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本龍大人給他道歉,你是不是腦抽了,本龍大人是那種道歉的人,臥槽啊,你這簡直就是在侮辱我,”

那氣憤的話語讓我滿臉黑線,好像,關注點並不是在這裏吧……難道不是應該關注我說的別的事情嗎,

可是,銀龍卻一直抓着這件事情不放,一直都說自己的形象毀在了我的手裏,我看到這場面,額頭上的青筋一直在跳動着,好想打死他怎麼辦,臥槽啊,這個時候能不能就不要關注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能不能能不能,

撲騰了一會兒的銀龍這才察覺到有着不對勁,然後望向我,聲音之中帶着陰沉道:“你說你走過陰人路,而且還看到了那金棺,然後你還安然無恙的走了出來,”

我有些懵逼的點了點頭,這特麼不是廢話嗎,這人是不是豬腦子啊,我要不是安然無恙的走出來,現在他還能見到我,爲什麼要這麼驚訝,

“臥槽,我現在發現了,我爲什麼要締約給你了,你簡直就是一朵奇葩,”

這話說完,我心中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雖然這話聽起來好像是在誇我,但是你特麼能不能換個詞,難道不知道奇葩是個貶義詞嗎,難道不知道嗎,

我壓抑着心中的憤怒,讓他和我說說,爲什麼要締約給我,還有,我的夢,到底是不是真的,竟然做了這樣的夢,肯定是有預感的,是黑影想要告訴我什麼,還是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銀龍一口咬定我就是做夢了而已,說讓他道歉,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就是做夢,但是說到金棺的時候,他語氣沉了沉:“我現在不是很確定他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但是按照你們的描述,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如若是真的話,我只是要勸告你一句,如若以後金棺裏面的主人出來,你,千萬不要去招惹,能躲的就躲,不能躲的情況下,你只有死了,”

他的話讓我心中一緊,這是什麼意思,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嗎,已經可以抵禦我們所有人了嗎,

銀龍點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眸孔帶着緊張,和剛剛那囂張的樣子完全是不一樣的,

我沒有再問下去,只是這件事情卻像一塊沉甸甸的石頭般,砸在我的心中……

就在這時,我聽到外面傳來痛苦的嚎叫聲,那聲音,很是熟悉…… 那聲音讓我的心陡然上升,也顧不上在和銀龍說什麼,便往外面跑去,只見雲景現在正在滿屋子亂竄,在他身後跟着的,赫然就是一臉陰沉的蘇珏。

我這纔想到昨天對他的祈禱,看來,是非常有必要的啊,也開始慶幸,幸虧將責任推到了雲景身上,要不然的話,現在被吊打的,恐怕就是我了啊。

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但是現在,我卻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們,嘖嘖嘖,爲什麼看着莫名的渾身都燃了起來了呢,這一定是我的錯覺,恩,一定是。

“臥槽啊,小琉璃,你就是一個損友,超級大損友,小爺是爲你好的事情,你竟然出賣我,你竟然將責任全部推到我身上。”雲景見我現在還在幸災樂禍,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但是腳下並未停止,還是躲避着蘇珏的招數。

我笑出了聲音,告訴他這就是報應,誰讓他竟然沒有算到那些的,要不是他的主意,我也不會想到要去那裏啊,恩,就是因爲他!

雲景睜着大大的眼睛,幽怨的望向我,咬牙切齒道:“小爺以後再也不要和你說任何的事情了!對了,蘇珏,停下來,我告訴你,黎殊和琉璃說了什麼話!”

他雙眼放着光芒,對着身後的蘇珏說道,果然,蘇珏瞬間停手,我暗叫糟糕,單就我剛剛看他笑話這件事,他一定是會講所有的事情都添油加醋的,而蘇珏這個大醋罈子,又會相信的……

雲景飛揚着小眼神,挑釁的看向我,我瞬間蔫了,讓他高擡貴手……

只見雲景揚着頭,鄙視的雙眸看着我,似乎在說,小樣,剛剛不是挺囂張的嗎,繼續囂張啊,我瞬間開始求饒了,開玩笑啊,雖然那些話在我們聽來根本算不上什麼,但是蘇珏是一個大醋缸啊,最後倒黴的,是我啊。

“蘇珏,就你知道吧,黎殊的那小眼神,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就恨不得將小琉璃抱在懷中疼愛一番,還是兄弟最靠譜,當時就讓他滾一邊了,就替你這樣護着小琉璃,但是沒有想到啊,你竟然恩將仇報,我都這樣幫着你了,你現在竟然還要打我,哎。”

雲景的話讓我滿頭黑線,臥槽啊,這麼說的話,蘇珏肯定是會生氣的,小心翼翼朝蘇珏那邊看去,只見他嘴角掛着邪笑的看着我,那笑容讓我身體倏然一緊,求饒的看向他。

“雲景!以後你再有什麼想法,千萬不要讓我跟你一塊去,千萬千萬,我恨你!”

