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哪怕靈紋宗沒落了,靈紋宗的傲骨卻依然存在,死在難得一現的聖紋之下,你也算是值當了!”鍾子睿有氣無力的看着僵住的鐵屍輕輕的笑道。

鐵屍的拳頭和他的額頭只差了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可是就這一點距離讓僵住的鐵屍不能寸進。

一聲輕吟從鍾子睿身後那個巨大的黑洞內傳出,聲波瞬間蕩遍了整個洞穴。

青龍聖紋,發動!

…… 整個洞穴都在輕輕的顫抖着,鍾子睿發動的青龍聖紋聲音並不大,就彷彿是有人在耳邊輕輕的吟唱了一下,但威力卻非同小可。

聲音本就是無形無質的存在,但在這一刻所有人卻彷彿能夠看到聲音的存在,地面如同波浪一般涌動,波紋所過之處皆是聲音所及之地,原本有些凹凸不平的地面在波紋過後變得無比的平整,所有的凹凸不平都被震盪的聲波抖成了粉末。

青龍聖紋的第一目標鐵屍如同風化的沙雕一樣,在鍾子睿面前一點點的碎成粉末隨風飛揚。

青龍聖紋的威力遍及了整個洞穴,距離數十米遠的正在和鬼燭化身交手的聶飛和小帥哥都被這一股震顫給抖得噴出了一口鮮血,鬼燭化身同樣發出一聲尖叫,身上的火焰薄膜因爲震顫而開始變得千瘡百孔。

無數的靈力氣柱從鬼燭化身上噴射而出,這些都是因爲禁錮的火焰薄膜出現破洞的緣故,被封印起來的鬼並非心甘情願的成爲鬼燭化身助紂爲虐,只不過由於這一層薄膜的緣故無奈的被操控而已,如今薄膜出現了漏洞,只要能出逃的鬼全部都逃了出來。

鬼燭化身以更快的速度在縮水,短短一眨眼瞬間就從一隻巨型八爪魚縮水到只有一輛重型卡車大小,然後火焰薄膜重新覆蓋住了他的全身,剩餘還沒能逃出來的鬼再次被禁錮住。

青龍聖紋本身是聖潔無匹的存在,因此任何陰邪在他面前都會遭受到傷害遞加的結果,雖然只是攻擊的餘波,但這也是爲什麼實力更強的鬼燭化身受傷比聶飛二人還要嚴重的緣故。

鬼燭化身的尖叫充斥着整個洞穴,他的攻擊變得愈發的密不透風起來,由於他的體型嚴重縮水,因此他的攻擊範圍也大幅度縮減,聶飛和小帥哥只是輕輕的退了幾步就離開了他的攻擊範圍,看着鬼燭化身在那裏瘋狂的對着空氣舞動他的八隻爪子。

面對這樣的鬼燭化身,二人更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出手了,如果說先前鬼燭化身的攻擊還能看到一些的話,現在整個鬼燭化身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藍幽幽的大火球,因爲瘋狂舞動的爪子留下的殘影已經讓他的身體完全隱形了。

身後忽然傳來腳步拖地的聲音,聶飛和小帥哥二人回頭一看,毛小芳正一瘸一拐的拖着鍾子睿朝兩人走來。

現在的毛小芳看上去也分外的狼狽,身上的道袍處處破洞,一些春光難以避免的漏了出來,原本蓬亂的頭髮變得更加的散亂,臉色蒼白如雪,身上血跡斑斑,現在只要給她換上一身白袍去演貞子都不帶化妝的。

“我們的任務完成了,你們兩個怎麼樣啊!”毛小芳看着二人有氣無力的慘笑道。

鍾子睿雖然還有一口氣在,但是花白而蒼老的腦袋卻彷彿瞌睡蟲上身般不斷的點動着,眼皮輕輕的抖動,似乎連睜眼對他來說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現在根本沒有人能靠近這個東西,想要破壞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聶飛無奈的說道。

聶飛趁着脫離鬼燭化身攻擊範圍的機會已經將身體的傷勢恢復了,地獄一掌隨時能夠施展,但問題是以鬼燭化身現在的攻擊速度來說,聶飛能否捕捉到他身體的部分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只要進入鬼燭化身的攻擊範圍,聶飛立馬就會被瘋狂舞動的爪子給攪成肉沫,到時候就算他討債人擁有能夠瞬療的治癒能力都沒用——討債人又不是水熊蟲!

