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真是韓森股東之一——希爾女士?難道全部都是她在背後搞鬼?」

「我就想著依照南初水平根本不會出錯!」

希爾平時極少出來露面。

這次想要利用艾迪打壓英城芭蕾舞團,所以特地過來看看他們笑話,沒有想到僅僅只是一次,居然就被抓個現行。

「因為你們兩人,足足浪費二十分鐘時間,不是說過污衊就要按照A國傳統下跪道歉?」

「趕緊跪吧,不要再來耽誤我們去看醫生時間。」 濟仁道術中學的食堂離男生宿舍不遠。

男生宿舍已經被翻滾的黑霧淹沒,早就看不到蹤影了。那個能容納數千人就餐的食堂,也有一小半探入了黑霧裏,猶如一塊長方形的餅,被邪惡的嘴咬了一小口。

殭屍和它的控制者全都不知道了去向,這是很大的隱患。

“噓,儘量壓低聲音。”舒暢輕聲對紫月和史艾遷說,兩人深以爲然。

潛行了一會兒,三人一前一後的推開食堂門,竄了進去。用史艾遷贊助的明目符,原本黑漆漆的室內變得明亮起來。由於是晚上,食堂沒開門,自然也沒什麼肉屍和跳屍。空蕩蕩的偌大空間裏,只剩下可怕的寂靜。

“走!”舒暢帶着紫月倆人緩慢來到了食堂打飯的地方,越過去後就是半封閉的廚房。能夠爲數千人一起提供飯菜的廚房同樣大的離譜,裏邊密密麻麻的廚房用具遮蓋了視線。這令舒暢很不舒服,覺得沒有安全感。

凍庫在廚房的最裏邊,常年一扇兩米多高的金屬門封閉着。還好,一路有驚無險的來到凍庫門口,門沒有上鎖。

輕輕將門拉開,聽着金屬門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舒暢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估計殭屍並沒有在食堂附近徘徊,開門的聲音,沒有引來危險。

“想辦法將凍庫門擋住,不讓它合攏。”舒暢吩咐史艾遷。雖然這一行人他的實力最差,只有白袍一階巔峯,但是舒暢的手段層出不窮,智商也不低。不知不覺,紫月和史艾遷都默認了他當隊長。

舒暢也沒不好意思,在這危險的學校中,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爲求生存拼命,哪裏還有時間矯情。

凍庫門從內部無法打開,史艾遷也怕別人將他們關在裏邊活活凍死。他找了幾根擀麪棍放在地上,施了個道法,擀麪棍就和門的邊框粘連到了一塊兒,門至少短時間內不可能關上了。

進入凍庫後,一股驚人的涼意就迎面撲來。不止是凍庫的寒意,還有一股冰冷刺骨的邪氣。

“好濃的屍氣。”舒暢揉了揉鼻子,欣喜道:“棺材果然在裏邊。”

紫月皺了皺眉頭:“我總有一股不詳的預感。這凍庫裏,似乎並不只有棺材。”

“走一步看一步。”舒暢同樣也有類似的預感。黑洞洞的凍庫裏,總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窺視他們。那血淋淋的視線,充滿了讓他雞皮疙瘩的戾氣:“把拿手的絕活都放手上,一有不對勁兒就呼過去。”

他們三人,一步步的沒入黑暗。凍庫裏遍佈食材,大米一袋一袋的堆積成了小山。舒暢等人走的步步驚心。他甚至在腦子裏不斷計算着黑霧吞噬食堂的速度。

棺材能藏匿在凍庫中13天之久都沒有人能發現,隱藏的肯定很隱祕。找了一會兒沒有發現,紫月也不再浪費時間,用上了佔跡術。她的能力不夠,佔跡術一天頂多能施展3次。這是最後一次了。

蹲在地上,隨便抓了一把東西,紫月嘴裏唸唸有詞。幾秒過後,她掏出羅盤,說道:“已末日在西方衝入東方,坤盛日左方之符磕問天。”

佔跡術是卜卦的一種,屬於紫月家族的祕術,舒暢怎麼聽怎麼聽不懂她在叨嘮什麼。

“跟我走。”紫月卻是卜出來了,她端着羅盤計算着方位,手一招讓舒暢等人跟上自己。

先是向東邊走了幾步,又繞着路走來走去。舒暢都快在凍庫裏迷路時,紫月終於停了下來:“就在這下邊。”

女孩用腳踩了踩地面,地面發出空洞的響聲。下邊,顯然是空的。

“這兇手果然是準備了半年以上,在凍庫裏邊竟然挖了地下洞。”舒暢咂舌。兇手謀劃了半年,爲的就是今晚。這麼可怕的計劃,到底是爲了什麼目的?真的只是爲了殺住校的歪瓜裂棗們?