我惱怒的看向雲景,辦法是他想的,然後雖然是我陪他去的,但是,我還是一口咬定,要不是因爲他的原因的話,我是堅決不會去找黎殊的,恩,就是這樣。

雲景切了一聲後,雙眼鄙夷的看着我,挑眉道:“你還繼續嘚瑟啊,放心吧,絕對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再來一次的話,我肯定就嗝屁了,我纔不會讓自己在那種困難之中呢,小琉璃啊,你好自爲之吧。”

說完之後,還誇張的笑了兩聲,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我看着蘇珏越來越黑的臉,開始在心裏組織着語言,怎麼辦怎麼辦,他現在的樣子好可怕……

“挺不錯的啊,有這麼多人喜歡你,竟然還妄想擁你在懷!”那怪里怪氣的聲音讓我訕訕的笑了笑。

我儘量讓自己的聲音不帶着顫抖,然後望向他,笑着道:“蘇珏,那啥,我和你說件事情唄,然後這個事情就過去了行不行……”

蘇珏深邃的眸子帶着冷笑,然後一瞬不瞬的望着我,我只得讓自己的臉上保持着笑容,但是,腮幫子好痛啊啊啊,原來笑也是這麼痛苦滴!

“先不要和我說別的,把這件事情給解釋清楚就行。”

我的小心思被蘇珏看在眼中,語氣淡淡的將我的想要說的話給打了回去,我哦了一聲,心裏叫苦不迭。

軟的不行的話,那麼,就只有來硬的了!

“蘇珏,你這是不相信我,你剛纔還告訴我,最愛的就是我的,現在你卻因爲雲景的一些話就開始懷疑我,這就是你說的愛我嗎,這就是你信誓旦旦的愛嗎!”

我眼中帶着控訴的望向他,努力不讓自己害怕,臥槽,說完之後,我便後悔了,因爲,蘇珏的瞳孔瞬間黑了下去,然後眼中帶着異樣的光芒看着我,那眼神好可怕的樣子啊……

我嚥了口口水,心裏緊張的要死,怎麼辦怎麼辦,心裏早就把黎殊和雲景給罵了一百遍。

“走吧,孟老還在那裏等着。”

本以爲會引來狂風暴雨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愣了一下,旋即不相信的看向他,這就放過我了? 重生棄少歸來 有這麼簡單嗎?怎麼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走不走?”見我沒有跟上,蘇珏語氣冰冷道,然後眸中帶着不耐,我只得屁顛屁顛的在身後跟着,一路上都在偷偷觀察着他,看他有沒有生氣之類的,還好還好,他並沒有再說什麼,我提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我們到了的時候,雲景等人也已經在那裏,看到我們,雲景很是詫異,我朝他揮了揮緊握的拳頭,雲景這表情肯定不是因爲別的,就是在說,爲什麼你們會這麼快,而我看起來竟然好好的。

旋即,好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一臉同情的望向蘇珏,語氣之中帶着安慰:“兄弟啊,沒想到你這麼快,哎,別傷心,現在醫學這麼發達……”

我被說的雲裏霧裏的,但是那邊的蘇珏卻臉色鐵青,一直隱忍的洪荒之力就要爆發了,我這才明白是什麼意思,然後無語的望向雲景,爲什麼要這麼污呢,爲什麼?

雲景看到蘇珏那要吃人的表情,也沒有再嘚瑟,只是後怕的摸了摸鼻子,然後我們就開始等待師父的到來。

師父抱着蘇淳一邊逗着一邊走路,臉上帶着歡愉的表情,眉宇只見,皆是輕鬆,我微微抿嘴,然後上前將蘇淳抱在懷裏,等下應該有事情要說吧。

師父戀戀不捨的看向蘇淳,然後眸中的溫情瞬間褪去,換上了一種冰冷,那陡然突變的眼神連我都震了震。

“你們不能夠再在這裏呆了。”師父話音一落,我瞬間迷惑了,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不能夠在這裏呆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我問出後,師父搖搖頭,然後語氣頗爲嚴肅道:“不是,這裏陰氣太盛了,而他們現在修煉的,是需要陽氣的,再加上如若在這裏呆了太久的話,寒氣必定會侵蝕身體,這樣的話,到時候的戰鬥,就沒有一點懸念的輸了,上次你不是說要找房子嗎,怎麼樣了?”

