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你……爲什麼不能容忍?”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的母親,我很想知道她爲什麼不能容忍我的父親跟母親在一起?

此刻,不光是我,所有在場的人都驚愕的看向秦之允的母親,或許大家都想知道她憑什麼要阻止冥王跟誰在一起!

“因爲他……欺騙我的感情!!”秦之允的母親忽然起身,一臉憤恨的走到我和父親面前,她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父親說:“你敢告訴你女兒,你當年都對我做了什麼嗎?”

做了……什麼??

我詫異的看向父親,難道他當年跟秦之允的母親也有過一段情?天吶!這到底都什麼跟什麼?

但是……

父親卻極其坦然的一笑說:“我可以告訴你!”

他拉着纖瑤的手,像是在承諾什麼似的,對着纖瑤淡淡的一笑,隨即便說:“當年,冥界出現惡鬼鬧事,我調查後發現一個山區裏有人在操控惡鬼爲自己牟利。所以我離開冥界去人間查看,最後將目標調查到了郭燕的身上,當時因爲沒有別的辦法,我假裝成人類,受傷並被郭燕收留,可是她卻對我動了情,而我當年也瞭解到操控惡鬼是另有其人,所以我打算離開的時候,郭燕對我表白了,但我爲了顧及一個女孩子的面子,所以我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辦,如果有緣,我們再談感情的事兒。”

父親說着,頓了頓又說:“這不過是一句特別普通的話,我不覺得自己對你有什麼虧欠!”

“呵呵……”

秦之允的母親冷笑一聲,隨即便看向父親問:“你是辦事了嗎?你是逃避了!而且,我幾次召喚你來到我身邊把事情說清楚,你說了嗎?即使我爲了見你,殘害死那麼多的人命,你都不聞不問,你還敢說你是冥界的霸主?笑話!”

原來……我呆呆的看着父親,又看了看秦之允的母親,我沒有想到原來她們之間還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不過……秦之允的母親未免也太專情了吧?

不對啊!父親那麼說的話,她應該明白父親的心意的,而且……既然她一心愛着父親,那她爲什麼還要嫁給秦之允的父親呢?

“郭燕,我當初就不喜歡你,如果我喜歡你,我又怎麼可能會不跟你在一起呢?你做了這麼多,我有報復你嗎?阿瑟耶的母親因爲你而去火焰洞受苦這麼多年,你還嫌不夠嗎?”

父親看着秦之允的母親說着,眼底滿是無奈,看上去一點怒意都沒有,就好像是在對一個孩子苦口婆心的講話。

但是……秦之允的母親卻情緒極其憤怒的看着父親說:“不夠!!!你禍害了我的幸福,你的女兒又來禍害我兒子的幸福!還害的我的兒子去世,我們的賬,算不清了!”

秦之允的母親就像是一個神經病似的,圍繞着她犯下的錯,然後強加到別人的身上,說這些錯都是別人的錯。

這樣不是神經病是什麼?她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呢?要我跟秦之允分手?我冷笑,不解的看向秦之允的母親問道:“是不是……我跟秦之允分手了,你才能開心的起來?”

秦之允的母親看着我沒有說話,而秦之允在一邊已經傻了,就像不會思考了一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親,根本連一句話都不會說了。

而我看着秦之允的母親,並沒有下定決心,只是隨口一說:“好!既然大家都是仇人,那我跟秦之允馬上離婚,我們不會再在一起了,這下你開心了嗎?”

我斷定,今天這個事肯定是沒玩了,就算我跟秦之允離婚,就算孩子流產了,秦之允母親想要的也絕對不是這些!

果然……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在我說出那些話後,秦之允的母親立刻邪魅的一笑,一雙眼得意的看向秦之允說:“之允,看到了嗎?這就是夏雪,跟她的父親一個德行!她們都是絕情的人!”

說罷,秦之允的母親又看向我,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說:“我就知道你們都是絕情的人,夏雪,就算你跟之允結婚了,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呵呵……

我看着秦之允的母親,心裏很生氣,我沒有想到她還真是跟我想的一樣,只是……我冷笑的看着秦之允的母親說:“我是不會跟秦之允離婚的!我們倆會永遠在一起!”

“沒錯!!”

