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舞台上方,南初所有動作做得都是格外小心翼翼,從她剛剛踏入舞台,她就已經感覺不對,站在這裡已經第二次表演,所以對於舞台站位,各自都有明確分工,現在南初所站位置上面特別的滑,隱隱約約南初還能聞到香油味道。

原本這種狀況,南初應該立刻停下動作,但是整個舞台上面似乎只有她的腳下存在香油,其他舞者紛紛已經開始進入狀態。

這種情況之下,南初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

「艾迪,我說你是真把香油倒在地板上面,真的沒有騙我?」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我有多麼討厭南初,難道你不知道?」

「只是覺得奇怪,按理來說現在南初早就應該滑倒才對,或許她的平衡能力真的很好。」

一位女士陪著艾迪坐在舞台下面,與她一起竊竊私語。

聽到自己朋友誇獎南初,艾迪氣的臉色發青。

「我看她是怪物,不然走在油上跳舞,怎麼可能繼續!」

話音落下,這場表演迎來一個動作,南初需要站在香油下面旋轉。

一個圈圈,兩個圈圈,三個圈圈。

還差最後一個圈圈就能完成這套動作,但是偏偏南初腳下一滑,重重摔在地面。

「怎麼回事,芭蕾舞者轉個圈圈能把自己轉暈?」

「可不是嘛,我看還是回去練個幾年再來,比較好吧。」

周圍議論聲音紛紛,因為這場突髮狀況,舞台音樂已經停止。

南初希望這個時候能有舞團隊員攙扶自己一把,但是她們紛紛冷眼旁觀。

明明就在上場之前,她們還是各種阿諛奉承,奮力討好。

「南初,你是怎麼回事,怎麼這種動作都會出錯?」

「知不知道這樣導致我們演出失敗,你要背負全部責任!」

「沒錯,真是讓我失望,到時由你去和舞團解釋,我們的臉都被你給丟光!」

相比台下群眾,她們這副嘴臉更讓南初扎心。

原來所謂同事情誼根本就是誤會,她們不過一直都在利用自己而已。

簡梓佑坐在台下,沒有想到南初居然跌倒,等他反應過來想到上台查看情況,可是一道身影比他更加快速上台。

「有沒有事?」

「怎麼突然摔倒?」

寬厚的手朝著南初伸出,抬眸看到眼前的臉,南初有些不能反應過來。

禽獸先生現在不是應該住在醫院,怎麼能夠出來?

「為什麼不動,是不是摔到骨頭?」

「我來看看!」

陸司寒一把抱起南初,隨後蹲下身開始檢查她的膝蓋。

拜託,這裡可是舞台上面,下面還有幾百雙的眼睛在看!

「沒事,平時練舞也會摔的,只是小傷。」

「待會我們就去醫院檢查。」

今天這場演出觀眾大多都是帝都學校學生,看到舞台上面俊男美女搭配,感覺粉紅泡泡都要飄出來。

「他們好像是對情侶。」

「天吶,這個女生真是幸福,男友居然直接上台檢查傷口。」

艾迪原本想要南初成為眾矢之的,沒有想到劇情走向居然變成這樣。

絕對不能這樣輕易揭過,想到這裡,艾迪安排好友攙扶來到一名領導身邊,一把搶過話筒。

「以為男友過來護著就能降低你的錯誤?」

「南初,你是編舞老師,怎麼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們整個英城舞團,因為你的所作所為都被抹黑!」

「依照我看,需要請你永遠退出跳舞生涯!」

就在艾迪嘰嘰喳喳開口說個不停時候,陸司寒已經發現地上殘留不少香油。

當著他面,欺負他的老婆,真是勇氣可嘉。 “這是學校食堂拉貨的車。”史艾遷驚訝道:“難道兇手就是將棺材藏在了貨車裏,把殭屍偷偷送入校園的?沒想到兇手的心思那麼細密,竟然在十多天前就在開始籌劃了。”

“不,兇手的計劃恐怕在更早以前就在偷偷進行了。”舒暢搖頭:“籠罩學校的黑霧實在很強大,啓動用的符咒定然也非常稀有。兇手至少在學校裏潛伏了半年以上,甚至那隻清朝殭屍,怕也是他培養出來的。”