“你們誰還有大招?小爺可是用生命爲代價消滅了鐵屍啊!”鍾子睿被毛小芳放到了一邊,半躺在地上擡起眼瞼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倒是有大招可以放,問題是這要求我能夠攻擊到這個化身的身體才行,我是靠近身戰吃飯的。”聶飛看了一眼彷彿完全不知道疲憊的鬼燭化身,一臉爲難的說道。

“我的靈力幾乎耗盡了,已經放不出什麼大威力的招數了。”毛小芳也輕輕的搖搖頭說道。

“我的武器也耗盡了,不過……”小帥哥遲疑了一下,咬咬牙說道:“我還有最後一樣武器!”

“那就不要去想着使用!我們還有時間!”聶飛一聽就明白小帥哥口中的最後一樣武器是什麼意思,但他絕對不會建議小帥哥使用的。

“不,我們沒什麼時間了!”小帥哥搖搖頭說道:“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天就快亮了,一旦天亮以後被人發現整個雙慶市現在的狀況,我們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將這個事情封鎖起來,一旦這種事情傳開,對於整個社會都是極大的影響!”

“那我們可以出去找其他人來幫忙,現在這個傢伙只需要進行遠程打擊就能夠消滅,你犯不上去當英雄!”毛小芳也勸阻了小帥哥,對於特查局十分了解的毛小芳知道每一個特查局的戰鬥人員都有一樣最後的武器,那就是華夏軍隊傳統的光榮彈!

小帥哥還想說什麼,猛的身體一震,鮮血從嘴角不停的溢出,一隻銳利的爪子彷彿長矛般洞穿了他的腹部,幽藍色的火焰在灼燒着他的衣服和皮膚,他的臉孔因爲劇烈的痛苦而扭曲着。

“不!”聶飛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雙足發力衝到小帥哥的身邊,右臂膨脹,狠狠的擊在這隻燃燒着幽藍色火焰的銳爪之上。

因爲鬼燭化身一直沒有再次改變形體,因此聶飛和小帥哥都忘記了鬼燭化身是可以隨時改變形體的,站在鬼燭化身那八隻爪子攻擊範圍外的安全讓他們放鬆了警惕,因此誰都沒有注意到鬼燭化身將自己其餘七隻爪子全部收縮了起來,轉而讓自己的一隻爪子延長了數倍!

聶飛的這一擊讓他的右臂和鬼燭化身的爪子都攪成了粉碎,被封印的鬼再一次從火焰薄膜的漏洞中噴涌而出,這一次鬼燭化身成功的瘦身到成一個巨大的胖子,他的八隻爪子沒有再進行無意義的揮擊,反而是將八隻爪子擡起,虎視眈眈的盯着餘下的三人。

聶飛用左臂將小帥哥抱起,鮮血不斷的從他的嘴和鼻子中溢出,他的表情卻不像是痛苦,反而帶着一種欣慰:“咳咳咳,這下你們沒有理由阻止我當英雄了吧!”

…… “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能夠救你!”聶飛用左手飛快的在小帥哥的身上畫出了一個瞬療用的符印,可是符印完成後卻沒有散發出應有的熒光,那個鮮血畫成的符印只是靜靜的停留在小帥哥的身上。

“爲什麼!我出十倍的陽壽還不行嗎!”聶飛看着毫無動靜的符印,憤怒的仰天吼道。

“沒有用的,”沒頭腦從一邊飄了過來,臉色黯淡的說道:“哪怕你寧願付出百倍的陽壽也不可能,討債人的瞬療只能針對於自己,這是輪迴賦予的恩賜,無法作用於他人身上!”

