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升龍的瞬間,劉師奇的本能便感覺到了至命的危機,他在逃跑的時候奮起全力,一劍斬下,但是,升起的龍爪一爪,他足足四境的劍氣以及那柄足可以抗住我血字劍的寶劍,全部都在徹底的抓碎了,然後恐怖的龍氣升騰,撞碎了他全身的衣物,也撞碎了他四境的靈氣護盾。

“噗……”劉師奇噴了一口血,摔飛了出去,全身的肌肉百分之百的開裂了,就像是有人拿着無數的小刀子在他的身體切割着似的。

然後,他就沒有再動了……

四境高手,堂堂四境高手,連一個大招都還沒有發得出來,就直接被一招秒殺了!!!

不過,似乎還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四境高手已經被秒殺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隻五爪金龍給吸引了過去,太漂亮了,傳說中的神獸啊!

神獸個子並不大,甚至還不如我最大的那隻紅翎蒼鷹大,也就三四米長,大腿粗細,渾身佈滿了金色的鱗片,當真是如傳說中所說的一樣,龍首蛇身,要他媽多威武就有多威武。

我看到它的時候,唯一的遺憾就只是感覺它太小了點,如果它能有個幾十幾百丈長,那就爽了,騰雲駕霧,爽飛天啊!

這條龍跟當初在武則天的那裏看到的那一條龍的樣子其實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比她的那條龍看上去還要小上一號,它在我頭頂遊離了一會兒之後,再朝天一吼,龍吟聲再次傳達百里之外,就像是古時候的皇帝在叫‘平身’一樣,所有聽到這道龍吟的人都只感覺身上的那股子壓力猛的減弱了,然後離得近的人都擡頭看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五爪金龍身體在半空中猛然一擺,然後朝着我猛的一頭撞了下來。

我當時正躺在地上看它的英姿呢,到不是我不想站起來看,主要是我躺在那裏已經起不來了,我全身的骨頭百分之六十都已經完全被劉師奇給打碎了,現在我能夠保持這種姿式看它龍騰於天已經用盡了我幾乎所有的力氣了。

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着它朝着我撞了下來,我的魂都嚇得飛了大半,剛剛我可是親眼看到它把劉師奇給瞬間撞得秒殺了的啊,這傢伙它不是想要把我也幹掉吧?

然而事實證明是我想多了,因爲它並沒有撞傷我,而是一頭撞進了我的身體裏來消失不見了,緊接着,我感覺周身上下猛的多出來了一股子狂爆的力量,這股力量就像是無數條小龍一樣在我的身體裏橫衝直撞,將我的身體撞得噼啪作響,斷掉的骨頭被撞得還了位,已經移位的穴位被撞回原位,就是手法太過於粗爆了,痛得我滿地打起了滾來。

紅伊他們看到我這個樣子,還以爲那條龍傷害了我呢,都在第一時間衝上來想要幫我,可是當她們衝上來的時候,我已經不感覺到痛了,因爲那股狂爆的力量在衝撞的時候已經到了小腹的丹田處了,一直蟄伏在那裏的裁決之力在被它們撞動的時候便猛的衝了出來,就像是一位厲害的馴獸師,一下子便把這些小龍一樣的靈氣給馴服了,然後,兩股力量開始融合,修補着我的身體,我內視了一下,發現原本透明的靈氣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變成了純金色的了,就像是真真的金液一般,看起來高端大氣上檔次啊。

腰不疼了,腿不痛了,原本只有二境的實力直接給我衝升到了三境巔峯了!