我慌忙說,許青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弄好了,既然他們不適合在這裏呆太久的話,那我們今天就走,師父點了點頭,眼中的不捨更甚了,我讓他跟我們一起走,但是他搖頭,說要守在這個地方,這是他的家。

我心裏酸酸的,這幾天來到這裏後,一直都是挺熱鬧的,師父也習慣了,如若真的都走了的話,師父肯定會不開心吧。

我上前想要安慰些什麼,可是發現,所有的言語現在都不能讓他開心,嘆息一聲,將蘇淳放在他的懷裏,他驚喜的擡頭,眼神帶着詢問的望向我。

我在他期許的目光下點頭,接下來的時間,我們或許會無暇照顧蘇淳了,現在只能將他放在師父這裏了,雖然不捨,雖然會想念,但是我一直堅信,離別時爲了更好的重逢! 當天晚上,我們便開始收拾東西離開孟街,臨走的時候,大家都沉默的收拾着,每個人臉上都帶着不捨,讓我的心也跟着王下沉,走到大街上,一步三回頭的看着,師父並沒有出來相送,在知道我們讓蘇淳陪他之後,他樂呵呵的,擺手讓我們趕緊走。

當看到房子的時候,我又忍不住的再一次對許青表示膜拜了,眼前的這房子,簡直就是豪宅啊,裝修的及其奢華,熱切正如我們先前所說一樣,一個人一間房子,這個好消息沖淡了他們的不開心,都興奮不已。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眼看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們不得不加快速度,然後開始更緊張的鍛鍊之中,我一顆心就緊緊的提着,從來都不敢放下,我也深知那些鍛鍊之人的辛苦,只能夠每天都做好吃的,然後讓他們補充體力。

今天就是約定的時間了,每個人臉上都帶着嚴肅,嚴陣以待的等着,因爲不知道帝業什麼時候會來,大家都靜默呼吸,大眼瞪小眼的等待着。

“我說,會不會是帝業耍我們?知道他放下話之後,我們肯定會擔心,然後就會加強訓練,然後他只是玩玩而已?”

雲景聲音之中帶着不耐,讓我也開始懷疑,帝業是不是就是拿我們開唰,就是要看我們高度緊張的樣子呢?

蘇珏潑墨的眸子帶着沉思,臉上的線條更冷了幾分,搖搖頭,語氣冰冷道:“不可能,帝業是那種說得出做得到的人,我們不能掉以輕心,以免出了事情,現在開始,你們每個人必須要保持高度的緊張,聽到沒!”

那睥睨天下的氣質讓所有人都渾身一顫,然後使勁的點頭,到了下半夜的時候,我也是困得不行了,上眼皮和下眼皮一直在打架,每個人臉上都帶着疲憊,但是他們不能睡……

“桀桀……”

就在這時,陰森的聲音讓我們倏然驚醒,看向外面,只見帝業臉上帶着懶洋洋的笑,身後跟着那些半人半獸的東西,帝業鄙夷的看向我們,語氣毫不在意道:“呦呵,你們還真的在等待啊,真是蠢,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想想,既然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就讓我來看看你們充足不充足吧!”

那囂張的語氣讓我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子竄了上來,什麼叫做充足不充足,這就是蔑視!

他身後的那些東西,個個都摩拳擦掌的,眼中閃着興奮,那妖冶的雙眸泛着弒殺的腥紅!

蘇珏站在我面前,冷着一張臉,眸中帶着蔑視的看向帝業,冷冷道:“今天,是該有個了斷了。”

“哈哈哈,這等好戲,怎麼能不叫我呢?”

黎殊的聲音帶着笑意從外面傳來,放眼望去,帝業的後面,黎殊帶着他的人,將他們的後路完全的給斬斷,看到黎殊的剎那,帝業眸中的憤怒更甚了,旋即便明白過來,憤怒的聲音帶着不耐道:“你們,聯合起來對付我?”