因爲整件事都非常蹊蹺。縱然百年前,那個清朝官員死前就有屍變的跡象。可埋葬那官員的洪明街,絕對不是養屍地。畢竟沒有活人,能密集的居住在養屍地上。洪明街在C城也算繁華所在,附近的居民何止數萬人。

一個街道能夠繁華昌盛,在風水上就證明了它的上風上水。所以哪怕清朝官員被封入棺材前就屍變了,變成的也只能是最低等的肉屍。肉屍被土層上方經歷百年的人氣侵襲,不但不可能進化,還會進一步被人類陽氣打壓,沒神魂消散已經是萬幸了。哪裏有可能還能進化成真正的殭屍!

例如爲什麼每個城市的學校,總是選擇修在亂墳崗和風水最陰森的地方?因爲學校裏的學生血氣方剛,人氣沖天,低等級的妖魔鬼怪都怕這股沖天氣息。大量的少年少女們,僅僅靠年輕,就能將魍魎魑魅驅散。

所以洪明街的清朝殭屍,肯定是人爲培養的。

“13天前,學校食堂的貨車,是誰在駕駛?”舒暢皺了皺眉,問道。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爲車大半夜的停在了洪明街,那個時間段,肯定不可能是去買食材的。

校園百事通史艾遷也搖頭了,這種事他怎麼可能知道。

“或許,我知道。”紫月一直在看照片,她的眼神裏全是難以接受。臉色陰晴不定了一會兒,這才道:“這輛車其實並不是學校的,而是屬於我一個友人的父親。她的父親是學校食堂的供貨商,每天都會拉新鮮食材進學校。”

史艾遷恍然大悟:“你那朋友是不是叫周曉曉?”

紫月緩緩點頭:“這裏邊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曉川不可能做這種事。要不然,她就是被人挾持了!而且,今天我明明眼看着她離開學校了啊。”

“周曉曉是誰?”舒暢問道。

“周曉曉是二班的學生,也算是一個積極分子。二班的道術理論課代表,他們二班都叫她假小子。因爲這小妮子一頭短髮,打扮的利利落落。活像個男孩。”史艾遷仔細打量着照片上正要將埋兒煞符貼到貨車隱蔽處的戴帽子男生,皺着眉點頭:“看模樣,她確實應該就是周曉曉。”

“不管那麼多了,既然有了線索,殭屍棺材的下落就清楚了。”舒暢沒管那麼多,時間緊迫,黑霧已經縮小到了直徑三百米的範圍。他必須要先將棺材木弄到手。

“等一下如果真看到周曉曉這個人,先防備一下,最好將她控制住。無論她是不是真兇。既然棺材是食堂貨車運進來的,那就很容易解釋了。運貨的車本來走的就是特殊通道,兇手一定還在貨車箱裏偷偷貼了不讓學校發現端倪的符咒。而殭屍和它的棺材,肯定還留在食堂的凍庫裏。”

學校預備的食材,一定會放入凍庫中。而食堂的貨車在校方嚴密的監控下,爲了不引起懷疑,絕不可能亂停。所以棺材,只能在那兒。

“我要去凍庫一趟,你們呢?”舒暢問。

紫月和史艾遷對視了一眼,其實她,更想爲友人洗清嫌疑:“我也去。那隻殭屍有人在控制,想要設陷阱殺掉它實在太難了。靠我們的實力,在黑霧縮小到最小後,肯定是送死。現在唯一能贏它的辦法,就是弄到棺材上的棺材釘。”

棺材釘天生就對殭屍有剋制作用。在現下,確實是最好的殺殭屍法器。

“我肯定也要去。畢竟要掙獎學金嘛!”史艾遷嘿嘿笑了兩聲,這傢伙打算繼續直播賺一筆。

方若喬弱弱的舉起手:“我,我也去。”

“傷員不準去。”舒暢瞪了她一眼:“你一活動,屍毒就會侵蝕你的肌肉,要不了多久就會屍毒攻心。有點傷員的自我修養嘛,別給我亂找事。”

班花嘟着嘴低下了頭,不知爲何,她沒多久又擡起頭來:“你的筆記本。”

她將撿到的筆記本遞給舒暢,舒暢看了一眼,笑了:“麻煩你替我收着,等我找到了殭屍牙和棺材木救了你,你再還我。”

說着就帶着紫月和史艾遷再次跳出了教室。

方若喬用手緊緊的拽着那本記事本,拽的很緊。她本意是想要告訴舒暢,她畫中的女孩自己其實認識。可是那句話她在腦子裏猶豫、拖拉,鬼使神差的始終不想說出口。

女孩最終嘆了口氣:“算了,總之在一個班裏。舒暢同學又坐我後排,我一定會找機會告訴他的。”

嗯,一定!