龍氣跟裁決之力組成了一種新的力量,這就是武則天的裁決祕籍上寫着的裁決龍力吧。

有了這種力量,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斯巴達了,彷彿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一樣,可惜劉師奇死了啊,否則的話我還真的再想要打一場的。他冬樂弟。

紅伊他們趕了過來,三宗的人也都趕了過來,所有的人都注視着我,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我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更是理解他們的心情,所以,我衝着三宗的人咧嘴笑了一笑。

三宗的人,除了洛可可跟徐建平之外,所有的人都被我這一笑嚇得集體朝後一仰,有的人甚至朝後退了兩步,然後見我並沒有更多的反應之後他們所有人又都反應了過來,想起剛剛自己的動作,全部又都紅起了臉來,尷尬得要命。

其實這也怪不得他們,四境高手劉師奇對他們來說就是天上的人物一樣了,但是這個天上一樣的人物現在卻被我直接給秒殺了,這尼瑪得是多強的實力才能秒殺四境高手啊!!!

恐怕,就算是那個號稱天下第一高手的陳雨瀧來了也沒辦法秒殺劉師奇吧,更何況,我剛剛還召喚出來了傳說中的神獸五爪金龍,現場大部份的人都是華夏人,都是龍的傳人,但是誰都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神龍,所以,看得癡了,傻了,也懵了!

“呵呵,大家下午好啊,這一場算我們勝了,我想大家應該沒有別的什麼意見了吧?”我在笑着,身體一整,一道似有若無的龍影再一次的在我的身後浮現了出來…… 龍王爺打個噴嚏都能傾盆大雨,我這笑上一聲都能嚇住三宗百派,不得不說,這個時候我的心情還是爽得快要飛天了的。

三宗……不對,現在該說是兩宗了。茅山派的人自從劉師奇被我秒殺了之後就跑得一個不剩了,洛可可他們拉都拉不住,現在也就只有洛可可與徐建平帶着我過來了,兩個人的臉上也很是精彩,估計他們都完全沒有料想到,集合了他們三宗的壓力,再有董天宇,雲振海,劉師奇,再加上咖喱國的黃金聖使,島國的玖橋幕府的高手菊川一郎居然都完全拿不下我們大陰司!

在來之前,三三宗的人沒有一個覺得我大陰司能有真正的實力壓倒茅山派的,就連被我們拿下來了茅山派都絕對不承認這一點,這也是他們敢再殺回來找我們大陰司麻煩的最主要原因。因爲他們認定了我們打他們不過!

可是現在,現實用了一記比天還大的巴掌在三宗的人臉上狠狠的抽上了一個耳光。

五大高手啊,茅山派實力前三的三個人,加上一個咖喱聖使,居然全部都把命留下來了!

唯一活下來的就是一個玖橋幕府的菊川一郎,而菊川一郎活下來的代價是有多慘呢?他損失了一隻密寶須彌環,還損失了二十幾個手下以及手下所穿的不朽之鎧。另外幾十只怪化鳥跟他的爆炸侍者團,這些所有所有的一切加起來,卻只讓我們大服司損失了……一隻碧眼金蟾!

三宗的人跟島國,咖喱國的人都對我們感覺無聲的憤怒了,我們這一次可以說是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只不過是死了一隻癩蛤蟆而已,我們這邊都還不死不休的,這讓三宗那些人覺得特別的不解跟蛋疼。

“恭喜陸宗主,茅山敗了,我們沒話說了,恭喜你們大陰司成爲第四宗……”洛可可嘆了口氣道。

“洛掌門此言差矣,茅山已經不復存在了,三宗還是三宗,只不過茅山被大陰司替換了。”徐建平連語氣都變了,這也算是一種對於我們實力的認可吧。

“哈哈哈哈,這就好。大家請隨我回茅山再讓我一盡地主之宜吧。”我裝模作樣的邀請大家一起回茅山,大家也都裝模作樣的同意了,還裝模作樣的祝賀了我們,只不過。他們真正的心意是怎麼樣的卻是沒有人知道就是了。

不過不管是怎麼樣的,今天的這一戰,我們勝了,我們勝了,那自然就要好好的慶祝一下了!

