,臉對着葉知秋,身子向後倒着遊動,雙手翩翩揮舞,紅袖招搖,且歌且唱:“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此時,紅裙骷髏的臉,就在水幕之外,與葉知秋相距不足五尺。

這個距離,葉知秋看清楚了,心裏驚歎,果然是個絕色美女,都趕上柳雪的一半了,難道真的是西施!

“知秋,下手不?”柳煙有些緊張,問道。

“動手,管她西施東施,既然她變成了妖怪,那我就替天行道!”葉知秋咬咬牙,將手裏的赤元劍向前一送:“赤元出鞘!”

錚地一聲響,赤元劍上白芒一閃,射向水幕中的紅裙骷髏。

可是紅裙骷髏身姿優美,輕飄飄地一個空翻,躲過了葉知秋的劍氣,依舊對着葉知秋唱歌,臉上嬌媚無限,眉眼飛飛……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繼續催動赤元劍。

紅裙骷髏迅速後退,藉着湖水的緩衝,抵抗葉知秋的劍氣,保持着一個安全距離。

葉知秋的劍氣,在水下的射程不足一丈,所以對一丈以外的紅裙骷髏鞭長莫及。

“柳煙,我覺得這妖怪在誘敵深入,想把我們帶進某個地方。”葉知秋繼續追擊,一邊說道。

柳煙聞言皺眉,不由自主地回頭一看,隨後忽然變色,叫道:“我們被包圍了,葉知秋,你看身後!”「第一更」 葉知秋急忙回頭,卻被無數點幽綠的光芒給震驚住了!

這些幽綠的光芒分佈在身後,正在呈扇形向葉知秋和柳煙包圍而來。

身在水下,葉知秋的視力受限,只看見那些亮光,看不清楚這是什麼生物。

柳煙握着葉知秋的手,有些顫抖,低聲說道:“那些綠光是眼睛,人的眼睛……我看見好多古代士兵,正在向我們包圍。”

“古代士兵?”

“是的,看服裝和兵器,似乎就是春秋戰國時期的……說不定,就是吳越爭霸中的那些士兵。他們數量太多了,成千上萬。”柳煙說道。

說話間,那些綠色的眼睛漸漸逼近,已經從左右和後方,將葉知秋二人包圍起來!

距離漸近,葉知秋也看清楚了,真的是古代的士兵!

不過這些人全部面無表情,臉色慘白,死魚眼裏一片幽綠,麻木地圍聚而來。

有些士兵的手裏拿着長戈或者青銅劍,有些士兵則空着手。士兵們的盔甲也各不相同,有的甚至衣衫襤褸,一塊塊皮肉露在外面。

“他們究竟是死人,還是鬼?”柳煙問道。

“是死人,是水裏的殭屍!”葉知秋也心中驚駭,萬萬沒想到太湖之中,還藏着這麼多水裏的殭屍!

“怎麼辦?”柳煙問道。

“這麼大數量的水下殭屍出現,看來妖怪老巢不遠了。我們先上去,然後通知蘭國雄夫婦,大家合力擒妖!”葉知秋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