這次說話的是孟婆,她走到我身邊,微笑的看了我一眼,隨手拿出了她送給我的結婚禮物笑道:“夏雪,你還記得這個盒子嗎?我想……你從來都沒有打開過吧?”

我不解的看着孟婆,這個時候,她拿出這個盒子做什麼?我搖頭,這個禮物不是我沒有打開過,也不是我不喜歡,而是因爲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看這個禮物。

驀然間,我忽然發現我竟然連結婚的蜜月都沒有度過,幾乎每天都在處理各種麻煩。

這時,孟婆會意地一笑,看向秦之允的母親打開了盒子,只見裏面出現了一塊石頭,石頭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我跟秦之允的名字。

孟婆說:“這三生石是冥界的東西,人類拿不到,鬼神更拿不到,所以……我們幾個特意磨礪了很久,才爲夏雪和秦之允准備了這麼一份禮物,我想……你就算是想要分開秦之允和夏雪,都是不可能的吧?”

聽着孟婆的話,秦之允的母親立刻露出了陰冷的笑意說:“那我殺了夏雪呢?我拿不到,之允拿得到吧?之允!”

秦之允的母親回身,看着一臉呆愣的秦之允命令道:“把那個三生石給毀了!夏雪是一個害人的妖精,你不能跟她在一起!她已經不愛你了!”

秦之允回神,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又看了看我,一雙眼最後落在了父親的身上,他的眼底滿是迷茫,最後看向父親問道:“當初……你讓我找到夏雪,並說會給我陽壽,不會是想要報復我母親吧?”

шωш ttka n ¢ ○

秦之允的眼神裏滿是質疑,看着他,我忽然有一種很陌生的感覺,我不知道他爲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他是被母親給控制了嗎?

而這時,父親看向秦之允說:“當初……我讓你找阿瑟耶,就是希望他能夠回到我的身邊,至於你們倆後來相愛,我沒有阻止是因爲我順應天意,秦之允,你不要忘了你們的前世是怎麼樣的!”

父親的眼中閃爍着異樣的光芒看着秦之允說着,而我看不懂父親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但我看得清秦之允的眼神絕對是不正常的! “夏雪,你爲了我付出這麼多,你可曾有覺得累過?我們之間的感情給你製造出了這麼多的麻煩,我已經累了。”秦之允哀傷的看着我說着,一雙眼滿是難過。

看着他這樣,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心痛的我就要無法呼吸。

我上前,一臉不解的看着秦之允,聲音也有些哽咽的問:“你真的打算放棄了?秦之允,如果我說我不累,你會放棄我嗎?”我哀傷的看着他問着,眼淚忍不住在眼眶裏打轉。

這不是我所認識的秦之允,這不是我想要的秦之允,他愛我如命,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但是……秦之允卻苦澀的一笑,隨即對我說:“夏雪,我累了,我很累,我給你們造成了所有的麻煩,帶來了傷害,面對我的母親,我甚至連救我的妻子,我的孩子的機會都沒有,既然我母親那麼痛苦,不想看到我們在一起,那我……”

“不要!”不等秦之允的話說完,我立刻打斷他,一雙眼滿是悲傷的說:“秦之允,千萬別做傻事,千萬別……”

而秦之允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深情的看着我卻說:“夏雪,我愛你,更愛我們的孩子,爲了你和我們的孩子,我寧願放棄一切,也不願意看到你們受到任何的傷害,所以……”

秦之允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母親,滿眼盡是哀傷的說:“既然你希望我跟夏雪分開,好!我寧願跟她分開,因爲我知道我如果不放棄的話,你是不會放過夏雪的,所以……我給你一個交代!”

說罷,秦之允從懷裏拿出了一把匕首,一雙眼看向自己的母親,眼底滿是嘲諷的模樣。

“秦之允!你要幹什麼?”

我焦急的上前,看着秦之允要做傻事,當即心裏難過,他這是要自殺嗎?怎麼可以這樣?

可是……面對自己的兒子這樣,秦之允的母親卻一副不解的模樣看着秦之允問:“之允……你這是要幹什麼?威脅我嗎?”

秦之允的母親滿眼盡是怒意,看着秦之允生氣的問着,好像秦之允這樣做不只是在威脅她,而是在逼死她一樣!