慶祝這種事,無非就是吃好,喝好。

在這個有錢萬事足的時代,這種目標還是超容易達成的。

讓人在就近的城市裏‘請’了幾十上百號大廚師回來,加上茅山原本的廚師,材料,酒水一車一車的往茅山運過來,反正用的是茅山的財產,我並不怎麼心疼。

況且,這些人也並不是白吃白喝的,當晚宴會的時候這些人就藉着慶祝我們大陰司正式成爲華夏三大宗門之一,大家都爭先獻禮着,金銀財寶,珍珠瑪瑙,更有人打聽到紅伊不食人間煙火獨愛冥幣,甚至有人不知道從哪裏搞來了幾張地冥幣!雖然只有幾張,卻也讓紅伊喜笑顏開了!

紅伊高興了,那麼我自然也就高興了,一高興,便隨意的叫人回送了一批禮物給這送禮之人,其價值是這人原本送禮的數倍之多,激動得那送禮之人差點當場跳了起來。

幾乎所有觀禮的人都留下來參加了我們勝利的酒宴了,以前對我們有質疑的,現在都無比高度的認同了我們的實力,雖然留在茅山上面的人都沒有看到實際的戰況,但是我們把劉師奇他們的屍體擡回來的時候可是沒有作何掩飾的啊,再加上後面回來的人大肆的宣傳當時的戰鬥情況,我秒殺茅山第一高手劉師奇的事情也就人盡皆知了。

所以,再也沒有人敢對我們不敬了,就算是心裏對我們很不爽,也沒有人敢表現出來了,就算是那些島國人,咖喱人,也都無比的規矩了起來,他們就算是再傻逼也知道秒殺掉了劉師奇是一種何等可怕的事情!

島國人不傻,咖喱人也不傻,他們懂,所以,他們一起開開心心的來給我們祝賀了,生怕我們一不高興就高他們給乾死了,島國人之前還找我們要須彌環,不朽之鎧什麼的,現在卻是連屁都沒有再放一個了,菊川一郎現在見到我都是先鞠躬彎腰,嗨個不停的,規矩得跟個孫子似的。

不過,我也沒有放鬆警惕,雖然現在他規矩得像是一個孫子,可是我也知道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島國人就是這樣的,你強大了,他們就會乖得跟孫子似的,但是如果讓他們抓到機會,他們就會像是餓狗一樣撲上來,用最大的力氣來咬死你……

開了足足三天的宴會,酒喝了無數,朋友交了無數,禮物收了無數,大陰司的名氣也正式開始輻射開去,我們大敗茅山派,秒殺茅山第一高手的事情將被人們傳唱。

如日中天啊,這就是真正的如日中天啊!

現在在華夏再沒有一個,一個幫派能夠跟我們的名氣相比的……

洛可可帶着崑崙派的高手走了,徐建平也帶着龍虎山的高手走了,他們兩派雖然這一次來的時候都是站在茅山那一方的,但是在走的時候他們卻都給我留下了修好的想法,還解釋了一下菊川一郎跟黃金聖使出現在他們陣營裏的原因是跟他們沒有關係的,那都是茅山找來的高手,他們原本都是不會出人對付我們的,所以茅山纔出那樣的下策……

雖然我心底是完全不信的,但當時還是跟他們一起大罵茅山的孫子沒品德,然後握手言和,笑得一個比一個真誠。他夾頁巴。

其他小宗門的人也都逐漸的離開了,當然也有離不開的,比如說之前那個什麼長門派的人,還有幾個與他們關係很好的人門派都是走不了的。

我現在說的話可以說是一諾千八了,一口唾沫一個釘子,當初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說出來的話,現在自然是要履行的了,再何況,我也根本就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

在我看來,咖喱人跟島國人固然可恨,但是卻遠遠不如漢奸來得可恨!