我朝他冷哼一聲,眸中帶着確定,在我點頭的時候,帝業渾身散發的力量,讓我避之不及……

蘇珏雙眸倏然一緊,冰冷的眸子帶着肅殺望向帝業,然後就在這時,蘇珏動了!

伸出寬大的手掌,一個大力便將我拉到身後,一手護着我,一手打向帝業。爭鬥一觸即發!

所有人都動了,雲景和雨深都一臉深沉的往那些半人半獸之中走去,許青等人也開始圍攻,我被蘇珏被拉着,看着這讓人心驚肉跳的打鬥,擔心不已。

就在這時,我察覺到一道陰森的目光朝我刺來,一眼望過去,就連黎殊嘴角帶着冷笑,雙眸之中帶着霸道的佔有慾!

綁架前妻:女人,搞定你 我心中一緊,爲何黎殊現在沒有趁機對付帝業,他在等什麼?忽然一個想法鑽入腦海,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黎殊難道是想讓我們打完之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想要在我們兩敗俱傷的時候,給我們致命的打擊不成?

這個想法一旦出現,便如同野草般開始瘋漲,而黎殊那霸道的眼眸一直都鎖定着我,更是讓我驚心不已,不行,不能這樣一直等待下去,要告訴蘇珏!不能等到事情發生之後,纔來補救!

我趁着空隙將蘇珏拉到一邊,他一手抵擋着帝業的攻擊,雲景和雨深順勢跟上,兩人纏住帝業,讓他無暇顧及蘇珏。

蘇珏看向我,冰冷的眸子殺意更甚了,語氣疑惑道:“什麼事情?”

我頓時語氣急切的將剛剛的發現告訴了蘇珏,他潑墨的眸子盡顯深沉,打探的雙眸望向黎殊,眸中冷意更甚了。

“讓雲景等人先走,不能全部在這裏!”蘇珏快速的分析着,讓我跟雲景帶一部分人離開,可是,黎殊和簡若瑤就在前面盯着,而又有帝業的白蓮教虎視眈眈。這個時候想要殺出重圍而不被發現,簡直是太難了。

我心一橫,拼了!現在就只能按照蘇珏的想法去做了,要不然的話。真的就如同他所說一樣,全部折在了這裏!

我囑咐蘇珏幾句,讓他注意安全,不要被帝業所傷,他沉着一張臉,雙眸更像是從冰冷的神幽中拎出來般,就連我,都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在急劇下降着。

蘇珏開始趁機將雲景拉出來,然後雙手打向帝業,車輪戰術讓帝業有些吃力,腥紅的雙眸逐漸的往上升着,已經快要達到崩潰的邊緣,我心中一驚,總感覺這不是帝業的真本領,兩個月未見,他肯定還有後招。

“琉璃,看到心愛之人被人所牽制,難道你就不心疼嗎?叫醒我,我們並肩戰鬥!”

梨白的殘念在這個時候涌入腦海,那聲音如同魔咒般,始終徘徊在我的腦海中,我依稀能夠看到梨白的身影在晃動,看到她在朝我招手。

就在這時,腦袋劇烈的疼痛讓我緊咬銀牙,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可是,心卻慢慢的朝着梨白的方向走去……

怎麼回事?爲什麼殘念現在出現的頻率這麼頻繁了?黑影呢?每次快要被邪術控制的時候,黑影總能在第一時間出來呵斥,直到她完全消失爲止,可是,爲什麼現在我感覺不到了。

從體內傳來的疼痛就好像是靈魂要被生生的扯出來般,梨白在面前,嘴角含着蠱惑的笑,一直在朝我招手,我的手,也在我驚恐的目光下,朝着她伸去……

“琉璃,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不要抗拒。”

那聲音一直圍繞在我身邊,我明知道不能,明知不能再發生屠城的事情,那會讓我的雙手沾滿鮮血,會讓我的心充滿罪惡。

擔心蘇珏,恐懼黎殊,再加上梨白的蠱惑已經讓我快要堅持不住,我的雙眸在肉眼能看到的情況下,逐漸染上腥紅,那妖冶的紅,讓我開始恐懼,我已經要控制不了自己了……

我甚至腦海之中已經出現了屠城時候的念頭,我需要血,大量的血!內心的某種渴望在瘋狂的叫囂着……

直到我雙眸完全染上妖冶的紅,我嘴角揚起一抹嗜血的笑,在我眼中,已經分不清誰是誰,我只需要血……

只有那鮮血的顏色才能夠讓我不再痛苦,梨白猶如一個掌權者一樣,引領着我到白蓮教那些怪物面前……

我看得到黎殊的驚恐,聽得到雲景的擔憂,更是能看到雨深眼中的希冀,而蘇珏呢,我看不到他的神色,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的痛苦……