聶飛猛的回過頭去盯着沒頭腦,雙目中一片血紅。

“算了,這樣也好,起碼我不用糾結要不要使用這個光榮彈了,自殺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下我倒不必擔心這個問題了。”小帥哥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說道。

“我這就出去找人救你!”聶飛想要站起身,但是卻被小帥哥的手拽住了衣角,已經虛弱萬分的小帥哥並沒有多大的力氣,但是聶飛卻彷彿感受到了千鈞之力一般,那其中蘊含了他的決心。

“你有見過肚子上被開了這麼大一個洞還能救得回來的嗎?”小帥哥看着自己腹部那直徑達到三十釐米以上的大洞,還有餘力的調侃了一句道。

鬼燭化身的爪子本身自帶的火焰威力極強,在洞穿小帥哥腹部的時候就已經將傷口完全的燒死封閉了起來,因此小帥哥纔沒有那麼大的出血量,本身作爲戰鬥人員的小帥哥體質和生命力也比一般人要強上許多,所以他才能夠堅持到現在,但是否能夠支持到找人來救治,誰都沒把握,想要毫髮無損的把他送出去更是不可能,說不定現在一移動他的身體他就直接斷氣了也說不定。

“你們兩個趕緊離開吧!”小帥哥虛弱的說了一句,衝着聶飛和毛小芳擺擺手:“我是軍人,死在戰場上也算死得其所了,好歹能混過烈士的稱呼,而且局裏的撫卹金也挺豐厚,起碼不用擔心以後家裏人過得不好。”

“你家中還有什麼人,以後他們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以討債人的名義起誓!”聶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視了因爲他的這一句話在耳邊響起的冰冷聲音。

沒頭腦聽到聶飛起誓,臉色先是一變,欲言而止,目光落到小帥哥的身上幽幽的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

“我的父母早就過世了,現在只剩下一個妹妹罷了,有聶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許多了,起碼小妹以後不會被人欺負了,有一個當討債人的大哥,說出去不知道得羨慕死多少人呢!”聽到聶飛這句話,小帥哥的臉上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淺淺的笑道。

“你的魂魄我負責收了,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好家世的!”聶飛笑着說道,只是這個笑容怎麼看都有些勉強。

“那真是多謝大哥了!”小帥哥輕輕的笑道:“你們趕緊走吧,自爆裝置我已經啓動了,一旦我生命體徵消失就會引爆,我也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多久。”

聽到這句話,聶飛將小帥哥的身體輕輕的放下,走到站在一旁雙目含淚的毛小芳身邊,沙啞着聲音說道:“咱們走吧。”

“你們兩個走吧,不必管我了。”鍾子睿虛弱的聲音也傳進了二人的耳中:“一個人上路太孤單,我就留下來陪他好了!”

“咱們走吧,他強行發動聖紋,就算出去也活不到天亮了。”毛小芳將頭別到旁邊,不忍的說道,聶飛隱約看到她的眼角劃下一滴晶瑩的液體。

“二位,一路走好!”聶飛將自己的右臂恢復,將鍾子睿老朽的身體挪到了小帥哥身邊,鄭重的向二人行了一個軍禮說道。

“去吧,去吧,就讓我們兩個安靜的上路吧。”小帥哥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躺在地上沒有了聲音變成了老者的鐘子睿還有力氣,但是聲音也已經虛弱至極了。

“對了,有煙嗎?”看着聶飛轉身準備離開,鍾子睿連忙問道。

聶飛停下腳步,回到鍾子睿身邊從口袋裏掏出一包煙塞到他手裏。

“我現在連點火的能力都沒了,有火的話也給我留下。”鍾子睿虛弱的笑笑道。

聶飛默不作聲的又掏出了一個火機放到鍾子睿面前。

“趕緊走吧,這小傢伙怕是快不行了。”鍾子睿無力的擺擺手說道。

聶飛這一次終於沒有再停下,他跑到毛小芳的身邊,將其扛到肩上,開始飛速的往洞穴外面衝出去。

毛小芳現在的狀態已經無法讓她快速奔跑,因此她默認了聶飛這樣的做法。

看着二人逐漸遠去的背影,鍾子睿顫抖着手抽出了一根香菸,叼到嘴上,打火機咔嚓咔擦數下才將火打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讓煙霧緩緩的從口中瀰漫而出,嘿嘿笑道:“我今年也不過二十出頭罷了,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壯烈了,而且還是以這麼老的姿態,如果說出去肯定沒人相信我現在只有二十一歲。”