讓我有些意外的是,咖喱人跟島國人居然都一直沒有離開的意思,那菊川一郎帶着他們就在茅山上住了下來,每天過來跟我喝酒聊天,但是絕不糾纏,就在我懷疑他是不是在暗中打那須彌環跟那些不朽之甲的打算的時候,茅山上,卻迎來了另一位客人。

那是大戰之後的第四天的早上,我剛剛陪着紅伊吃了早飯準備去看看何沐把須彌環什麼的研究得怎麼樣了的時候,從山腳下的石階上便慢慢的走上來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五十來歲,穿着傳統的島國武士服,腰間挎了一柄武士島,?子下留着一戳標準的小日本式鬍子,在這個時代留這樣的鬍子的人是很少見的,所以不少人看着他都覺得有些好笑。

我沒有笑,甚至是有些嚴肅了起來,盯着他沒有隨便亂動。

“玖橋幕府‘丁’字部頭領菊部有雨見過陸宗主。”這人離我十米遠,恭敬的彎腰行禮,島國人在禮儀上還是很注重的,我身爲堂堂華夏好男兒,自然也不能失了禮儀……

“噗哈哈哈,你他媽居然叫菊部有雨……哈哈哈,你他媽是日本的雨神嗎?哈哈哈哈……”我很有風度的狂笑了起來。 再有風度的嘲笑也不會讓人覺得好受的,這位菊部有雨先生顯然有着很好的涵養,他並沒有因此而生氣……雖然他的一張臉扭曲了那麼短短的一瞬間,但是這並不妨礙我繼續嘲笑他。

“陸宗主,這位是我們玖橋府丁字部的頭領。還請您放尊重一點!”菊川一郎不知道從哪兒衝了出來,衝着我低聲的咆哮。

這還是我秒殺了劉師奇之後,菊川一郎第一次過來對我這樣說話。

“八嘎,你滴,怎麼滴跟陸宗主講話滴?你滴滾一邊去。”菊部有雨同志的這句話讓我翻了翻白眼了,感情他剛剛的第一句問候也是私練過許久的啊,否則的話不會說得這麼溜,肯定就會說得跟訓斥菊川一郎這樣了。

“菊部有雨同志遠道而來,還是在屋子裏來說話吧。”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又在扭過身笑了起來,雖然沒有笑出聲,但是聳動的肩膀卻讓他們可以清晰的看懂我就是在笑……沒錯,老子就是在笑怎麼滴吧,我就不信這兩個島國人敢對我怎麼樣。老子可是連四境高手都可以秒殺的存在啊,這菊部有雨同志的實力我看不通透,但是再也也絕對不會強過去劉師奇吧?

如果說島國隨便出來一個人便能媲美我大華夏的頂尖高手的話,那纔是真的日了狗了呢。

“不急,還有滴一位滴客人要來滴,咱們滴先等一等。”菊部有雨同志並不着急,而是站在那裏跟我一起等了起來。

我有些好奇了。是誰要來呢?

沒多久,我突然有了種異樣的感覺,擡頭朝着天上看了過去,這個時候菊部有雨也朝天上看了過去。

天空之上,遠遠的飛來了一朵潔白的雲……好像是雲的樣子。但是等雲飛近了的時候,我纔看清楚了,這哪裏是雲啊,這分明就是一隻巨大的仙鶴嘛!

窩槽,真的是仙鶴啊,長得神俊無比,足足有十米長,雙翅展開比我的那隻紅領蒼鷹都還要大上幾分,而且單純的以外形上來看的話,紅領蒼鷹拍馬也趕不上這隻仙鶴,這傢伙渾身雪白。但是頭頂上卻是長着一尾鮮紅的羽翎,修長纖細的爪子更是彷彿少女的蔥白手指一樣優雅。

然而這仙鶴還並不是我們要等的人,因爲在仙鶴的背上還坐着三個人,一個宮裝少女。旁邊一個三四歲的小蘿莉,另一邊是一個三四歲的小正太,金童玉女啊?這尼瑪該不會是觀音下凡吧?

我忍不住砰然心動了起來,這個時候茅山上不少的人都有看到這如同神話中才有的畫面,不少的人居然馬上跪在地上祈禱了起來,還真把那少女當成了是觀音啦?

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啊,畢竟我們可是連武則天都見過的了啊,而且還見過龍,誰知道觀音大士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呢?