或許吧……

舒暢三人重新來到操場後,就驚呆了。大半個操場都被黑霧吞沒,翻滾的無盡霧氣帶着邪惡的氣息,用滾滾濃煙將一切都淹掉。濃霧,正在朝教學樓拼命蠕動。宿舍已經消失在了霧氣裏。

霧氣邊緣,許多原本藏匿在男生和女生宿舍樓中的學弟學妹和同學們尖叫着,從樓裏逃了出來,和那可怕的黑霧賽跑。一衆肉屍和跳屍在他們身後追趕,享受着饕鬄盛宴。

紫月臉上劃過一絲憤怒,她人劍合一,猛地飛竄過去。將就近幾隻跳屍生生絞死,舒暢和史艾遷也沒閒着,遊走在黑霧附近,他使用定身咒配合史艾遷殺了大量行屍。

“都到教學樓去。”舒暢對倖存者喊了幾聲。

倖存的學生們一窩蜂的涌向了教學樓。

舒暢看着那遮天蓋月的黑霧,渾身發冷。情況比想象中更加糟糕,黑霧的蠕動吞食速度,也遠遠比預計的快得多。

必須要加快進度了!

“紫月,不要浪費時間,快點趕去食堂凍庫拿到棺材木和棺材釘。”見紫月仍舊憤恨的殺個不停,宣泄自己的情緒,舒暢喊了一聲。

紫月這纔不情願的收起桃木劍,和他一同殺向食堂。

黑霧收縮,同樣在朝食堂席捲過去。看模樣,應該最多半個小時就會將食堂也吞沒。隱藏在學校裏的兇手,是不是真的就是紫月的好友周曉曉,舒暢並不知道。

但他知道,兇手的手段非常狠辣,也並不想將自己的行跡留下。只要黑霧掃過的地方,他所有的痕跡都會被抹去。明早,不再會有殭屍的棺材,或許哪怕是那隻清朝殭屍,都會被黑霧吃得乾乾淨淨。

必須要跟黑霧賽跑,在黑霧吞掉棺材之前,將棺材木和棺材釘弄到手。否則,一切就都晚了! 第720章一定要用下跪方式解決

艾迪這種做法就是窩裡斗,看來她是準備不在英城芭蕾舞團繼續呆著。

但是同樣正是因為艾迪發聲,台下觀眾目光再次停留演出滑倒的事,紛紛開始指責南初一點都不專業。

南初想要開口說話,偏偏沒有話筒,只在舞台上面發聲他們根本不能聽到。

奶包看著漂亮阿姨非常焦急看著話筒,立刻邁著步子來到主持人的身邊。

「這位阿姨,話筒借我看看,可不可以?」

主持人看著眼前孩子,帥氣可愛,這種小小要求,根本難以拒絕。

「這隻話筒非常重要,借你看看可以,但是絕對不能按下開關,好嗎?」

「嗯嗯,謝謝姐姐,姐姐真好!」

奶包眨眨眼睛,順利接到話筒之後,馬上朝著舞台走去。

「南初阿姨,接著!」奶包認真的想,他可沒有按下開關,也沒說話,只是就把話筒遞出,應該不算違反規則。

接住沉甸甸話筒,南初打從心眼喜歡這個奶包,如果他是自己兒子那該多好,真夠貼心。

一旁主持人心驚膽戰,南初已經打開話筒開關。

「真的非常抱歉,沒有帶給你們一場好的觀看體驗,更是因為我的個人行為導致英城芭蕾舞團受到影響。」

「但是這次摔倒背後隱藏不少陰謀詭計,正好現在舞台上面證據還在,你們可以看看,我的位置被人倒上香油。」

「正常的鞋走在油上都會滑到,更加不要說是舞鞋,而且還在處於旋轉狀態舞鞋。」

「而且現在,我的懷疑人選,就是艾迪。」

艾迪站在台下,微張的唇有些驚訝,怎麼南初一眼就能認定自己?