舒暢不認爲有那麼簡單。兇手的格局不可能那麼小,他的所圖,恐怕非常大。

“找找看有沒有暗門。”他敲擊了地面幾下後,沒找到下去的辦法。

“暗門肯定有,但是應該被某種道法隱藏了起來。”史艾遷說:“我想想辦法。”

星際入侵 有勞力自告奮勇,舒暢樂的抱着手站在一旁看史艾遷忙活。就在這時,神魂中的青雲老道突然開口了:“臭小子。”

“嗯?”舒暢眼皮動了動:“前輩,什麼事?”

“這個凍庫讓我感覺有些邪門,我看你最好離開。”

舒暢苦笑。凍庫不對勁兒,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但是明知道殭屍的棺材就在裏邊,他不拿到棺材木,絕對不會走:“前輩,你明知道我的目的。”

“你這小子就是一根筋,我看你明明是見色不要命了。”青雲老道嘆了口氣,要不是他的命拽在了舒暢手裏,這勞什子不討好的事情,他真不想管:“罷了,罷了。既然你學會了我峨眉派的定身咒和隱身咒這兩個雞肋咒法,那我知道的第三個雞肋咒法,也一併教給你。說不定你這臭小子就是和雞肋咒法有緣。也免得你在凍庫下把小命也給丟了!”

說着,青雲老道在他的神魂裏,將第三個雞肋咒法——空盾咒交給了他。

舒暢研究了一會兒空盾咒,頓時欣喜若狂。如果說定身咒和隱身咒主要是對自己和敵人輸出buff。那麼空盾咒的主要功能就是防禦,只要符咒畫成功,就能在任意位置形成一道空氣結界。那層結界的大小以及厚度,都由輸出的幽能來控制,非常實用。

這也是舒暢接觸到的第一個防禦類道術。

不過之所以叫雞肋道術,因爲空盾咒和定身咒以及隱身咒一個德行,不可控性非常大。而且成功的機率也不穩定。空盾咒觸發的成功率,在白袍三階以下的時候,無限接近於千分之一。

但成功率這種事,在舒暢這裏都不叫一個事兒。只要他將空盾咒畫成功了哪怕一次,就能依靠系統將其製作成道術卡牌,到時候百分之百的觸發機率可不要太爽。

趁着史艾遷在解除施展在地道上方的道術時,舒暢一刻也沒閒着,他咬破食指在紫月的詫異眼神下,開始不斷的在左手掌上畫空盾咒。史艾遷忙活了十分鐘,他就足足畫了十分鐘。

他越畫越熟練,從開始的兩秒畫一次,到了一秒畫兩次。十分鐘,六百秒,他足足畫了空盾咒八百多次,也不知道從指間流失了多少鮮血。

終於,舒暢頭都要暈時,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滴,恭喜您成功獲得普通道術卡牌——空盾咒,一張。’

‘滴,您有新的任務,請注意查收。’

舒暢一驚,怎麼提示音有兩個。買糕的,學習空盾咒,居然還能買一送一觸發新的任務。意外之喜啊! 第721章保護好你,這是我的責任

「原來就是商業競爭,但是他們競爭手段真是卑鄙,居然敢在舞台上面潑油。」

「就是,萬一把人摔傷怎麼辦呢?」

「下跪道歉,就和剛才她說那樣,下跪道歉才能展現誠意。」

一些台下觀眾聲音漸漸蓋過之前兩名同學聲音,她們都有眼睛,都有思想,通過剛才一番辯論,究竟誰對誰錯已經非常明顯。

艾迪現在完全就是進退兩難,希爾身份已經戳穿,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

艾迪想要轉頭問問希爾現在應該如何處理,但是等到轉頭她才發現希爾早在剛才偷偷跑到後門溜走。

真是不負責任!