那神似觀音大士的少女長得並不如佛堂裏的佛像那麼臃腫,很華美,身上穿着的是粉白相間的古裝漢服,頭上扎着漂亮而複雜的頭飾,氣勢優雅而氣派,宛如九天之上飛下來的仙女兒,仙氣十足,喬沫沫跟紅伊就算是踩上蓮花也輸了她一分氣勢。

然而讓我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當這一鶴三人降落到茅山一定的高度的時候,四面八方突然之間打上來了百八十顆勁道十足的石彈!

我日,是主動防空的石嘰子,怎麼忘記了這茬了啊,這玩意兒可是主動護山的啊,任何只要沒有經過它們驗證的東西飛過來的話都會受到它們的攻擊的,這些石嘰子就會主動的發動攻擊的。

我他媽都被嚇得臉色鐵青了,菊部有雨同志也嚇了一大跳,這尼瑪如果真的是觀音大士的話,那……這些石嘰子也都是被何沐強化過了的啊,它們的石彈可以洞穿二境修者的靈氣護罩,這仙鶴與上面的少女他們能擋得住嗎?

“唳!”仙鶴突然發出一聲清唳,翅膀一動,它的四周攻擊到位的一排石嘰子石彈猛的僵住,然後猛的火爆了起來,在半空中炸成一個漂亮的火圈,看起來到是挺好看的,但是卻讓我們驚出了一聲冷汗。

重生之腹黑神探 沒敢等石嘰子發出第二輪攻擊,我便緊急的叫人把它們停了下來,石嘰子還是有應急開關的,這是何沐特意設下來的,並不需要她本人直接操作。

仙鶴這才終於順利的落了下來,等它落下之後,我擡起頭看它才發現,這仙鶴的羽毛居然並不是純白的,它每一片羽毛的周邊都有着一圈細細的火紅金邊,不仔細看的話看不明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火紅金邊似乎氤氳着某種神祕的力量……

“這是博浪沙火鶴,跟你的紅翎蒼鷹一樣是上古遺種,只不過級別要比你的紅翎蒼鷹高上一級,屬於亞神獸。”那神似觀音的少女從火鶴的背上一步步的走了下來,那火鶴也乖,排開翅膀讓他們輕鬆的走了下來,這一點兒紅翎蒼鷹就沒得比了,每次我們都是從它背上跳下來的或者是坐的藤牀。

排場太強了,我也不敢反駁她,恭敬的上前行了一禮,道:“還沒請教,您是?”

“黑美玉。”少女輕聲開口,再展顏一笑,她的笑容太迷人,讓我們幾個處得近的人感覺一陣的目炫神移。

這時候我們四周早就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紅伊他們也就在這時候跑了過來,看到少女衝我笑得很甜,她連忙上來拉住了我,然後有些敵意的看着這黑美玉。

“黑美玉?”我皺起了眉頭來,這名字是有點熟,好像是在哪裏見過似的,但是卻一時間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見過了。

“呵呵,陸宗主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大陰司拿下茅山的時候我曾送過祝賀信來。”黑美玉輕笑着開口給我解答了我心頭的那點疑惑。

我長長的噢了一聲,但是心底還是濃濃的疑惑着。

她就是黑美玉?可她到底是什麼人啊?貌似她的信是跟閻王之一的伊罡的信一起送來的吧?難道她是伊罡的什麼人?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旁邊高大的傲慢,似乎對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顧的火鶴,然後又暗自搖起了頭來,伊罡可是閻王,眼前這少女冰清玉潔,又有這麼神俊的仙鶴伴身,身邊還有金童玉女,怎麼可能會是伊罡的人嘛?

