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江子墨笑容越發的爽朗:“都說來的好不如來的巧,巧的是正好就碰上了馨兒了。”

江子墨那令人難忘的精緻五官上,絕美堅毅的薄脣,微微抿着,餘光去不停的往馨兒身上看。

今天,很有可能是他見到她的最後一面了。

“馨兒,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江子墨忍不住問道。

“明日就走,今日過來,也是來和世子道別的。”馨兒對於江子墨的感情,絲毫沒有感覺。

只是將他當做朋友,而她的目光總是因爲好奇而四處轉動。

也忽略了江子墨眼底的情意。

“這麼急?真的不想再多待幾天了嗎?”江子墨明知道自己留不住她。

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嶽桐梓餘光掃了一眼他,沒有開口。

愛的有多深,就會有多痛,愛得有多深,就會有多捨不得,他似乎能體會到江子墨的心情,他愛着馨兒,也是這樣過來的。

“嗯,馨兒想回去了。”馨兒看了一眼嶽桐梓,她想回去和嶽哥哥成婚。

之前不明白嶽哥哥的心意,現在知道了,她迫不及待想嫁給他。

她知道女子應該矜持的,可是對嶽哥哥,她很熟悉,她們彼此都很熟悉對方。

她在嶽哥哥的面前,不用刻意去掩飾自己。

她可以做她自己,因爲,嶽哥哥很瞭解她。

正因爲這樣,她纔會迫不及待的想嫁給他爲妻。

嶽桐梓注意到她的目光,看着她溫柔地笑了笑。

這小丫頭的心,其實,一直都在他身上。

一想到這裏,他脣線絕美的脣瓣微微勾起,令他的五官越發的柔和精緻。

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將馨兒保護在中間。

荒天一劍 兩個男人一對比,嶽桐梓更加出彩。

不管是身高還是氣勢上,嶽桐梓略勝一籌。

來來往往的賓客,特別是女子,無一不含羞帶笑的看着嶽桐梓。

當然,知道江子墨身份的女子們也一個個想得到江子墨的青睞。

西北世子妃的位置,也是西北地區每個女人的夢想。

“世子的毒,只要每日堅持服丹藥,就會完全解毒的,今日來,馨兒又給世子帶了一瓶解毒丹,希望世子的身體能早日痊癒。”馨兒又拿出一瓶丹藥遞給江子墨。

今夜一別,也不知道要何時才能在見面。

也許幾年,也許幾十年也說不一定。

“多謝馨兒!”江子墨接過丹藥瓶。

如至寶一樣的握在手中。

他們還是朋友,不是嗎?

以後去了皓月國京城,他可以去見她,不是嗎?

愛她,就要讓她過得幸福,他們身份懸殊太大,也許,他們之間有緣無分。 西北王妃的宴會是在王府的主院裏舉辦。

像這樣的宴會,凡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會來。

宴會場地,燈火輝煌,宴會進行的熱鬧而流俗,絲竹之聲不絕於耳,席間觥籌交錯,言語歡暢,其樂融融,彼此之間不過寒暄敷衍,歌舞昇平不假,但雜鬧的環境讓人心裏非常的難受。

江子墨帶着馨兒和嶽桐梓到了宴會上。

馨兒和嶽桐梓去給主位上的壽星西北王妃祝賀。

西北王妃是一個四十左右上下的女子,長得很漂亮,依然風韻猶存,江子墨的五官和她驚人的相似。

和西北王妃打過招呼以後,江子墨又帶着她們二人到了宴席,安坐在他的身旁。

而馨兒的不遠處,正好是於倩倩和蕭琳兒。

大家一路同行了幾天,馨兒也微笑着和她們打了招呼。

今日的兩人,卻恭恭敬敬的迴應着她。

但也不敢上去和馨兒說話,季柔的死,讓她們心有餘悸!

因爲,女人心裏的嫉妒,總是在不經意之間蔓延出來。

今日的馨兒,一身紫色衣裙,裁剪得體勾勒出她的身子極爲婀娜多姿,隱約可見的挑金絲花紋,大方而優雅,輝煌的燭光裏,讓她更加的絕美。

自馨兒坐下之後,周圍男人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看着她。

“馨兒,吃點東西吧!”嶽桐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揚起,夾了幾塊排骨給馨兒。

嶽桐梓看着豐盛的晚餐,這裏,似乎是特意給馨兒安排的,他們這一桌的飯菜比其他桌的要多。

而且菜品都是馨兒愛吃的。

嶽桐梓側目,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目光也看着他們這邊的江子墨。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收回目光,溫潤的目光再次落在身旁的人兒身上。

即使他做再多,他在馨兒的心裏,就只是朋友。

馨兒吃了一塊排骨,等到吃第二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不對勁。

這菜裏……。

馨兒的眼底迅速劃過一抹冷意。

菜裏有毒!

該死的又是無色無味的媚藥,又是媚藥,她吃了一塊,應該不會……。

馨兒側目,看着嶽桐梓夾着一塊魚肉,正要往嘴裏送。

她快速地阻止道:“嶽哥哥,不要吃。”

嶽桐梓一聽,快速地放下筷子。

坐在角落裏的江蘭欣一看,心裏瞬間失落起來,他居然沒有吃。

而沐天馨卻吃了。

“馨兒,你吃了,怎麼辦?”嶽桐梓焦急的看着她。

馨兒快速的搖了搖頭,“嶽哥哥,馨兒只吃了一塊,不會有事的。”

只是,這種媚藥,無色無味,她若不是有了上次的經驗,到真的察覺不出來。

這藥性很強,只是一塊,她的身體現在就開始發熱了。

“馨兒。”嶽桐梓注意到她臉上的異樣。

該死的!