鍾子睿看了自己已經枯朽得彷彿樹皮一樣的手,眼中散發出無奈的神采。

“說起來,雖然咱們兩個一起上路,不過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鍾子睿將視線轉到呼吸已經變得越來越弱的小帥哥身上,嘿嘿笑道:“你小妹以後倒是不用擔心了,那個討債人和以前的可不一樣,算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傢伙,不過他難道不知道特查局的自爆裝置能夠摧毀一切靈體?還打算給你找個好家世,這還真是一廂情願的說法啊。”

鍾子睿又吸了一口香菸,兩隻眼皮感覺越來越沉重了,在他們身前鬼燭化身似乎也開始感覺到不妙,他開始瘋狂的舞動着自己的爪子,但是卻根本就沒什麼用,鬼燭化身無法脫離這根鬼燭,而他也沒辦法攻擊到二人,因此他的行爲在鍾子睿的眼中只是臨死前的掙扎罷了。

“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真是不打算再當修士了,雖然能夠領略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精彩世界,不過肩頭扛上大義的感覺真是讓人不爽。”鍾子睿的聲音越來越弱,夾在他手上的香菸菸灰也變得越來越長。

菸灰再也無法承受自身的重量,輕輕的從中斷開落下,一陣耀眼的白光從小帥哥的手腕上亮起,鍾子睿淡淡的笑了,他仰天笑道:“老頭子,如果有下輩子的話,我還給你買酒!”

…… 瘋狂跑出洞穴的聶飛衝到了那個天坑下方,可是看到那光滑無比的洞壁,聶飛抓瞎了——他現在還沒學會怎麼飛呢!

毛小芳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方纔她也只是強撐着罷了,知道事情可以解決後,一口氣松下去就放心的昏了過去。不過就算她還醒着也沒什麼用,因爲以她現在的狀態是沒辦法再施展什麼靈術的,無論是頂着傷勢戰鬥還是施展靈術都會大量的消耗靈力,毛小芳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想讓她再做點什麼已經是不可能了。

一陣耀眼的白光從身後傳出,聶飛回過頭,眼睛差點被閃瞎,他知道那個小帥哥的自爆裝置啓動了。

大地在悲鳴,這一刻聶飛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做地震,大地劇烈的顫抖讓人根本無法站穩,光滑無比的洞壁裂開,大塊大塊的石頭開始掉落,這個現象讓聶飛的臉色大變。

這個天坑有近百米深,一旦坍塌被埋在其中,想要出去根本就是妄想,就是別人想從外面救援都不可能——上百米的深度,恐怕等挖到聶飛他們的位置,他們兩人的魂魄都已經去投胎了!

“如果繼續揹着這個小妞,你根本就沒辦法逃出去!”沒頭腦來到了聶飛的身邊,一臉嚴肅的說道。對於他來說,這個天坑有多深根本就不是問題,反正鬼是可以遁地的,只要不是被埋到地核裏去都沒事。

聶飛剛想要說什麼,看到通道里忽然亮起的紅光,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小帥哥發動的自爆威力哪有那麼簡單,自爆的衝擊波在地底的洞穴裏被壓縮起來,藉由這條通道衝擊出來威力更加的恐怖!