艾迪也是想要逃走,但是她的腳傷還沒好全,走路一蹦一跳格外好笑。

「周政,讓她跪下道歉。」

「是的,總裁屬下立刻去辦!」

陸司寒出現,更加能夠幫助簡梓佑認定,舞台上面這人就是南初。

所以他也想要為她做些什麼。

周政快步來到艾迪身邊,朝她膝蓋重重一踢,禮堂上面響起一陣痛呼。

艾迪原本就是腳傷未愈,現在又添新傷,此刻跪在地上十分狼狽。

「怎麼你會認識希爾,究竟一切怎麼回事?」

解決艾迪,南初開始有些懷疑身旁男人。

這個傢伙似乎渾身上下都是充滿神秘,初次見面非說她是他的老婆,現在又是當眾幫助了她。

「並不認識什麼希爾,只是關於你的事情,我都必須盡數掌握,保護好你,這是責任。」

「現在我們先去醫院檢查。」

話音落下,男人的手來到南初腰間,只需微微用力,她就直接被他打橫抱起。

「趕緊放我下來,我能走路。」

「不用害羞,我都明白,蘋果他媽。」

「不要亂說!」

南初撲騰兩條小腿,臉頰微紅,表示抗議。

萬古戰神 兩人剛剛下去,奶包立刻圍在他們身邊。

「爹地,剛才好酷!」

「爹地剛剛做的,就是電視上面演的英雄救美是嗎?」

奶包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只不過一家三口正要離開禮堂,眼前突然出現幾名黑衣保鏢攔路。

簡梓佑揮揮手,示意他們退後。

「這位先生,請問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你不認識我嗎?」

「這是什麼話呀,我該認識你嗎?」

南初歪頭不解的問,這個帝都真是奇怪,難道真的有人和她長得非常相似?

「傅南初女士,其實早在昨天,我就想要問問是否你與簡先生認識。」

「畢竟今天這場演出就是簡先生特地安排,想要再次欣賞你的舞姿。」

經過四年時間,帝都大學早就已經換過一位校長,所以沒有認出南初也是非常正常。

校長說完,抬眸看向抱著南初,臉色陰鬱的男人。

「這位先生,我還沒有問過你是哪位?」

「這裡可是帝都大學周年慶典,怎麼能夠隨意進出裡面?」

「而且居然還敢公然上台,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陸司寒表情相當難看,這個簡梓佑每次見到,都能給他添堵。

如果他在校長面前說出自己真實身份,只怕能夠將他嚇到昏厥,所以只能換個正常身份示人。

「我是D.E集團外派過來一名產品經理,我叫Eric,我與南初可是男女朋友關係,所以過來看看。」

「胡說八道什麼,我們不是男女朋友關係,還有你的名字不是叫做——」

原本她就覺得這人可能就是黑//社會頭目,現在這種猜測更加得到證實。

一個男人,居然不敢爆出自己真實姓名,肯定有鬼!

這個時候,南初明明應該當眾直接公布他的姓名,但是最終選擇隱忍。

畢竟這人剛剛幫過自己一次,現在也算還他。

簡梓佑全程看著南初眼神,她的眼中滿是陌生,帶著禮貌疏遠。

怪不得這幾年沒有她的音訊,原來她是失去記憶。

根據南初對待陸司寒的態度,簡梓佑能夠看出他們應該也是剛剛認識。

想到這裡,簡梓佑伸出左手。

「傅南初,初次見面,請你多多指教。」

「簡梓佑,你裝什麼大尾巴狼,惡不噁心?」

「南初,請你容許讓我這樣叫你,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在帝都遇到任何麻煩的事,通通可以找我。」

簡梓佑露出一個紳士微笑,好似一道冬日暖陽,隨後他在口袋拿出一張名片,雙手奉上。

「謝謝你的好意。」

出於禮貌行為,南初準備伸手去接。

但是陸司寒偏偏後退幾步,導致南初根本不能夠到。

這時奶包墊著腳尖蹦起來,一把就從簡梓佑手中拿過名片。

「謝謝這位叔叔好意,我幫我的漂亮阿姨收下。」

「時間已經不早,我們還要先去醫院,改天再見!」

奶包仰頭,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口糯米小牙,奶聲奶氣的說。

明明只有五歲,但是說話水平極高,其實也是正常,跟在一眾如同狐狸般狡猾的叔叔伯伯之間,最早學的就是一套官話。

「好的,改天叔叔帶著零食過去找你。」

簡梓佑摸摸奶包的頭,眼中滿是慈愛。

簡梓佑肯定不會認錯,這個就是南初孩子,那副撒嬌,耍賴模樣,像極從前的她。

面對這樣一張臉蛋,簡梓佑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討厭下去。

「如果你有自知之明,就該知道不要過來打擾我們一家三口。」

「陸先生,如果您有自知之明,也該知道現在不是四年之前,我們彼此都有公平競爭機會。」

男人眸光一變,久居高位,簡簡單單一個眼神,卻能露出濃重殺意。

就在路過簡梓佑身邊時候,他的肩膀重重撞在簡梓佑身上,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南初根本沒有明白他們之間說的究竟都是什麼意思,只是弱弱縮在男人懷中,看到他的一個眼神,南初嚇得發抖。