嶽桐梓側目,目光陰冷的看着江子墨。

“世子就是這樣招待馨兒的嗎?你的膽子可真大,居然敢在飯菜裏動手腳。”

嶽桐梓憤怒的聲音比較大,熱鬧的宴會上,聲音戛然而止!

江子墨不可置信的看着臉色潮紅的馨兒。 這桌飯菜是他特意給馨兒備的,都是馨兒愛吃的菜。

但卻被人動了手腳。

他只是希望馨兒能吃好,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江蘭欣更是做夢都沒有想到,會這麼快被他們察覺到。

她的雙手不由自主的緊張的絞在一起。

這樣一來,她後面所計劃也付之東流了嗎?

她只是想要他而已,只是想這樣而已。

她想要他,毀了沐天馨,今夜的宴會,人多手雜。

雲城追究起來,也不會太爲難西北王府。

她是這樣想的,和孃親商量以後,才讓暗中的人在他們二人的膳食裏都下了毒。

而且這種毒無色無味,一般的人根本察覺不了。

大人又要被休了 孃親當年給爹爹用的就是這種藥。

而爹爹都沒有察覺出來。

衆人一聽飯菜中有毒,都不敢再吃,而是紛紛議論着。

“嶽哥哥。”馨兒晃了晃神,她那迷離的小臉上,帶着一股令人疼惜的楚楚動人之姿。

她吃的剛好是糖醋排骨,酸甜的味道中,很難察覺,如今要怎麼辦?嶽哥哥不想要她。

他說,要給她一個美好的洞房花燭夜。

“馨兒。”嶽桐梓心疼的看着她。

她迷離的眼神,純淨的眼底,泛着淡淡的情……欲,顯得越發的動人。

他緊緊的抱着她,馨兒難受的在嶽桐梓的懷裏蹭。

男子身上乾淨清爽的氣息,讓她的心智越發的沉淪。

“寧武,立刻去查,找不到下毒之人,提頭來見。”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江子墨語氣陰冷地吼道。

敢在這種宴會上動手腳,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而且,還是馨兒。

江子墨看了一眼嶽桐梓懷裏的馨兒。

居然下了那種藥,簡直該死!

混蛋!

江子墨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砰的響聲讓周圍的人噤若寒蟬。

“是,世子。”寧武快速地轉身離開。

西北王妃和西北王相視一眼。

西北王一身黑袍,五官剛毅,盛氣凌人!

這宴會還沒開始,怎麼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他們是知道嶽桐梓的身份的。

西北王也不由自主的危險的眯起眼眸!

冷冷的目光掃了一眼全場。

那中毒的女子身份不凡,是誰想陷害他西北王?

江蘭欣身旁的秀兒一看,心裏特別着急。

沒想到她們會察覺到菜有問題。

江蘭欣身旁坐着一位美夫人,往嶽桐梓的方向看了一眼。

收回目光,緊緊的握着江蘭欣的手,讓女兒不要緊張。

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江蘭欣此刻早已害怕得不知所措。

孃親不是說,這種藥不會被任何人察覺嗎?

如果讓父王查出來是她動了手腳,她這一生就完了。

“嶽哥哥,馨兒……難受。”馨兒知道自己的抵抗力不差,可這毒太厲害了。

中了這種毒,解毒丹藥根本起不了作用。

“馨兒,我帶你回空間裏去。”嶽桐梓抱着馨兒起身。

目光冰冷的看着江子墨。

“江子墨,這件事情,半個時辰之內,我要知道結果,動了雲城的掌上明珠,聖主就是滅了你們西北王府,皓月皇也不會多說什麼?” 天醫參上:君主追妻太漫長 嶽桐梓冷怒的說完,抱着馨兒消失在原地。 江蘭欣在聽到嶽桐梓的話以後,更是嚇得不知所措。

就連滅了西北王府,皇上也不會說什麼嗎?

怎麼會這樣?

雲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權利?

江蘭欣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脣,臉色蒼白如紙,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幻想着各種各樣的結果。

外面嘈雜的世界,瞬間被她隔絕在外。

江蘭欣的孃親看着西北王府中的侍衛,不停的盤問這府中的丫鬟。

她的心底,略微有幾分不安。

這樣逐一排下去,秀兒去過膳房的事情就會暴露。

那麼,她們母女也就完了。

千山萬算沒有算到,那個女人會是雲城的掌上明珠。

她不由得埋怨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兒,她怎麼就不把那個女人身份告訴她呢?

如果知道雲城的大小姐也來,她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女兒這個條件的。

嶽桐梓,她見過兩次,人品和樣貌都是萬里挑一的,自己也喜歡,才幫着女兒,沒想到……。

江子墨一直盯着嶽桐梓消失的方向看。

他心痛得無法呼吸。

他對不起馨兒!

本來是邀請她來做客,本就是強人所難。

是他太貪戀她,纔會給她帶來了這樣的麻煩。l

馨兒,對不起!

江子墨在心底說了無數次對不起。

卻也沒能緩解心裏的痛苦。

嶽桐梓的空間裏,嶽桐梓抱着馨兒輕柔地放在牀榻上。

馨兒卻緊緊的揪着他的衣服不放。

此刻她的意志早已經一點點的崩潰。

嶽桐梓看着這樣的馨兒,滿眼心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