聶飛只來得及轉身將毛小芳護在懷中,然後就被恐怖的衝擊波和火光狠狠的推到洞壁上。

“靈盾!”被死死頂在洞壁上的聶飛後背忽然出現一面白濛濛的靈盾,沒頭腦站在他的背後,面前豎立着一面靈盾。

“宇哥,謝了!”聶飛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虛弱的側着頭看着沒頭腦說道。

自爆的衝擊波讓他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極大的震盪,如果不是有毛小芳在的話,聶飛也能施展靈盾支撐一會,只不過毛小芳的存在讓他分了神,因此反而是忘了這一茬。

噴涌的火焰順着通暢的天坑衝上了地表,地面上升起了一道長達數十米的火柱。

這一道火柱燃燒了數秒,當火海消失後,沒頭腦一下子撤掉靈盾,使勁的喘着粗氣,雖然他已經不需要呼吸,但在極度疲憊的情況下還是保持着生前的習慣。

整個天坑現在變成一個晶瑩剔透的通道,這是由於爆炸的高溫燃燒後將石頭燒融的結果,整個天坑內也就聶飛所在這一處不及兩平米之地還是完好的。

高溫在散發,聶飛覺得空氣都開始變得稀缺起來。

咔嚓一聲裂響從頭上傳來,聶飛和沒頭腦擡頭一看,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儘管高溫將天坑全部燒融,但劇烈的爆炸同樣震鬆了整個地面,現在整個天坑即將開始坍塌!

“能夠活着出去再謝我吧!”沒頭腦瞟了聶飛一眼,表情無比的嚴肅。

“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聶飛施展了瞬療,讓自己重新變得生龍活虎起來,可是他卻依舊想不到任何辦法可以讓他和毛小芳離開這個即將坍塌的天坑。

“如果是大姐頭在的話,她有無數種辦法可以離開,但是你的話……”沒頭腦看着聶飛,搖搖頭嘆了口氣。

“我知道自己和小小姐的差距,這點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們現在應該想辦法離開這裏,不然你就要另找一個搭檔了!”聶飛面無表情的看着沒頭腦說道。

被燒成玻璃般的洞壁開始出現許多的裂痕,這意味着天坑已經無法支撐太長時間了。

“如果我用肌肉倍化術的話,不知道能不能爬上去!”看到坑壁上不斷增加的巴掌大小的裂痕,聶飛眼前忽然一亮說道。

“你確定要如此自虐?!”沒頭腦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

坑壁現在被燒得如同玻璃一般,因此這些不斷增加的裂痕無疑是鋒利的,如果聶飛想要藉助這些裂痕爬上天坑的話,等爬到上面他的手腳也不能用了。

雖然討債人可以完全治療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但這其中的過程卻和上刀山無二!

“自虐總比等死來得強!”聶飛將毛小芳背起來,解下自己那已經破碎的t恤將其牢牢的和自己綁在一起。

“你可知道你這麼做很有可能兩個人都逃不出去?”沒頭腦默默的看着他的所作所爲,終於忍不住說道。

“我明白,”聶飛衝着沒頭腦笑了笑:“可是我覺得如果我將她這麼放在這的話,我恐怕以後再也當不好一個討債人了,我已經放棄了兩條人命,這一條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再放棄了!哪怕有可能搭上我這條命!”

沒頭腦不再說話了,他很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堅持的信念,一旦信念被毀,這個人很有可能從此一蹶不振,以後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聶飛擡頭看着天坑外的星空,原本覺得觸手可及的星空現在彷彿在三十三天外般遙遠,而他所能看到的也只有這個天坑邊緣那一點點的星空罷了。

聶飛深吸了一口氣,四肢如同氣球般膨脹了起來,雙足發力,聶飛這一跳竟然躥上了三米多高,在自己的衝力將盡時,聶飛將自己的雙手狠狠的插入坑洞上的裂痕之中。

鮮血迸射,鋒利的裂痕直接割破了聶飛的雙掌,一灘猩紅開始在裂痕中蔓延。可是聶飛卻只能死死的摳住這條裂縫,因爲一旦鬆了手他立刻就會掉下去。

聶飛眉頭抽動了兩下,硬是一聲不吭,雙腳探入下方的裂痕中,再一次發力身體又上竄了幾米,然後他又一次抓住了裂縫,原本的傷口被裂痕割得更大了,鮮血也流得更多了。

沒頭腦已經能夠看到在聶飛的指腹中露出的森森白骨,畢竟他的這一雙手要承擔兩個人的體重,然後還要往上跳躍爬行,這樣的行爲除了自虐外,沒頭腦已經想不到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了。