“我威脅你?到底現在是誰在威脅誰?”秦之允滿是恨意的看着自己的母親,或許是壓抑了太久,看着自己的母親滿是痛意的說道:“媽,這是我這麼多年從未叫過您,但我今天只想懇求您,放過我吧?啊?我跟夏雪很好,當年你跟冥王的關係,我們也都聽明白了,不就是因爲你一廂情願嗎?可是你都有了我們這些孩子,跟父親又生活在一起,以前,我的記憶裏全都是你跟父親相愛的畫面,可爲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綜韓劇+韓娛入戲 秦之允的母親聽着秦之允的話,似乎有所動容,一雙眼閃爍着異樣的光芒,看着秦之允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就在大家都等着秦之允母親回答的時候,秦之允的父親出現了,現在所有人都集聚在這裏,秦之允的母親一見秦之允的父親,當即冷哼一聲。

而秦之允的父親看着我們說:“這件事……我來說。”

我呆呆的看向秦之允的父親,忽然不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他來說?他要說什麼?

“當年……我知道之允的母親心裏沒我,而且……我當年跟她在一起,一開始確實是利用。”

秦之允的父親滿眼盡是愧疚的說道:“當年……我利用修文的血來達到讓秦家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所以,她恨我是應該的,後來我們相愛了,有了之允,他一直很疼愛之允,那時候秦家正是最輝煌的時候,我們一家人也都很相親相愛。”

秦之允的父親有些氣虛的又說:“可沒多久,之允的母親又懷孕了,就是柳林。”

秦之允的父親將目光落在了柳林的身上,但沒有一絲絲的感情說:“當年剛剛得知懷孕的消息,寰球國際就忽然鬧了金融危機。後來找人推算,是柳林克家裏,唯一的辦法就是孕期不能在秦家,生下柳林後就丟掉,要麼就得等柳林18週歲才能回秦家,當時我財迷心竅,我一心想要寰球國際好起來,所以我強迫她離開了,給她安排了另一棟房子裏。”

怎麼會這樣?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的父親,難怪我拿出他的心臟時,他的心臟是暗黑色的,原來……我又看向秦之允的母親,她此刻正冷着臉,好像在聽一件跟她沒有任何關係的事。

而這時,秦之允的父親又說:“當年,因爲金融危機正在處理,所以我三個月後纔去見之允的母親,可那時候她懷着孕離開了,秦伯也找不到她,我知道當初我那麼做,但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這麼多年你也一直在報復我,難道還不夠嗎?之允是你最愛的孩子,難道你就不能讓他好好的生活下去嗎?”

“不能!”秦之允的母親忽然低聲怒吼,滿眼盡是怒意的看着秦之允的父親吼道:“你要我怎麼去原諒你?要我怎麼忘記?是!或許我可以原諒你,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而且……之允娶了我仇家的女兒,秦伯沒有告訴你?還是你根本就是想利用這一點來報復我?”

秦之允的母親失控的喊着,巴不得秦之允的父親馬上就去死一樣。

這時,柳林站了出來,她一臉悲痛的看着自己的父親,又看向自己的母親,滿是困惑的問道:“爸爸可以爲了財運而不願意要我,那您呢?爲什麼這些年我的記憶都被消除了?爲什麼我明明在您身邊,卻忽然去了千年呢?”

柳林痛心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問着,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質問自己的父親和母親。而柳林的痛苦,不禁讓我想到了我的曾經,父親當年爲了救我而把我送到了人間,那柳林呢?是不是秦之允的母親也是情不得已才把柳林送到千年前去呢?

可是,等了很久,秦之允的母親都沒有回話,柳林焦急且難過的上前,拽着秦之允的母親問道:“你說啊!爲什麼要拋棄我!”

秦之允的母親看着柳林,只是冷冷的一笑說:“這全都怪你的父親!你問我做什麼?”

秦之允的母親對柳林怒吼着,完全看不出她有一絲絲的難過和傷痛,好像不吼死柳林都覺得很難受似的。

眼看着真相就這麼僵持着,木樨從天而降,落在了秦之允的母親身後,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說:“呦呦呦,還真是熱鬧啊!人全都湊齊了?要不要我幫你們解答一下難題呀?”

木樨?我看着木樨,總覺得他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他這個時候來這裏做什麼?