就在我伸手想要抓向那人身獅頭的怪物的時候,一道淒厲的叫聲讓我的心陡然下沉…… 我猛然轉頭,看到簡若瑤的身體猶如破敗的蝴蝶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往下墜落,而雨深則嘴角帶着冷笑的站在那裏,冷冷的觀察着這一切。

看到這種情況,彷彿是激勵出了我內心最黑暗的一面,我內心的渴望在叫囂,我依稀看到鮮血汩汩的畫面。

手氣手落之間,我的身邊已經躺下了很多人,那些人每個死前,眼中都帶着驚恐的表情,似乎死不瞑目,而我嘴角帶着鮮血,那妖冶的模樣更甚了。

“琉璃,停下來,不要。”

蘇珏潑墨的眸中帶着擔憂,想要往我身邊跑來,可是卻被在他身後的帝業給死死的牽制着。

我嘴角的笑容更甚,甚至連我都不知道這種情況要多久,還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夠徹底的結束,那腥紅的鮮血叫醒了我心中的渴望,那渴望根本停不下來。

就連帝業那邊半人半獸的東西,看到我也是眸中帶着驚恐的往後退,如若不是此次被控制,我從來都不知道,我的力量是這麼的強大,強大到可以直接將他們給撕碎!

我看到站在遠處的黎殊,嘴角溫潤的含着笑容的看着我,我竟然在他眼中看到了興奮,他在興奮什麼?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我終於成了梨白?

雨深也是眼中含笑,似乎這一天已經期待很久了,我的潛意識告訴我,我應該停下來,不要讓雙手再沾染鮮血,可是,我卻停不下來了。

當我把雙手伸向許青脖頸的時候,他清澈的雙眸沒有害怕,沒有驚恐,甚至,他都沒有掙扎,只是帶笑的看着我,輕啓雙脣:“動手吧,我已經多活了那麼久,是時候去見他們母子了。”

說罷之後。便欣慰的閉上雙眼,眼中含着隱隱的期待,我眼睜睜的看着我的雙手在慢慢收緊……

白琉璃!停下來! 獨寵成婚 那是許青!那是幫你很多次的許青!

我感覺到我的雙腿被人給抱着,還有人掰着我的胳膊,漠視的轉頭過去,只見許青的堂弟眼中帶着憤怒的朝我看來,我不由吃痛。

雙手一顫,便將許青給放下,不知爲何,心裏卻鬆了一口氣,竟然還在感嘆自己,終於沒有下手。

我看到許青的脖子上帶着鐵青,而他,不但沒有感激,反倒是一臉憤怒的看向他的表弟,怒吼道:“誰讓你過來的!滾!”

他堂弟眸底帶着不可置信。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救了他,還遭到了這種待遇?

而我卻心中開始泛酸,他一心求死,只是想要去和妻子團聚,或許是因爲蘇珏說的那些話,讓他覺得,只有死,才能一家團聚……

我冷冷的注視着這一切,雙眸沒有一點溫度,前面的梨白還在用聲音蠱惑與我:“琉璃,繼續戰鬥,我與你並肩!”

“琉璃,這些人,該死!”

“琉璃!你需要鮮血,大量的鮮血!”

我的頭開始劇烈的疼痛,靈魂在怒吼,在咆哮,想要突破重重阻礙,當意識變得清明的時候,我開始訝異,爲什麼?以往從來都沒有發生這種情況,以往也僅僅是被控制而已!爲何這一次來的這麼兇猛,想到某種可能,我心中一驚……

難道是梨白的殘念,想徹底進入我體內?然後就像帝業一樣?取而代之?不,我不能!

那種再不願活在別人掌控下的強烈想法,那種再也不想要被矇在鼓裏的痛!在此刻開始瘋漲!

不管是誰!都不能再掌控與我!

我要這天地之間!再也無人敢於白琉璃對抗!

這種想法一出,我的身體開始發出妖冶的綠光,那綠光直衝雲霄,竟然和當初綠柱的光芒一樣!我的墨發在飛舞着,開始染上鮮紅,而那雙眸,也逐漸開始沾染油綠,就好像是餓狼捕食的時候發出的光芒一樣!