剛剛抵達帝都怎麼她就招惹一個禍害,完全不知應該如何脫身。

帝都大學門外,祝林已經派車過來守在外面,奶包想要坐在後排,陪著漂亮阿姨說話。

但是這個想法註定是要落空,陸司寒直接單手就能提起奶包,隨後將他扔進副駕駛位。

「我說怎麼能夠這樣對待蘋果,蘋果明明非常——」

「你在心疼?」

男人挑眉詢問,南初咽下一口唾沫。

這個男人身份成謎,說不定涉及什麼軍火交易,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的好! 舒暢連忙將心神沉入識海,他看到了新任務的說明。

——長期任務,十大雞肋咒法之謎

這個世界從來不存在雞肋的道術,人擇術,術擇人。只有不適合道術的人,沒有人施展不了的道法。脫胎於《陰符經》的十大雞肋咒法從來就不雞肋,揭開它們的祕密,蒐集它們的使用方法。

您將獲得極大的實力增長。

目標:製作全部十張《陰符經》雞肋道術卡牌。得到的雞肋卡牌越多,實用雞肋卡牌時的威力越大,功能越強。成功將獲得超級大禮包一個。

(注:已蒐集三張雞肋卡牌《定身咒》《隱身咒》《空盾咒》)

看完長期任務後,舒暢陷入了沉思中。他覺得自己彷彿揭開了某種不得了的大祕密。《陰符經》是道家經典,在學校的圖書館裏他也看過。但是整本書講述的都是玄之又玄的理論知識,並沒有靠譜的道術。

不過也有些經典書中提及過,真正的《陰符經》早已經遺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傳到現在的《陰符經》是後人根據記憶默寫的。以訛傳訛下,內容早已經不同了。既然所謂的十大雞肋咒法脫胎於《陰符經》,那這十個不可控、畫法繁雜而且成功率不高的咒法,肯定有極爲高深的威力。甚至這十個咒法,能組成一套強悍的道術功法也說不定。

否則,爲什麼系統會突然開一個長期任務出來?

舒暢凝神貫注的看向自己已經收集到的三張雞肋卡牌,它們被自己生成道術卡牌後,後邊的介紹一反常態,都非常簡單。

——定身咒(一級)(白卡)

一級定身咒,能夠短暫暫停世間一切生物、邪魔厲鬼的運動。無視等級,只是越強悍的對象,暫停的時間越短。配合其餘九個雞肋咒法,可以產生種類繁多的妙用,請您自行摸索。

——隱身咒(一級)(白卡)

一級隱身咒,能夠短暫的使自己或者他人一同,在光學的角度變得不可視。但是氣味、聲音和行走痕跡並不能被隱藏。視幽能輸出大小,而形成不可視範圍。配合其餘九個雞肋咒法,可以產生種類繁多的妙用,請您自行摸索。

——空盾咒(一級)(白卡)

一級空盾咒可以在咒成後,在任意位置形成一道空氣結界。這層結界可大可小,隨幽能輸出大小而定。空氣結界是無形的實物,只有施展者可視。施術者可以利用空盾咒防禦,也能踩着它當做空氣跳板。配合其餘九個雞肋咒法,可以產生種類繁多的妙用,請您自行摸索。

看完介紹後,舒暢更加確定了。 我有千萬打工仔 脫胎於《陰符經》的十大雞肋咒法爲什麼會雞肋,爲什麼畫出來的成功率不高。因爲它們十個本來就是需要一起修煉,才能修習成功的。單個用出來,就彷彿一個完整的招式被活活分解成了十等分,怎麼用怎麼覺得費力糟心。

也就是舒暢能夠將它們單獨製作成技能卡牌,否則憑着他白袍一階巔峯的實力,還玩個屁。這更加堅定了舒暢學完十大雞肋咒法的決心。誰知道當他真的修習完成後,這十個道術卡牌,會不會搖身一變,給他巨大的驚喜。畢竟,這些道法可是得到了系統的承認,有權威認證的。

而且修習後的道術卡牌,背後都有一根進度條。似乎可以通過修煉升級,而不像惡靈卡牌和純技能卡牌,只能通過升級卡升級。這就能省很大的力氣,畢竟每一張升級卡來的都不容易,升級要用在刀刃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