就在我剛剛想到這個問題,木樨便看着我說:“夏雪,覺得很有意思是不是?我可是特意來找你討要問題的交易呢!”

我白了一眼木樨,他可真是會趁火打劫啊!呵呵……

但不等徵求別人的意見,木樨便說出了當年的事情。

當年,父親爲了調查惡鬼的事情,而去了人間,本以爲是秦之允的母親做了壞事,卻不想……經過調查後發現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於是,父親打算離開。

但秦之允的母親對父親生了情,不願意讓父親走,可眼看着留不住父親了,她表白了,但她當時就知道父親是拒絕她的,所以她一直懷恨在心,甚至是用別人的性命去威脅父親跟她在一起,只可惜……她一切的付出都是無謂的。

後來,她傷害所有相愛的人,哪怕是剛剛相戀的戀人,只要看到她們幸福,秦之允的母親都會想辦法拆散,並加以殺害。

可悲的是……秦伯那時候其實是喜歡秦之允母親的,但因爲她一直不喜歡秦伯,秦伯很失意,便用酒精來麻痹自己,正巧那時候遇到了女鬼。

秦伯那時候知道秦之允母親恨所有相愛的人,所以他一直悄悄的跟女鬼相愛,可惜的是……她們相愛的事情還是被秦之允的母親發現了。 所以,秦之允的母親就殺了女鬼,還栽贓給秦伯,其實就是爲了讓女鬼的怨念更重,更容易控制。

後來,秦伯和秦之允的母親離開了山區,來到了蘇城,跟秦之允的父親相愛了,當時她是知道秦之允的目的,而她那時候的心理就很變態,覺得天下所有的男人她都可以征服。

但漸漸的,她被秦之允父親的溫柔所感動,所以她們結婚了,在結婚的那天,秦伯發現了女鬼被殺的真相,他決定離開,因爲秦伯覺得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再面對秦之允的母親。

但秦之允的母親卻一直利用女鬼的靈魂來威脅秦伯留在她身邊,所以……這些年秦伯一直在秦家。

木樨的話不禁讓我大吃一驚,我從來都沒有想到秦伯是被迫留在秦家的。

這時,木樨得意的一笑,看向臉都綠了的秦之允的母親問道:“怎麼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真相馬上就可以大白了,你還是不肯跟自己的女兒解釋當年的事情嗎?”

“我爲什麼要那麼做?她不是我的女兒!!”秦之允的母親喪心病狂的說着,好像她根本就沒有做錯什麼事似的。

但是木樨卻不給她留下絲毫的情面,他見秦之允的母親不肯說,立刻拉過柳林,滿是憐憫的看着柳林說:“柳林,我現在就還原當年你離開的真相!”

說着,木樨又揭穿了柳林的身世真相。

當年的事情,確實是秦之允父親說的那樣,但是……秦之允的母親其實一直都沒有離開,而是暗中觀察秦家的情況,並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生恨,要毀了秦家。

生下柳林的那天,正巧她去樹林裏抓惡鬼的魂魄,卻不想遇到了一隻靈狐,秦之允的母親殺了靈魂,取出內丹準備拿回去修煉,卻在這時候生下柳林。

於是,她認爲報復秦家最大的利器,秦之允的母親就把狐狸的內丹放到了柳林的肚子裏,慢慢的讓他們融合在一起。

也是因爲這顆內丹,她開始調教柳林,因爲柳林有內丹,她就教柳林一些法術,並讓她學會恨,但是隨着歲月的增長,柳林渴望外面的世界,性格變得越來越叛逆,會時不時得用法術對付自己的母親。

所以,眼看着柳林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更怕她會壞事,於是,秦之允的母親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柳林丟到了千年前,同時,那個時候的秦之允正巧也進入了那個幻境,她自信的認爲秦之允會救出柳林,這樣就可以把柳林帶回家,禍害秦家,但可惜的是……她的計劃落空了。

聽着木樨的話,柳林痛心的看着自己的母親,我想……此刻她已經恢復了記憶吧?同時,我更加難受,因爲我還以爲秦之允的母親會有什麼難言之隱,但是……我真的想不通,秦之允的母親爲什麼會這麼殘忍?這還只是爲了阻止我跟秦之允在一起嗎?