不過很快艾迪勾起一抹嘲諷微笑,可能只是隨意猜測而已,畢竟她可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老師說話可要主意,自己做錯事情自己承擔,不要總讓別人背鍋。」

「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我在陷害你嗎?」

「老師,你要知道,現在的我走路都是問題,哪裡來的功夫再去倒油,你可不要因為整個舞團只有我在休息,所以什麼屎盆都往我頭上扣!」

艾迪提高音量說道,看起來格外正大光明。

周圍群眾看在眼裡,紛紛開始同情起來。

「的確沒有充足證據,但是熟悉這個位置的人,只有我們兩人。」

「當初就是因為你的受傷,我才過來替換,除你以外,根本沒人能將位置摸得這麼準確。」

南初目光灼灼,十分犀利。

如果心中覺得不平可以直說,但是如果想要搞些陰謀,不要怪她通通拆穿!

「簡直胡說八道,明明就是自己水平問題,我們可是一個舞團,為什麼我要搗亂?」

「搗亂的話,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這個問題倒是問住南初,如果英城芭蕾舞團這次失誤傳到網路上面,將來她們想要再次登台演出都會出現困難。

艾迪這樣一做,等於是將自己同樣陷害進去。

「怎樣,現在說不出來了吧?」

「剛才你的所有言論就是污衊,現在請你當眾像我道歉!」

「還有聽說你的祖上就在A國,A國道歉都是需要當面下跪,現在做來看看,也許我能原諒。」

艾迪說完,視線看向後排觀眾,給出眼神示意,只要這時有人煽風點火,等待她的就是萬劫不復。

其實艾迪很早已經討厭南初,只是當初身在W國,她的兩個哥哥帥氣多金,十分寵愛著她,根本沒有機會暗中使絆。

「道歉,道歉,事實已經擺在眼前,明明就是自己疏忽。」

「就是,趕緊下跪,不要耽誤我們時間,快點進行下個節目。」

如果再給南初一點時間,或許能夠找到漏洞,但是底下群眾紛紛表態,明顯都是演員。

「想要我去跪你,受得起嗎?」

「你們通通看看,南初真實面目就是這樣兇殘,仗著自己會些散打,完全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南初不想下跪沒有關係,艾迪就趁今天徹底搞臭她的名聲。

就在艾迪沾沾自喜時候,南初手中話筒突然就被身旁男人奪走。

「難道污衊一定要用下跪這種方式解決?」

整座禮堂響起男人磁性嗓音。

「當然,這裡就在A國,自然要用A國方式解決問題。」艾迪堅持點頭。

也不知道南初哪裡釣到這個英俊男人,但是如果親眼見到南初下跪,只怕一定覺得丟人,說不定還會直接拋棄掉她!

聽到這個回答,陸司寒勾唇一笑,艾迪站在台下看到這樣一幕,感覺心臟跳動都要快上不少。

「剛才艾迪小姐質問南初,造成這次舞台意外你有什麼好處,其實一切非常明顯。」

「艾迪小姐怎麼就是不願承認,其實早在幾天之前,你就已經決定離開英城芭蕾舞團,準備投到韓森舞團?」

艾迪臉色立刻變得難看,死死咬著牙齒,這是絕密!

這個男人究竟什麼身份?

就在艾迪不知應該怎麼應答,突然感覺大腿一痛,身後傳來好友給她一個警告眼神。

艾迪深深呼吸,隨後正面迎上男人目光。

「這位先生,請您不要因為您是南初朋友,所以胡亂開口。」

「我在英城芭蕾舞團整整六年,待得時間可比南初還要長久,怎麼可能背叛東家。」

南初看向陸司寒,眼中飽含擔心。

這件事情原本就是與他無關,真是搞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還要摻和進來。

「是嗎?希爾女士也是這樣認為?」

這個名字曝出,艾迪以及身後好友,渾身開始顫慄起來。

就在觀眾還是不解狀態,其他舞團成員開始解釋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