不過不管她是什麼人,我現在既然身爲大陰司的宗主,堂堂華夏三大宗門之一的大陰司總不能叫客人站在門口說話吧,於是我連忙讓路,把黑美玉跟菊部有雨先人都給迎進了茅山派遺留下來的會議廳。

當初戰鬥時打爛的路早就已經修好了,會議廳什麼的到是沒有損壞,我們在這裏談事情是再好不過的了。

喬沫沫親自捧來了香茶,然後不走了。他夾大弟。

張德傾,恢復過來的劉旭莫言劍,還有張梓健他們這些愛看熱鬧的也都不走了,島國這邊就菊部有雨跟菊川一郎兩個人。

我有點尷尬了,這些傢伙太不知道避嫌了,湊哪門子熱鬧嘛,我跟他們使了幾個眼色他們都還是沒有避讓的意思,這時候那黑美玉便笑了起來:“看來他們還是擔心我對陸宗主你不利啊,放心好了,我並沒有什麼惡意。”

喬沫沫聳着肩頭道:“那可說不定,誰知道你們會不會玩兒什麼窮圖匕現的把戲啊?”

黑美玉喝了一口茶,動作優雅,放下茶杯,她又才笑了起來:“作一個自我介紹吧,我叫黑美玉,是五川區域巡查使,是麒王魏強的自系屬下,華夏九大區域巡查使之一,手底下有五位界主……”

屋子裏,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屋子裏當時就有一半的人站了起來,侷促不安的看着這個自稱五川區域巡查使的少女,就連喬沫沫都在意外之下尷尬的愣在了那裏。

身份太大牌了,底子太硬了!

無論是區域巡查使的名頭,還是三大人王之一的麒麟王的名頭。都是響噹噹的存在!

那絕對是處於這個社會最最金字塔尖尖上的人物,五川指的是以茅山爲中心的五個大地方,但是半不是以現在的地區來劃分的,而是上千年前的古地劃分來分的,五川幾乎就相當於是有現在四五個省的範圍,不過更重要的是,她手底下居然就有着五位界主,五位跟周雄一樣牛逼的界主!

雖然我們都還沒有見識過周雄出過手,但是從周濤的實力上就可以反應得出來,周雄這位當大哥的肯定很牛逼,至少絕對不會弱於周濤跟周青稚!

但是,五個那麼牛逼的人都是眼前這位少女的手下,這個牛逼,吹大了吧!

現在想想。剛剛她從火鶴上下來的時候,她說她的火鶴是亞神獸我還以爲她吹牛逼呢,雖然火鶴的樣子好看,但是並不見得能打得過我的紅翎蒼鷹啊,可是現在,我覺得她說的半點兒都不過份了,如果她真的是五川區域巡查使的話。那麼她說火鶴比紅翎蒼鷹牛逼那肯定就會比紅翎蒼鷹牛逼!

我們沉默了足足有十多秒鐘,我才終於緩過了勁兒來,勉強的笑了笑,道:“見過巡查使大人。”

“不必多禮,大家都坐下吧。我今天只不過是來跟你們宗主聊點事,你們旁聽也沒關係的。”黑美玉的話說得很客氣,但是張梓健他們卻都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貓似的,一邊尷尬的擺手一邊說不,然後飛快的退走了,連喬沫沫都不例外,最後,也就只有紅伊老老實實的在我懷裏沒有動彈,一雙極有靈氣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着黑美女猛看,好似在欣賞她的美色似的,只是剛剛初見時的那點敵意卻是一已經消失了。

黑美玉身邊的那一對金童玉女很規矩。他們似乎對紅伊很感興趣,大部份的目光都放在了紅伊的身上,但是紅伊卻並不怎麼想理會她們,只是盯着黑美玉。都快把黑美玉的臉上盯出花兒來了。

黑美玉低頭看着紅伊盯着她看,她突然笑了起來:“好漂亮的小女孩兒啊,這雙眼睛簡直會說話了,你是擔心我跟你爸在一起成爲你小媽的情敵嗎?呵呵,不用擔心啦,你爸雖然很優秀,但人家也已經有了心上人了哦。”

我的臉‘刷’的一下子紅了起來,我的那個娘咧,我的臉皮就算是有夠厚了,但是在聽到黑美玉說這話的時候我還是無比的尷尬啊,她是會讀心術嗎?紅伊想什麼她居然也知道?怪不得紅伊剛剛對她有敵意呢,原來是抱着這樣的思想啊,對了,恐怕她自己還不會往這方面想吧,估計上之前黑美玉來的時候喬沫沫就已經跟紅伊統一了戰線了,把情敵拒之門外,這並沒有血緣關係的母女倆居然這麼有默契?