她這分明就是要主宰全世界!!只要別人不聽她的,她就要殺了全世界啊!!

“你們現在是要怎麼樣?以我爲敵嗎?我做錯什麼了嗎?”秦之允的母親傷心的看着我們問着,好像我們在欺負她一樣。

而木樨冷笑,他現在是旁觀者,肯定是站在中立的位子的,所以,他看向秦之允的母親說:“你是覺得我們欺負你了嗎?你就沒有想過這一切都是你自己一廂情願,自以爲是造成的?”

“我沒有!!”秦之允的母親怒吼着,眼底滿是怒意。

但木樨根本就不理她,滿是嘲諷的說:“你連自己身邊的所有人都可以傷害,你還有什麼做不了的?”

說話間,木樨忽然手伸到半空中,片刻後,秦伯出現在我們面前了,可是……秦伯他渾身是血,看上去極其的痛苦。

“郭燕,你不是說你沒有傷害任何人嗎?那秦伯現在是怎麼了?一邊是你設了陷阱讓他去受苦,你還對他下蠱殘害他,你這樣不覺得很虧欠他嗎?”

木樨的目光落在了秦伯的身上,我想……木樨此刻一定很生氣吧?不光是他,我們現在也很生氣,因爲秦之允的母親簡直是魔症了。

“我不虧欠他什麼!因爲他背叛了我,在秦家那麼多年我憑什麼虧欠他的?倒是你!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要幹什麼,有本事你說出來呀!”秦之允的母親看向木樨,她的眼底滿是嘲諷的看着我。

爲什麼要看我?難道……木樨來這裏說這些不是爲了幫我們解決麻煩的,而是爲了交易?

“你想要幹什麼?”秦之允似乎也看出了木樨的意思,立刻湊到我跟前,看着木樨滿是警惕的問着。

但木樨冰冷的一笑說:“你沒有必要這樣質問我,我從來不強迫誰。”木樨說的坦坦蕩蕩,臉上的表情更是坦蕩,好像他並沒有打算要跟我做交易。

可就在這時,秦之允忽然跪在了地上,嘴裏吐出了鮮血,我驚愕的看向秦之允,急忙緊張的蹲下身,抓住秦之允的胳膊問道:“你怎麼了?怎麼會吐血?”

誰能告訴我秦之允怎麼了?爲什麼會吐血呢?

就在這時,秦之允的母親狂笑出聲,看着我當即冷笑道:“夏雪,這就是你跟之允在一起的報應!如果你不想之允死,那就殺了你的孩子啊!回你的冥界做你的公主,這樣不是更好?”

“我要殺了你!”秦之允的父親一見秦之允這樣,立刻衝到了秦之允母親的面前,可是……他還沒到秦之允母親的跟前呢,就已經被秦之允的母親打倒在地。

“爸!!”

秦之允掙扎的起身,立刻衝到了父親的面前,看着自己的父親痛心的問道:“爸爸,你沒事吧?”

秦之允的父親應該是已經暈厥了,因爲他都沒有回話。

而秦之允一雙眼看向自己的母親,伸手便抄起一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母親揮去。

“不可以!”父親在這個時候大喊着,隨即便跑到了秦之允的面前,攔住了秦之允,並哀傷的說:“如果你再親手弒母,那你連做鬼的機會都沒有了!”

秦之允愣愣的看着父親,一雙眼充滿了不甘,我不知道秦之允爲什麼會這樣恨自己的母親,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心裏很難過的。

“哈哈……”秦之允的母親忽然長笑一聲,整個人的頭髮忽然散落了下來,眼睛也變得血紅,滿眼盡是憎恨的看着我們喊道:“今天……你們如果阻止我,那你們就都得死!!”

父親看着秦之允的母親,滿眼盡是驚愕的說:“你竟然……聚集了所有怨靈,注入到自己的身體裏,你這樣只會死,不會……”

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的母親,我不知道她變成這樣意味着什麼,但我清楚的知道,她是鬥不過我們的,因爲……

“啊!!”

我的肚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我錯愕的擡起頭,只見秦之允的母親手臂變得老長,一隻手正狠狠地抓住了我的肚子,試圖要把我的孩子給掏出來。

“不要!!!”