聶飛就這樣不斷的沿着裂痕往上跳行,所過之處全是血痕。

終於,聶飛爬到距離地面還有大約一半距離的時候,這個被燒成玻璃筒一樣的天坑開始塌陷了,最底下的部分發出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大量的泥土和砂石瞬間將原本那個平坦的地面給淹沒。

聶飛臉色一變,動作立刻加快了許多。

只是他雙足一用力時候,一股劇痛從腳下傳來,聶飛不由悶哼了一聲。

腳上那雙運動鞋終究沒有辦法堅持到最後,鋒利的裂痕將整個鞋底都削掉了,聶飛現在等於赤腳站在鋒利的裂痕之上。

聶飛強忍着劇痛雙足再次發力向上跳躍,由於過於用力的緣故,沒頭腦清晰的看見聶飛有三根腳趾永遠的留在裂痕之中。

天坑坍塌的速度很快,從底下不斷蔓延到上方,儘管聶飛已經加快了速度,但還是比不過天坑的坍塌。

聶飛最後唯一的記憶就是雙手抓住一條裂縫的時候抓空了,耳邊傳來沒頭腦的驚呼聲,然後一切就歸於平靜和黑暗。

…… 聶飛是在柔軟的牀上醒來的,入眼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感覺身上似乎貼了無數的東西,並且沒有一處不在疼痛,聶飛撐起了上半身,這時他才發現一些異樣,他雙手的指頭似乎少了許多。

“你醒了。”

一個有些耳熟的聲音從身前傳來,聶飛眯起了眼睛仔細辨認着,但由於光線比較昏暗的緣故,只能看到一團黑影,黑影慢慢的走過來,臉上那顯眼的爪痕讓聶飛一下子就認出了對方。

“王朗前輩,我這是在哪?”聶飛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情況,發現除了右手還剩下兩個指頭外,左邊的袖子空蕩蕩的,他艱難的用兩根指頭翻開被子,發現他的右腿也沒了。

“除了醫院外,還能在哪,你已經昏過去十幾個小時了。”王朗輕笑着說道。

聶飛看了看被插滿管子和各種電線的身體,苦笑一下說道:“前輩還是幫我把這些東西都給拆了吧,我現在還真不方便弄這些東西。”

王朗哈哈一笑,走上前來幫聶飛將身上的管子和電線拆了下來。

聶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手指咬破,然後在胸口上畫出了瞬療的符印,在淡淡的熒光和王朗羨慕的眼神中,聶飛的傷勢在飛快的復原,被截掉的手指和右腿也迅速的再生。

一分鐘後,聶飛跟個沒事人一樣從牀上跳了下來,除了身上還穿着病號服外,壓根就看不出他曾經受過重傷的樣子。

“雙慶市的事情解決了?”聶飛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看着王朗問道。

“解決了,事情沒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嚴重。”王朗坐下來吁了一口氣說道:“雖然萬鬼煉屍的陣眼一共有五處,但除了我和瘋道人破壞的那兩處受到頑強的抵抗外,剩餘的兩處都沒費什麼功夫,你們破壞掉的那一處算是抵抗最弱的了。”

“那現在雙慶市的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吧?你們怎麼解釋這幾乎被夷平的半個雙慶市?”聶飛輕輕的皺着眉頭問道。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們自有辦法。”王朗擺擺手說道。

“特查局一位小帥哥戰死了,你們要給他的家屬安排好。”聶飛沉默了一會,幽幽的說道。

“這一次我們特查局共損失了四隻戰鬥小隊,輕重傷的還不計其中,道門損失了三十一位精英,最慘的是靈紋宗,一共就三位弟子死了兩位,剩下的那個修爲幾乎盡廢,靈紋宗的傳承如果再找不到人繼承恐怕就要斷了。”王朗沒有直接回答聶飛,只是將臉別到一邊去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難道對於那些戰死的人,你們就沒有一點表示嗎?!”聶飛的聲音猛的激動了起來。

“該有的撫卹不會少,但我們不可能面面俱到,死在戰場上是軍人的職責,而且我們的死是不能公之於衆的!”面對情緒激動的聶飛,王朗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但他的語氣卻是平淡無奇,彷彿這壓根就不算什麼大事。