很奇怪的是,當綠光出現的剎那,殘念消失了,我感覺到一絲靈魂抽離了我的身體。意識也逐漸的開始恢復。

當蘇珏已經突然重重困難到達我身邊的時候,慌張的雙眸看着我,我只是衝他一笑,對於剛剛的情況,卻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我後怕的看向蘇珏,往後縮了縮脖子,只見他眸色一暗,鬆了一口氣,無奈搖頭道:“別嚇我了,好嗎。”

那充滿磁性的聲音,竟然帶着一絲顫抖,讓我的心,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緊緊的抓着,我只有不住的點頭。

在我剛剛那種情況下,所有人已經都不敢近身了。唯一的好處就是,現在的白蓮教,也都對我能有多遠離開多遠。

帝業憤恨的看着後退的衆人,想要推動他們往前進,可是,他們卻往後縮的更甚了。

帝業惡狠狠的看向我,眼中帶着一種霸道的佔有慾,並且那黑眸之中,一種狂喜隨之而來。

見我望他,眼底的渴望卻絲毫都沒有減去,反而更爲強烈了!

現在我身邊的蘇珏,渾身散發着生人勿近的氣場,鋒銳的雙眸猶如刀子般刺向帝業!

最後雙方僵持不下,氣氛一度緊張起來,我的心也被提了起來,在沒有殘念幫助的情況下,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

直到最後,帝業才冷哼一聲,拂袖離去。在他離開的瞬間,白蓮教的那些東西,個個眼中都帶着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雙眼畏懼的看向我,只有一些少數的,眼中帶着怒氣。

而黎殊,則冷眸看着躺在地上的簡若瑤,任憑她已經痛的不能站立,也沒有想要拉一把的意思,我在蘇珏的注視下,走向黎殊,蘇珏只是勾了勾脣角,眼中帶着笑意,而黎殊。卻帶着欣喜,好似我能跟他發生關係一樣。

“黎殊,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如若不然,我要你有命來,沒命回!”雖然死的那些,都不是我的人,但是我的雙手卻充滿了罪惡,導致這罪惡的源泉,正是黎殊!所以,從此以後,再見亦是仇人!

黎腥紅的雙眸一愣,旋即帶着不可置信的望向我,蠕動雙脣:“琉璃,怎麼了……”

我冷冷一笑,眼中的冰冷更甚了,脣角盡是嘲諷:“我好心相信與你,相信你是真的要和我們合作,沒想到玩的6啊。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嗯,等着將我們一網打盡是吧?”

我說完之後,看到黎殊的身形踉蹌了一下,似乎在想我爲什麼會知道,他的反應讓我證實了心中所想,現在恨不得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沒有再說話,只是又回到蘇珏的身邊,對着黎殊用了一個滾字的表情,他雙眼帶着失望,我牽着蘇珏,愧疚的走到許青身邊,

雲景站在一邊,虎視眈眈的看着黎殊,生怕他對我們出手,當我走到許青身邊的時候,他堂弟卻很不歡迎:“走!別來我哥這裏!”

“不准沒禮貌,下去!”他話音剛落,就被許青給呵斥,只見他臉色鐵青的走到一邊,雙眸還是盯着我,生怕我對他不利。

看到許青這般維護我,心裏的感動都快溢出來了明明是我不對,可是最後,還是他維護我,愧疚的蹲下身子:“許青,對不起。我……”

雖然那不是我所想,但是傷害卻真的是我造成的,是我親手將他……

許青蒼白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只是那笑容,讓我更加難受。而同時也開始慢慢知道,蘇珏說的那些話,讓他內心的渴望有多大,而又是因爲這些話,讓他跌進了無底深淵……

許青的大度讓我更加的愧疚,而他接下來說的話,更是讓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許青臉上帶着淡淡的哀愁,說話的語氣更像是一種乞求道:“不用感到愧疚,我心甘情願的,如若可以的話,真的不如死在你的手裏。”

那生無可戀的話語讓我身形一顫,心中的愧疚無處宣揚,怎麼會這樣,怎麼就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只見他嘴角揚起一抹自嘲的笑,語氣略帶諷刺的看向我身後的蘇珏,聲音之中帶着嗚咽道:“我知道那天你是騙我的,可是我卻還固執的認爲,我能夠見到她,還能夠再續前緣,雖然我知道這很困難,我還一直在堅持,直到我知道所有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