這句話是秦之允說的,也是纖瑤阿姨喊的。

纖瑤阿姨焦急的跑到我跟前,一雙眼擔憂的看着我,又看向秦之允的母親問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爲什麼要傷害兩個孩子?”

“我要她死!”秦之允的母親狠狠地抓住了我的肚子,手指已經探進了我的肚子裏。

而我痛苦的跪在地上,身上沒有一絲絲的力氣,只感覺肚子裏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流失。

“好!既然這樣,那我拼死也要救我的女兒!”說罷,纖瑤阿姨變成了全身紅衣,就連眉毛和頭髮都是紅色的,她咬着牙,看向秦之允的母親說:“我最後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放不放人?” 秦之允的母親嘴角揚起一抹邪笑,伸進我肚子裏的手並沒有拿出去,但她卻已經恢復了正常,我的肚子上好像插着一根沒有盡頭的手。

“想要我放棄報復很簡單,那就是……你去死……不!我要你放棄魔鬼的身份,我要你做人,要你成爲一個日漸衰落的老女人,一個不能再跟冥王長相廝守的老女人!”

秦之允的母親渴望的看着纖瑤阿姨,她的眼中充滿了興奮,好像這樣的報復纔是最幸福的。

我錯愕的看向纖瑤阿姨,我的心似乎在滴血……她是我的母親,可我連一聲母親都沒有叫過,她……

“好!我答應你!”纖瑤阿姨立刻答應了,不等我們阻攔,她就已經扯下自己的頭皮,身上的紅衣,以及身上的皮膚,最後變成了一個看上去有六十歲的老女人!

“纖瑤!!!”

父親心痛的走到纖瑤阿姨面前,滿是悲痛的叫着,攙扶着她就要站不穩的身體。

而纖瑤阿姨卻苦澀的一笑,看着我說:“夏雪,媽媽從來都沒有怎麼照顧你,這麼做你也不要有任何的負擔,因爲只有這樣,我才能證明我是愛你的。”

纖瑤阿姨痛哭着,她的淚水在臉上流淌着。

而我哽咽的看着纖瑤阿姨,嘴脣在不住的顫抖,忍着劇痛看着她叫了一聲:“媽媽!母親!!”

我放聲痛哭,爲什麼我的世界是這樣的?難道我要留下什麼,非要別人失去什麼嗎?

“哈哈……太好了!現在我就要夏雪去死!”秦之允的母親忽然變卦,一雙手死死地扯着我的肚皮,從我的肚子裏拽出了一個剛剛成型的胎兒。

“啊!不要啊!!!”我的肚子上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可卻比不上孩子被硬生生拽走的痛。

“不要?這還不夠!”秦之允的母親再次朝我的肚子伸來,試圖要抓走另一個孩子,而這時,父親生氣,我只感覺天空中正在烏雲密佈,似乎要打雷了。

但這時,慕容瑾攔住了父親,他搶先一步跑到我面前,用自己的手變成一把刀,砍斷了秦之允母親的那隻手,秦之允的母親放聲咆哮,倒在地上後,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我顧不得去看秦之允的母親,因爲我看到慕容瑾正在用自己的血管,把我的肚子給縫合上了。

“慕容瑾……”我驚愕的看着慕容瑾,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他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他不想活了嗎?

但慕容瑾卻對我微微一笑說:“夏雪,等一下就不會痛了。”說話間,慕容瑾扯斷自己的胳膊,還不等我跟他說話,他又跑到了秦之允母親的面前,從她的手中奪回那個血肉模糊的胎兒,立刻放進了纖瑤阿姨的那身皮裏,並用自己的血液將那身皮變成了一個肉球。

那身皮就好像是胎兒的襁褓,將她緊緊地保護在裏面。

可就在那身皮變成肉球時,慕容瑾已經倒在了地上,我見狀,顧不得肚子上的疼痛,立刻衝過去,看着慕容瑾痛心疾首的問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千萬寶寶的替婚媽咪 慕容瑾伸手摸着我臉頰上的眼淚,滿是微笑的說:“夏雪,我只是丟了自己的魂魄,用我的魂魄救了你的孩子,雖然說……雖然口口聲聲都說要放棄你,可我做不到,夏雪……你答應過我的,你說下輩子要跟我在一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