“每年特查局的戰鬥成員傷亡都在三位數以上,而且這一切都是瞞着公衆進行的,套用時下流行的一句話,公衆之所以看不到黑暗,是因爲有人用性命替他們擋住了黑暗,而這就是我們的職責。從穿上這件制服的那一刻起,我們就隨時做好了犧牲的準備。”王朗的口氣平淡如水,似乎他已經將這一切看淡了。

“把那個小帥哥的情況和家屬的情況告訴我,他還有一個妹妹,我答應了他要照顧他的妹妹。”聶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王朗從身後掏出了一份檔案遞給聶飛,檔案的右上角貼着一張一寸的證件照,上面的人笑得十分陽光。

“這是他的資料,我們會給予家屬撫卹,可是其他的事情我們無能爲力,既然你答應了他,那你就去做吧。”王朗輕聲說道。

聶飛接過檔案,右手死死的攥着,小心翼翼的將檔案收好,聶飛看着王朗問道:“你們是怎麼把我救出來的?我的搭檔呢?還有毛小芳!”

“你的搭檔正和你的救命恩人們在一起呢,或許你們只是相互救命罷了。至於毛家那個丫頭,她的傷勢反而沒你的重,現在在另一個病房裏躺着呢。”聽到聶飛提起自己的搭檔,王朗的表情說不出的古怪,輕輕的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聶飛輕輕的皺起了眉頭,聽到毛小芳沒事,聶飛心中的石頭算是落地了,不過他聽不懂王朗那句話的意思。

“跟我來吧,到地方你就知道了。”王朗站起身,徑直打開病房的門走了出去

聶飛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站起身跟在了王朗身後。

出了病房聶飛才發現自己所在的這家醫院似乎並不簡單,來來往往的白大褂們看着聶飛的眼神都不怎麼好奇,要知道聶飛先前的狀況可是十分嚴重,這不過一會的功夫就健步如飛一點傷勢都沒有,換做是正常的醫院恐怕得將他當成超人來看待了。

王朗一路前行,帶着聶飛乘坐電梯,按下了b5的樓層,如果聶飛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地下五層的意思。

在電梯狹小的空間裏兩人都沒有說話的意思,當電梯抵達的打開門的那一剎那,巨大的喧譁聲讓聶飛以爲自己來到了一個菜市場。

b5是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此刻裏面滿滿當當的擠滿了鬼,也幸好靈體本身並不佔什麼空間,並且鬼是可以飛的,也不用呼吸,因此倒是不用擔心會有踩踏事件出現。

看到王朗和聶飛從電梯裏走了出來,原本喧譁的地下空間立刻寂靜無聲,所有的鬼都直勾勾的盯着聶飛,讓他心裏陣陣發毛。

“諸位,這就是你們的救命恩人聶飛,大家鼓掌歡迎!”沒頭腦忽然從旁邊冒出來,站到聶飛的身邊大聲的說道。

地下空間裏忽然傳來了如同山呼海嘯般的掌聲,所有看着聶飛的鬼眼神中都充滿了感激。

聶飛僵硬的揮着手迴應着這些鬼,低下頭悄聲衝沒頭腦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你忘了?”沒頭腦眨巴着眼睛說道:“他們都是被你從鬼燭中解放出來的!經歷這次事件之後,他們一致認爲當鬼太危險,因此打算去輪迴,所以想讓你給他們清算債務!”

“這可是周大叔的區域,我們可不能搶了他的生意!”聶飛聽了沒頭腦的話,眉頭一皺說道。

“這個事情我也解釋過了,可是他們一致要求必須讓你來給他們清算債務,我勸了半天都沒用。”沒頭腦一臉無辜的說道:“再說了,雖然討債人分出了四大區域,但這東西並不是輪迴定下的規矩,只是約定俗成的罷了,而且是這些鬼主動找你清算債務,就算是周雲軒在這也說不了什麼!”

…… “可是這麼做怎麼說都不厚道!”聽了沒頭腦的話,聶飛依然無法毫無芥蒂的去做這件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