不過話說喬沫沫這是簡直默認了她對我的感受啊,哎,看來作爲一個男人還是得主動一點兒呢。

紅伊估計不知道尷尬爲何物,她衝着黑美玉甜甜的笑了起來,然後不說話,過去拉住那跟她差不多大的金童玉女跑了。

屋子裏,只剩下四個人了,黑美玉又坐了下來品起了茶來,我主動起身爲她續茶,我現在可是半點兒都不敢小看她了啊,雖然還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她就是她嘴裏所說的五川區域巡查使,但,我不敢冒險啊,萬一是真的,那我得罪了她那可是狗屁都不值啊。他夾尤圾。

“好茶啊,呵呵,我也不喜歡拐彎抹角,聽說陸宗主也是一個爽快人,今天我便把我的來意明說了吧。”

我點頭,表示支持,她這樣懸着不說我纔是感覺蛋疼呢。

“尊敬的五川巡查使大人,不如讓我來說吧。”菊川一郎在菊部有雨同志的示意下站起來說話了,菊部有雨有同不說話的原因估計是因爲不太通中文吧,所以需要菊川一郎來當翻譯。

“請。”黑美玉的意思簡單明瞭。

“陸宗主,我玖橋幕府今日請來五川巡查使大人作中間人,就是希望能與您的大陰司修好關係,之前雖然有些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了,但那都是基於我們對彼此不夠了解,現在我瞭解了您,也瞭解了大陰司,所以我代表玖橋幕府竭誠邀請您成爲我玖橋幕府在大華夏的合作者,還望您能成全!”

我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眯起了眼看了看他,又看看菊部有雨跟黑美玉,心中泛起陣陣波瀾。

黑美玉居然是爲了與我跟玖橋幕府當中間人才來的?

玖橋幕府居然不再提及須彌環與不朽之鎧的事兒,原因就是要我與他們合作?

黑美玉沒有看我,她在低着頭品茶,她的態度有些模棱兩可的啊,不過她能出現在這裏,顯然就是一種無形的威壓,在壓着我同意這些島國人了。

但是,我還是搖起了頭來,即便,中間是五川區域巡查使黑美玉!

“我說,菊川一郎同志,我長得不像漢奸吧?”我說話時冷笑着,雖然並沒有明着拒絕,但是其意思卻是無比的明確的了。

菊川一郎馬上搖頭大聲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啊陸宗主,我們兩國雖然之前有些仇隙,但是那都只是前輩們的事情了,我們現在是和平年代,我們之前並無仇隙,爲何不能合作呢?您是華夏現在的三大宗派之一,而我們玖橋幕府也是我國三大勢力之一,合則兩利啊陸宗主,只要您同意與我們合作,那須彌環與不朽之鎧便送予陸宗主您了!”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辣,須彌環跟不朽之凱本來就是老子的戰利品,送予我?您還真大方啊!”

“陸宗主,你滴,不要敬酒不吃滴,吃罰酒!”菊部有雨有些坐不住了,陰冷的開口。

我咧嘴笑了起來,冷冷的道:“今天,如果不是巡查使大人在此,就憑你剛剛說的那句話,你也休想走出茅山!”

“你好大膽!”菊川一郎猛的拍起了桌子來。

我也正想發火,突然,腦海裏響起了黑美玉的一道聲音:“答應他們啊笨蛋,原因回頭我再跟你細說。”

被一個初次見面的漂亮女人罵成笨蛋,我有點鬱悶了,但是擡頭看了看黑美玉似乎頗有深意的眼神,我不由得愣住了。

敲了敲桌子,我突然道:“坐下好好說話,別動不動就吃屎。”

“你說什麼?”菊川一郎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說,坐下好好說話,只要你們答應我兩個條件,那我就算是跟你們合作也無妨。”

菊川一郎跟菊部有雨頓時樂了起來,連剛剛吃屎的話也不計劃了。

“什麼條件,您說來聽聽。”

“錢唄,還能有啥,我不要你們的什麼條件分成,我只要現金,你們想要讓我與你們合作,那便出現金,二十億一年,不二價,如果承受不了,那就請便吧。”這話,是黑美玉現教我的。

“怎麼可能,二十億一年?你搶呢?”菊川一郎鬧了起來,菊部有雨卻是沉默了。

半晌,菊部有雨站了起來,開口道:“陸君,這個條件滴,也不是不能商量滴,我會滴,跟我族好好商量,成不成要後面才知道滴,只是,不知道您滴第二個條件是什麼滴?”

“哦,第二個條件啊,我想想……哦,對了,回去把蒼老師送來,媽蛋,釣魚島是中國的,蒼老師是世界的!” 至於我說的第二個條件菊部有雨則是不置可否,沒有做多的評論,看來他也不傻。知道那只是一句玩笑話罷了。

等兩人離開了之後,我跟黑美玉都沒有選擇說話,我把茶具重新換了一套,然後把董天宇這裏最好的茶具跟最好的茶葉拿出來招待她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種傳統,反正越是地位高的人對於茶就越是喜歡,黑美玉雖然沒有明確的表示,但是看到我把兩個島國人喝過的茶杯都給扔了之後,她還是笑了起來。

“呼,茅山還真是有些好葉的啊,這應改就是董天宇收藏的那幾兩極品大紅袍吧,嘖嘖,十年半斤半量的玩意兒,味道果然不錯。”

“來人,把那包大紅袍給巡查使大人包起來。”我高聲吩咐了下去。守在門外邊的張德卿馬上便行動了起來。

茶葉這種玩意兒我品不出個高低好歹來,也不知道是我的品次太低了呢還是因爲我志不在此,這玩意兒再稀奇對我來說也不過是包茶,到不如送給黑美玉做個順水人情算了。

“嘻嘻,吃你的嘴軟,有什麼想問的便問吧,我會酌情知無不言的。”黑美玉說話很有節奏感。我卻是翻起了白眼來,都酌情了還知無不言個屁啊。

“說說剛剛這事兒吧,巡查使大人怎麼看也不像是漢奸啊,怎麼會叫我答應這兩個小日本這種無禮的要求呢?”

“存世之道啊!”黑美玉放下茶杯,嘆息着指點着我:“你呢。還是太嫩了一點兒,嫉惡如仇並不是缺點,但是過強則易折,過剛易斷,你纔剛剛踏上這條路,我不希望你這個後起之秀過早的夭折了。”

我聽得心跳不止,不過我就算是再沒有眼力界也知道黑美玉這是站在前輩的角度在教導我,於是我站了起來恭敬的施了一禮,道:“請巡查使大人指教。”

黑美玉當仁不讓的受了我這一禮,開口道:“你知道你手上的須彌環,不朽之鎧是什麼東西嗎?”見我搖頭。她才又道:“那是玖橋幕府祕密武器之一,島國的三大幕府中,玖橋幕府專注於器,不朽之鎧是他們最新研發出來能力擺得上前三的軍事鎧甲。 召喚拽殿下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用於實戰行動呢,至於那個須彌環,來頭就更大了,勾玉你聽過沒?”

我搖頭,我聽過許多的玉,血玉什麼的,就是沒有聽說過勾玉。

“八尺瓊勾玉,島國三神器之一,須彌環就是勾玉的複製品,嘿嘿,我說島國人在造神你信不?”

“靠……”我已經無語了,怎麼神話都扯出來了,還造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